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受bl純肉 軍人_武警秦勇被強制榨精

CH1-6 再遇見 之后,蕙央又問了很老套的問題。
「妳是真的放下了,還是佯裝灑脫,其實……」
我很乾脆的打斷她的話,「就算現在看到他和別的女人親暱的走在街上有說有笑,我也……」
我也……
我也……
盯著落地窗外,葉子透著陽光翻轉落下,殘留在他們唇邊的笑容像是鍍上一層金粉,渲染了整條大街。
我也……
腦海像是跳針一般,不斷重複這句話,卻遲遲說不出──不在意。
蕙央順著我的視線,霍地睜大眼,大喊:「不、不會吧!那不是薛赫和梓瑩……唔唔!……小晴妳干麻呀?」
蕙央拍掉我的手,我對她比出噓的手勢,讓她別往外看。
現在見面的話很尷尬啊。
我們兩彎著腰趴在桌底說話,皆是氣音。
「他們不會真的在一起了吧?」蕙央一臉打擊,身為前女友的我都不知道該做些什么反應。
「這種問題不該問我啊。」我才剛回臺,什么都不知道。
「小晴妳不覺得生氣嗎?」她氣憤地說:「他們怎么可以趁妳不在就這樣搞在一起!」
這位大姐,我和薛赫已經沒有任何關係,勉強只能算是朋友……吧。
僅此而已。
「他們怎么樣老實說我們也管不著啊。」不知道蕙央在激動什么。
「沒關係!現在一切都不確定,我們還有機會的!嗯!」蕙央不知打哪來的自信,向我打氣道。
就在我欲想打斷蕙央的自我想像時,服務生的聲音在我耳邊響起。
「兩位小姐是在找什么東西嗎?」
慌亂下,我頭一抬,膝蓋同時用力撞上桌底,桌面發出巨大的陶瓷碰撞聲。「啊嘶──沒、事。」
服務生見我略為猙獰的微笑,嚇得愣了下。
這些都不要緊,讓我崩潰的事,服務生身后的兩個人也看見了。
一個滿臉錯愕,一個面無表情。
「那就好。」服務生很快地揚起職業微笑,「兩位這邊請。」他抬手,領著薛赫和梓瑩坐往我身后的座位。
我當然想過我們再次遇見會是什么狀況,而我又該怎么面對早已不是男朋友的他?
想了很多狀況劇卻忽略那些都只是假設性。
「好久不見,你好嗎?」
這種矯情做作的話,我才說不出口。
「妤晴!妳什么時候回來的?」梓瑩沒有移動腳步,反而停下來和我們打招呼。「真的好久不見。」
「……前幾個禮拜,學姊好嗎?」沒想到她會和我們打招呼,一時反應不過來。
學姊笑著點頭,美眸環繞了下我們身旁的座位。「可以一起坐嗎?」梓瑩漾著笑,使我無從拒絕。
點了點頭,瞥見蕙央夸張且驚愕的表情,我笑了下,示意她安分點。
「請問兩位需要什么?」
「一杯玫瑰水果冰茶。」
「生理痛別喝冰的。」彎唇,薛赫輕聲制止,帶點寵溺,他抬起黑眸看向服務生。「改成黑糖姜汁奶茶。」
梓瑩不滿地噘嘴,但還是順了薛赫的意思。
「那你也別喝咖啡了,對身體不好。」她柔聲道,手指輕點下巴。「薰衣草奶茶好了。」
相處模式就像老夫老妻似得。
我輕笑,怎么有點酸吶。
五個月,不長,但一個人的喜好不難了解。
我啜了口杯中的奶茶,平時喝貫黑咖啡的人,突然改喝甜膩的飲料,薛赫那么挑嘴,一定會拒絕。
「好,那就這樣。」
咳──
將Menu遞給服務生的同時我被嗆到了。
他……答應了?
「沒事吧?」他挑眉,語氣顯得生疏平淡。
「嗯。」我扶著胸口,拿起紙巾擦了下嘴巴。
眼前的薛赫是被髒東西附身,還是一年不見真的變了很多?
隨后,我將視線移往她身旁笑得甜美可人,溫順的在他耳旁低語。
我想只要對象是學姊,薛赫的一切標準都可以打折扣。
從他們坐下來開始,店里的議論聲沒有少過,不外乎是好登對,俊男美女,模特兒情侶諸如此類的讚美。
而我和蕙央理所當然被視為點綴這畫面的小草小花,對面光環太強烈,我們自動被省略。
我不太care,倒是蕙央很不滿。
從以前開始她就很不喜歡梓瑩學姊,唯獨這點和安恬兒達成共識了。
與她們兩個相反,我很喜歡學姊不拘小節,從不丈著自己的美貌壓人,反倒是個有實力卻低調謙虛的好女孩。
瞧她小臉氣鼓鼓的,礙于薛赫這個光是坐著不動,就會給人一種無形壓力的人坐在正對面,她也不敢隨便發作。
人啊,還是站在適合的位置才是善待自己。
這個道理,是在我離開薛赫后才徹底領悟。
他們在一起,從來就不需要原因。
──是最合適的位置啊。

CH1-7 再遇見 服務生很快的送上餐點。
「能考上英國研究所,妤晴真的很厲害呢,留學完看起來也不一樣了。」梓瑩歪頭打量了我,豪不吝嗇的大大讚美。
「能被那么正的美女律師稱讚,死而無憾了。」捧臉,我裝作害羞道。
同時,我聽見某人哼笑一聲。
Whatever,總之我忽視他定了。
薛赫不說話,蕙央無話可說,自個兒滑手機,整桌就只剩我和梓瑩的聲音來往。
「小晴好勇敢,無論做什么都那么樂觀開朗。」我說得很認真,梓瑩則是笑到眼淚都流出來了。
唉,這些糗事我想學姊大概一輩子都不可能體會。
「有勇無謀。」男人似笑非笑的喝了口熱飲,一副這句話不是出自他嘴的無恥模樣。
「別這樣。」梓瑩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薛赫,語氣卻沒有責備之意。
反倒是情侶間的情趣,肢體互動,眉來眼去。
抽了抽嘴角,這男人不會是一見面就想找我吵架吧?
嗯,應該只是嘴癢。
思索幾秒,決定繼續忽視他。「學姊最近過得怎么樣?」
「還是跟以前一樣,普普通通,事務所一堆案件要處理,每天都要加班。」
「累了就休息吧。」
學姊睨了一眼說這充滿關心話的男人,沒好氣說道:「我休息,你養我啊?」
「妳不介意的話。」男人揚唇淡笑,窗外點點陽光落在他的睫毛、眉毛上,彷彿披上一層金色薄紗。
──閃耀的動人,耀眼的令人睜不開眼。
周遭的女性,不約而同發出陣陣讚嘆聲,其中幾個還被對面吃醋的男朋友扳過頭警告。
我沒說話,靜靜的看著他們。
兩個人大概想保持戀情低調,所以只字不提,既然他們不說,我也無法祝福。
可別認為我是個小心眼的女人,既然分手了,當然希望另一方也過得幸福。
雖然薛赫個性霸道高傲又有點討人厭(怎么都是缺點),但畢竟都是過去式了。
「離婚的事還好吧?學姊。」直到剛才都沈默不語的蕙央,一開口就炸的全場的人一片靜默。
我在心里倒抽一口氣,雙手拉了拉她的衣角,不是讓妳安分點別亂說話嗎!
空氣頓時凝滯,梓瑩愣了愣,神情倏地僵硬,連笑容也定格許久。
「學姊?」蕙央追問。
「嗯,哦,離婚了,謝謝蕙央關心。」梓瑩輕輕一笑斂下眼,啜了口飲料。
「這樣啊,聽說是學姊的老公在外面有女人……」
碰!
一聲巨響,打斷了蕙央的話和所有人的思緒。
「抱歉。」薛赫噙起一貫優雅的笑容。「手滑了。」
「小心點,都灑出來了。」一旁見狀的梓瑩,趕忙拿起紙巾細心的替薛赫擦拭。
我看了眼他握住杯子的手,再用力點或許杯子會碎也不一定。
──任誰都知道,他是故意而且不太高興。
能讓一個擅長將情緒隱藏的天衣無縫的男人,輕易動怒,變得不理智,全世界只有她──邱梓瑩。
雖然是很早就知道的事實,但就像你重看一遍電影,依然會覺得壞人沒良心,好人死了會心痛一樣。
說貼切點,我大概就是那種感覺。
皺了皺眉,我用眼神示意蕙央別再說了,我也不喜歡這樣的逼問。
直到服務生上前,才稍稍化解了凝重的氣氛。
「楊小姐這是妳的蛋糕。」
「我沒有點這個。」
「是剛才坐在那的一位外國人指名要給妳的。」
外國人?誰啊?「嗯好,謝謝妳。」
服務生又遞上一張黃色便利貼。「還有,這是他留給妳的紙條。」
待服務生走后,蕙央的大眼瞬間亮了起來:「這是這家店最有名的千層水果體育受bl純肉 軍人_武警秦勇被強制榨精塔。」蕙央曖昧的 推了推我,「對方知道妳喜歡吃甜食,但又不要太甜,水果塔正好符合。」
我看了眼紙條,蕙央也湊過來看:「是誰啊?一定是認識的吧,連妳的嗜好都一清二楚,怎么都寫英文……唔哦!女朋友!」
她指著紙條上唯一的中文大叫,「我看到了,他寫女朋友三個字!」
蕙央像是發現新大陸般,對我挑了挑眉。「不錯呦!楊妤晴,真給我釣了外國帥哥回來啊妳。」
聽聞,梓瑩眨了眨欣喜的美眸,跟著蕙央那瘋女人一起起鬨。「難道妤晴在英國交了男朋友?」
「沒有啦。」我淡淡澄清道。
但她們似乎都不相信,至于某個男人自始至終都沒有參與話題的打算,靜靜冷然的喝著奶茶。
修長白皙的手指在桌面有一下沒一下的敲著,神情淡漠的望著遠方,讓人猜不透也摸不透。
即便兩人曾那么靠近過,我……還是不了解他。
無所謂──都結束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766.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