傷心太平洋_武林俠女被吸內為小說

第十六章:月光下的真相。【04】 時間飛速的消逝,待我回過神,日子已經來到畢業旅行第二天結束的晚上。白雪公主最近總是注視著我,當我和她眼神對上時,她會露出一抹笑容朝著我點頭,但并沒有將視線移開的念頭,被她這么一盯,我有一種全身發毛的感覺,不知道她最近是感冒還是生病,戴著口罩來上學的日子漸漸增加。
班上同學似乎也有發現白雪公主的不對勁,紛紛對她釋好,拿著一大堆巧克力要請她吃,白雪公主每次都是笑笑的收下,放學后拿去分給孤兒院的小孩子,被那群孩子圍繞,她那時就像個孩子一樣,蹲下身來和他們一起玩著小皮球。
我絕對不會說我是偷偷跟著白雪公主走到孤兒院,事后還跑去孤兒院詢問院長白雪公主的事情。這只不過是我家剛好和孤兒院是同一條路,我才不是那么變態的人,想盡各種理由替自己辯解,我躺在軟綿綿的床上輕聲嘆息,混亂的腦子里充斥著一堆無解的問題。
茱麗葉正坐在鋪了紅色地毯的地面上,吃著餅乾看綜藝節目。有時候我會希望自己可以勇敢一點,能夠去將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就像茱麗葉那樣,但不知怎地,每次到了緊要關頭,我總會像一只膽小的烏龜,慌慌張張的躲回溫暖的殼里,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唷!小堤,妳知道看妳在床上滾來滾去的樣子很好笑嗎?」茱麗葉突然放下手中的餅乾,嘲笑我現在的舉動,我從床舖上坐起,一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嚇到茱麗葉,她哇了聲,夸張的往后跌去。我跳下床拉住她的手,無奈的嘆了口氣。
「笨啊妳!我只是在想啦,經過這么多事情,我到底成長了多少。」我趴在她的背上,嘟著小嘴說著,茱麗葉伸手摸摸我的頭,沉吟半晌,最后笑著搖頭,叫我摸著自己的心思考,對我來說這就像是比數學還要困難的題目,不管怎么解,永遠都是無解。
「我覺得啊,妳笨在不該笨的地方,真的好遲鈍啊,快去深山里面修練一百年再出來吧。」茱麗葉揮揮手,用著開玩笑的口吻對我說話。我不滿的瞪了她一眼,賭氣的哼了聲,撲到床舖上拿起手機看著家人傳給我的訊息,垂下眼簾輕輕笑著。
「和家人處的不錯哦?連看訊息都會笑了。」茱麗葉笑著搶過我的手機,看著上頭的訊息忍不住哈哈大笑,上頭莫萊與媽媽的對話莫名的好笑,明明那只是要買什么菜的爭論對話,看在我與茱麗葉的眼里卻充滿了各種笑點。
「好多了吧,家人也是支持的動力之一,如果我在考前沒和家人和好,我現在可能抱著成績單在痛哭啊。」想到能和爸爸、媽媽兩人解開存在心中長久的心結,還有他們兩人全力支持我,讓我去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再多的感謝也無法表達出我的心意。
「不過說真的,剩沒幾個月就要畢業了,為什么我現在就有感傷的感覺了呢。」
「嗯,所有事情都要劃下句點了。」
我們兩人陷入沉默,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一股五味雜陳的情感埋在心中。似乎有什么事情還沒有做,也不希望就這樣畢業,渾渾噩噩的度過高中生活,當別人都在和自己心儀的對象談戀愛的時候,我卻遲遲不敢開口把握機會。
「高中沒談一場戀愛,這就不叫高中吧?畢業舞會是妳的好選擇喔。」茱麗葉看透我的心思,朝著我比了個讚的手勢。我哇了聲,搖搖頭想拒絕她的好意,她突然抓住我的雙手,眼神中閃爍的興奮,被她熾熱的目光給嚇到,我尷尬的別過頭。
「不要啦,唉唷,畢業舞會什么的,我可能只是在后臺當工作人員吧,因為班聯會會長跑來向我下跪求情。」想到會長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向我哭訴班聯會的黑暗,我就忍不住笑了出來,茱麗葉不懂我在笑什么,只好找了個問題繼續問下去。
「哎呀,該不會是下跪和妳告白吧?不過他找妳要干麻啊。」茱麗葉開著玩笑,順手將半開的窗戶關上,冷風不再從外頭吹進,室內瞬間溫暖了起來,她看著綁起來的窗簾,伸手想要將它解開,我欸了一聲,趕緊阻止她的動作。
「不要拉啦!這樣就好了。他來找我喔,就拜託我幫忙寫詞和作曲啊,我心里真的在OS,為什么這種事情不找王子,看他多才多藝又會讀書,和羅密歐根本不相上下。」我拖著腮,忍不住抱怨上天創造人的不公平。
「哎呀!情人眼里出西施啦,不要再多解釋了。所以呢,妳就這樣接受他的請求了?」茱麗葉掩嘴偷笑,無緣無故中槍的我忍不住捏上她的手臂,痛的她哇哇大叫,頻頻向我求饒,我撐著頭看著她臉上的表情變化,漸漸揚起一抹笑容。
「當然啊,他又哭又跪,我怎么忍心拒絕他,看吧!我就是心地善良,沒辦法。」說著說著,我居然心虛了,眼神飄向窗戶外頭,茱麗葉看到我的動作,笑嘻嘻的捂住雙耳,諷刺的說著:
「妳敢說我不敢聽,哈哈。是說,小堤妳知道嗎?這個飯店啊,是繞著一個湖建造起來的,那個湖非常有名,被稱作『清湖』的湖,清澈湛藍的湖水、充滿小魚兒的水底世界,讓這個飯店聲名大噪。」茱麗葉站在窗邊朝著我招招手,指著下方那倒映著月兒與月暈的湖泊。
「好漂亮喔,是因為湖水很清澈,才被叫作清湖的嗎?」看著美麗的景象,我忍不住發出小小的驚呼,今天正好是滿月,圓滾滾的明月掛在夜空上,倒映在水中的月兒朝著上頭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湖水倒映金光,為這景象又增添了幾分美麗。
「不是喔,這湖有個傳說呢,聽說這個湖是日月兩神相愛的證據,當時他們就是在這邊破除天條的,在湖邊告白的人,似乎有很大的機會會成功,這也是我從柜檯小姐那邊聽來的,也不太清楚是真是假。」茱麗葉一邊說著有些荒唐的事情,一邊將手貼上玻璃。
「聽說很多人在清湖說出以前所做過的壞事,大概是因為看到如此清澈的湖,再看看自己骯髒的黑心,愧疚感油然而生,跪在清湖前懺悔。這種事情,工作人員說他們看過很多次。」茱麗葉嘆了口氣,似乎是在感嘆人類越來越沒有道德良知。
「是喔,好特別的湖泊,不過這真的好美麗啊,有機會我一定要下去看看。」我笑著搭上茱麗葉的肩,要她打起精神來,她先是一愣,接著露出一抹燦爛的笑容。看著處處替我著想的茱麗葉,我遲早會被她的舉動感動到哭出來。
突然想起領隊并沒有在門上貼標籤的事情,我原本想要找茱麗葉一起去清湖看看,卻在這時候,房間的電鈴響起,我與茱麗葉兩人面面相覷,最后由我走到門前,打開房門,卻發現什么人都沒有,地上僅留下一張紙條,我彎下腰,將那張紙條撿起。
「十二點清湖等妳。」
上頭只寫了一句話,那句話足以讓我倒抽一口氣,驚訝的將那張紙條揉成紙球,放進外套口袋中,告訴茱麗葉什么人都沒有,深呼吸、吐氣,我帶著忐忑不安的心情走回房內,坐在茱麗葉身旁和她一起看著綜藝節目,盡量不讓她發現我的不對勁。


第十六章:月光下的真相。【05】 看著身旁熟睡的茱麗葉,我躡手躡腳的跑下床,抓起鑰匙,偷偷摸摸的朝著清湖的方向前進。手機上顯示的時間是十一點五十五分,我穿著外套走在寂靜的走廊上,手腕上的手錶清楚的滴答聲,每一步皆搭上手錶的規律,我朝著柜檯小姐點點頭,走出門來到清湖前。
遠遠便看見站在湖畔那抹熟悉的身影,她拉著外套,看著倒映夜空的水面,薄唇抿成一直線。烏黑的秀髮被微風吹起,她將長髮捲至耳后,眼神中帶著些許憂郁,將雙手交疊在大腿上,失去了平常的燦爛笑臉,換上的是一抹誰也無法看透的憂郁表情。
「妳來了嗎?小堤。」白雪公主沒有回頭,仍低頭看著平靜的湖面,聽見我的腳步聲,她溫柔的聲音傳入耳中,我淡淡的嗯了聲,走到她身旁。她輕輕吐了一口氣,閉上雙眼抬起頭,身高比我高許多的她,一手搭上我的肩,低下頭與我視線平行。
「我是誰呢?妳,很清楚吧?」先是一個疑問句,后面緊接著肯定句,我緊張的嚥下口水,看著她閃爍著哀傷的雙眼,我伸手環住她的細腰,靠在她的肩膀上,一股淡淡的香氣撲鼻而來,我閉上雙眼在她耳邊輕聲開口。
「是妳,依琳。」林依琳鬆開手,淡淡的笑了,深深的嘆了口氣。我看著她的一舉一動,沒有多說什么。眼眶泛淚的她,別過頭流下眼淚,緊緊咬住下唇,她再也難掩悲傷的雙膝著地,當著我的面跪了下來,我慌張的想拉她站起身,卻被她異常大的力氣給阻止。
「爸爸一直都知道啊,他一直都知道姐姐死了啊……」雖然我聽不懂她在說什么,看著她哭的如此傷心欲絕,我的心也跟著抽痛起來,蹲下身來拿出手帕替她擦去眼淚,緊緊勾住我的手,被她突如其來的崩潰嚇到,我故作鎮定的安慰她。
「妳知道為什么我要裝成姐姐嗎?因為爸爸好喜歡姐姐,我都是被冷落在旁的人,媽媽也喜歡姐姐,學校的同學通通都喜歡姐姐,到底還有誰喜歡我?」
「大家都對她好!根本沒有人知道她的真面目啊──」
在她出國回來后會有這么大的轉變,肯定是她的爸爸和她說了實話,一想到依琳可以因此和她爸爸解除心結,我便打從心底的為她感到高興,我蹲在她面前,摸著她的頭試圖讓她冷靜一點,她深深吸一口氣,試著讓自己的情緒穩定下來。
「我這次出國,爸爸和我說了很多,嗯……我想我也該和妳說清楚事情的真相了,從國中開始,我們三個人就有一段切不開的關係,不管是誰,在這爭奪的過程中最無辜的還是妳。」她口中的另外一人正是已經死去的林依晨,我嚥下口水,點點頭示意她繼續說下去。
「我早就知道姐姐有混入黑道,還在里面遇見了一個男生,她完全沒搞清楚對方的底細,一頭熱的栽了下去,我告訴她愛情才不是這么簡單,她就是不聽我的勸告,還在我的晚餐里面加一些奇怪的東西……」依琳看著平靜的湖面,語氣平淡的從國中時期開始說起。
「媽媽喜歡她、爸爸也喜歡她,完全不管姐姐,放縱她、拿一大筆錢給她花,讓她養成嬌生慣養的壞習慣,她常常叫我在家,不讓我出門,只要她一句話,我就可以在家里休息。」聽見這話,我忍不住搖頭加嘆氣,很難想像以前依琳過的是什么生活。
「我討厭姐姐,她很花心,嘴上說著她很喜歡王子,實際上又跟其他人黏在一起。她為了接近王子什么事情都做的出來,包括出賣自己的身體、刬除身邊的絆腳石。」林依琳閉上雙眼輕輕的笑了,像是在嘲笑林依晨,又像是在嘲笑自己。
「她真的有做這種事情嗎……?」我不敢置信的開口詢問,一想到我居然可以逃脫林依晨的魔掌,忍不住打了個冷顫,她身后那硬到不行的后臺,不曉得還會在她的操控下對我做出什么事情,我現在還可以活著,根本就是奇蹟。
「有,說完她強大的后臺了,接下來就是說為什么學校同學會一直欺負妳。當時我已經用眼神告訴妳不要過來了,沒想到妳還是不聽啊,唉!誰也沒有想到妳居然會突然和姐姐要好起來,那些想和姐姐當朋友的人,早就對妳很不爽了。」依琳有些責怪的語氣,讓我不好意思的尷尬笑了兩聲。
「原本就對妳很不爽的后援會,在經過姐姐的加油添醋后,仇恨值飆高,下定決心要開始對妳動手腳。姐姐說了什么呢,她說妳都欺負她,因為她很喜歡妳,才會忍受妳對她的暴力行為,那些精蟲沖腦的愚民們,二話不說舉起火把高喊著起義。」依琳用這種特別的講法,讓整個情境變的更加生動。
「姐姐每次都會編一些奇怪的謊言,去欺騙他們,例如妳用美工刀亂割她頭髮等白癡事情,他們通通都相信她所說的話,以牙還牙,以眼還眼,對他們來說,這就是奪得姐姐芳心的最佳機會,為了討好姐姐,拿起刀子狠狠往妳的心上刺去。」我嘆了口氣,想叫她不要再講下去,那些惡夢每天仍出現在我的夢中,一次又一次的傷害我的心靈。
「再來,之后王子在被羅歐與朱麗安兩人搭訕后,在朱麗安的各種言語催化下,認識了堅強的妳。即使不認識對方,他依然深深被妳的堅強給震撼,常常在羅歐與朱麗安的陪同下偷偷觀察妳與姐姐,漸漸的,姐姐和他斷了交際。」
「重點就是,姐姐發現王子喜歡的人是妳,失去理智的想盡辦法想將妳除掉。妳是我們的妹妹,姐姐覺得妳搶了母愛,又搶了她喜歡的人,既然她得不到母愛,那妳也得不到,她是這么認為的,將偷偷拍攝的性愛影片放上網路,供所有網友下載。」
「姐姐為了和王子再次有交集,與一直很喜歡她的羅歐交往。對她來說啊,羅歐只不過是她的跳板罷了,醉翁之意不在酒。其實我一直都很喜歡有著音樂氣質的羅歐,看到她將我最喜歡的人當成跳板,我無法忍受,最后做出了這種事情……」
「妳應該知道吧?姐姐是為了救王子才死掉的。是我跑去跟那個學長說,姐姐喜歡的人就是他要打的人,他一聽之下當然氣的不得了,我也算準了姐姐一定會去救他的事情,和那名學長說可以帶多一點人。誰知道,那學長居然親手打死了自己最愛的人……」依琳閉上眼,輕輕的嘆了口氣。
「我沒辦法原諒這樣的自己,只好代替姐姐活下去,心中的林依琳已經死了,我混入姐姐原本加入的黑道,成了一只溫馴的小貓。我想妳應該見過那名黑衣女子了,她很喜歡姐姐,從她看我的眼神就可以知道,我將我的名字給她,只不過是想證明自己還活在世界上……」
「我想要做自己……我不想要這樣下去了……」依琳突然伸手抱住我,嘴里不停的喊著姐姐。我難過的伸手回抱,難過的哭了出來,在寒冷的夜晚,依琳在清湖湖畔對我坦承了所有事情,看著她心力交瘁的傷心太平洋_武林俠女被吸內為小說樣子,我再也聽不下去,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寂靜的夜晚,多了兩個人的啜泣聲,許久沒見面姐妹哭著擁抱對方,將一切劃上不完美的句點。清湖的湖畔,今晚不安寧,多了個像人下跪懺悔的女孩,多了個因為知道事實太過激動的女孩,一切是由愛而產生,最后又是因為愛而結束。
我們的終點,到底在哪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71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