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藤潤二動漫在線看_正在播放 老熟婦

第三章:賭注。【01】 看著右方角落的金髮男子,我有些退卻。他是誰?他在跟我裝熟還是跟我搭訕?各種問題浮現在我的腦子里,王子到底去了哪里?這是我心中最大的疑惑。
算了,先過去看看吧。如此催眠自己,我抓緊自己的背包,往金髮男子的方向走去。離他越來越近,我看清楚他的面貌,他正是我所要找的那個人!
不符合他形象的電吉他、染成金黃色的頭髮以及戴滿耳環的耳朵。他到底是受到什么打擊,才會在一天之內改變如此大?這樣的他,居然讓我感到有些熟悉。
「怎么樣?這樣的我更帥氣是吧?呵呵。老實說我還不是很習慣,畢竟已經把金色的頭髮染回黑色一段時間了,現在又染回來,還頗懷念的。」他摸著自己的頭髮,不好意思地笑道。
擺在桌子上的草莓蛋糕與提拉米蘇和兩杯黑咖啡都是王子一個人所點的,令我意外的是他居然知道我喜歡吃什么,甜滋滋的草莓蛋糕配上苦澀的黑咖啡一直是我的最愛。
「我以前見過你嗎?還有你怎么知道我喜歡吃什么?」看著桌子前的餐點,我提出心中的疑問。一手拿著梳子整理自己的長髮,另一手則拿著攪拌棒攪拌黑咖啡,濃郁的咖啡香傳入鼻中。
眼前的他將金髮扎成了小馬尾,這樣的髮型又替他增加了幾分的帥氣。他白皙的左臉頰上多了個OK蹦,連脖子上也有著OK蹦。不知道他是刻意貼上還是真的有傷口。
「有啊,不然我怎么會去妳家樓下堵妳?妳忘記妳救過我了嗎。」
他神定氣閑的回道,啜了口黑咖啡,臉上的表情出現些許的變化。他拿起放在一旁的方糖,一口氣加了三、四顆進去,嘿嘿的笑了兩聲,手攪拌著黑咖啡。
不習慣喝黑咖啡就不要喝啊,我在心中偷偷取笑他。老實說,眼前的他似乎比昨天還要帥氣兩、三倍,雖然他才轉學過來第一天,原本陌生的感覺卻在這一刻消失的無影無蹤。
我一定有見過他,絕對。
不過,他口中所說的我救過他到底是什么意思?為什么我一點印象都沒有呢。我搖搖頭,一臉無辜地眨了眨雙眼,請他解答。
他先是嘆了口氣,雙手揉著兩旁的太陽穴,緩緩開口:「在那個夜黑風高的夜晚,我當時還是個愛打架的小流氓,這樣妳有想起來了嗎?」他瞇起雙眼,靜待我的回答。
夜黑風高的夜晚?愛打架的小流氓?天啊,我似乎想起了什么東西。我輕輕啊了聲,腦海中逐漸浮現出那天的景象。
還記得在那個夏天晚上,因為正直暑假期間,我和好秋以及要來三人都窩在家中當可愛的小米蟲。當天繼母打算親手為我們三個小寶貝做一頓好吃的晚餐,命令我們三人其中一人要出去買她所需要的食材。
我們三人之中當然沒有人想要出去買,繼母先是嘆了口氣,決定先將馬鈴薯切好再來指派人出去買食材,坐在客廳的我們,不知道神奇的事情正悄悄降臨在廚房。
一陣高分貝的尖叫后,我們三人面面相覷,很有默契的一起沖向廚房。當我們抵達廚房時,所看見的景象嚇的讓我們一起和繼母來個四部合音。
一把銀色的菜刀就這樣硬生生斷成了兩截,鉆板上還有一顆土黃色的馬鈴薯等著受刑。該不會是那顆馬鈴薯讓菜刀斷成兩半吧?
伊藤潤二動漫在線看_正在播放 老熟婦 后來在繼母的口中了解了當時的情況,原來真的是那顆馬鈴薯所惹的禍。繼母說她要把馬鈴薯切開時,無論使出多大的力都無法將馬鈴薯切開。
最后,菜刀在她的眼前斷成了兩截。聽到這種怪事的我當然毫無形象的開始大笑,那顆馬鈴薯一定是石頭偽裝的啦,只不過被漆成了鵝黃色罷了。
被我識破你的陰謀了吧!偽裝馬鈴薯的石頭!
在莫秋與莫萊的半推半拉下,我被推出門外,手中被塞了張一千元的藍色小朋友。幸災樂禍的告訴我要記得買菜刀后,在我眼前將青銅色的大門關上,彷彿宣告了我的死刑。
在買完食材后,我一邊欣賞著夜空中繁星點點的美景,一邊哼著輕快的旋律。塑膠袋中不停互相敲擊發出清脆金屬聲響的菜刀讓我嘆了口氣,誰也沒想到我家的菜刀會因為一顆偽裝馬鈴薯的石頭而斷成兩半。
接著,我在前方的小巷子中聽見叫囂聲以及棍棒毆打人的聲音。我立刻裝起路人甲臉,打算裝作事不關己的走過去,反正本來就不關我的事情,被打的又不是我。
經過小巷子時,我無意間瞥見躺在地上被毆打的男子居然是個帥哥!金髮完完全全吸引了我的目光,露出痛苦表情縮捲在地上的他,讓我感到一陣心疼。
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我從塑膠袋中抽出特大把殺豬刀,對著那些小混混大叫:「喂!打什么打啊!不知道這里是誰的地盤嗎!」在喊出這話的同時,我真想用殺豬刀一刀斃了自己。
我肯定是被帥哥迷昏頭,才會干出這種蠢事情啊!要是等等他們通通沖到我面前,一個手刀將我打在地上,我該怎么辦?就算我有特大把的殺豬刀也沒用啊!這是繼母要拿來煮菜用的,怎么可以被我拿來當作殺人工具!
下一秒,那些小混混們通通轉過頭,目光通通聚集在我身上。我的雙腳不停顫抖,臉上卻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手中的殺豬刀微微抖動,深怕下一秒這把刀就變成殺人武器,而我也會登上某水果日報的頭條。
「小妞,混哪里的啊!講話這么大聲!妳是在大聲什么啦!」其中一名看起來像是頭頭的男生對我大吼,聲音簡直比平偉哥還要大聲,拿著手中的球棒指著我,滿臉不屑之情。
要是他把手上的武器換成板手,我想他一定能成為第二個平偉哥。翻了個白眼,我也不甘示弱的大聲回去:「老娘混睡覺幫的啦!這里是我們的地盤,你們居然敢隨便來撒野!」
所有小混混面面相覷,接著一溜煙地從我眼前消失。我瞬間鬆了口氣,沒想到他們會信以為真,這么唬爛的話也會有人相信啊,太夸張了。
將殺豬刀收回塑膠袋中,我走到金髮小帥哥的身邊,拿起塑膠袋中的優點和繃帶替他包扎傷口,他的意識似乎已經開始模糊,小小聲的喃喃自語,似乎是在說著什么。
「他們應該是將妳口中的睡覺幫聽成水餃幫了,水餃幫是這里最大的幫派,咳、咳。」勉強睜開雙眼,他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從他口中吐出不少鮮血,壓著胸口喘氣的他格外狼狽。
「金髮小帥哥,你別說話了!我是莫堤,我家就在前面那棟最大的房子,我今年剛升上高一,讀離這里最近的高中,然后我的三圍是……」
王子搖搖我的肩,一臉好奇的看著我,我瞬間羞紅了臉,不敢相信自己當時居然對他講出這種事情,蠢到連三圍這種東西都說出來,天啊!莫堤妳當時到底在想什么?
「想起來了嗎?呵呵,雖然當時意識不清,但我清楚的聽見妳所說的每一字,包括三圍。」他吃著提拉米蘇,臉上嘻笑的神情像是在取笑我當時愚蠢的話。
我怎么猜也猜不到,眼前的王子居然是我國中脫離黑暗深淵升上高一在小巷子里所救的小帥哥!

第三章:賭注。【02】 「天啊,我完全忘記這件事情了,不過王子你好帥哦,哈哈哈。」雙手捧著自己的臉頰,頭上飛著數顆小愛心,像是花癡一樣注視著眼前的金髮王子。
他苦笑,手中把玩著放在一旁的方糖。若有所思的表情一點也不符合他,金色的頭髮被冷氣風吹的晃動,他將手機放置在桌面上,不停閃爍的提示燈被他無視掉。
「呵呵,我還記得就好。不過,我想我們該談談正事了。」
倏地,他的表情在一瞬間轉為正經,翻臉簡直比翻書還快的他,讓我來不及反應,欸了好大一聲。我也忘記我和他約在星巴克到底是要談什么事情?好像很重要,可是我想不起來。
「關于我和羅密歐國中的事情,是說我在國中就有聽過妳的名字了。我也很想知道為什么妳會被大家說成那樣。」
他比了手勢,叫我邊吃蛋糕邊聽他的故事。蹙眉,我拿起放在一旁的黑咖啡啜了口,苦澀的咖啡香立刻充滿我的味蕾,雖然十分苦澀,但卻很符合我。
拿起旁邊的小叉子,將草莓蛋糕切成一小塊塞進口中,甜而不膩的蛋糕與苦澀的黑咖啡融合在一起,微苦微甜的味道一直是我最喜歡的,就像是我悲慘的過去與現在歡樂的時光。
他滿意的點點頭后,用著低沉而迷人的嗓音緩緩訴說關于他們兩人的過去。搭上咖啡廳的古典音樂,氣氛一百分,有帥哥又加了兩百分,淡淡的花香圍繞在我們兩人之間。
「我和羅密歐國中都和妳同一所,我和他還有茱麗葉都同班。當時我還是個愛打架的小流氓,常常翹課出去和學長單挑,百戰百勝的我當然沒嚐過失敗的滋味,高傲、目中無人的態度早已惹惱了不少人。」
他幽幽地嘆了口氣,回憶著過去的他哀傷的抓了抓自己的金髮。喝了口被他加進六、七顆方糖的黑咖啡,尷尬的笑了笑。黑咖啡被他加這么多糖,早就變成普通的咖啡了。
「當時的羅密歐,身邊有位皮膚十分白皙,長相甜美可愛的女孩子。因為她皮膚的原因,我們都叫她白雪公主。當然,白雪公主是班上的熱心小天使,只要有人沒來學校,她放學便會去請假同學家拜訪。」
我一邊吃著草莓蛋糕,一邊聽著他的故事。不知道為什么,當聽到白雪公主的名字時,居然有大笑的沖動。同時,也想起方才在街道上看見羅密歐與那名神秘女子的親密舉動。
「我是個問題學生,和白雪公主的互動當然也比其他人多上一倍。我很喜歡她,僅止于朋友的喜歡,但在羅密歐眼中,我卻看見了非比尋常的情感。」
他深深吸了口氣,我們兩人之間的氣氛瞬間變緊張,我吞了口口水,靜待他的下文。這時,我也猜到羅密歐的初戀情人正是他口中的白雪公主。
「妳應該也猜到了吧,他們兩個很順利的交往。在班上是公認的班對,放閃不用錢,我有來學校的那段時間,每天看他們放閃就飽了。一位可愛的女孩在配上一位漂亮的男孩,兩人并肩站在一起的景象是多美麗的。」
不耐煩的抓抓頭髮,金色的頭髮吸引著我的目光,深邃的瞳孔內富含了我不懂的情感。那是悔恨還是無奈、是愛戀還是惋惜?我不知道。
「可是,她卻被我害死了!因為我、因為我她被其他地區的小混混給……給打死了。」
我嚇的差點從椅子上跌下,銀製叉子摔落在桌子上,清脆的聲響引來在場眾人的目光,不少人帶著好奇的眼光,也有人帶著厭惡的眼神。我不好意思的低下頭,等著王子發言。
「還記得那時,有位三年級的學長邀我去干一場。我什么都沒多想就答應了,而當時的我,卻不知道這正是害死白雪公主的主因。」
他雙手抓著自己的頭髮,臉上的燦爛笑容消失的無影無蹤,俊俏的五官全部擠在一團,哽咽的聲音讓我心疼地拍拍他的肩,告訴他要學著放下。
「明明說好要一對一單挑,學長卻帶了一打人到約定的地點。不用想也知道,我當然是那個被打的最慘的人……」
我不滿地以吃蛋糕這件事情發洩對那名學長的怒氣,和王子兩人在星巴克談論以前的事情,同時,也了解王子是個有著悽慘過去的人,他并沒有我想像中的堅強,而是……
「當我醒來時,已經在醫院了。在一旁,我也看見了被蓋上白布的尸體以及哭到無法自己的羅密歐,我還來不及問發生什么事情,就已經看見白雪公主的手機被放在旁邊的小柜子。」
他啜了口咖啡,拿起一旁的衛生紙擦去眼淚。我能想像在自己醒來看見好友被蓋上白布的心情及景象,也許他到現在仍活在愧疚與悔恨之中。
「是她冒著生命危險跑來救我,那些學長通通被帶去警局,也是她報的警。最后居然是我活了下來,而不是熱心助人的她。從此之后,羅密歐便是我為仇人,跟他比較要好的人都不敢靠近我,除了妳,莫堤。」
一手握住我,他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妳真的和白雪公主好像,難怪羅密歐會那么寶貝妳,或許這樣對妳來說是種傷害,但他就是這么狠心的人。」
手輕輕摸上我的臉龐,最后食指停在我的薄唇上,「有時候,不知道事情反而會比較快樂,但是這是妳所選擇的路,我也不能多說什么。依我和他這么久的認識,他很可能把妳當成白雪公主的替身,灰姑娘。」
心跳漏了一拍,身子微微顫抖。在桌面下的手握緊雙拳,不甘心、好討厭,各種心情參雜在一起,我現在是憤怒還是悲傷,我自己也搞不清楚了……
「真的是這樣嗎?我真的……會被當成白雪公主的替身嗎?難道,我在他的眼中一直是扮演白雪公主的角色……?」
聲音不停顫抖,褐色的長髮散落在肩上。他瞇起雙眼,做了個聳肩的動作。連他也無法回答的問題,我又為什么要害怕?說不定根本沒有這回事情也不一定啊。
我聽見店員們在后方一致的大喊「歡迎光臨」,他拍拍我的背叫我別想太多。我看著眼前的草莓蛋糕發楞,不知道為何,原本吃起來很甜的蛋糕,變的像黑咖啡一樣苦澀。
「我不該知道這些的,對我來說太沉重了……」搖搖頭,想將方才所聽見的事情通通甩出腦外,這就像是在我的世界投下一顆震撼彈一樣,我無法承受。
「果然不該這么早告訴妳嗎?對不起,小堤。」
如果道歉有用,那這世界上就不需要警察了。在心中低噥著,搖搖手說聲沒事后,將視線移到窗外的天空,白云在天空上自由飄動,小鳥們也在天空自由自在的飛翔著。
和我現在沉重的心情成了極大的反比啊。這時我才發現,旁邊的座位多了兩人,王子和我不約而同的轉過去,倒抽一口氣,我裝作什么都沒看到一樣,趕緊低下頭。
「小堤。」王子的呼喚聲讓我抬起頭,嗯了聲,帶著疑惑的眼光瞅著他。
「不要動哦。」
勾起一抹燦爛的笑容,他從座位上站起,彎腰與我的視線平行,笑嘻嘻的神情與剛才截然不同,我羞澀的閉起雙眼,一瞬間,臉龐上多了溫熱濕潤的觸感。
「都幾歲了,吃蛋糕還會吃到嘴邊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66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