佳佳暴露日記_水兵金星是公主

節日特別篇:情人節該怎么過02。 「哇,二哥保密的功夫也做得太好了吧,妳竟然完全不知道我們要出門呢。」
「出門去哪啊,大家都老夫老妻了,干嘛這么大費周章。」知紊是四個兄弟姊妹中最慢結婚的,至今也已十年整,樂樂完全沒有過節的概念。她一路跟他這么相處,是最貼心的賢內助,近乎無欲無求。就是她這種個性,才會讓人那么心疼。
「就是因為我們都是老夫老妻了,才要出去啊,增加一點生活情趣嘛。不然我早就看膩柳川了,是不?」有自己的一番道理,小怡這話一出,立即逗樂正在后面滑手機的唐水柔。
「是啊,若沒有出去走走,這些男人哪一個看不膩?又啰嗦、又煩人的,假日就喜歡宅在家,這次可是我們大力爭取才能一起出去的,樂樂也去換一套衣服吧,是下午兩點多的飛機。」把手機遞給一旁的老公,水柔附和小怡的論點,剛滿四十歲的她依舊是光鮮亮麗,有種很嫻靜的感覺。而長期的運動、保養,更使皮膚沒有半點瑕疵。
「有妳們這樣說老公的嗎?多傷感情啊。」幾乎是黏在唐大哥的身上,沈云怕自家寶貝聽了這些妖言,會轉而厭煩他,立即不滿地反駁。
這一講,外面的一大群人開始七嘴八舌地爭論,宋知紊嫌他們吵,立即就把門關上,阻隔這些聲響。他轉身親了親樂樂的額頭,「不管怎樣,現在孩子都不在家,機票也訂好了,我們就出去玩吧。」
「可是行李那些……。」
「二哥開門!哪有人直接這樣關上門的!」小怡打斷了他們的對話,像打雞血一樣地拍門,柳川心疼她肉痛,不一會就把人給抱起來,摟在懷里。唉,都已經是兩個孩子的媽,怎么就這么地不聽話?
宋知紊聽到一陣暴動被阻止,繼續勸說:「別想了,我都準備好我們的貼身衣物,連護照都幫妳辦好了。」
「我們出門,真的沒問題嗎?」還沒告訴孩子們要出國的事,雖然小藍跟小星明天也要去新加坡,但還是不免擔心。知紊堅定地搖搖頭,算是安撫樂樂的不安,拖起藏好的行李,看老婆穿居家服也挺美的(那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好嘛 = =),就不給她換衣服的時間,直接帶出門了。
當然還是不免一陣撻伐,眾人分四臺車,也算是不小的出游團,大伙肩并肩,在機場說說笑笑的。女人們大多是圍繞著孩子打轉,想著孩子們去新加坡不知道會惹出什么事;男人們自然是圍著老婆打轉,口渴了就遞水、肚子餓了就送餐點,浩浩蕩蕩地過了半天,終于到達在東京淺草的飯店。
由于都是伴佳佳暴露日記_水兵金星是公主侶,分房的時候很快速,十六個人說好今天是自由活動的時間,要睡覺、要出門都可以,自己安排就好,而樂樂左右觀察房間的擺設,一雙溫潤的眼,揪著宋知紊不放。
「什么時候計畫帶我來這的?」這男人向來藏不著秘密,恨不得把所有事情都掏出來跟自己講,沒想到這次竟然還能瞞得住她,這點實在很意外。
「沒,就是大嫂他們抱怨沒去度蜜月過,我想了想,當時結婚的時候有太多的事情,我也欠妳一次蜜月。樂樂,跟我結婚十年,妳過得開心嗎?有沒有后悔過?」抱住疼愛的老婆,宋知紊的話很輕、很柔,十年來如一日,把人疼在心底。
「開心,一直一直都很開心。遇見你,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事情,謝謝你對我的用心,帶我來看世界上不同的風景。有你,每個地方都是最美麗的。」打從心底的感謝,樂樂回抱住他的腰際,兩人親密地相擁。
年輕時那轟轟烈烈的愛意,在過了十年后,并沒有消逝殆盡,反而像細水一般,長流不盡,這是她跟宋知紊的十年蜜月。
《情人節特別番外 暫時完》

新春特輯:除夕問答篇 特派記者_阿熊:嘿,馬上又要到新的一年啦!阿熊在這里訪問四位麻清故事里的男主角,小洵因為是陳思東的媳婦(小洵:妳才媳婦!妳全家都是媳婦ˋˊ!),所以是禽獸上場……哇靠,光是想到是禽獸,我就覺得這對話一定黃到掉渣。
東:怎么會呢,我可是最和善的人。(笑容燦爛得令人發毛)。
阿熊:光看你這張臉我就覺得不純潔該怎么破!我決定要速速地進入主題,是有關于「妻奴」,目前最新一季的好男人代表已經從柳川變成宋知紊,宋大爺了,請宋大爺分享一下得獎感言。
紊:實至名歸,感謝各位的支持!
川:哇靠,這就是作者不道德了,宋知紊哪里是好男人,根本是控制狂好嗎!這后來居上的氣勢讓打頭陣的我怎么破!
阿熊:不會啊,至少還有渣允墊底嘛。
紊:……原來大哥還有參賽資格,那先前的渣勁令人不忍直視。
允:你們這是群起的攻擊!好男人不一定是妻奴,妻奴不一定是好男人,男人不壞女人不愛你們沒聽過嗎?
東:這貨終于承認自己渣了。(茶)
阿熊:陳思東戳重點的功力跟戳G點一樣敏捷(拍桌大笑)。
紊:記者可以別一句話就掉節操好嗎?回到好男人妻奴的重點行嗎?
允:是說宋知紊不能入選吧?他連結婚都沒有,妻個屁!我至少還有老婆這個必要條件!
東:是啊,妻奴的冠軍怎么可能是他,應該是我吧?至少我每天晚上都有安撫老婆的饑渴,老婆說不要停的時候我絕對百分之百地服從,而且還會更快喔。
川:難道只有我眼前是一片黃色廢料嗎?上面的實在太屁了,當然是我啊,有人比我還愛老婆的嗎?連有毒的布朗尼都能吃下去。
紊:那是一種找死的勇氣……跟妻奴有什么關係!
允:就是!至少我結婚后全心全意地愛著水柔,你們滾邊去吧!
東:麻清允的話使我感到幻覺,需要治療一下。我覺得我還可以搶救。
阿熊:=_= 是我的理解錯誤嗎?妻奴這個詞擺在男生上面是貶義詞吧?為何有種很搶手的感覺?
允:這可是真男人的象徵!
東:優質攻的絕世代名詞!
川:青梅竹馬的最高榮耀!
紊:知心老闆的高尚行為!
阿熊:……光是聽到這些就可以給大家一份「妻奴」的虛榮,領賞完快點回家吃年夜飯吧 =_=。
東:這不對,我們還沒有分出一個高下,快選出一個最佳妻奴來!
允:沒有選出來我們不回家!
川:還選個屁,當然就是我(斜眼)。
紊:哇靠,你當我是死人啊,上面那一個!
阿熊:這群喪心病狂的人快走 ˋ口ˊ,都說有這個虛榮了,快回家吃年夜飯!
紊:就說我們--。
樂:唉,你們怎么會在這里,快點回家吃飯了啊,水柔姊、小怡跟小洵都在找你們呢。(一臉莫名地探出頭)
川:喔?小怡找我,立馬回家!
允:老婆找我,怎么能不回家!(速奔
東:嗯?小洵欠干?這就回家!(小洵:靠,不對吧!)
紊:來吧樂樂,我們一起回家!(牽起樂樂的手,朝夕陽的那一端前進。)
阿熊:我去,還說不回家,妻奴的虛榮果然不是頒假的 =_=,怎么能這樣拋下親媽!好險我還有讀者們,蹭蹭你們說新年快樂喔 ^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91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