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后第一次通奶_校花的貼身高手有多水

第十一章 高中校園真是個遙遠的記憶。
保健室外是一片的植林,剛好遮擋不少午后的從西方而來的陽光。C中的保健室略估莫約三十坪,有六張床與齊全的醫療藥品,美中不足的,大概就是幾乎稱得上骨董級的XP系統桌電。
風起了,影影綽綽的葉影搖曳著,點點光點也跟著晃亂著,幾乎,也讓我的目光跟著搖晃。
明天開始健康檢查,桌上余角那一疊高二高三的AB表,對我來說還不是個負荷,畢竟,急診室的資料可比這多上好幾倍。
下課鐘響了,校園像是甦醒般似的,開始有了溫度。
雪君留給我的交接資料非常齊全,看得出來是認真負責的女人,也僅此一面之緣,她離開了。
這樣的校園,在黃祐昀眼里,究竟是怎么樣的風景?到底有什么樣的吸引力,讓她不斷想念著這樣……
C中臨近海邊,空氣中有著海水的鹹味,好似她的眼淚,幾乎嗆得眼淚逼出了眼眶。
『一個地方的特別,不是因為那里的風景多么美好,而是,有個人存在于那處風景,所以,世界才跟著亮了。』
黃祐昀那女人是這樣說的。
我輕嘆口氣,思緒還沉浸在那女人的憂傷之時,朝氣的嗓音將我拉出了愁緒。
「姊姊,我又來了。」
我抬眸,對上一雙清澈的雙眼,正在發亮著。
我抿唇一笑,「妳朋友受傷了嗎?」梁語帆身旁多了個女孩,看起來是剛上完體育課。
「對啊!剛剛體育課在打籃球,我同學她不小心跌倒了,好像有破皮。」梁語帆邊說我邊站起身,走近她們。
淡淡掃了眼女孩腳上的傷口,我指了指一旁的椅子,「坐下吧,看起來有輕微的扭傷跟擦傷,我拿冰塊。」
才剛轉身就聽到女孩竊竊私語,「天啊,這是新來的老師嗎?也太漂亮了吧!」
「嘿嘿,她超漂亮的啊!我可是她來C中第一個見到的學生!」
我彎腰從冰箱里拿出冰枕,一回頭時看見了梁語帆臉上邀功似的笑容,我無奈一笑。
「少來了,妳以為我愿意啊。」我毫不留情地打槍她,她立刻垮下臉,另一個女孩則是捧腹大笑。
無視她哭喪的模樣,我蹲下身開始替女孩上藥,「會有點痛,忍一下。傷口別碰水,然后冰塊敷著腳踝,如果很痛放學記得去看醫生。」
「欸,梁語帆。」我抬頭,「去填一下妳同學的資料,本子在桌上。」
梁語帆應聲點頭,才剛踏出腳步,卻驀然回頭、揚起了足以照耀整個冬季的燦爛微笑,「姊姊,妳記住我的名字了!」
我愣了愣,一陣暖意襲進心房,快速竄流著。
最后,我只是淺哂一笑,「妳那么吵,很難不記住。」即使我這么說,女孩還是高興得輕哼著歌。
高中生啊。

當那片黎黑漸漸暈染整個天際,我才驚覺已經六點了。
整個學務處剩下我跟訓育組長還在加班,還有隔壁的教官室依然開著燈,駐守校園。
「組長,我先回去了哦。」我出聲招呼,組長朝著我頷首,溫和一笑,「辛苦妳了,學務處我來鎖門就好了。」
「好的,謝謝組長。」得到如此回應,我當然恭敬不如從命。
我揹起包包走出學務處,準備走去保健室鎖門,不遠處一抹人影吸引了我的目光。
這時間怎么還有學生在學校里游蕩?
因為天色的關係,我只粗略地看到了對方不算高大的背影,我初估是女孩子。確定鎖好了門,我靜悄悄地走向那抹人影。
A大樓有三處可以上樓,其一是保健室旁的樓梯,其二是教官室旁的樓梯,也是最多學生上學的路線,其三,就是位處偏遠的角落樓梯間。
那位女學生就是在第三處的樓梯口,我現在站在這,有些猶豫要不要走上去看看?
基于校護的責任,我還是安靜地走上樓,一階、一階……
月光忽然在眼前綻放,輕薄地透進樓梯轉角處上頭的欄窗,這不大的余角被照亮了。
同時,也讓我清楚看到了眼前的兩個女孩子。
還有那雙平靜無波的雙眼。
被壓在墻角的女孩,她清冷的視線掠過了肩頭,直直地看進我的眼底。
我怔得說不出話。
另一個女孩利用較高的身形遮掩范梓楉,背部緊繃成一條抗拒的直線,拒絕我的靠近。
我的確看到了──范梓楉的目光,染上一層薄霜,慢慢布滿整個眼眸。
那片寂靜的森林,吹起了狂風暴雨。
『有兩件事千萬別在范梓楉面前提起。』

『第一,同性戀。第二,家人。』
久久未息…..

第十二章 「姊姊,妳怎么還在這?」
我猛然回頭,還驚魂未定的我,似乎嚇著了梁語帆。
「我…..」
「姊姊,妳還好嗎?妳看到什么了嗎?怎么了?」女孩的關心是一連串地向我襲來,緊蹙的眉心傾訴了她的擔憂。
對我這個認識不到一天的陌生人付諸真心。
「我沒事。」
「可是…..」梁語帆拉長尾音,驀然稍墊起腳尖、傾身而來。
我愣住。
夜晚的風有些涼,女孩的掌心卻是溫熱的,輕覆在額前的手有些粗糙,也許是因為女孩是吉他社的……
我還來不及撥開她的手,她率先收回了。
「沒有發燒啊,應該沒事。」
我抿唇一笑,定眼看著眼前穿著田徑隊隊服的女孩,輕聲問,「練習?」
「我要比賽了!」梁語帆興奮地向我分享她的雀躍,那雙眼清澈得猶如星空似的,沒有參雜任何的雜質,是這么直接地明亮著。
「看妳這么有自信,是很厲害啊?」我調侃她,怎么知道她忽然又拉著我走,等我回神已經被帶到了內操場。
她鬆開了手,慢慢退后了幾步。
見此,我不禁問,「干嘛啊?」
梁語帆距離我大概三十公尺,忽然高舉雙臂對我揮揮手,「姊姊──妳看著哦──」
此刻,我才發現她站在起跑線,而且是第一道,其余的田徑隊學生也跟著入列,井然有序地在我眼前展開。
像是教練的中年男子手中一手拿著碼表,另一手高舉著準備鳴槍。
眼前忽然明亮,不知道是誰打開了內操場的燈光,照亮了整座內操場。
我不禁屏息以待,只見梁語帆已做好起跑姿勢,雙眼直視著前方,神情相當專注。
『碰──』
鳴槍一響起,位居第一道的梁語帆瞬間緊繃全身每一根神經、用力邁出腳步。
梁語帆是個連眼睛都在微笑的女孩,語氣總是那樣輕盈、富有活力,妝點著她名字的色彩。
如風『帆』般──乘著夜風向前奔跑。她的表情絕對不猙獰,反而讓我見到了她眼里昂揚的自信,正在隨飛起舞,拂過在場每個人的視線。
此刻,我更進一步發覺──我站在終點。
女孩已經領過所有參賽者,以一種不可思議的速度朝著終點、朝著我而來。
梁語帆勾起的微笑很真誠、很快樂,似是整個操場的燈光,都是為了她而綻放。
我猛然在她眼里,看見了自己的倒影。
「姊姊!妳看見了嗎?」
梁語帆喘著氣,臉頰泛著駝紅色,「看見我跑步了嗎?」
我愣愣地無法回神。
「幸好今天狀況還不錯。」她笑著抬手抹去額前的汗水,「我最喜歡跑步了。」
夜晚的風吹亂了我的髮絲,我順手將髮勾至右耳后,終于開了口,「妳…..跑步的時候,都在看什么?或是,想什么?」
「妳說今天嗎?」
「嗯…..都可以,憑妳直覺。」
梁語帆笑著食指指著我,彷彿在說什么天經地義的是定理。
「就是妳啊,姊姊。」
我錯愕。
「跑步的時候,我一直在看著妳。」
梁語帆忽然張開雙臂,闔上眼,「今天的風好舒服,真好。」
女孩沉浸在夜風的吹拂,而我,卻被搧出了一些酸澀感,在心底緩緩涌現。
『程沂樺,等等系上的比賽,妳產后第一次通奶_校花的貼身高手有多水在終點等我。』
『為什么?』
『因為妳在終點,我可以看著妳跑,我會跑比較快。』
那場大學系上的田徑賽的后來,我得到了金牌,卻不是因為程沂樺。
她從未出現在我的終點。
即使,我一直盼望著她。

『我想吃火鍋,妳要不要吃?老先覺麻辣鍋。』
才剛離開C中,我就收到了程沂樺的稍來的訊息。看見關鍵字『火鍋』,我不禁皺眉。
程沂樺會吃火鍋,只有一個原因:她心情不好,然而,她會吃麻辣鍋更代表了,這是MAX版的郁悶。
『好。』
將手機丟到了副駕駛座,我直接駛往C區中心,準備跟程沂樺會合。
即使我離開了T大醫院、離開了伴她搭公車的日子,卻離不開我思念她的心情。
怎么樣也離不開…..

遠遠地,我在老先覺店門口看到了熟悉的身影,快速找到了停車位,我熄火、走下車。
來來往往的人群里,我還是只看得見程沂樺短暫駐留的身影。
無法抹去。
我站在對街等著小綠人,她雙手插在大衣的口袋里,沉靜的目光掠過了人群,揪住了我。
我想我真的……不愿意看到她難過。
綠燈亮了,我加緊腳步走向她。
「程沂樺。」明知道不能這么張揚我的思念與著急,所有的假裝,在她面前全失了妝。
「田榆楓,我不知道妳去哪了。」
我愣愣。
她清冷的語氣,淡得不易捉住。
「我不知道…..妳在哪。」
我卻忍不住笑了,心底涌出滿滿的情緒,脹得我胸口好疼。
「我會出現的。」
我知道這種保證沒有效用,可是我…..
「進去吧,外面好冷。」話落,她轉身推開了玻璃門。
…..我還是好喜歡她
前腳才剛踏進老先覺,我卻不禁止住了腳步。
駱克祈?
還有……范梓楉?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40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