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女神到賤奴1一30章_梵高向日葵最貴一幅畫

野蠻初戀 [50] 今天,高裕宸終于來電話了,說希望我放學到市立圖書館隔壁的那個廣場,也就是他上次跟我告白的那地方。
「真的不要我從女神到賤奴1一30章_梵高向日葵最貴一幅畫陪嗎?」慈音不知道問了第幾次。
我笑著搖搖頭,「不用,我想我可以自己面對。」
「真的不用嗎?」
「不用啦。」
「蛤?可是我想在旁邊看欸……」
「我看妳是想知道八卦吧?」我敲打她的頭,她也笑了起來。
雖然心里以為自己可以很輕鬆的面對這一切,但是上課的時候卻不禁失了神。
我要對他怎么樣的拒絕呢?直接說我不喜歡他會不會太傷人了?但是……
一堆疑問莫名的出現在腦中,害得我今天的課有些都沒認真聽到。
哼,他為什么不要在放學才打給我啊?偏偏要在早上!
我懊惱的看著那東漏一塊西漏一塊的筆記。
都是因為那通電話啦!可惡。
放學,我收拾著書包,腦袋依舊在思考等等要對高裕宸講什么話,才不致于太傷人。
仔細想想,長這么大,這還是我第一次被人告白,而且告白的人竟然還是國小我討厭的人。
唉……這世界都沒有按照常理來運轉的嗎?
特愛欺負我的家伙竟然也是喜歡我的家伙。我曾經想過,如果在國小的時候,我們之間有一方知道對方喜歡著自己,那現在會不會有所不同?答案無解,沒人曉得。畢竟時間過了并不會再回來,他對我欺負的記憶并沒有消失。
「唉……」
「靜蕓啊,真的不用我陪嗎?」慈音一臉擔心的看我。
「不用。」
「那……那妳加油吧。」
「嗯。」
接著我們一起走出了校門,再走一起走了一段路才跟她分開。漸漸的,我走到了市立圖書館那。高裕宸已經在那等待了,而且還站在上次那個位置,被我吼的位置,也是他對我告白的位置。
我敢說,若他以后站在那位置一定會覺得心情五味雜陳,有驚訝、有緊張、有難過,還有……失落吧。
「嗨。」他看到我走了過來,笑著對我打招呼。
「……嗨,你好。」我不自在的回應了他,然后在他面前三公尺處停住腳步。
彼此先沉默了許久,都沒有人開口說話,我直看著地上,不敢對上他的眼睛。
「妳還記得國小畢業那天,我說有東西要在教室給妳看,妳卻嚇得甩開我的手跑走嗎?」久之,他開口說話了,聲音卻是沙啞樣。
我緩緩的抬起頭看他。
「其實,那天我是要跟妳告白的。」
「……!」我吃驚。
「但是,卻失敗了,妳看到我,就好像看到魔鬼一樣的直想逃……」
「……」我以為他是要拿東西嚇我的,所以我才想逃啊。這……這又不能怪我,是一看到他的臉就直覺他想欺負我,所以……
「不過,真沒想到還能再見到妳,也對妳說了我真正的心里話,讓我鬆了好大一口氣呢。」
……如果他知道等等會被我拒絕,還能像這樣鬆口氣嗎?
「這么多天了,妳可以給我答案了嗎?」他認真的問著,讓我不自覺的又想閃躲他的眼神,覺得有些的犀利……
「靜蕓,我希望妳不要用以前的我來否定我,經過這么多年,我也改了許多,我希望妳可以仔細的看著現在的我。」
我低著頭,手不禁互相緊握著。
「……對不起。」我深呼吸,鼓起勇氣的對上他的眼睛。緩緩的繼續說道:「對不起,光是對不起這三個字,我想你應該就會懂了……」
他先是沉默,然后笑了,帶些悲傷的表情,「……我知道了。」
我緊抿著嘴,別向臉,不敢看到他的表情。
過了一會兒,他依舊站在那,什么也不動的,只是一直看著我。
「……我已經把答案說清楚了,也該回去了吧?」我怯怯的說。
「我可以知道理由嗎?」莫名的,他吐出這句話。
「啊?」我有些愣住。
「妳拒絕我的理由啊,我想知道是什么。」他雖然笑著,但是卻掩蓋不住他的悲傷。「妳可不要說是因為我曾經欺負過妳,這種爛理由我可不想聽。」
「我……」我用力的喘口氣,然后慢慢的道:「你知道嗎?雖然你叫我不要用以前的你來否定,但是,每當我腦中想到你這張臉,我所涌上來的回憶通通都是負面的,通通都是你欺負我然后我在哭的回憶,你對我而言,幾乎沒有任何正面的回憶。」
我看向他,卻看不清他的表情。
「對你,我很抱歉。我知道不該用以前的你來否定,但是我……總之,對不起。」他沒有說話,只是看了我許久,之后,他轉身離開。
而我帶著沉重的心情,也離開了那。

野蠻初戀 [51] 本來要離開那的,卻在經過廣場的時候聽到一陣嘻笑聲,使我不禁轉頭過去看。
只見有兩、三位小孩圍在噴水池那,噴水池那坐著一位國中生,似乎正在跟小孩們講什么好笑的話。
等我意識到后,我已經走到他前面了。
「咦?妳又翹家啦?」葉耀亭看到我,取笑著說。
「誰翹家啦?我只是有事來到這附近而已。」我白了他一眼,怎么每次來這附近都會看到他?
「我知道啊,剛剛看到高裕宸在那,不知道在等誰。」說著,他開始跟小孩玩起猜拳游戲。
明明是句無心的話,卻讓我心里不禁一驚。
「怎么了?妳拒絕他喔?這樣看來明天我們籃球隊的可要安慰他了。」他開玩笑的說著。
「話說我怎么每次都會在這附近遇到你啊?」我皺眉的問著。
「之前不就跟妳講過我家在這附近?我放學沒事做都會往這或是隔壁的公園跑啊……可惡!妳一直吵我害我輸掉了。」雖然他這樣說著,但是臉依舊笑著,笑的很燦爛。
「哥哥,這位姐姐是誰啊?」一位小女孩睜大著眼睛看著我。
「喔,她是一位翹家的姐姐,以后不可以跟她一樣喔,翹家是不好的事。」他竟然一臉正經的開始說道。
「喂,我沒有翹家好嗎?」我好笑的說著。
「翹家是什么啊?」那位小女孩天真的問。
「翹家是不好的事,就跟殺人放火一樣不好,是會被抓去關的喔。」他講完后,原本站在我旁邊的小女孩連忙跑到葉耀亭身邊那,然后用奇怪的眼神看著我。
我白了他一眼,「葉耀亭,你不要給我亂講話!」
「哈哈哈……」他笑了起來,連忙跟那小女孩說他是開玩笑的。
「不要亂教壞小孩子。」我說著,卻不知道莫名的想笑。
感覺剛剛那低沉的心情,已經不見而散了,看到小孩子們的笑容,頓時覺得好輕鬆。
「高裕宸那家伙沒事吧?」
「呃……」
「喔,我不該問的,被喜歡的人拒絕怎么可能會沒事嘛。」
我無言的看著他。
「妳怎么還不趕快回家?再不回家天就要黑了喔。」
「我……」說不出口,因為我根本就不想回家。
回到家雖然有姐姐,但是氣氛卻很平淡,不是說我跟姐姐的感情不好,而是長久以來,我已經習慣有煩惱就往自己的心里吞,不會跟她分享什么心事。剛剛雖然拒絕了高裕宸,但腦中卻莫名的浮現他上星期跟我告白的那眼神、那表情。種種的影像,好像我淺意識的在責怪自己不應該對他這么的無情。
腦子好亂、好亂……
「要不要玩花繩?」葉耀亭問,我回過神來看看他手中繞著一條花繩。
「姐姐,一起玩嘛。」旁邊的小孩子附和著,他才講完一句,另一個小孩也叫我一起玩。
我笑著點了點頭,然后把書包放在一旁,「好啊。」
「果真是翹家的小孩。」
「你少廢話。」我輕敲了他的腦袋,然后坐在他旁邊。
「開始玩吧。」講著,他開始繞起花繩來,旁邊的小孩又興奮又高興的叫道。「安靜點,太吵的話把你們丟進水池里面餵魚。」
「大哥哥,噴水池那沒有魚啊。」一位小孩笑著說。
「我會先把你丟進去,然后去水族店買一只鯊魚來咬你。」葉耀亭撇撇嘴,語氣不帶點玩笑,我聽了不自覺的微笑了起來,因為這句話很顯然的就是在說笑,但那些單純的小孩卻乖乖閉上了嘴,以為他是認真的。
可真是天真啊……
「換妳了。」他把繞著花繩的手遞到我前面來,我看了看,然后手指穿越那些繩子,又做了一個新花樣。
「姐姐好厲害喔。」被一位小孩稱讚時,我對他笑了笑。
「再厲害也沒有我厲害啦。」葉耀亭說著,臉上卻充滿著笑容。
「哼,連這你也要爭。」
我們就這樣玩到了天黑,玩到了這群小孩的爸媽來找他們,之后,只剩我和葉耀亭坐在噴水池那,噴水池的水聲不斷傳來,但我們彼此間都沒有講話。
「翹家的小孩,還不打算回去嗎?」他打破沉默。
「你呢?你不回去啊?」我看向他。
他站起來,「要啊,我現在就要回去了。」
我眨了眨眼,他又對我說,「走啊,難不成妳真的要翹家啊?」
「……喔。」我這才拿起書包,然后跟著他離開這片廣場。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55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