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這個工作怎么樣_江老頭和蘇香第一部小說

【壹】陌永?見敵04 另一邊,陌禎跟著君曦夜一同擠上了馬車:「小晨小晨,你剛剛那首琴曲好氣勢磅礡,真是振奮人心啊!」
君曦夜跟著點頭,不過神色還是帶了些擔憂:「是彈的不錯,不過也讓陌琛更加忌禪你了。」
「反正他都敢當眾跟我叫板了,我還顧慮他什么?」從一入場她就能感受到陌琛那雙打量的目光,就像是被獵豹盯著的感覺,好似隨時都想把她給拆吞了一般,壓力山大。
況且她有什么好忌禪的?她也就一手醫術跟幾些人脈,旁邊這夜王世子他都沒宰了,這腦子動到她身上做什么?看她比較好欺負不成?
「之后要更注意你的人身安全了,還有小君奕跟小君歡也是。」想到那兩個小包子,他原本緊繃的表情放柔軟了一些。
「我這邊有什么新消息也會跟你講的,小晨你回去之后記得也要提醒向劍他們多注意一些!」雖然陌禎平常看起來都大咧咧的,不過其實也是十分有心計,他考量了各項層面后,很認真地看著滿臉不在意的向子晨:「回去后我多派幾個人給你好了。」
「別擔心,我回去之后會在院內燃迷香,有人進來的話就會直接被藥倒了,不用怕。」她揮揮手,不以為意,她可沒那么好對付。
「要是遇到像君大哥那種特別練過的人,你迷香也沒用吧!」陌禎仍然表示不安。
方才吃了不少東西,血流都流到腸胃去了,讓向子晨有些犯起食睏,她輕聲的打了個小呵欠,眼睛瞇了瞇:「放心,我的迷香就算君曦夜那種有特別訓練過的人也能乾脆的迷暈,不用怕的……能克制我迷藥的只有我配的醒香,沒什么好顧慮的。」
「這么厲害?那你也給我一些吧!」聽到向子晨充滿自信的回話,陌禎好奇起她的迷藥藥效。
「去去,滾旁邊去,我睏我要睡一下……」
看著縮在角落打起盹的向子晨,君曦夜腦中好像快速的閃過了些什么,卻沒有及時被他抓住,他無奈的笑了笑,將自己的外袍脫下給她當起棉被后,轉頭繼續跟陌禎商量事情去。
**
這段日子,每天看著新交上來的報告,策畫著要如何整治那個中二皇子,然后玩玩兩個小包子,藥鋪那又沒有什么新的疑難雜癥需要她出面,讓向子晨過得十分愜意。
除了偶爾會出現幾個被她的迷藥藥倒的君家暗衛之外。
這日,她一樣的讓向劍把被藥倒的暗衛拖進房內讓她喚醒,等他們家主子來接他們回去。
「你這迷藥真是厲害,不過就不能再多給我幾包醒香嗎?不然都把我的人給用暈了,我還要來接他們實在有些麻煩。」
看到進門的君曦夜,向子晨忍不住想到好想這廝腦子沒那么靈光,那天不小心透露出自己的迷藥本事后,她都緊張著會不會被他發現什么秘密,結果看起來他還是什么都不知道。
想到這她心里有種莫名的成就感,哼哼!強了個男人后還讓那個男人當孩子的乾爹什么的,也只有她辦的到吧!
亂七八糟的東西在腦子里跑完后,她招招手,讓眼前的男人靠向她。
「我知道要怎么處理那位三皇子了。」
「怎么處理?」陌琛大概也是讓向子晨有些不悅了,使他有些好奇這姑娘打算怎么整治對方。
「在這之前,我先問你大皇子是怎樣的人。」她的計畫與大皇子有關,要是對方是個精明的主就麻煩了。
聽到向子晨問大皇子的事情,君曦夜忍不住皺起眉,彷彿對這個人十分不待見。
看到他難得出現這樣的表情,讓她更加好奇了:「怎么?看你感覺不是很喜歡他?」
「他算是皇上的孩子里最沒用的一個。」
講到這,君曦夜眉眼間閃過一絲嫌棄,這個大皇子是有多沒用,沒用到讓君曦夜這男人這樣嫌棄他啊?
「做人猥瑣,又都不用腦筋,像個炸彈一樣戳一下就爆,自以為是長子自視甚高,偏偏又是一個沒有自知之明的家伙。」
這還真不是普通的嫌棄啊!向子晨思索了片刻,這樣的垃圾處理掉也算是為民除害吧?想想自己的計劃,她狡詐的笑了:「既然如此,那我下手就不用客氣了!」
「你要做什么?」聽到向子晨的話,君曦夜的好奇心被釣了起來,不是說要對付三皇子嗎?怎么會扯到大皇子去?
她朝君曦夜招招手,附耳低語講著自己的打算。
暖暖的氣息噴在他的耳邊,讓他一時有點沒辦法專注,但聽完向子晨完整的計劃后,他也跟著笑了。
「你還真陰險!」
「呵,彼此彼此。」
**
是夜,君殤合著一群暗衛邊吃晚餐邊閑聊著。
「你還記得之前主子說的嗎?」君彥嚼著雞腿說話有些含糊不清。
君殤偏著頭思考了一下,然后猛個擊掌:「大皇子那事?」
「是啊,聽說三皇子要對大皇子動手呢。」嚼嚼嚼。
君菲長長的睫毛輕搧了兩下,對這消息頗不以為意:「三皇子也真是的,偷養私軍三萬已經很糟糕了,還想對其他兄弟動手……皇上會讓這樣的人繼承皇位嗎?」
君殤掃了君菲一眼,咳了幾聲:「不可妄自評斷圣意,君菲你失言了。」
被指責的君菲連忙垂下腦袋,神情有些無辜:「對不起殤大哥。」
「主子知道大皇子的事情,有說要湊一腳嗎?」吐掉骨頭,君彥繼續咬著另一根雞翅。
「靠!君彥你搶我雞翅!」謹遵食不言寢不語的君洛整個人跳了起來,如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撲向搶他雞翅的男人。
「欸,你要為了雞翅傷我倆的感情嗎?」
「打歸打,不要打擾到我吃飯。」君殤抱著食盒默默地往后移動了幾下。
「殤大哥他欺負我啦!」被害者跟犯人同時指向對方,滿臉的委屈。
屋內,仍然熱鬧著。
屋外,一個身影頓了一下,確定里面只剩下沒意義的打鬧后,輕躍離開。
感覺到屋外的氣息消失后,君殤等人神祕的笑了。
**
「你說的是真的嗎!」
同樣一晚,被深夜打擾的大皇子陌翔神色不愉,一雙眼帶著血絲,有些憤怒地看著眼前的人。
「是、是的,是小的在夜王世子院落偷聽到的!他們說三皇子想對您動手,還說三皇子偷養私軍!」面對陌翔的憤怒,男子抖得像個篩子似的,緊張地盯著自己的鞋尖。
「哼,本王就知道這個陌琛不安好心!陌禎那邊有什么動作嗎?」
「五、五皇子那邊小的還、還沒有去……」
「滾!把消息收齊了再給本王滾回來!沒用的東西!」
**
「你說大皇子會怎么做呢?」向子晨抱著小女兒,有一下沒一下的逗著。
君曦夜單手托腮,眼神柔和地看著眼前的兩個大小女人的互動:「大皇子是個很容易被激的人,都有人告訴他說三皇子不安分了,他怎么可能會讓危機找上自己呢。」
「小打小鬧三皇子必不會加以理會,只會覺得大皇子腦子又壞了,我們接下來要做的,就是讓大皇子給我們當槍使……」
晶亮的眸子一瞇,一抹詭計又再次形成:「就照上次的方法吧,那個以為自己沒被發現的傻蛋估計也還沒想到,我們怎么會那么容易讓他聽到秘密吧,呵呵!」
「本來這些奸細留著就是等著被利用的,不然還真讓他以為本世子如此沒用,沒發現到他們?」想到那個被他們利用的傻蛋,君曦夜冷笑幾聲。
感覺到眼前的男人從原本的溫煦瞬間氣溫直線下降,向子晨不以為意地聳聳肩,這家伙私底下這樣忽冷忽熱的,她也有些習慣了:「就告訴他們……五皇子準備在上面兩個哥哥互斗時,拿毒藥去毒暈那三萬私軍好了。你說這大皇子會不會上當呢?」
「按照那人的自負,估計會來搶了毒藥自己毒吧。想要打擊到三皇子,讓他沒空對自己動手,先猛力的打對方一個悶棍最適合了。」畢竟三皇子一旦動手,很可能會讓他連命都沒有,這點身為他哥哥的大皇子一定很了解……君曦夜看了還在玩小孩的女人一眼,這就是她想要先了解敵人個性的原因吧?兵不血刃的設計讓敵人互斗,自己在坐壁上觀。
「把消息告訴五殿下,讓他配合一下吧。」
**
最近皇子之間的消息傳得很頻繁。
聽說,大皇子不知道哪根神經沒接上,在早朝上跟三皇子對嗆,自詡充滿風度的三皇子只冷冷的給了對方一個眼神。
大皇子表示:媽的!你果然看不起我!
然后各種明槍暗箭,舉凡搶三皇子的椅子、三皇子愛吃的菜、三皇子想接的案件、三皇子要穿的內褲,大皇子都做了,這讓陌琛氣得牙癢癢的,但偏偏都是些無傷大雅的小爭小斗,要真跟他計較起來,反而是他的小心眼了。
你該死的就不要讓我抓到死處,一定把你往死里弄!三皇子憤恨地想到。
然后又聽說,三皇子手下有一批人,莫名其妙的被毒倒一片,那毒性之猛烈,就算是緊急救治之下,也還是讓他損失慘重。
于是乎早朝上,兩位皇子又再次對上。
大皇子陌翔用著一種看失敗者的表情斜視陌琛。
自己的三萬私軍死了快三分之二,陌琛火氣很大,他怒瞪著陌翔,彷彿要把對方瞪出一個洞似的。
「先下手為強。」大皇子無視他的怒火,像只驕傲的孔雀走到自己的位子。
「果然是你!」儘管他沒說明白,這陣子這混帳一直不斷找他麻煩,如今又撂下這話,這用腳趾頭想也知道是誰對他的私軍動手的!
「不然我要傻傻地等你來對我動手嗎?」腦子迴路有點問題的大皇子此時沒想到,他這樣做的結果似乎只會讓陌琛更想砍了他,死后還會鞭尸什么的。
陌琛氣的牙都快被他咬斷了,這個腦弱的到底啥時候把他當假想敵了!「你這種智商我根本不用動手你就會自己找死了!」
事實也是如此證明著。
「哼!」可惜對方腦子明顯不夠用,自覺被陌琛藐視的陌翔更怒了,兩個人的眼神在空中殺氣交會著。
最角落的陌禎低下頭,努力地保持著表面上的冷靜,心里則是笑翻了天。
**
聽著最近回報的消息,向子晨笑得有點歡。
「這個陌翔還真是個腦子有問題的……」
怎么就有人可以傻傻地照著她的計畫行動啊!真是乖巧的敵人。
陌禎給自己倒了一杯茶,小心地吹著冒煙的茶湯:「他這次算是惹惱三皇兄了,不要看他一臉的笑面虎,你真的把他惹到了,他也是可以默默的把你推去送死呢。」
「反正要他要推現在也會先推陌翔去了。」君曦夜一襲天青色錦袍,斜靠在窗扉旁,笑覷著滿肚子壞水的向子晨。
瞧這姑娘得意的,他眸中含笑,欣賞著她的肆意笑容。
「我讓向云調查了幾個三皇子的產業,并私下做打壓,讓我們猜猜惱怒的三皇子會不會把這筆帳也算在陌翔頭上。」向云這個人最擅長的莫過于商戰了,這下肯定要讓那個中二皇子再次扒層皮下來。
想到那個在荷花宴上找她麻煩的陌琛,向子晨陰森森的笑了。


【壹】陌永?對陣01 在一陣的斗法之下,兩位皇子仍歡樂的互咬著,向云三不五時的在底下戳一下戳一下的,讓陌琛這陣子過得十分不舒爽,而建立在他不舒爽的情況下,向子晨等人過得很愉快。
很快的,又到了第二次要為陳靜之驅毒的日子。
一身男裝,向子晨拎著隨身醫箱入了藥鋪內院。
打開門,映入眼簾的就是一個俊美的男人身著白袍,靜靜地坐在椅子上等她。
窗外的光輕灑在他身上,陳靜之低著頭不知在想些什么,在朦朧的光線之中,讓他的存在顯得有些不大真實。
聽到了外頭的聲音,他抬眼,微涼的眸子依舊星光點點。
「久等了。」從一開門的驚艷下回神,向子晨把手上的醫箱丟給向劍,然后重新跟陳靜之打招呼。
這家伙怎么這么早就來了!
陳靜之輕點了頭,似乎查覺到對方訝異于他的早到,有些不好意思的開口表示:「君兄知道的……因為身體有的治,所以比較興奮……」
揮揮手,她不讓陳靜之繼續說話,這家伙害羞個什么呀!害她都有點不好意思了。「我懂我懂,脫吧!」
美麗的男人再次僵了表情。
與上次無異的流程,陳靜之看著刺著他手指放血的向子晨,眸中有些艷光流轉著。
「君兄的手真漂亮。」
抬眼,她看到陳靜之滿臉的欣賞,不以為意的笑了幾聲。
「看起來是一雙會彈琴的手。」陳靜之如此評斷到。
「的確,是會彈琴。」她不否認,收針,將陳靜之趕去木桶里煮著,自己則閃去屏風的另一邊。
儘管心里再怎么想看美男出浴,還是要維持住少女的矜持,不然美男嚇跑了可就得不償失了!
雙方陷入了一片沉默。
「那個……君兄?」
「嗯?」
「可以彈一曲讓靜之欣賞一下嗎?」男子有些靦輾的開口詢問。
不知怎地,她有些不想拒絕這男人的要求,大概是初次見面時,一瞬間跟她前生弟弟重疊的錯覺吧,讓她有些心疼這個渾身毒的男人:「恩。」
她讓向劍取了她平常慣用的琴,素手一撥,琴音流轉。
還是自己的琴好用,她垂眸,輕靈的琴音在她指尖流溢著。
屏風的另一邊,聽著琴音的陳靜之,泡在水中神情有些恍惚,不知道又再想些什么。
「以前靜之一直以為自己的外貌已經夠出眾了,但認識了君兄后發現,君兄更是得天獨厚。」
挑眉,這是變相的夸她美嗎?
「可美貌之于男子并沒多少用處,有時靜之還真不喜歡自己的樣子。」喃喃的,陳靜之像是在抱怨般的輕語著。
「有著一張好皮相也是很重要的,做什么討厭自己的樣子?」怎么說都是一個美男子呢,自暴自棄啥的太委屈了!
「靜之希望自己能陽剛點,看起來更有男子氣概一些。」他不喜歡那些用猥瑣表情看著他的男人,不喜歡用冷漠跟疏離將自己與世界隔離。
隔離久了,他感覺自己快回不了這個世界,想觸碰自己期望的溫暖,卻又生了些恐懼。
有時害怕著,一眨眼發現只是一場夢。他仍是拖著病體,用淡然的眼神看著這好似與他無關的世界。
琴音一頓,她感覺到陳靜之有很多的心思,有些淡淡的悲傷隱隱傳出,她笑出聲:「想做什么就做呀,有做總比沒做好,只要問心無愧不傷天害理就行了。」
「君兄的心境真豁達。」水聲嘩啦,他在桶內轉了個身,隔著屏風看著那道人影。
「說豁達不至于,只是人生苦短,總是要做些不會讓自己后悔的事情吧!」
「后悔嗎……?君兄有什么后悔的事情嗎?」
向子晨看著自己彈琴的手指,后悔的事情嗎?腦海中又閃過那個稚嫩的笑顏,心緒有些不穩。
「如果會讓君兄難過,就不要說了。」陳靜之敏感的察覺到她琴音的變化,連忙開口阻止。
他感覺到,那一直很隨意的人那片刻的哀傷,就像那時候他初次得知自己可以救治時,對方表現出的不明所以的情緒波動一般,雖然他好奇,卻不想去挖人家傷口。
搖搖頭,向子晨穩了穩自己的情緒:「有些事一旦錯手了,就再也無法挽回,我只能更加努力的,讓自己不要再有后悔跟遺憾的機會。」
「君兄有顆玲瓏透徹的心。」
咳,這形容好像在形容女子一般,向子晨滿臉黑線。
「如果君兄是女的就好了。」忽然,那個在木桶里蒸著的男人莫名的有了這份感慨。
流暢的琴音嘎然停止,向子晨臉黑保姆這個工作怎么樣_江老頭和蘇香第一部小說了一半。
這是被懷疑了還是根本被發現了呢?陳靜之是想套她話嗎?向子晨一陣的心虛。
「我如果是女的,你還敢這樣脫光給我治嗎?」
被詢問的陳靜之沉默了一下,好似在思索什么:「如果君兄是女的,治完之后靜之便會為了君兄的清白負責,迎娶回家。」
「噗哧,這樣不就治一個男人成一次親了!連相親都省了!」
「是啊,太可惜了,這樣靜之就終于可以成親了呢。」語氣有些輕快,敢情這貨是真想把她打包帶回家?
水聲嘩啦,陳靜之站起身,將自己打理了一下后走出屏風,看著仍愜意彈琴的向子晨,隔著窗帷幾縷陽光灑在她的側臉上,幾分俊逸幾分瀲滟,他忍不住輕笑出聲。
「你干嘛?忽然這樣笑?」被陳靜之盯的有些發毛,她停下手邊的琴,有些警戒地看向泡完浴一身慵懶的男人。
他笑著搖頭,不知道怎么說清自己的情緒:「如果把君兄綁回家,好像就不用這樣往外跑治病了呢!」
聽到這話,她整個人都不好了,這貨什么時候有了這樣綁架人的閑情逸致了,難道是剛剛她說想做的事情就要做,讓他忽然有所啟發嗎!
「咳,那個,陳少,我男的……我沒有那方面的嗜好。」
陳靜之點頭:「恩,我也沒有。」
呼,嚇死了,還以為她不小心把這個美得像妖孽似的男人掰歪了,差點對不起全天下女性。
「不過沒有的東西可以培養。」語不驚人死不休,陳靜之猛地又冒出了一句。
這樣還得了!向子晨連忙抓起自己的醫箱,用著自己生平最快的速度沖出了內院:「陳少我先走一步啦!回去一樣注意飲食,下次見!」
看著已經跑的沒影的向子晨,陳靜之笑了出聲,且笑聲越笑越大,他靠著屏風,閉起眼,好久沒這樣開心了呢……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197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