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真界第一藍顏禍水_污到你濕的小h文

【貳】云染?起始02 煙城一如往常的熱鬧,儘管偶爾會有一兩個在門口拉客的嬌艷女子上前搭訕云子星,但更多數的還是被云子星那生人勿近的煞氣給嚇得不敢靠近。
煙城,是陌永出了名的煙花之地,于陌凜時期,他不允許這些煙花場所開于墨城之下,故于幾番遷移后,將原本墨城內的及其他鄰近大城的青樓倌館全移到了煙城。
因為這些煙花之地在此定居,難免有些人蛇雜處,陌凜在這部分也下了些苦心,導致此處的治安反而比天子腳下的墨城還勝一籌。
對此向子晨還是十分敬佩陌凜這個人,儘管他這個當人爹的當得很失敗,卻不得不說他是個好皇帝。
在云子星不知道嚇跑第幾個花姑娘后,他那張精緻卻不失剛毅的臉,徹底的黑了。
雖然以前他還是她弟弟的時候從未看過云子星發脾氣過,不過來到這里,她深深的感受到,這孩子S屬性被徹底激發了。
不知道將來會遇到什么M……阿呸!這不是重點!重點是要趕快轉移他的注意力,不然按照他一發怒就搞破壞的個性……明天陌禎可能就要找他們好好談談了。
「哥哥呀,看你這么討厭女人,這樣下去我會不會沒有嫂嫂啊?」眨眨眼,故意賣萌。
云子星聽到向子晨的問話,原本毫無表情的面孔忽然挑起一絲淺笑,他伸手揉了揉向子晨的腦袋,顯得幾分寵溺:「我不用成親,有妹妹你就好。」
就像前生,姐姐沒有成婚,獨身一人只為他一般。
「這樣哥哥你的家人不會催促你嗎?」忽然想起,似乎從未問過云子星此生的家人,雖然他總是一副隨遇而安的樣子,但隱約間可看出舉手投足不俗于人,應該也是個出生顯貴的吧?
「放心,我的母親將我交給師父教養,就是為了不希望耽誤了我,因此也不會催促我成親。」
他此生的兄弟姊妹,每個為了生存都用盡了全力,若不是忌訕于母親的威儀,大概早就打得不可開交了,而母親讓他跟著風遙,估計也是為了將自己從那個圈子中扯出來。
儘管沒有像是對子晨那般濃厚的親情牽掛,母親對他的關心,還是多少感動到他。
所以如果可以,他盡量不會違背母親意愿,當然的,是在不委屈自己為前提之下。
「你有個好母親呢!哪像我連自己家人是誰都不知道。」她輕嘆口氣,雖然嘴上總說著不在意,其實還是渴望著血脈至親所給予的溫暖……也許這才是自己會忽然想不開跑去生兩個包子的真正原因吧?
云子星看著帶了點淡淡哀傷的向子晨,心里不由自主的又愧疚了起來。
那時候她一直任勞任怨的做著,沒有一絲怨懟,其實是為了維護住那幾乎快消散的親情吧?
看著熙攘的街道,那些日子都已過去,現在他有能力了,他要讓她過她想過的生活:「我就是你的家人。」
不只有他,還有那兩個孩子,甚至那個不知道追得如何的孩子的爹。
「噗哧,我當然知道啦!別把我看得這么脆弱嘛!」云子星眸中的憐惜讓她有些不適應,她笑著用手肘捅了捅對方,順便將話題轉開:「是說前陣子向云好像也說過要來煙城的,我放個訊號出去,說不定能找到他們。」
「向云?」貌似是跟向墨他們差不多存在的人,被冠了子晨的姓氏,應該是她很信任的人吧?不過怎么從未見過的樣子?
「是啊,向云比向生還會做生意呢!很多生意都是由向云接洽,然后向生負責管理這樣。」她看著周邊景色,忽然想起了些什么:「想當初我好像也是在類似倌館的地方找到向云的呢!」
「倌館?」那可不是什么好地方,怎么向子晨會跑去那邊?「你去倌館做什么?」
查覺到云子星的情緒波動,她滿臉無辜:「我不是刻意去的,我是追著賊人闖進去的……結果就遇上了在做酒侍的向墨跟向云。」
那時候的向云,看到她的表情十分的微妙,好像是一種藏匿著的喜悅及驚訝,雖然只是瞬間的事情,卻還是讓她捕捉到了。
她有問過向云為什么當初會有那樣的表情,結果那家伙卻說什么:因為看到小姐就有一種看到了陽光的感覺,讓在下喜悅萬分。
算了,也是個油條的家伙,久了她也不太在意那些事情了。
至少她知道,向云是絕對不會傷害她的。
讓向墨將訊號打出,她繼續跟著云子星逛大街,兄長有交待,要買什么趁現在,之后有好長一段要趕路,且也不會再遇到大城,要是缺啥少啥了,可會十分麻煩。
不過顯然修真界第一藍顏禍水_污到你濕的小h文的向云等人對自家主子十分上心,訊號打出去不到一刻鐘,向云就先出現在幾人面前了。
「小姐,得知您前來煙城,在下便直接過來了。」向云的外貌融合了女子的嬌美及男子的剛氣,若眉眼間再柔和一些許會讓人誤認成是女性,因經商而韻養出的商人氣度卻減少了這份女氣的感覺:「生意的是在下先交託給向生了,都處理得差不多了,晚點向生也會過來。」
「辛苦你了!哥哥,這就是向云。」
云子星順著她的介紹看了過去,而向云則是好奇的眨著眼望向云子星,這人……仔細一看好似跟自家小姐有幾分相似啊?
「你好,我是子晨的義兄,云子星。」
姓云?是那邊的人?向云滿肚子的疑惑,但仍還是朝他伸出了手,十分有禮的自介:「云兄你好,在下向云,是小姐的管家兼保鑣。」
看這情況,如果對方真的是那邊的人,那應該是還沒認出小姐……向云看著云子星回握的手,腦中思考過了幾輪。
罷了,無論如何他都會保護好小姐。
他再也不允許任何人傷害到小姐。


【貳】云染?起始03 由于向云希望他們能在煙城待到生意部分處理完,故向子晨等人便在此多停留了幾日。
煙城除了這種煙花之地繁多之外,還有就是女人多,向云看中這點,把很久之前向子晨在研發的美容產品拿來此處販售,畢竟以色待人的女子最重要的就是自個兒的顏色,更何況哪個女子不希望自己能打扮的美美的,故向云對在此開發產業十分胸有成竹。
而向子晨則是很放心的將一切事務全權交給向云及向生二人處理,她只負責開發產品及收錢就好。
只是當一切都處理好之后,礙于該處店面剛開,不能直接就丟著給底下的人管,在幾人認真考量之下,決定留下二人顧店,而四個都很黏主子的屬下們就開始爭斗了起來。
這日,向子晨身邊的四個人,向墨、向劍、向云、向生,正在為他們的去留而奮斗著。
由于向云及向劍二人在武學造詣上都有自己的能力,因此決定以武做局,勝者便可繼續跟著向子晨等人離開。
「向云……我想我們并沒有打的必要。」向劍看著眼前躍躍欲試的男子,雖然面上仍是一貫的冷然,但心里有些無奈。
他與向云的武學方向本就不同,當初他習武只是為了強身及防不時之需,可向云不一樣啊!向云可是生來就為了做護衛,所有招式都是以命為目標的,這想也不用動手了呀!
可是向云本人仍是十分堅持。
「為了讓小姐相信我是有能力保護小姐的,這場一定得打。」
觀戰的向墨在心里用力的吐槽這個偽商人,明明就是忌妒向劍平常都可以貼身保護小姐,所以想趁機會痛扁向劍一頓吧!
「一定?」向劍摸了摸配劍,等等要用劍嗎?還是直接認輸算了?
「一定,不準放水。」而向云彷彿看穿了他的意圖,毫不客氣的點了出來。
敢放水就是小瞧他,小瞧他的后果很嚴重的!
向劍看著一臉堅決的向云,心里更無奈了,有誰知道這樣一個看起來白白凈凈又長相秀氣的家伙其實是個睚眥必報的主咧?
想當年,是他真的只會打架才被留在主子身邊的,難道這家伙還在記仇嗎!
他舉劍,看著對面男人一臉“我就是要揍你”的表情,幽幽嘆氣。
被揍就被揍吧,了不起跟主子要點藥抹抹就好了。
深吸口氣,向劍認命上前被揍。
向生看著那邊兩位為了跟隨權大打出手,瞬間滿眼精光的看向一旁看戲的向墨。
他可沒機會打贏那邊那兩個變態,跟這個小丫頭總有機會了吧?
「你不要看我喔!我是不會跟你打的!」查覺到向生的視線,向墨連忙跑到樹后,用著像是看怪叔叔的眼神看著向生。
不要以為她不知道那家伙在想什么!就是想欺負她嘛!
「每次都是你跟著主子跑,偶爾也要換換人嘛!」
「你就是看打不過向劍跟向云,才挑軟柿子想捏,我要跟小姐說你想欺負我!」想她向墨笨歸笨,但是論及自身利益還是看得很清的。
「哪有這樣的!」向生表示冤枉,他只是想正大光明的比一場怎么就變成欺負了?雖然武力值上的差距,可能真的會像是在欺負向墨。
「我又不是在當護衛的,我是負責照顧小姐的生活起居的,做什么要跟你打!」
向墨彷彿想通了什么一般,從樹后走了出來,且一步步的朝向生逼近。
「你知道小姐的喜好準備一天的衣服嗎?」
「你會幫小姐更衣洗漱梳髮嗎?」
「你能幫小姐刷背洗頭嗎?」
向生聽完為之一愣,他只會算錢算錢跟算錢,對了,還會一些筆墨,向墨說得這些不要問他會不會了,就算會,他們肯讓他去做嗎?
尤其現在還有個護小姐護得緊的新任少爺,要是讓云子星那個煞星知道他要去幫小姐刷背,他估計會被云子星給刷成渣渣吧?
想到這點,瞬間感覺到一陣惡寒,向生甩了甩頭,將這可怕的想像甩出腦袋。
而另一邊,在向云把向劍打貼在墻壁上當壁虎的情況下,畫出完美的句點……當然是對向云而言,完美的句點。
**
「于是就這樣,向劍跟向生要在煙城顧店,向云說他已經把事情交接得差不多了,小姐不用擔心。」
聽著向墨的匯報,向子晨著實驚愣了一下,沒想到向云武功不錯,她以為向劍已經夠厲害了說!真是真人不露相。
「事情妥了之后就準備出發吧,早點去才能早點回來。」云子星已將在煙城購買的東西收拾得差不多了,看到向子晨這邊也差不多妥了,故也盼著能早日出發。
先不要說他老家那邊找他回去是什么事情,向子晨的兩個小娃娃可還在暖城啊,這離開太久雖然師父在暖城,還是擔心會有萬一,畢竟他那個師父偶爾會稍微不靠譜……嗯,有點頻繁的偶爾。
想那日向君奕的話他就感覺到頭痛,子晨問他們說要不要一起上路,向小奕居然說不捨妹妹長途跋涉,所以在暖城等娘回來就好……
罷了,愛護妹妹是好事,大不了他們早點回來就是了。
不過他總覺得自己好像忽略了些什么?「是說,妹妹你怎么會忽然想跟我出這趟門?」
這可不是短程出游,要走起來可是要走很久的,她就這樣捨得跑遠?不過想到這樣某個覬覦他妹妹的人能因此碰不到向子晨,他心底倒也有些樂見其成。
「啊?!」面對云子星突然的發問,向子晨臉色顯得有些不自然,她心里掙扎著,想著自己該如何開口。
「怎么了?不能說嗎?」妹妹反應很奇怪,可是妹妹不想說他也不免強。
「也不是什么不能說的事啦……」云子星忙著趕路,現在告訴他應該不會殺回暖城吧?
于是她吱嗚幾聲后,用著非常簡略的方式將事情給帶過。
就是喝醉,然后滾床單,Over。
她講得很快,快到向墨都聽不太懂她在說什么,不過轉向云子星那邊,卻發現那個男人臉色黑得像是要滴出墨一般。
只見云子星放下手中包袱,抽出自己的配劍細細打磨起來,一臉的煞氣。
「痾……哥哥?」嗚嗚,她好像還是不該說出來的,云子星現在看起來像是要殺人似的,好可怕啊!
「你乖乖在這等哥哥,哥哥去殺了那個人渣我們再繼續出發。」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006.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