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小給女主用道具調教_梵高的向日葵特別之處

野蠻初戀 [54] 我轉過頭,是葉耀亭。
其他小孩看到他興奮的跑向他那邊,他低身的摸摸那些小孩的頭,然后看向我,「妳怎么會在這兒啊?」
「我……」我看著他坐上噴水池。
「又翹家?」他笑著問。
我推了推眼鏡,否認著:「才不是呢!」
「不然怎么在這?而且還背著書包咧。」
「我是因為國文報告所以才來圖書館借書的。」我講,講完后卻納悶自己沒事干嘛跟他解釋這么多啊?
葉耀亭應了我一聲,然后開始跟小孩子玩起來。
我看著他的身影和臉上的笑容,不自覺得開始羨慕起來……
仔細想想,自己好像許久沒有發自內心的笑了,因為已經國二了,常常被課業壓得喘不過氣來,雖然媽是不會在意我的成績,但是我自己卻會。我很明白若成績沒有維持在那,我是領不到獎學金的,若領不到獎學金,這無疑地會造成家里的負擔……
我成績好并不是因為我聰明,我并沒有一顆好的頭腦,所有的好成績都是我一點一滴努力而來的。我勸告自己要每天讀書,每天複習老師今天所教的地方,每天督促著自己。這樣的持續,使我變成了全校的第一名,師長眼中的好學生、高材生,而眼鏡的度數卻越來越深。
我知道自己不能喊累,因為這是我自己的決定,因為家而所做的決定。
「姐姐,我一直想問妳,妳為什么要戴眼鏡啊?妳眼睛不好嗎?」一位男孩一臉疑惑的看著我,「我拔拔也有在戴欸……」
我微笑,說道:「是啊,姐姐眼睛不好,所以才戴這眼鏡啊。你有一雙很漂亮的眼睛,千萬要好好珍惜,不要讓自己的眼睛生病喔。」
「生什么病啊?」他歪著頭問。
「若是嚴重的話會看不到。」
他似懂非懂的點點頭。
「喂,不要嚇小孩好不好?」葉耀亭卻一臉皺眉的說。
「什么?」我一時之間反應不過來,「我實話實說沒有在嚇小孩啊。」
他淡淡的說:「妳這樣不就是間接告訴他說他爸爸眼睛生病嗎?小孩很單純的。」
「……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我滿臉疑惑,卻聽到哭聲,聞聲望過去,卻發現是剛剛那小孩在哭。他邊哭邊說著:「我不要拔拔的眼睛會看不到,嗚嗚哇啊……」
我愣在那不知所措。怎么我才講那些話就……
葉耀亭瞪了我一眼,像是在說『妳看吧?』,然后走到那小孩的旁邊安慰著他。
一位女孩拉拉我的衣角,一臉疑惑的問:「所以姐姐以后會看不到嗎?」
「呃……」我完全不知道怎么回話。
該說是他們天真還是單純?我對這些小孩的反應感到很無言又很無奈。
好不容易那小孩不哭了,卻一臉同情的看向我,好像真的認為我以后會看不到的樣子,我整個又無言了。
「笨蛋,不會講就不要講,跟小孩講正經話做什么啊?」葉耀亭罵著我。
「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從小給女主用道具調教_梵高的向日葵特別之處道完歉后也覺得自己很奇怪,我干嘛跟他道歉啊?
葉耀亭哼了一聲,然后問:「妳要跟他們玩『文字接龍』嗎?」
我搖搖頭,「你們玩就好了,我在旁邊看。」
「喔。」他說著,然后開始對小孩講起游戲規則來。
我看著他們,每個人的表情都很高興,思緒也漸漸的回到我小時候,一個很美的童年,但這童年卻在我小二以后就完全的消失掉了。
我看著橘紅色的天空,不想回憶那些回憶,回憶了也沒有用,有的只是痛的感覺,心痛的感覺。
「欸,妳還不回家嗎?」
我回過神來,發現小孩們不知道什么時候都離開了,葉耀亭雙手插著口袋,若有所思的望著我。
我拿起書包站了起來,笑著說:「你還真能應付小孩。」
「是啊,那像妳,有夠笨的。」
「才夸你幾句就這樣……」
「我說的是實話。」
我笑了笑,低頭看著自己的書包,莫名的,一種想法浮現在腦中,「欸,葉耀亭。」
「干嘛?」他看向我。
「我以后可以常來這嗎?」
他先是微愣,然后皺著眉,「干嘛問我啊?」
「啊?」
「妳想來就來干嘛問我?這里又不是我家開的。」說著,他打了哈欠。
而我,卻笑了開來。

野蠻初戀 [55] 經過了那一天,放學我都會直接的往市立圖書館前的那廣場跑。不知不覺的,也跟那群小孩混熟了。
聽葉耀亭說,那些小孩是安親班結束但爸媽還沒回家所以才聚在廣場一起玩的,
也因為常很晚回家,所以姐姐也開始覺得很奇怪,但我都跟她說我留在學校看書。一方面,為了複習課程的時間則用到的睡眠時間,往常我都是十一點以前就會上床睡覺的,現在都變成了半夜一點才睡。
有時都會利用坐公車的時間補眠,剛開始姜文浩會來煩我,但看我這么累也識相得讓我休息,有時甚至上課上到一半也會打起哈欠來,但一想到那群小孩子們臉上的笑容,我卻覺得很開心。
「靜蕓,妳最近怎么都讀書讀到這么晚?聽姐姐說妳不是都留在學校讀書嗎?」一天,媽媽終于問了。
「我……」雖然早就有被發現的準備,但是對于媽突來的問題,我卻不知道怎么面對。
「是書很多讀不完嗎?以前不會有這種問題不是嗎?」
「這個……」我很想撒謊說『是』,但因為從來沒對媽說過謊,所以我吐出了這兩字后完全說不出話來了。
「要不要我打電話去學校建議老師不要出這么多作業?畢竟你們現在也才國二,這樣也太累了吧?」媽一臉認真的神情。
當媽要拿起電話的時候,我趕緊阻止她。
「媽,不用了啦,我可以顧好的,妳不要擔心。」
「妳知不知道妳最近都很沒有精神?看,黑眼圈深得要命,這樣還說可以顧好?」媽一臉嚴厲地說,但這也是對我的關心。
「我……」
「還是妳留在學校根本就不是在念書?」媽無心地說出了他的猜測,但我的心跳卻少了一拍!
「……」
媽看到我的反應,皺了眉頭,「……被我說中了?那妳留在學校是在做什么?」
「我……我……」支支吾吾的,我完全講不出話來。
媽嘆了一口氣,說:「以后別再這樣了,課業顧好外,也要顧健康,別再晚睡了。」
「我知道了,對不起……」
媽拍了拍我的肩膀,然后緩慢的走向了她的房間。
看著她的背影,我不禁抿了抿唇,對媽深深的感到很抱歉。
回房后,看著黛婷姐送的娃娃,呆愣了好一陣子……
「靜蕓!」
回過神來,慈音正在我面前揮手。
「怎么站著也能睡著啊?」在她后面的姜文浩笑著說。
現在放學時刻,許多學生都放學了,但我卻呆愣著。
「妳怎么啦?看妳最近一直恍神?」慈音關心著問。
「對啊,連在公車上也睡得像豬一樣……」
「我沒事啦。」看著他們倆,「你們是要去約會吧?」
「嗯,我要買一些文具和筆記本……」慈音走向我,「靜蕓,妳臉色很蒼白欸,沒事嗎?」
我搖了搖頭,「沒事啦,那我先回家了。」
「那掰掰。」
「掰啦,眼鏡妹。」
我微笑,「掰。」
回到了家,看著這空蕩蕩的屋子,再看看時間,雖然對那群小孩感到有點抱歉,但是我不想再讓媽擔心了。
最先所要做的,還是課業。
沒想太多,我拿起書攤在書桌上,然后也把老師今天所出的試卷給放在桌上低頭猛做。
「靜蕓,吃飯啰。」姐的聲音從外面傳來,接著是敲門聲。
「喔,我知道了。」
「妳今天怎么沒留在學校啊?」她問。
「喔,想說還是在家里讀比較有效率。」我笑了笑,然后走出房間準備吃飯。
對。
這就是我原本的生活。
這樣是好的,現在的我只要為了課業拼命就好,其他的事情不要參與太多。
對,就是這樣。
明明決定好了,就是這樣子。
但每當腦中想到哪群小孩天真的笑容,我卻覺得好空虛……
怎么會這樣子?
我明明只是回到了我原本的生活,但為什么會覺得很空虛?
我搖了搖頭,不能再胡思亂想了!
現在,對我重要的,就是課業、就是成績。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55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