供我發泄的保姆_水默戀 之撕衣文

Chapter~04 〈我的小主人〉2 嗶!
尖銳的吹哨聲打斷兩人談話,舍長宏亮的聲音傳來:「全體住宿生注意!晚上六點五十分,到K書中心夜讀。」
松岡高中規定住宿生每日必須「夜讀」兩小時,無故缺席視同曠課。
當晚,尹瑄雨跟著陳可芳來到操場右側福利社二樓的K書中心,第一次參與夜讀,心里倍感新鮮。
而「K書中心」聽起來專業,實際上教室里是以做小組報告的方式,簡單併起幾排長桌和椅子,男女左右分開一寢寢圍坐,室友相互督促讀書進度。
新學期有新的住宿生進來,教官依照慣例說明K書規定:「夜讀時不準聊天和睡覺,中場十分鐘休息時間不準下樓,只能在二樓走廊活動,如需下樓必須先向舍長報備。」
「教官,為什么休息時間不能下樓?」一位新生舉手發問。
「隔壁工科大樓一樓教室是夜間部,學生比較複雜些,三教九流都有,年紀也有三十多歲的,大多數學生是為了幫助家計才半工半讀,有些人社會化較深,講話處事比較世故,還有一些難改的習性,例如抽菸、嚼檳榔……」
陳可芳對身邊的尹瑄雨小聲說道:「下課時,就可以看到他們聚在走廊轉角抽菸,老師根本不敢管。」
「喔。」她點頭,沒想到白天平和美麗的校園,夜里還有另一番樣貌。
「當然也有少部分學生只是進來混學歷,心態上比較偏激,容易惹事,」講到重點,教官的聲音變得凝重:「之前有住宿生下樓瞄了他們一眼,馬上被拖到垃圾場狠打,上學期還有帶刀械斗的事件……總之,學校是考量大家的安全。」
「帶刀械斗?」尹瑄雨睜圓眼。
「嗯,暑假前的事,」陳可芳繼續解釋,「幸好有同學通風報信,教官帶著警察沖上工科頂樓時,一群人西瓜刀都亮出來了,情勢還蠻危急的,聽說后來還調動兩邊大哥出來調解。」
「原來如此……」
此時,教官見大家神色凝重,語氣轉為輕鬆:「其實有些夜校生還蠻可愛的,打架時還會警告老師趕快躲起來,小心不要被打到。也有學生自以為很大尾,跟教官嗆聲后還叩老大過來,沒想到老大看到我還要立正站好,恭恭敬敬喊一聲『教官好!』」
原來老大也是本校學長!眾人聽了無不哈哈大笑起來。
之后的中場休息時間,尹瑄雨獨自來到走廊上透氣,放眼望去,寬廣的校園被黑夜籠罩著,操場也烏漆嘛黑亂恐怖一把,一坨坨樹影幽靈般晃動,那種深層的黑帶點魔力,讓人想盯久點看清它,又有種隨時會有白色阿飄跳出的膽顫感。
唯有右側夜間部教室的燈亮著,感覺和黑夜為伍的夜校,似乎是個與世隔離、寂寞中帶點神祕的地方。
而這樣位在山上的一所學校,夜里整片后山也是暗到伸手不見五指,萬一弄丟一個住宿生,這當真不知從何找起,難怪學校會管制得那么嚴格。
九點夜讀結束后,剛開學沒有功課,尹瑄雨隨著宿舍十點熄燈上床,沒多久對窗的燈也亮起,望著寢室地面的燈影,不安的心供我發泄的保姆_水默戀 之撕衣文再次得到偎靠……
連續兩夜依賴對窗的窗燈入睡后,外加陳可芳的一番話,尹瑄雨對學長有些好奇了,隔天早上點完名晨跑完,不到七點就直接進校。
早晨山上的空氣相當清新,花圃里開滿各色草花,她穿過操場邊的林蔭大道,走進種著龍柏和木棉樹的綠意中庭,一路來到行政大樓中廊搜尋公布欄,果然看到一張由學生事務處發出的獎懲公告。
查,夜間進修部,餐管一年甲班,學生向予澈,因違反學生獎懲辦法第幾條第幾項,予以記大過一次,以示懲誡,特此公告。
犯過事實陳述大致和陳可芳形容的一樣,擾鄰又屢勸不改,還毆打住宿生。
「原來是餐飲管理科的學長。」她喃喃說道,視線挪到隔壁另一張獎懲單上。
查,普通科一年七班,學生何辰晞,因指揮及訓練合唱團參加縣音樂比賽,榮獲男聲合唱B組優勝,為獎勵學生為校爭光,予以公開表揚并記大功一次,特此公告。
「何辰晞……」尹瑄雨靜靜望著那名字,穿堂而來的晨風拂起她的髮、她的衣裙,許久,微微綻開一笑:「這位學長真強,才一年級就指揮合唱團拿下縣合唱比賽優勝。」
望著那兩張公告,她覺得很不可思議,這兩人去年和她同樣是一年級,做的事卻南轅北轍,壞的也好、好的也好,都是她達不到的境地。

Chapter~04 〈我的小主人〉3 離開中廊后,尹瑄雨返回綠意中庭,走向教學大樓一樓最右側的教室,遠遠看見教室門窗已經打開。
說起這間教室,前有體育器材室,左邊鄰近二、三樓樓梯,右邊和男女廁所以一條通往操場的走道相隔,拜特殊地理之賜,班級的清掃區域就是管廁所。
每一堂下課,除了上下樓梯、進出操場和體育器材室的學生外,到廁所解決生理需求的學生更是無數,整個教室走廊特別吵鬧,上廁所、洗手間、小號、尿尿、噓噓……無限精彩輪播,就連午餐時間也是佐著各式名詞下飯。
回想昨天開學,窗外來來去去的,總有剛從廁所走出的陌生學長,趴在窗邊好奇問她:「學妹,妳是哪個國中畢業的?」或「學妹,高中生活適不適應?有沒有需要學長幫忙的地方?」
起初她有問必答,沒想到學長的問題越來越無厘頭,最扯一次被問到「學妹,廁所怎么走?」這才知道學長是存心搭訕,之后下課,她直接關上窗戶避開麻煩……
「早安。」尹瑄雨走進后門,謐靜的教室里,班長杜易杰坐在左邊靠窗最后一個座位上,低著頭,手里拿著美工刀在桌面切割什么。
「早。」他抬頭瞧她一眼,一頭削得清爽的短髮,窗外晨光映亮眉目清秀的面容,嶄新整齊的制服襯得爾雅氣質出眾。
她來到右邊靠窗位置坐下,將書包掛在課桌邊,順手抽了本課本出來。
「同學,可以過來幫忙嗎?」淡涼的嗓音擾開一室寧靜。
愣了下,她下意識轉頭看向四周,確認班長叩的人是自己。
「懷疑什么?」杜易杰斜瞥著她,臉上似笑非笑,「教室里只有我和妳,當然就是叫妳!」
微沖的口氣讓她聽得心里不悅,這班長差遣人不喊名字,只喊「同學」兩字,誰曉得在叫誰?礙于不想一開學就和同學交惡,還是順從走到他身邊,瞥著他纏著一圈紗布的右手拇指,輕聲問:「要幫什么?」
杜易杰停下美工刀,抬頭看向她制服上的名字,想起什么說道:「原來妳就是尹瑄雨。」
「我的名字有問題嗎?」
「沒有,只是……」他唇角輕撇一笑,以沒什么的口氣說道:「早上在公車上有學長向我打探妳,我一時想不起妳是誰,還有長什么模樣,就回答他不知道。」
尹瑄雨聽了面色有些羞窘,身為班長竟然不知道班上同學的名字?還當面吐她嘈,這帶點挖苦的語氣,彷彿在質疑她給他帶來困擾,害他被學長問東問西。
「這是抽籤用的,麻煩把這些名條折起來,要折得一樣。」他渾然未察她情緒上的變化,將割好的學生名條撥到她前面。
「只要你尺寸割的精準,我折起來自然大小一樣。」這命令語氣讓她好反感,還沒開始動手,就認定她會亂折,是不是太自我以為了?
杜易杰聽她回話的口氣有異,愣了下抬起頭,沉靜眸光定在她臉上,說道:「對妳,我心里沒有任何批評和意見。」
這般撇清,豈不是越描越黑?她不想回話,開始折著名條丟進籤筒中。
見她不理人,他也不在乎,低下頭繼續割著名條,有些無奈自嘲著:「惹人討厭,是我的強項。」
尹瑄雨覷著一臉無所謂的他,覺得這句話有些微妙了。這班長給她最深的印象,是昨天開學時,當他上臺自我介紹報出「杜易杰」三字,臺下同學馬上響起嗡嗡討論聲。
「原來他就是杜易杰……」
「是杜易杰耶!他怎么會讀這里?」
「厚……真不想和他同班。」
訝異許多同學都聽過他的名字,她坐在臺下仔細望著他的臉,認真想了半天,還是弄不懂「杜易杰」到底是何方神圣?只覺得這男生長相好看,說話口氣卻有別斯文爾雅的外表,帶抹果斷的魄力和淡淡傲氣。
自我介紹完開始選干部,班上一位女同學很快舉手:「我提名杜易杰!」
班導在黑板上寫下杜易杰的名字,接著回頭問:「還有人要提名嗎?」
全班同學沉默了一分鐘,沒人再提名了。
「同學們可能還不熟,既然沒人提名,那……杜易杰,這學期的班長麻煩你先當,沒問題吧?」為求省事,班導也直接指派了。
杜易杰沉默了好幾秒,淡淡掃了全班一眼后,才推開椅子站起,無所謂地說道:「以前也當過幾次班長,應該沒問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94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