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育校草被男同雙龍小說_武警被強制榨精下部

CH1-10 再遇見 陶淵直定定地瞅了我一眼,忽然一臉痛苦的捂著胸口。「啊啊……在下的心臟被這么一說,承受……不了,呃!打擊……」
「老闆!老闆!」一群無知的小工讀生涌上前,扶住陶淵逐漸軟下的身軀。
半睜著眼,他微微起身。「叫……Boss!呃啊!」又躺回去。
「Boss!Boss!」
臨死之前,倒還秉持著自己的原則嘛。
我冷眼看著眼前宛如白雪公主死去,七個小矮人圍在一旁落淚的悲情場景。
是有沒有這么夸張啦?遇到不想回答的問題就裝死,有你這種不負責任的老闆嗎?
「喂!」我踢了踢躺在地板上的陶淵。
他雙手環胸,閉眼,什么公主,在我看來就是具木乃伊……
「我問你,最近客戶量是不是大幅降低了?」至少耳朵沒聾吧。
「……」還是不答。
倒是身旁的小矮人們紛紛抬起疑惑的眼神看向我。
「為什么?」最近能接的case實在太少了。「你是不是又跟那些老闆說些不該說的話!」
皺眉,我幾乎不用想就知道答案了。
據這位躺在地板的先生表示:自己是個高風亮節,出淤泥而不染的正直人士,官商勾結或是收人賄賂,這種低等污穢的事。
他不做,也不屑做!
Ok,我欣賞。現今社會這種為人君子的人的確不多了,值得讚賞。
可是!
重點來了。
他維持他剛正不阿的處事態度就好了,偏偏那張嘴就是克制不住的不斷勸人向善,雞婆要人別為了小錢而賠了信用。
忠言一向逆耳,想而知,之后那些公司當然是斷絕往來,我們徹底被列為拒絕往來戶。
「哎呀!小晴妳別理他,妳不在的期間不知道叫他閉嘴幾百次了。」
「原始人聽得懂中文就不是原始人啦。」安恬兒一派輕鬆,說話直白但……中肯。
「這樣下去下個月的薪水發不出來怎么辦?」
提到錢就傷感情。
下一秒,我看到所有工讀生集體棄「尸體」而去。
「真是……」我上前想補他一腳。
「老、Boss!有個自稱是《天海》集團的總監秘書,說想見你一面。」
陶淵還是躺在那。
「……是位年輕的美麗女子。」
語落,奇蹟出現了。陶淵做出宛如武俠片的功夫,一躍而起,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咳了幾聲。
「泡杯上好的茶,讓她在會客室稍待,在下立馬去見她!」
唉──這種人怎么偏偏是我頂頭上司。
約莫一小時后。
我看著一身中山裝,背后不知藏著什么,一臉春風得意,大搖大擺的走至工作室中央。
翻了翻白眼,真不知道他又想搞什么花樣了。
見我們一致忽略他,陶淵不氣餒的晃到我們三人之間。
耐性最差的安恬兒最先嘖他一聲:「干麻啊?笑得那么噁心。」
「把到正妹秘書了?」蕙央隨口一說。
「還是我們梓瑩小姐漂亮多了。」
瞧!那副無恥模樣……
「晴妹。」
我仰頭望天,「Gosh!怎么又是我……」倒楣。
蕙央和安恬兒在旁慶幸不是自己后,擊掌無聲慶祝,大學時明明三天小吵,五天大吵。
「謝謝妳拯救這個月大家的月銀,晴妹妳幫了好大一個忙。」陶淵忽然一把鼻涕、一把眼淚,半跪在我椅子旁。
搞什么啊!
我嚇得站了起來,熟料,他抓住我的手臂。
「陶淵你終于瘋了嗎?」我驚叫。
「他沒正常過好嗎。」她們兩個還在那說風涼話,趕快把他拉走啊!
終于把哭哭啼啼的陶淵架離我十公尺遠后,我才得以喘口氣。
「嗚嗚晴妹……」
「好好!我聽到了,你坐在那講就好了。」別撲過來什么都好說。
「晴妹妳得先跟在下保證,待會聽了不會生氣。」
「嗯,不生氣。」
「當真?」
「對啦對啦,你說吧。」我甩甩手,示意他快說。
「下週開始妳要去《天海》集團……」陶淵吞了吞口水。「當暫時的翻譯員。」
What?
「你再說一次?」
「工作地點不限定要在《天海》辦公室完成,妳回來工作室也是被允許,十分彈性。」
陶淵只顧唸完想說的話,最后露出招牌討好的笑容。
我現在到底該從哪件事切入……
是該欣慰陶淵終于承認這是一間破爛工作室,不是正統公司,還是……他在幾分鐘前把我賣給別家公司這件事?
「不要攔我!我、要、辭、職!」
「小晴冷靜點啊!」
「《天海》給的價格很優渥,甚至可以說是高價,換個地方也沒什么大不了啊!」
「就是說啊小晴,對方不是也說了工作地點沒有硬性規定。」
「晴姊……」
「晴姊姊妳不要走啊,妳一走這間公、工作室真的會倒呀!」
逐漸慢下腳步,我冷靜了下,環視將近十雙大眼對我施放可憐兮兮的電波。
──果然有什么老闆就教出什么下屬。
「Wow,原來晴在臺灣這么受歡迎啊。」一道帶著笑,夾雜濃濃英國腔的中文。
尋著聲音,我看見一抹修長的身影,一手抵著頭,坐在車內,笑得明媚燦爛。
直到剛才都還纏著我不放,無論是抱腳抱手抱腰,現在全一溜煙貼在玻璃門上,目不轉睛的盯著外頭的金髮男人。
把我一個人晾在原地。
剛才的「沒有妳我們不行」呢?
剛才的「留下來或我們跟妳走」呢?
他們果然都是陶淵底下的員工,無誤。
見色眼開。

番外篇【 Valentine's Day 】 ──某大學,會長室。
屋內氣氛相當沉悶,所有人無不繃緊神經,手臂貼臀,靜待坐位上正揉著眉心的男人開口。
「楊妤晴又遲到?」黑眸微瞇,修長的手指有一下沒一下點著木質桌子,干部們屏氣凝神,大氣都不敢喘。
同時間,某位悲情少女腳踩帆布鞋噠噠的狂奔在大馬路,氣喘呼呼地對天大喊:「死了……死了……薛赫一定會把我埋了!」
時間回朔到十分鐘前。
楊妤晴正悠哉的趴在地毯上,抓了一把洋芋片放進嘴里卡滋卡滋的嚼著,看著五歲就是把妹高手的野原新之助。
依舊無恥沒極限的搭訕年輕大姊姊,永遠問著納豆加不加蔥花。
到現在她還是不懂納豆蔥花跟兩個人能不能認識,到底有什么關係?
不過,她依舊笑得很夸張就是了。
太入迷了,以至于沒發現身旁的手機瘋狂震了又停,停了又震,直到未接顯示七通。
她驚愕的拿起手機,洋芋片還差點散了一身。
「喂?」
「楊妤晴妳人在哪?」電話那頭的蕙央似乎很緊張。
咬著洋芋片,她懶洋洋地說:「在家呀,怎么了?」
「我就知道──!啊!真的要瘋了、要瘋了……今天要開會妳忘了嗎?」
「沒忘呀,我還記在行事曆上。」她藉機宣揚一下好習慣。「二月十五號,早上八點,今天十四號……哪可能是今天啦,妳又想騙我!」
她笑了笑。
雖然薛赫魔王平時傲慢自大,你說一句,回你十句是正常的,而清掃會長室一個禮拜是附贈的。
沒有后續當然是因為──再也不敢了!
不過現在是放寒假,今天還是情人節耶,大家神經是否太緊繃了點。
楊夫婦都不惜出門閃瞎別人了,剛才瀏覽社群網站,墨鏡也不知道碎了幾副。
「薛赫那家伙再怎么沒良心,情人節還是會放大家一馬。」
他又不是去死去死團團長,賭他也沒興趣。
語落。手機的另一頭安靜的詭異。
她天真的以為蕙央經她很有條理的說明后,發現自己大驚小怪,所以不好意思說話,正想說沒 關係,大家都是好室友、好朋友幾年了……
「白癡!真不知道妳二十年是怎么活過來的!」蕙央一陣鬼叫,「整個會長室就剩妳一個人還沒到!」
「……」
「二月十四號,早上八點。」蕙央重述,「上次會長不是說更改日期,還特別點名妳,問妳記了沒。」
記憶如同黃河般洶涌,滾滾流進她的小腦袋瓜。
「楊妤晴妳記了沒?」
「記了記了。」她隨意敷衍的態度,讓薛赫臉一黑,但礙于還有十余個干部在現場,姑且放了她。
果不其然,楊妤晴嘴上說記了,卻是記在十五號,腦袋里想的事──今天水果塔買一送一,下午六點開始。
當時的她還瞪了一眼臺上的薛赫。
吼──明明是個男的,怎么會跟個女人一樣多話啦!水果塔賣完的話,他賠得起嗎!
回憶結束。
結論就是她把薛赫想得太有人性了。
「媽呀!」
她猛然跳起,懷中的洋芋片全灑了出來,于是蕙央那頭聽到得都是一連串的髒話和哀叫聲。
「會長現在的爆發指數高達百分之九十九點九。」蕙央淡淡提醒道。
「剩下的零點零一呢?」
「楊妤晴!」
從小爸媽就說做人要追根究底,雖然現在真的不適合探討。
大門一敞,會長身邊的「四大彩子」一如往常的向兩旁退開,她以一種不符合文藝少女的華麗姿勢……滾了進去。
四大彩子中脾氣最暴躁的紅,忍不住哈哈大笑,「楊妤晴果然是學生會的吉祥物。」
聞言,其余的學生會干部嗤嗤地笑了出來。
是啊,吉祥物還要開會呢──有沒有天理!(居然自己承認)
某人不悅地咳一聲,眾人噤聲。
拍了拍身上的灰塵,她怯怯地抬眼看向學生會的老大,雙肘撐桌,一臉風雨欲來的表情。
……說她剛扶一位老奶奶過馬路,不知道他信不信?
「呃、親愛的會長早安,今天天氣真好,溫度濕度風向都很適合出門約會。」
「過年要到了,也很適合大掃除。」
「……」
上天一定是知道她小時候常在螞蟻窩里灌水,毫無人性的殺死數百條生命,所以派來惡魔專門處置她。
────
晚上六點。
楊妤晴拖著沈重的步伐,走出會長室,關門,鎖上。
「居然毫不手軟……」她前后彎了彎腰,舒展筋骨。
會長室的髒亂程度跟一百年的老房子有得比,鋪天蓋地的灰塵,還有蠢蠢欲動的小蟲子,光想到就覺得……頭皮發麻。
天色很晚了,還是趕快回家吧。
她轉過身,沒注意到一道修長的人影早已佇立在她身后。
「哇啊──」她縮著身體,微睜一只眼,「你你你你……是人嗎?」
「放心!鬼也怕倒楣,不會找上妳。」
這么毒、這么狠、這么沒良心的話也只有那個人說得出來了。
「你怎么還在這?」
「忘了東西。」
同時,薛赫朝她伸出手。
她下意識摸了摸口袋,眼看薛赫的耐性已消磨殆盡(他根本沒有耐性),楊妤晴天真的眨著眼:「我沒帶錢欸。」
薛赫徹底被打敗。「鑰匙。」他咬牙。
「哦,對,在我這。」她笑嘻嘻的拿出手提包里的鑰匙,薛赫則瞪她一眼。
遞給他鑰匙后,楊妤晴心想沒她的事了。
肚子好餓,啊!可是楊夫婦今晚說不回來吃飯,也就是她得吃外食……嗚嗚。
突地,領口被人提起。「去哪?」
「回家啊。」
「我沒說妳可以走。」
她咦了好大一聲,轉了一圈,掙脫他的手。「我都打掃完了!你還不饒過我啊?」
薛赫好笑的看著她頂著一頭亂糟糟的頭髮,一縷髮絲甚至黏在她的右頰。
可見她打掃得很認真,沒有偷懶。
他的命令的確除了遵守,沒有第二條路。
只是他竟然覺得任何事都全力以赴的她,很傻,而且傻得……有點可愛。
幾乎是出于無意識的動作,薛赫抬起手,當著嘴巴張著老大的楊妤晴面前,輕輕撥開她的頭髮。
修長的手指仍停留在她柔軟略帶褐色的長髮上。
楊妤晴則是嚇得一動也不敢動。「薛赫?」
聽見她的低喃,手指微僵,薛赫登時回過神,撩起她的髮絲,下一秒帶點嫌惡。「好髒,有洋芋片。」
楊妤晴愣了愣,接著薛赫不著痕跡的抽離手。「啊……一定是早上太匆忙。」
薛赫不理會她,逕自走進會長室。稍微翻了下桌上的資料,翻了翻抽屜,最后什么也沒拿就走了出來。
鎖好門后,他將鑰匙丟給楊妤晴。
「下次再遲到,妳就死定了。」
接過鑰匙,楊妤晴可愛的撇嘴。「又不是故意的,情人節誰會想到還要來學校開會啊。」
薛赫看了她一眼,在楊妤晴以為自己又要被數落時,他卻丟了一句不相干的話。
「情人節妳要和誰出去?」
「呃?嗯?」沒預料到他會這么問,楊妤晴反應不及。
但看在薛赫眼里,就是一個蠢字。
「干麻啊,沒情人這天都不能出門就是了?」
「妳要解讀成那樣,也行。」
楊妤晴差點要揍他一拳,幸好,從大一忍到大三,也忍出心得來了。
──多虧薛赫這位仁兄,她的EQ值上升不少。
「那你呢?」商學院活招牌,女人搶著要。「怎么沒出去?」
……召集什么狗屁會議,來折磨他們這群善良老百姓。
「只有我可以問妳問題。」
呀!呀!這什么態度!囂張什么勁啊?
──當然,這些嗆聲,楊妤晴只敢放在心里罵著爽而已。
「學姊被人約走了?」楊妤晴狡黠的睨了他一眼。
薛赫喜歡梓瑩學姊,不是祕密,也不是什么大新聞,全校都知道。
薛赫冷淡的瞥了她一眼,不說話。
啊啊啊!這就是默認了嘛,畢竟人家學姊也是法律系花,薛赫會吃鱉也無不是道理。
「別笑那么噁心。」薛赫推了她一下。
她踉蹌幾步,薛赫看著她鼓著臉氣呼呼的跟上,忽然覺得有些想笑。
他扯出一抹淺淡的笑容。
楊妤晴見他笑得亂燦爛的,又更腦了。「你才不要笑得那么……」天啊!這笑容也太刺眼了吧。
「什么?」
「沒、沒事啦!」
「我討厭說話說一半的人。」
「沒關係,我也不喜歡你。」
楊妤晴立刻捂住嘴,慘了……說得太順了。
見他嘴角的笑容加深不少,眼眸閃爍,一股來自北極海竄起的冰風,讓她冷到骨頭里去。
「啊哈哈哈,我開玩笑的、開玩笑的!」……嗚嗚她好想回家啊。
「再說一次。」
「不、不要。」
「可是我想聽耶。」……這家伙賣萌屁呀!
雖然真得蠻可愛的,但這讓她更不安啊,暴風雨前的寧靜……
「我剛是說……欸!你知道嗎?你一定不知道!」不給他回答的時間,楊妤晴逕自接話。
就怕說話權一旦換人,轉移話題的計謀就失效了。
但薛赫怎么可能不知道,她打什么歪主意,他就看她能掰出什么天方夜譚來。
「聽說當你在想一個人的時候,同時那個人的腦海也會出現你。」楊妤晴水汪汪的眼里閃著星芒。
搞不好薛赫就是因為約不到學姊,所以一早臉色才會那么臭。「你試試看,想像一下學姊。」
──見不到人,在腦海相見好像也挺浪漫的。
薛赫覺得可笑,儘管如此卻抗拒不了她晶亮的雙眼,不自覺閉上眼。
那個女孩,有點傻、有點呆,笑起來時眼睛微瞇,特別好看。看電影愛哭卻不敢被發現的可愛模樣,一幕幕畫面閃逝而過。
當他緩緩張開眼,跳入視線的是女孩紅潤粉嫩的臉蛋,好奇的盯著他直看,薛赫瞬間有些困窘,有些燥熱。
「有沒有感覺充滿正面能量?」
「沒有。」
「真的嗎?好奇怪哦,你是不是沒有誠心誠意的想啊?」
「妳很煩。」
「你再試一次啦!」
「不要,很丟臉。」
「吼──想喜歡的人怎么會丟臉!」
楊妤晴調皮的拉著他的衣角時,甩呀甩的,嘴里不斷要他再一次,有好幾次體育校草被男同雙龍小說_武警被強制榨精下部因為跟不上他的腳步,差點摔倒。
還是薛赫百般不情愿的扶她,順便唸她幾句。
不知不覺就演變成薛赫牽著她的手,她盯著交握的手,腦袋有些空白。
「別想用跌倒受傷這點威脅我,替妳做牛做馬。」
「你不說我還真沒想到。」
薛赫白了她一眼。
夜幕低垂的星空,倏地綻放著好幾朵煙花,大小交錯,五彩繽紛,渲染整片天空。
他們很有默契的停下腳步,凝視窗外,時間彷彿停止流動,誰也沒說話。
誰也沒放手。
原來和喜歡的人過情人節是這種感覺。
──不過這件事,是過了很久很久才被發現。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76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