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教練是我的狗奴_武警肌肉男的大褲襠小說

CH1-8 再遇見 「那我先走了。」拿起一旁的手提包,我起身。
「趕著會情郎啊。」蕙央真煩。
拐了她一下,我也懶的浪費時間辯駁。「水果塔留給妳,或是拿回工作室給恬兒。」
「我才不要給那只鵝吃咧,浪費!」
「順便告訴陶淵我下午不回辦公室了。」
蕙央迫不及待吃了口水果塔,嘴邊還沾著奶油,朝我豎起大拇指。「遵命,慢走。」
「學姊,還有……薛赫,我先走了,掰掰!」
薛赫晃著杯里剩下不多的奶茶,漫不經心的點頭,連給我個眼神也懶,冷漠到極點──
我記得今天應該沒惹到他,反而還我的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計較呢!
古怪的家伙!
「路上小心,改天再聊。」學姊似乎察覺氣氛不對,立馬起身溫暖的牽起我的手。
「我會好好幫妳想理由搪塞陶淵,絕不會說──妳去約會!」蕙央喊著。
遠遠的,我倫起拳作勢要揍她,最后笑著推開店門,心想他應該還沒走遠吧。
紙條沒有屬名。
但能把女朋友和女生朋友的中文嚴重混為一談的,只有他了。
步出店外沒幾步,口袋的手機震了下。
點開通訊軟體,一個高大男孩頂著一頭蓬鬆柔軟的金髮,圍著圍裙,手里拿著鍋鏟,背對著朝鏡頭比了個YA的手勢。
那是他在英國為我做得第一頓早餐。
那時候我還對他開玩笑說,要是以后他不當教授,改開餐廳應該也挺賺的。
「親愛的,笑什么這么開心?周圍的男士們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妳呢。」
調侃我的功力,也是一流的。
「剛剛有個帥哥搭訕我,心花怒放啊。」
「妳這么有人氣,叫我這個在幾英哩外的男朋友怎么放心?」
他貼給我一張斜靠墻壁默默流淚的卡通圖案給我。
我對著螢幕失笑出聲。
我們的對話總是這么沒界線,卻永遠兜在好朋友的圈內。
──不前不退,剛剛好。
我喜歡這樣。
「到現在還搞不清楚男女朋友和普通朋友的中文,虧我們還一起生活了一年,有損我這個臺灣女、生朋友的顏面。」
抬眼,映入眼簾的是一頭金燦燦的暖黃色捲髮,在陽光下閃閃發亮。
墨鏡遮住了他一雙湛藍色的雙眼,男人慵懶的倚著一臺銀白色敞篷車,光是站著不動,依然隱藏不住他出眾的氣質。
短短幾分鐘他身旁就圍繞了許多想搭話的女性,我站在不遠處看著這久違的一幕。
他站直了身軀,微微一笑,從流利的英文轉換成帶點英國腔的中文。「不好意思,我女朋友來了。」
聞言,我吐了一口氣,果不其然所有女生都朝著他走來的方向──瞪過來。
男人站立在距離我五步的距離,露出有點孩子氣的笑容。
「女朋友。」他說,敞開雙臂。
「女生朋友。」我糾正道,但還是筆直朝他走去,笑著抱住他。
「I miss you so much.」
我笑著應聲。
「等等,Chris你先……先放開我……」
「Why?」他不解。
不是我不懂得看氣氛,而是我感覺到我的胸腔快沒氧氣了。
「我……我快不能呼吸了啦!」他抱得太緊,幾乎要將我埋進他的胸膛里。
「Oh,Sorry!」他立即鬆開手,裂嘴一笑。
吸了一大口氣,我順了順氣,重振一下我的氣場。
雙手插腰,我抬高小臉,拉出大大的笑容。「歡迎來到我的家鄉。」加深臉上的笑意,「這次換我帶你參觀我的地盤。」
Chris見狀,爽朗的大笑幾聲,揉了揉我的頭髮。
我們在馬路邊聊了起來,其實也不是不想找地方坐下,只是兩人一開口就停不下來。
Chris告訴我他決定來臺研習十個月,順便確認一些事,至于是什么事他堅持不說,只丟了一句:「總有一天,妳會知道的。」
搞什么嘛,神秘兮兮──
「你來這的事,伯父伯母怎么說?」
「高興都來不及了,叫我帶好多英國的東西給妳,行李還差點超重。」
他調皮的捏了我的臉頰一把,「我爸媽偏心,比較愛妳。」
哀哀叫之余,我順便讓他替我謝謝他們。自我去英國開始,他們家真的照顧我很多。
「害我都不好意思了,都沒為你們一家做什么。」一昧的接受好意。
體育教練是我的狗奴_武警肌肉男的大褲襠小說 「那就早點愛上我,成為我們家的媳婦,就是送他們最好的禮物了。」Chris笑嘻嘻一說,無法分辨這話的認真程度。
我愣了下,對上他明亮透凈的藍眼,眸子清楚倒影著我的臉孔,讓我一瞬間接不上話。
他的眼神盈滿了笑意,一陣狂風打亂了我們的頭髮,他順勢撥開了遮擋我視線的髮絲。
他彎腰俯下身,在我耳邊微微啟唇道:
「Just kidding.」

CH1-9 再遇見 「我走了,掰掰。」
「下班我會來接妳。」
點了點頭,我朝他揮手,目送Chris的車駛離我的視線。
前腳才剛踏進工作室。
四面八方同時傳來犀利的目光,使得我頓了一下,打算轉身就跑!
「站住!」三人異口同聲,平常有這種合作精神就好了。
蕙央和安恬兒分別從兩旁勾住我的手,陶淵則雙手揹在后,在我眼前來來回回。
「自首無罪。」
「承認加倍。」我默默加了一句。
「沒錯!……欸!不是啦!」蕙央將我按進座椅,「剛剛送妳來的就是上次送妳水果塔的那個人對不對?」
我點了點頭,按下電腦開機鍵。
一點也不意外全工作室的人都知道Chris的事,蕙央那個大嘴巴。
「哇靠!看起來就是多金帥哥!」
「別攔我!我也要出國留學!」
「這是準新娘該說的話嗎?……喂喂!陶淵我從今天開始要請長假……」
受不了她們。
待他們的自我想像結束后,我一字一句清楚說道:「我們只是朋友。」
別再有什么奇怪的遐想了!
「天啊天啊!這不叫暴殄天物叫什么?」蕙央抱頭大喊,「楊妤晴難不成妳要等到變成老處女才要找男人嗎?」
安恬兒環胸,一臉審視道:「從以前我就很吶悶怎么什么好事都往妳那去,先不說洋人帥哥,當初商學院的風云人物薛赫也是給妳拿下……」
安恬兒話還沒說完,一旁的陶淵摺扇一甩,直接遮住她喋喋不休的嘴。「別再在下面前提那不良奸商。」
第一次覺得陶淵的存在是有用的。
安恬兒用力推開他,抹了抹嘴,說著髒死了,隨后趾氣高昂地大聲嚷嚷:「把不到邱梓瑩是你長相實力都有問題!誰會想跟原始人在一起啊?」
「安妹妳……!」
「我,我怎樣?想當初你就只是薛赫底下掛名的副會長,成天被人使喚來使喚去!」
安恬兒哼了一聲。
誰都可以槓上,但千萬別不識相去招惹母老虎。瞧她罵人的功力,依然一秒就把人逼上絕境,默默哀弔陶淵五秒鐘。
礙于這是事實,陶淵無法反駁,最后竟將苗頭指向我。
「追根究底還不是晴妹的錯!怎么可以跟薛赫說分手就分手?」陶淵憤憤地用著摺扇指著我的鼻子。
「這怎么能怪我!」
「分手一事是不是妳提的?」
「是啊。」
「為了什么?」
我被三柱抱胸的電線桿齊齊圍住,每個人都一臉「妳說說看,妳說說看呀!」
沒有遲疑太久。
「他從沒愛過我啊。」面向電腦,點開資料夾,我說得極輕、極淡,彷彿是隔壁老王出軌的八卦。
答得簡單明了,撇得一乾二凈。
現場一片寂靜異常,在我的預料之中。
在工作室,總覺得我楊妤晴很沒個人隱私,都怪那三個八卦大叔大嬸,總愛搬出我的戀愛史。
拚命挖呀挖,而我毫不遮掩給了他們東西,倒是每個都給我像是觀賞外星人來地球一樣。

驚奇萬分。
陶淵先是回過神,隨即像被針扎到的毛小孩,跳腳道:「不管怎么說,妳就是那個罪魁禍首!」
我翻了個白眼,這話題還沒結束嗎!
上下打量他一翻。「老話一句,實力長相都有問題。」
我和安恬兒爽快擊掌,雙方一臉「我懂妳」的欠揍表情。
陶淵氣結。
「妳這不正好給了那混球接近梓瑩小姐的機會,要是薛赫禽獸大發對梓瑩小姐做出什么卑賤下流的事,晴妹妳負得起責任嗎?」
現在是怎樣?所以我之前被薛赫怎么樣都沒關係嗎!
「難怪你追不到學姊。」拍了拍他的肩,我感嘆。
人家他們突破萬難終于在一起,現正墜入愛河中,巴不得把對方揉進自己身體里的那種。
早晨起床一睜眼就是愛人可愛的臉龐,接著再來個熱吻,多羅曼蒂克、多幸福美滿──
「你沒事攪什么局啊!」
陶淵被我罵得莫名其妙。
「是我的錯覺嗎?」直到剛才都沉默的蕙央,忽然默默飄出一句。「小晴妳好像愈講愈生氣欸。」
算了,蕙央妳還是保持安靜比較惹人愛。
「總之,陶淵你想多了,還有!別再我面前提到他了。」很煩。
陶淵很幼稚的指著安恬兒,小聲地說是她先開始的。
「OK,工作!工作!」
我吆喝所有人趕快回到工作崗位。
待所有人都全神貫注進入工作狀態時,我卻神游了。
似乎每個人都認為這是我的錯,讓兩個人從此斷絕關係是我的決定。
多少人認為我殘忍?
在外人看來我是多么傲慢故作姿態的女人,不置可否,我甩了如此優秀魅力超群的男人,外面有多少女人排隊等著候補。
曾經,我站在最優越的位置──他的身側。
如今,我卻選擇拱手讓人。
明明知道他心里住著另一個人。
明明知道有些人不管你多努力,他依然不會是你的。
──將不相愛的人捆在身邊,只是讓寂寞,加倍寂寞。
薛赫或許可以,但我不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76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