交換系列150部分_校花的好大好軟的奶 好爽

Chapter 6. 什么是喜歡(1) 我一定是個很不體貼的乘客。
想不起來是什么時候睡著的,睜開眼,車外的漆黑已經換成遍布霓虹的臺北街景。我困惑地拉了拉不知何時出現在身上的大外套,似曾相識的味道充斥鼻間,還沒反應過來,腦海里馬上浮現某人的臉龐……
陸以南。
「醒了?」
轉頭看去,只見他被燈光分割出明暗的側臉,目光專注地望著前方。眨了眨恍惚的眼睛,不曉得為什么,感覺有點陌生。
「嗯。我睡很久了嗎?」說著,一邊掙扎地想坐起身,還沒推開外套又被一旁伸出的大手給按回去,「……你干嘛?」
「先披著,剛睡醒會冷。」他笑,縮手回到方向盤上,「快到學姐家了,送妳到家樓下可以嗎?」
聽他這么一說,我突然想到機車被我遺忘在電影院,送自己一記白眼,無聲地嘆口氣。往好的方面想,還好明天放假,時間多得是,要是遇上滿堂,用爬的都得趕回去牽車才行。
不幸中的大幸。
「……在巷口的便利商店放我下車就好了,」望向窗外,聽見耳邊傳來方向燈的答答聲,「我想喝點東西。」
深夜的街道沒什么人車,陸以南直接停在店門附近。他跟著我進了商店,我照樣買了咖啡,壓根不顧現在時間接近午夜,他站在柜臺猶豫很久,最后要了杯熱巧克力。
口中喝著熱美式,巧克力濃郁的香氣卻渲染了我們之間的空氣,這種矛盾的感覺讓我忍不住想笑,看著陸以南小心翼翼地想吹涼冒著蒸氣的飲料,孩子氣的模樣與幾分鐘前的他截然不同。
「你很會開車呢。」摀著溫暖的杯子,我偏頭想了想,「坐起來很穩。」
陸以南掌握方向盤姿態很隨意,感覺十分熟練。他不像有些人緊張得拼命前傾,卻也不會讓人覺得輕浮得不當一回事,真要說的話,他看起來非常有自信,并且游刃有余,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就像他給人的感覺,一樣。
「學姐,妳好像忘了一件事。」
「什么?」我怔怔地抬頭,對上他的視線,突然想到那段匆促的通話,「啊,對喔,我忘了。」
差點以為我們是半夜約出來喝咖啡聊是非,完全忘了一小時前我人還在機場、身邊還有個邵宇學長……撇撇嘴,盡量簡潔地說完機場快閃事件的前因后果,講著講著,心思又飄到了別處。
說是別處,其實就是眼前的他。
幾天前的不歡而散浮上心頭,看著他,我忽然不懂陸以南為什么可以這么輕鬆地坐在我面前,好像什么事都沒發生過一樣、好像他什么話都沒說過一樣……難道待會他又要自以為地給我建議、還是又要貼心地要我不要逞強?
好煩。
我是指,自己。
「……反正,事情的經過就是這樣。」草草地下了結論,撇開目光,感覺有股氣積在胸口,不說不痛快──「很抱歉辜負你的期望,我不夠勇敢。」
我說了,卻孬得不敢看他的表情。
倏地站起身,我快步走到垃圾桶前丟掉空杯。每走一步,我都能感覺到他的注視緊緊跟隨著我,很燙,不曉得是他的視線、抑或是我不爭氣的血液循環使然……
我肯定是個白癡,一個沖動的白癡。
「我要回去了謝謝晚安再見。」一走回騎樓的座椅前,不等他開口,我抓著包包就往巷子里跑。
不到幾秒,就聽見腳步聲從后方傳來。
他干嘛跟來?
「學姐。」
陸以南的聲音在寂靜無聲的巷內顯得特別突兀,心底一抽,我不敢回頭、更不敢停下腳步,只想著趕快回家,祈禱一覺醒來,他就會忘記我剛才說的那些……
天哪我到底在干嘛……
「學姐。」
他又喚,我還是不敢停。
「學姐。」
「……你趕快回去啦!」
「學姐!」
下一秒,我終于停了下來。
只因為他溫熱的大手攫住我發涼的手腕。
「學姐。」
「……放手。」背對著他,我盡力維持著平靜。
陸以南放鬆了力道,卻還是沒有放開,「學姐……」
「今天謝謝你來接我,如果有事……」加速的心跳亂了呼吸,一頓,才能繼續,「改天再說好不好?」
說完,我一扯,將手從他的掌握中掙脫。
「不好。」
差點。
陸以南再次圈住我的手,不放。
「你──」
「我很高興妳不勇敢。」他說,目光炯炯地直視著我,「我很擔心,擔心妳真的勇交換系列150部分_校花的好大好軟的奶 好爽敢……」
「你到底在說什么……」
我聽不懂,真的不懂。
是你要我去爭取的、是你要我勇敢的……事到如今,卻又用這種目光看著我,告訴我你其實不希望我……
我不懂。
「妳還記得那天,妳問我的問題嗎?」
一怔,想起當時的畫面,他明明沒有回答,又何必再提起……
「如果我是妳,」他說,一字一句清楚地不容忽略,「如果我是妳,我會怎么做?」
「你現在才回──」
「我會給陸以南一個機會。」
什、什么意思……
瞠大眼,我根本無法反應,只能愣愣地望著他燦然一笑──
「我喜歡妳。」

Chapter 6. 什么是喜歡(2) 吭?
你看我,我看你。
剛剛是不是……
「──咦?等、不是……你等一下,」他剛剛說什么?我慌亂地看見陸以南越來越燦爛的笑臉,腦袋完全不聽使喚,「……Pardon? 」
「如果妳想要的話,這句話我可以說一百次都沒問題,」陸以南笑得眼睛都快睜不開了,我懷疑他根本就是以整我為樂,幾乎是嚇傻了聽他開始重覆,「我喜歡妳、我喜歡妳、我喜歡妳、我喜──」
「等一下!」
他真的想逼死我。
陸以南終于住口,眼底帶笑地回望。我試著冷靜下來,深呼吸,慢慢地理解狀況──上一秒不是還在說學長的事嗎?為什么下一秒他突然就……我好像錯過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沒錯過……
原來這就是告白嗎?
「……欸你、你先放手,好不好?」儘管心臟還在噗通亂跳,我還是無法不在意手腕上那一圈強烈的存在感。
陸以南偏頭想了想,「不會逃跑?」
做人失敗,居然連信用都沒了。
「是,不逃跑,」無奈地嘆氣,翻了翻白眼,「還能跑去哪啊,又不是在玩鬼抓人……」
我們之間的距離就這么近,就連一句小小聲的咕噥都會被他聽見,抬眼,不甘心地發現他奸詐偷笑的嘴角。
忽地,手上一輕,他總算是鬆開了禁錮。
頓失溫暖的手變得空蕩蕩的,少了重量,忽然輕盈的感覺竟有點奇怪,不自覺撫上手腕,卻怎么也抹不掉他的存在。
他沒使多大的力氣不是嗎?
「你……」嘗試開口,卻馬上無言。
幸好,陸以南先開了口。
「學姐,妳不用回答我沒關係。」
咦?
我似乎又被踹進了五里霧里,他態若自如的模樣突顯了我的茫然無措,一瞬間,亂糟糟的思緒轟地一聲爆炸。
難道說,他不是認真的?
「不、不對,妳不要誤會我的意思喔!」陸以南像是突然想到什么,急著解釋,「我的意思是,妳『現在』不用回答沒關係,但是,『之后』妳還是要回答我。這樣……清楚嗎?」
不清楚。
什么現在、什么以后……我沒預料到今天會聽到你說這樣的話啊──雖然我也不知道何謂正確的時機,但是現在……我真的亂了、亂了。
「你明明說要等我做好心理準備的……」
說謊,大騙子。
會打蟑螂的大騙子。
「對不起,我偷跑了。」陸以南臉上只剩下淺淺的微笑,暈黃的路燈把他照得好溫柔,這樣的他令我更加不知所措,「我知道妳還沒準備好喜歡一個人,可是,無論如何,我希望妳先做好另一個準備……」
另一個準備?
我看著他,他看著我。
陸以南一笑,緩緩道出他未完的謎底──
「被我喜歡的準備。」
「妳說陸跟妳──」尹璇瞠大雙眼,差點在安靜的書店里尖叫出聲,還好她及時回神,馬上壓低音量,「跟妳告白了?」
過猶不及,變成氣音。
「……嗯。」
猶豫整個下午,我終于對尹璇說出口,想來想去,我只有尹璇能說了。要是對家榕她們,還得從邵宇學長開始談起……我想,我沒有足夠的耐力承受她們可想而知的問題轟炸。
相對的,原本就是陸以南朋友的尹璇就簡單多了。
「噯──是喔,我沒想到耶。」尹璇瞠大眼,說是驚訝倒也不是,看她的樣子,好像覺得很有趣。
「妳不要跟陳恩說喔。」突然想到另一張冷臉,連忙告誡。
原以為她會拍拍胸脯一口氣承諾,或是嘟嘴問我為什么不行,甚至是支支吾吾地承認她打算等下就跑去跟陳恩說……可是,都沒有。
尹璇難得地沉默了。
走出書店,一場大雨為悶熱的午后帶來涼意,雨水中特有的潮濕味道飄浮在空氣中。前往牽車的路上,我不曉得該不該問她跟陳恩是不是發生什么事,關心與多管閑事只有一線之隔,我對界線的拿捏還不太熟悉。
一直以來,我都很害怕這種情況。
「我正在練習,」尹璇忽然開口,不可否認地,我鬆了口氣,「練習沒有他在我身邊的生活,我想……釐清一些東西。」
「東西?」
「像是,什么是習慣、什么是喜歡……」她困惑地皺起眉,雙手不停地在空中揮舞,「還有什么占有欲……我不懂啦,反正陳恩就叫我自己想啊!」
果然很有他的作風。
只不過,尹璇不愧是尹璇,不到一會功夫,她很快地恢復了朝氣,吱吱喳喳地向我抱怨陳恩,舉凡他每次都很愛干涉她吃什么午餐、遲到有沒有補點名、病假有沒有申請、報告過三天就要交到底做了沒……她說陳恩很像媽媽,毒蛇版的。
不是毒舌,是毒蛇。
「齁,講到他肚子都餓了,走吧、走吧去吃飯!」
我笑著將安全帽遞過去,「好啊,想吃什么?」
「嗯……」她一邊扣扣環一邊思考,「想來想去,果然還是老家了吧?希望不要遇到那只蛇,哼。」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39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