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小少爺 跪在腳下_武漢華夏學院副書記聶磊

1-8
雨勢之大,就連聲音都大得令人心顫。
我連傘都不撐,一到醫院馬上沖進去,下一秒就看到社長站在門邊,手插手低頭動也不動,我沖去抓他衣服驚慌問︰「社長,逸光呢?逸光他怎么了?到底出什么事了?」
他緩緩抬眸,眼眶微紅,卻抿唇沒有立刻回應,只是帶我到另一邊的座位區。沒想到其他學長們跟學姐也都在,卻個個面如死灰,看到我全都嚇到,始終倚頭的學姐也抬頭,竟見她淚流滿面。她愣愣看著我再看社長,倏地站起來沙啞喊︰「Summer……你干嘛叫莫子來?你怎么可以這時候叫她來?」
「兔子,妳冷靜點,莫妹本來就該馬上知道……」波波學長拉住她,眼淚卻也掉下。我愣愣看著他們的反應,已經分辨不出現在狀況︰「這……到底怎么回事?逸光他人呢?我要見他!」
社長搖搖頭,低啞道︰「看不見了。」
「什么……?」
「已經沒辦法看了。」他深呼吸,語氣微顫︰「小光的遺體……在我們趕來前,就已經被送走了。」
我瞬間僵在原地,幾乎呆滯的看著他!
他在說什么?什么遺體?
「社長,你不要開這種玩笑!」我抓住他手臂用力搖晃,「逸光他明明……我今天下午才看到他的,他明明還好好的!」
「對,當時他還好好的,我們都有看到。」他握住我的手,接著說︰「但他就是在回來的路上出了車禍,對方酒駕還闖紅燈,直接撞上小光后就逃逸,而且當時附近車子不多,加上大雨視線不佳,根本沒多少人看到。等到找到小光時已經太晚……來不及了。」
我怔怔看他。
「醫院先通知他家人,接著才通知學校,等到我們接獲消息趕來,我們已經見不到他,因為他父親來見他最后一面后……就把他送進太平間,不讓任何人看。」社長語氣一沉︰「小光他……在送來醫院前就已經沒有生命跡象,他傷得太重,警察說他是當場……」
「你騙人!」我大吼。坐在附近的其他人也紛紛朝這里看。
「一定是搞錯了!」近乎瘋狂,我用盡全身力量不斷怒吼︰「不可能是逸光,一定是哪里搞錯了!」
他們全呆站原地沒有說話,我趕緊拉另一邊的阿晉學長,再拉康康學長,「一定是搞錯了對不對?不是逸光對不對?是警察跟醫生搞錯了對不對?」
他們不發一語,依舊只是默默流淚,我再也控制不住,眼淚潰堤放聲嘶吼︰「不可以,不可以是逸光。一個月后他就是卡門的歌手了,他就要站上卡門的舞臺了,他的夢想就要實現了啊!他怎么能在這時候死?絕對不可能是他,我不會相信,我絕對不會相信——」
社長深深吸一口氣,望著一旁眼淚卻跟著掉,接著從口袋拿出一個小透明塑膠袋,里面裝的是一只手錶。
我緩緩接過細看著,鏡面已破裂,時針分針也不再轉動,周圍還沾了不少血跡。
再熟悉不過的,是逸光的手錶。
是逸光……
我雙腿一軟癱坐在地,腦袋已經無法思考,只有眼淚仍不停的落。
「怎么可以……」我渾身顫抖,拼命搖頭,「怎么可能會是逸光……為什么偏偏是他……為什么……」
當學姐蹲下將我緊緊抱住,我仍問︰「為什么是逸光……為什么……學姐,為什么偏偏是逸光?」
「莫子,莫子。」學姐已哭到眼睛紅腫,撫摸我的臉沒有回答,只是不斷叫我的名字。我怔怔看她,還是只能一直問,一直問,「不該是逸光……不該是逸光的,學姐,妳說啊,不會是逸光的,對不對?」
可是學姐仍是一直哭,沒人回答我的問題,沒人回答。
「不是逸光……逸光……」我低喃,沒多久眼前一黑,倒入學姐懷里不醒人事,儘管感覺到他們不停叫喚并拍我的臉,我卻還是睜不開眼,就這樣失去了意識。
<b>「莫莫!」</b>
昏迷前,耳邊似乎聽到他在叫我。
是他在叫我。
<b>「莫莫!」</b>
逸光,你在哪里?
你在哪里?
「嘿,莫莫!」
當我睜開眼,見到他在我眼前時,心跳幾乎停止!
逸光露出他那一貫陽光可愛的笑,看著發愣的我笑意更深了。
我趕緊起身抱住他,像是溺水的小孩看見了浮木。
「欸欸,莫莫,我快喘不過氣了啦!」他邊笑邊掙扎,似乎在求我減輕力道︰「我脖子快斷了。」
我放開他并注視他全身,眼淚立刻撲簌簌的掉,一摸他的臉,很溫暖。
「你沒死對不對?逸光你沒死對不對?」我雙唇顫抖。
「妳在說什么啊?我死了現在還會在妳面前嗎?」他失笑。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不可能是你!不可能是逸光你的!」我欣喜若狂,又叫又跳的再度抱他。
「妳好奇怪喔。」他又笑,摸摸我的頭,「好啦我回來了,妳說有事情要告訴我,是什么?」
「喔,那個,是……」我擦掉眼淚,沉默許久低頭說︰「對不起……我沒辦法跟你一起去卡門了。」
逸光不語,只是看著我。
「我不是故意瞞你這么久,雖然我也很想跟你一起進去,可是我,我……」說著說著我又哽咽,握緊拳頭,「其實我有很多事都沒有告訴你,因為我害怕你會討厭我甚至離開我,所以一直逃避,但我不想再瞞你了,現在我想告訴你,我——」當我鼓起勇氣抬眸,卻見他嘴角一揚,眼神也溫柔。
「妳知道嗎?」他問。
我一愣。
「對我來說,世上最美的聲音,就是莫莫的聲音了。」
我看著他對我露出的笑,想再對他說些話,可是喉嚨卻怎樣都發不出聲音。而他彷彿也明白似的,望著我不再多說一句,可是還是在笑。
我伸手摸著他的臉,他閉上眼睛,握住我的手。
「乖,唱歌,好嗎?」他說。
于是我開始唱,一直唱、一直唱,可是為什么眼淚也跟著一直掉、一直掉?
明明這個人,就在我的身邊啊……
「逸光,你可以原諒我嗎?你不會生我的氣,不會離開我的,對吧?」我沙啞問道。
然而他沒有回答,應該說,他說了什么我卻聽不見,我看見他嘴巴在動,可是沒有聲音。
「逸光?」我再次伸手,碰到的卻是空氣。我傻住,下一秒就發現逸光的身影越來越模糊,就快被黑暗給吞噬。我想去拉他,卻怎樣也摸不著,連聲音都發不出來!
<b>逸光!</b>
身體猛地一顫,我的目光也再次睜開!
我冷汗涔涔,沒多久就看到學長跟學姐的臉,全都心急如焚的盯著我,尤其學姐,眼淚甚至滴到我臉上。
「小莫,妳還好嗎?」阿晉學長問,眼睛布滿血絲。
「莫妹,要不要緊,沒事吧?」康康學長也問。
我愣愣看著他們,隨即問︰「逸光呢?」
「莫子……」學姐摸我的頭,我立刻拉住她的手,急切道︰「學姐,我看到逸光了,我剛剛真的看到他了,他跟我說話,他沒有死,他還對我笑了,我看到他了,他——」
學姐一聽我的話,淚水掉得更兇,再也不可抑止的痛哭出聲。這時社長也到我身邊,俯身將我的頭輕擁至他懷里。
「他是去見妳的。」他低語,卻壓不住濃濃鼻音,「莫妹,他去見妳了……」
我愣愣,學長懷里的溫度讓我發現到,和剛才碰觸逸光的溫度不一樣。
不一樣。
當眼淚再度淌下,我卻已經沒有力氣哭泣。
那只是夢嗎?
逸光真的死了嗎?
他真的永遠離開我了嗎?
為什么?為什么……
我失神倚在學長懷中,只能睜著眼睛沒有焦點的直望前方。
<font face="標楷體">『莫莫!』</font>
當腦中浮現他的笑臉,整個人,整顆心,都在痛。
為什么偏偏是逸光?
到底,為什么……
回到家時,我坐在地上倚著床望著窗外大雨。
凌晨三點了,我很想再次入睡,說不定能再見到逸光一面,可是我卻睡不著,怎樣都睡不著。
沒多久,身后傳來敲門聲,當門一開,琪琪便緩緩走進來。
她一句話都沒說,也沒有悲傷的表情,只是在我身旁坐下,望著大雨一會兒后將我的頭攬到肩上,輕輕拍著,安撫。
琪琪的體溫讓我的眼眶又濕了,也讓我再度回到現實中,無論我怎么請求老天讓時間倒回,回到什么事都還沒發生的時候,可是一清醒發現時間仍是繼續在走,不會為誰停留,也不會為誰倒轉。
我抱住琪琪又哭了出來,她溫柔用雙臂擁住我的崩潰,我的眼淚,靜靜的,任憑我用力哭泣。
沒有逸光的日子,我該怎么辦?
我要怎么笑?怎么快樂?
怎么繼續走下去……

1-9
灰色的天,細雨不時緩緩飄下。
在逸光的告別式這天,所有人的臉上,不是哭紅雙眼,就是瞠著眼呆滯的不發一語,一點真實感都沒有。
這場告別式,在逸光的母親那邊的親戚家舉行,場地大,比較能容納多點人。來參加的人非常多,讓我們看到逸光生前的好人緣。除了親戚外,絕大部分都是逸光從小到大的同學、朋友。在花束的簇擁下,放著逸光抱吉他笑得開心的照片,每個人都是愣愣看著,一時之間都回不到現實里,不敢相信這真的是最后一面,他真的不在這世上了。
學姐從頭到尾都緊握我的手,壓低聲音不斷哭泣,而我始終靜默凝視逸光的笑臉,最后才看到他的父母,他的母親握著一名混血小女孩的手擦著眼淚,而他父親則是低頭,神情沉重,從頭到尾都不發一語。
當社長在臺上開始說起逸光的事,他的為人,他的個性,他的夢想,他的一切一切,如今這都成了追憶。我看見他不時深呼吸吐氣,壓住哽咽,卻壓不住淚水。
逸光的死,最讓大家無法原諒的,是那個害死他的兇手。
車禍后,警察兩天就找到那肇事逃逸的駕駛,是一名中年男子,抓到人時他正在網咖里打游戲,不僅毫無悔意,還不肯來上香,甚至連跟家屬道歉都沒有。據說之前他就有不少酒駕撞到人的前科,打架、吸毒、賭博,也被抓去關好幾次,卻依然故我,警方找上門時,他還囂張的大聲嗆聲,完全不因逸光的死而有半點愧疚跟不安。
這樣的人,就這么輕而易舉毀了逸光的人生,和他的未來。
大家的淚不光是因為悲痛,更是因為不甘心,不甘逸光的寶貴生命就這樣斷送在這種人身上。
所以,更痛。
告別式進行過程中,某個人的出現引起現場不小騷動。
小白學長也來為逸光上香,他一身低調,站在前方靜靜望著逸光的照片。一看到他,吉他社所有人又不禁哭了起來。他是逸光的偶像,也是夢想,因此他來送逸光最后一程的畫面,更是讓大家感到心痛不捨。
要是夢該有多好……如果這只是一場惡夢,該有多好……
告別式告一段落后,我站在一角倚墻發呆,沒多久有人走了過來。
小白學長也靠墻站在我身旁,望著會場人群一會兒,最后沉沉說︰「沒想到,會以這種形式再見到妳。」
我微微一顫,好不容易暫時平復的情緒又再度一亂,濃濃酸楚也再次襲來。
學長的陪伴卻讓我的眼淚不受控制地落下,止不住的啜泣,止不住的痛意,即便拼命深呼吸,卻還是只能哭得上氣不接下氣。「學長……」
「嗯?」
「請你……」我渾身顫抖,連聲音都不停的抖︰「請你讓我……進卡門……」
學長轉頭注視我,我卻仍不斷的哭,不斷的說︰「拜託……學長……讓我進卡門,求求你讓我進卡門……」
面對我的要求他始終沒有回應,只是沉默半晌摸摸我的頭就離開了。我蹲下抱住膝蓋繼續哭泣,即使聲音早已哭到沙啞。
我不知道為什么會突然對學長說這些,也不知道這么做的意義在哪?話就這樣直接從口中溜了出來。我不知道自己怎么了?
除了哭,我不知道現在還能做什么?不知道怎么重新站起來?怎么走下去?
直到現在我還是不明白,為什么……
<font face="標楷體">『不過我很好奇,害別人失去幸福的人,究竟可以幸福到什么時候?』</font>
當腦海突然浮出這句話,我愣住了。
<font face="標楷體">『我相信報應不是不到,而是時候未到。』</font>
我不禁打了個冷顫,下意識的抱緊自己,心跳也越跳越快!一陣無力襲來,我整個人靠在墻邊動彈不得,腦袋也一片空白。
再也無法思考任何事……
「學妹。」琪琪進到我房間時,將一份便當放在桌上。見我又坐在窗邊不動,嘆一口氣后走到我身邊,「妳又不吃飯啊?」
我不語。
「妳這幾天不出門,不去上課,一直關在房間里,這樣好嗎?」她說︰「妳還要這樣到什么時候?妳想讓那些關心妳的人更擔心嗎?」
見我仍沒反應,琪琪有些不高興了,用力拉住我的肩膀將我面向她,卻發現我淚流滿面,不禁一愣。
我抬起失神的眸,靜靜看她的臉,最后道︰「是我害的。」
「什么?」她眉一皺。
「是我害的,逸光是因為我才會死的。」我怔怔,眼淚掉個不停,「因為我之前傷害過別人,害別人失去她的幸福,所以現在換我了,我得到報應了。逸光會死都是我害的……」
「等等,妳在說什么?」她趕緊打斷︰「這兩件事有什么關係?妳為什么要把它混為一談?」
「就是我,就是因為我逸光才會死的,不然為什么偏偏是他呢?」我失控大吼︰「這是給我的懲罰,我的報應,因為我奪走別人的幸福,所以這次換我的幸福被奪走,她們說的沒錯,報應不是不到,只是時候未到。是我的錯,是我的關係,是我——」
還沒說完,琪琪忽然打我一巴掌,那張素麗的臉出現了慍色。
「妳怎么會有這種想法?笨蛋!」她罵道︰「不管妳以前傷害過誰,也不管妳對那個人有多愧疚,但別人說是報應妳就相信了嗎?這樣逸光算什么?憑什么他必須是妳報應下的犧牲品?憑什么他必須因為妳而死?他明明可以有美好的未來,憑什么只因為妳的報應而必須消失?難道妳不會不甘心嗎?」
我愣住。
「妳不會覺得不甘心嗎?」
過了好久,我用力點頭,眼淚跟著掉。「可是我……我不知道該怎么做,我真的不知道該怎么……」
她一嘆,伸手將我抱住,溫柔拍拍我的背說︰「我知道妳很難承受,可是,這已經是事實了,妳不能再把自己關在這里。妳應該要好好想想,自己可以為逸光做什么?有什么是可以為他做的。這些,我想妳應該都明白吧?」
我又愣。
「若妳真的覺得不甘心,那就該好好思考,你們的愿望是什么?你們的目標是什么?他希望妳能做什么?我相信妳心里都有答案,只看妳敢不敢面對,敢不敢去做而已!」
我呆了好久,不時思考她的話。
我們的愿望,我們的目標。
逸光希望我做的……
<font face="標楷體">『乖,唱歌,好嗎?』</font>
那就是他最后的愿望嗎?
當時他出現在夢里,就是為了跟我說這些話嗎?
那真的只是單純的夢?只是太思念他而有的夢嗎?
「如果忘不了過去,那就別忘。讓它成為妳的一部分。」琪琪拭去我的眼淚,輕輕說︰「可是妳要記住,過去,就讓它過去了。就算無法擺脫它,但也不能讓它影響妳的未來,再怎樣艱苦,日子還是要過下去。要是一直往回看,怎么知道未來還有什么在等妳?逸光為了夢想跟未來可以這樣努力不懈,我相信他到死前都不曾為自己感到后悔。那妳呢?妳還是只能站在原地不動嗎?要是那樣那我才真的覺得逸光的死真的太不值!」
我錯愕瞪著她。
「活下去,其實是需要更大的勇氣的。不要再把所有過錯往自己身上攬,這樣并不會讓我想要同情妳。若妳還是想讓自己繼續痛那就隨便妳,我不會再阻止妳,也不會再勸妳。若妳想重新振作,不想再讓逸光失望,其實方法很多,只要妳開口,很多人都愿意幫助妳。」她淡淡一笑,「妳明白嗎?」
琪琪的話讓我再也說不出話,只能無聲哭泣。
而她也靜靜擁著我,最后陪我入睡,我知道這是她最后一次這樣任憑我哭。因為從明天開始,我必須靠自己的力量站起來,就算無法馬上振作,但至少不能再留在原地,甚至回頭看。
就算不是為了自己,也是為了逸光。他還在看著我,還在等著我站起來。
只要今晚,只要現在,讓我最后一次為他放聲大哭。雖然明天過后還是會難過,但也不再是只能哭泣。
閉上眼,就能看見他的笑,彷彿他現在就在眼前,沒有離開。
沒有離開……
隔天,我跟琪琪說想要去打工,問她有沒有什么地方可以推薦的。
面對我的請求,她沒有說什么,只是微笑幫我打了通電話。
她介紹我到捷運站附近的一家蛋糕連鎖店,她之前曾在那打工。當她打過去詢問,正好得知那家店正在徵人,店長也二話不說答應我過去面試,通過的話就可以直接上班了。
現在,我所想到的只有不讓自己閑著,沒有靜下來的時間。接下來該怎么做我還不知道,只能一步步來。無論怎樣都好,只要不再只把自己關在房里哭泣。就算還找不到能讓自己微笑的方法,我也還是要試試看。
因為就如琪琪說的,日子還是得過下去。
早上梳洗完畢后,我揹著包包下樓,打開大門看到阿晉學長在門口時,我一愣。
他轉頭笑吟吟的看著我,「早。」
「阿晉學長,你怎么會在這?」我睜大眼。
「我聽說……妳已經有陣子都沒去學校,也沒去社團,大家都很擔心。」他走近仔細凝視我,溫柔問︰「妳還好吧?」
「嗯,抱歉讓你們擔心了。」不知為何,他的眼神跟語氣使我下意識的移開視線,「我今天會去上課。」
「那就好了。」他鬆口氣的笑笑,接著拿起一袋東西,「妳早餐應該還沒吃吧?給妳!」
我看著里頭的奶茶跟三明治,又是一怔,「難道學長你是……特地買來給我的嗎?」
「嗯,因為不曉得妳這陣子有沒有好好吃飯,想到最后就乾脆跑去買了。」他摸摸頭,「反正我下午才有課,上午可以在社團消磨時間,OK的!」
「謝謝你,學長。」我抿抿唇,「以后我會好好照顧自己的,不用再這樣麻煩你特地買早餐給我。」
「好,我知道了,不過老實說,我并不會覺得麻煩啊。」他又笑,接著說︰「看到妳沒事我就放心了,先去上課吧。下課有空的話就來社團一趟吧,兔子很想妳呢!」
我不語,只是點頭。學長離開后我看著手上的早餐,不知為何竟覺得有些沉重。
搖搖頭,我快步往學校方向跑去,不愿再去多想……
結果下課后,我沒去社團,直接跑去打工。
我不敢告訴學長跟學姐,直到現在我仍害怕踏進社團里,有太多回憶在里面,我怕要是看到他們的臉又會控制不住情緒,好不容易想要堅強起來的心情又再次瓦解,然后變回那個只會哭泣想撒嬌的自己。
雖然對不起他們,但我只能讓自己消失在那個充滿吉他聲的世界一陣子。現在的我,仍是脆弱,連一點點快樂的回憶都無法承載。
但是每晚,我都會想起那個夢,逸光來找我的那個夢。
好幾個日子里,我把自己弄得忙碌,忙到什么都沒時間想,甚至累到不醒人事,卻還是會在睡前想起逸光的話,不曾間斷。
這一晚,我又想起了他。
儘管我還是害怕想起其它事,包括唱歌。
<font face="標楷體">『對我來說,世上最美的聲音,就是莫莫的聲音了。』
『唱歌,好嗎?』
『憑什么他必須是妳報應下的犧牲品?憑什么他必須因為妳而死?他明明可以有美好的未來,憑什么只因為妳伺候小少爺 跪在腳下_武漢華夏學院副書記聶磊的報應而必須消失?難道妳不會不甘心嗎?』
『妳不會覺得不甘心嗎?』</font>
我深吸吸,最后下床打開筆電,然后進入卡門的網址,再按到歌手介紹的那一頁。
明明,逸光的名字已經在上面了。
明明,他已經是卡門的一份子了。
明明,他已是那里的明日之星了。
明明……
我擦掉眼淚,回到卡門首頁,看著那美麗的紅色招牌及再熟悉不過的建筑,我的視線便沒再移動,就這么靜靜注視著。
不知過了多久,我伸出有些顫抖的手拿起手機。像是有股力量驅使我這么做,根本還來不及思考要做什么,身體就不由自主動起來。
當我撥了號碼,將手機移至耳邊,我清楚聽見自己的心跳聲。對方接起那一刻,我仍盯著螢幕上的卡門,最后屏息閉眼說︰「社長……我是莫妹,好久不見,很抱歉這么晚打給你,有一件事,我想要請你幫忙……」
停頓片刻,我握緊手機,然后慢慢睜開眼。
「可以告訴我……小白學長的手機號碼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73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