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葡萄草莓放進了她的下面_歡愛道具各種地方一女多男

51. 妳什么時候嫁人了弟弟我都不知? 51. 妳什么時候嫁人了弟弟我都不知?
由于K醫學校雖建在離市區一段距離,但因校地廣大、學生諸多,自校門口放眼望去,滿遍視野的各種店家端的是琳瑯滿目,任君挑選。
不過一向吃飯皇帝大(因為很重要所以說兩次)的傅伊小姐,一向秉持著吃飯就是要吃正餐,且要少油少鹹少糖的健康概念,實在極少食用任何一種與之相悖的垃圾食物。
所謂傅伊小姐眼里的正餐,絕對是少油少鹹少糖(因為很重要所以說兩次)的極少數餐館能勉勉強強符合她的標準。
故而雖放眼望去,滿遍視野的各種店家,也就僅僅只有那么一兩家,讓傅伊小姐看得上眼。然而對一向重口味走慢性自殺路線的步闌闌卻只覺得這與其說是吃飯,不如說是塞食物入口……那樣的進食運動。
不過畢竟闌闌姑娘也念得是醫學院,完全能夠明白傅伊小姐的堅持。尤其是在醫院實習過一回后,看過因各種理由就醫吃藥的狀況,就更加明白所謂的「年輕時虐你的身體,老了時你的身體來報復你」這一道理。
──果真是滄海桑田、白云蒼狗啊。
奈何闌闌姑娘雖知如此,卻隨性篤堅、不知死活、自暴自棄、生生不息地繼續著她的重口味走慢性自殺路線(因為很重要所以說兩次)暨熬夜燒肝煮腦之自殘大業……
幸好她的室友是傅伊,跟著聰明人的步調走,橫豎準沒錯。
于是乎再怎么難吃的菜色,只要被傅伊說了這是養生、這是養腎(鹽巴由腎代謝)她也就吃得極其高興歡喜了。
用完飯后,闌闌又被傅伊左拉右扯地至操場散了好一陣子的步。
這秋末時節,地上滿是落葉飛捲,風又極大極涼,吹在飯后燥熱的身子上極是舒服。
「然后啊……那個病人就罵說『你以為我是誰啊?你不給我藥,我也可以叫人靠關係拿給我啊!』學姊倒是好脾氣,一直安撫;反倒是學長一聽,整個變臉,還冷笑耶!」
「冷笑?哈哈真的假的啦,對病人冷笑?」
「嗯啊,他就冷笑說『好啊,那妳就去靠關係拿拿看啊!要是管制藥這么容易取得,妳還用得著在這里對我們大呼小叫的么?』然后那病人也心虛了,大氣都不敢喘一下,只好乖乖地把表單填好……真的是欺善怕惡。」
「有的病人真的不知道在想什么……我也想到我在DI(藥物諮詢組)的時候啊,也接到一通醫生的電話,他連我是誰都不管,就劈哩趴啦說了一大堆,至少一分鐘過去,我才只怯怯地說……我是實習生來著。」
「噗──那醫生當下應該很想罵人吧!」
「哎……這是個不堪回首的記憶啊……」
二人這四個月來實習時所發生的趣事,實在多不勝數。
正當聊得欲罷不能時,這時步闌闌宅于陋室那千年幾乎不曾響過的手機居然響了,她打了個抱歉的手勢,一看來電者是杉杉弟弟,納悶地接了起來:「哎,怎么啦?」
「姊!妳、妳妳在電腦前面嗎?」
對于這個奇怪的問題,加之以結結巴巴他把葡萄草莓放進了她的下面_歡愛道具各種地方一女多男不符合杉小弟弟一貫模範生的綽約風姿,闌闌只是怪道:「沒欸,咋啦?這么急。」
「妳妳妳──有辦法上線么?」
闌闌更奇怪了,自她辦了智慧型手機,不就一直都在線上么,「上線?神馬?」
「少.年.游──啊!」
「啊啦啦?」她還沒跟這弟弟提過自己刪號重創的事,一時間只顧琢磨該如何應答,沒覺察弟弟那語調中的倉皇與急迫。「那個弟弟啊,其實我……」
也不管自家姊姊話語未盡是在遲疑些什么,步杉杉只是愈發氣得連珠炮似地續道:
「妳什么時候嫁人了弟弟我都不知?還有那十步一殺的副掌為何說妳不玩了?又為什么世界上一大堆人說妳拋夫悔婚肯定是個人妖號來著……?姊姊啊!妳到底趁我不在時干了神馬奇怪事啊!」
「……」
聞言,步闌闌只覺被這一連串的奇怪訊息給雷了個外焦里嫩,什么話也說不出來,只是聽著杉杉弟弟繼續疲勞轟炸道:
「妳別不說話啊!到底給我說清楚啊!要不就快點兒上線解釋妳自己吧,我的姊姊什么時候變性成了個帶把的,作弟弟的我最好不知道啊!」

52. 那說她是我女朋友,有人信么? 52. 那說她是我女朋友,有人信么?
「什么啊──?」

就在傅伊莫名其妙的目光凌遲下,闌闌只能硬著頭皮說什么也要趕回宿舍去。但是等到二人腳步再怎么飛快,回到屏幕前也已經是近五分鐘后的事。
這時世界頻道早已平息下來了,完全不見有任何煙硝戰后的氣氛。不過臉書上夾帶了幾張這十分鐘內的屏幕截圖,大約的狀況如下:
【世界】絕代傲嬌:我就問今晚的臨安城官道是誰說要封的,不就是十步一殺的副掌要迎娶MM嗎?怎么帖子到現在都還沒見個影兒。
【世界】漁夫賣包包:誰要迎娶?傲嬌兒聽錯了吧,這事兒沒聽過!
【世界】瘋瘋傲傲:沒錯呀!我剛無聊路過了官府,他們說今晚官道確實是「留情向晚」早在上星期就繳了款說好要封的。
【世界】等寂寞到夜深:哦?那怎么沒收到帖子?
【世界】花弄影:喲!十步一殺有喜事怎不和大家一起分享捏?( ~’ω’)~
【世界】花弄影:我和明日哥哥的婚禮也在明天,帖子早都發出去啰!大家記得來賞賞臉喲!
【世界】茉:呵!誰不知道十步一殺不問江湖事,本就只顧著自己快活,哪里想得到還要寄帖子給各位前輩?
【世界】蜀道難:是看不起咱們還是怕咱們去搶親吶?
【世界】公子十二:十步一殺也忒張狂!
【世界】黃月英:少聽那小蹄子調唆!
【世界】黃月英:不是不寄,是婚禮臨時取消了。那官道封了都封了,自然也沒法取消。
【世界】等寂寞到夜深:哦,這樣。怎突然取消啦?
【世界】望月思春:噢!月英神說話了,快拜!
【世界】望月思鄉:喔!快拜!
【世界】王不留行:收絕品藍天拂麈20/ 法劍寬刃17 / 靈犀頂裝87y可議
【世界】王不留行:收絕品藍天拂麈20/ 法劍寬刃17 / 靈犀頂裝87y可議
【世界】騎烏龜撞地球:樓上滾去商頻收,別在這亂!
【世界】黃月英:若讓大家不便,還請原諒。就當是誤會一場吧。
【世界】青青子煙:什么小蹄子?黃月英妳敲字放乾凈點!
【世界】青青子思:就是,還叫什么月英真是汙玷古人之名。
【世界】青青子芯:呵,是人妖吧!
【世界】黃月英:我一向不和打不過我的人廢話。各位要洗頻自便。^_^
【世界】茉:哈,只準自說自話,不讓人質疑?
【世界】茉:我記得沒錯,那留情向晚的「妻子」可不是個名叫「春意闌珊」的女仙英么?
【世界】絕代傲嬌:哦?傲嬌兒眉頭一皺,發現案情并不單純。怎么,有八卦?
【世界】尹絕夜:……
【世界】周娛不恭謹:妞兒,妳抽風了么?
【世界】周娛不恭謹:這是咱們俠派里的家務事,還輪不到妳多嘴吧。
【世界】茉:我偏要說吶,你能奈我何?大家好奇,我也不過是略盡小小的棉薄之力還原還原真相罷了。
【世界】絕代傲嬌:沒事,快說、快說!周娛你不讓說感覺更有鬼哎!
【世界】留情向晚:有勞大家操心了。春意闌珊只是不玩了,沒什么需要多說的。
【世界】尹絕夜:神馬?
【世界】青青子煙:都訂親了卻突然不玩了,不會是「夫君我要當兵去」了吧,哈哈。
【世界】蜀道難:有可能。
【世界】公子十二:那也太悲催!XD
【世界】漁夫賣包包:噗,搞不好真是人妖?
【世界】尹絕夜:春意闌珊現實裏頭是我姊姊,你們少在那裏胡說八道!
【世界】青青子煙:哦,小弟弟你誰啊?
【世界】青青子煙:都給你說就行,他也有可能是你「哥哥」啊!
【世界】青青子思:就是!就是人妖吧!哈哈哈哈哈那這親不就是個大笑話,真是笑得我花枝亂顫、好生舒爽啊~~
【世界】吃飯睡覺打東東:樓上那是淫叫吧。噁。
【世界】茉:證據?照片?不,聲音、照片、社群網站全可作假,這事兒就是個羅生門,怎么說都行!我也可以說他是我現實里的男同學喲!
【世界】留情向晚:你們在這猜測、汙衊又有什么意義?要論證據你們也沒有。
【世界】留情向晚:瞎編故事倒是挺在行的?
【世界】留情向晚:咱們俠派再怎么低調,該宴請的該發帖的,絕不會少。
【世界】留情向晚:言盡于此,十步一殺依循舊例,不會再于世界頻道上發廢文。
【世界】鬼君皇:呵呵,瞧瞧我家的副掌門多棒啊!
【世界】鬼君皇:月英和他說的,全就是我們十步一殺上下一體想說的話。
【世界】鬼君皇:安靜地鄙視你們這群瞎起鬨的。
【世界】絕代傲嬌:(對手指)額,我可沒有……只是懸案,讓人好奇一下下。
【世界】公子十二:沒營養!撤。
【世界】漁夫賣包包:有道理!撤。
【世界】吃飯睡覺打東東:肚子餓!撤。
……
只見這般沸沸揚揚的對話被向晚幾句堵得乾乾凈凈,余下幾個自覺被罵著、被看不起了的人們,繼續吠吠幾聲,便完全安靜下來了。初次再見向晚,居然會是在這種情況下,而且是只能遠遠從世界頻道上望著的人了,闌闌難免心里發澀。

當她從截圖回過神來,自己依然掛機在泰山碧霞祠一角僻靜處,而看到的只有疏落的幾句人妖罵聲。
【世界】囧囧有神:真好奇啊,好端端一樁喜事居然演變成羅生門。
【世界】給我錢錢其余免談:怎么說都沒證據,沒搞頭啊!
【世界】中二又怎樣:這官道封得漂亮,卻是秋風掃落葉,冷冷清清悽悽慘慘戚戚……哎呀!
【世界】尹絕夜:她真的是我姊啦你們很煩……
【世界】帥得驚動黨中央:沒證據,不跟你說。
【世界】我帥得別人都罵我了:樓上光看名字就在唬人,哼!
【世界】帥得驚動黨中央:……你有資格說我么你!
【世界】漁夫賣包包:我小小的心就這樣被擊碎了,啊~~
【世界】千里清秋:還沒安靜啊。
不料會看見嘴賤大神發話,步闌闌瞪大了眼。但下一句,竟叫她差點噴出一口口水濺滿整面螢幕──
【世界】千里清秋:嗯?那說她是我女朋友,有人信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594.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