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拍東莞出租屋情侶_沈陽菁菁和老外的群交

惡神守愛【32】 十月的晚上,天還有些亮,公寓下,神丟了安全帽就叫我上車。
「吃晚餐嗎?」
「嗯。」
「今天也是云哥那嗎?」跟他住一起后,發現他不是吃外食,就是買冷凍食品回來煮,在第三個選擇就是去云哥那。
他沒回答我。
在他騎的路線中,我發現週遭的景物竟是往我家的方向!「欸,不是要去云哥那噢?」
他依然不回答。
算了,可能是騎機車沒聽到吧。
「沒錯吧!?」我驚訝道。
「這、這是我家耶!」我手指向大門。
「嗯,沒錯呀。」神笑笑,神情自然。
「今天來這吃?」我烏溜溜的雙眼睜大看他。
「嗯。」
我怔在原地凝看洋著嘴角的神,我猛然的一前進抱住他。
「你對我真好。」
我好想好想我媽做的菜!好想好想我爸煮的麵!我───啊───我的天哪……
反應過來后,我迅速放開他。
「哈哈!抱歉啦,我太高興了。」現在身體有種很奇妙的感覺,驚嚇帶點開心。
「……嗯。」神表情有點嚇到。
「我媽她知道我們今天會來嗎?」
「知道,我有跟她說。」
「那我們快上去!」我拉著他的手。
我拉著他的手向前走,后頭的人卻沒起步的意思,回頭見他身還倚靠在機車上。
「走啊。」我催促。
「妳去吧,我沒有要去。」他帶起安全帽,跨上機車,將我的安全帽還我。
「怎么不一起去?」神是怕尷尬嗎?
「妳跟家人相處吧!要回來時再打給我。」語畢,機車掉頭就走。
他是想讓我跟家人多相處,是因為那天的關係嗎?
「回來啦!」老媽開門見到我立即給我個愛的擁抱。
「回來了。」我抱住媽。
我走到餐桌前,看到媽張羅了一整桌我愛吃的菜,現在感覺感動的冒泡。
「回來啰!跟以嵐住好玩嗎?」媽問我。
「還可以……活得好好的。」
爸端湯出來。「以嵐真是個好孩子,他前天打電話來說妳那么久沒見家人,該送妳回來才對,還說他不是很會照顧女生請我們見諒呢。」
「他真的這樣說?」
「嗯。」爸微笑,一臉滿意的。
原來,他對那天的事一直謹記在心,沒有把我當胡鬧的小孩,今天會特地戴我回來,是為我想的,只是礙于面子,不當面表現吧!
「妳回來啦,老妹,妳哥想死妳啰!」老哥捏起我的臉頰,甩甩兩下。
「噢!你是想捏我吧!你這背叛親人的哥哥!」我會跟神住,要是他沒多嘴的話就沒這事發生了。
「讓妳跟個帥哥住多好呀!」
「我喜歡溫柔點的!他太粗暴了!」我張嘴做勢咬他。
「先來吃飯吧!要聊天等等聊吧!」媽拿碗筷放在我手上。
「欸?媽,我的呢?」哥疑惑的看著餐桌。
「碗槽。」
「哇哈哈哈!」我掩嘴大笑。
「在碗槽、在碗槽。」好不容易有嘲笑他的機會我怎么會放過呢,我不停戲弄哥。
「準備去吃飯啦妳!」哥氣說。
沒變,很好。
哥和老弟如往常的在與我吵嘴,媽和爸一樣疼我,其實,一踏進門,看到這整桌都是我愛吃的佳餚,內心的我是感動的落淚呢。
跟神住在一起,大部分都是在云哥那吃,還好云哥很好客,不然這樣子去吃我都不好意思了呢。
不知道他吃了沒。
他自己有去云哥那吃吧?
不知道他會不會覺得我不在很無聊。
手機鈴聲響起,一桌子的人十分有默契的將頭轉向客廳。
「是我的。」我放下碗筷,往客廳走去。
「喂,云哥。」
『喂,宇萌呀,神有跟妳在一起嗎?』
「沒呀,他沒跟你一起吃飯嗎?」
『沒,昨天問他有沒有要來,他說妳要回去跟家人吃,不用幫妳補功課就沒來了。我又怕這小子亂吃,才想說打電話叫他來的,結果他沒接電話,想說你們最近常在一偷拍東莞出租屋情侶_沈陽菁菁和老外的群交起,問妳會不會知道。』
「云哥別擔心啦,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不會亂吃。」
『宇萌,我看我真的得跟妳說,在妳找神教妳作業前,他可是在一些聚會及之前在我這打工時才會來跟我吃的,不過妳來之后,他就變的比較常,可能是不想讓妳陪他吃一些垃圾食物。』
「垃圾食物?你是指鹹酥雞那類的嗎?」
『嗯啊,他還喜歡吃泡麵,即使他知道那不營養,可是他還是喜歡。』
我居然不知道他有這么恐怖的嗜好。
『幸好妳來了,妳以后常找他好了,不然哪天他胃出問題。』
「嗯,好,我知道了,云哥你快吃飯吧,我想他會解決晚餐的,我聯絡到他,在叫他回你電話。」
『嗯,好,那妳快吃飯吧,掰掰。』
原來在他欠扁的個性下,他的飲食這么小孩子呀,那他該不會很喜歡吃麥當勞吧……下次我把兒童餐玩具送給他好了。
我聽著手機另一頭,神沒接電話,他是在騎車嗎?還是餓倒在地上?我開始胡思亂想,打了五通都沒接,他能忙什么呀!
「媽,等等這些吃完,我想打包一些東西回去。」
「當消夜呀?還是說要帶給以嵐吃?」
「給他吃的。」
「那我再去把冰箱里的那條魚下鍋好了。」媽說完,即起身。
「欸,哥你等等我載回去,神好像沒空。」我揮手叫著看電視的老哥。
「妳怎么一回來就帶個麻煩給我呀,我幫妳跟隔壁大嬸的三歲娃兒借三輪車好不好?」哥躺在沙發上,一腳跨在沙發頭,懶惰的說。
「我還沒騎屁股就先卡了吧!走路還比較快!」
「那妳就走路吧。」
「宇浩,就麻煩你啦,將你妹妹載去。」爸撇撇手。
「真是個麻煩。」
夏日夜晚,月輪明亮,涼風徐徐。
「哥,那我先上去啰,你騎車回家小心點。」一手提著塑膠袋,里頭裝的準備給神吃的晚───消夜。
「欸,宇萌。」
「干嗎?」
「妳跟以嵐沒怎樣吧?」
「沒呀,能怎樣?你這個罪魁禍首現在擔心我會不會太晚了呀?」也不想想是誰!
「嗯,那就好。」
「那要是有怎樣咧?」我反問他。
五樓以嵐家門外,我轉開鑰匙孔,頓時聽見家內傳來吵雜聲,我疑惑的眉緊皺,是我聽錯了嗎?我在將耳貼近家門細聽,的確有聲音。
怎么今天家里頭那么吵,可神又沒接電話,該不會───遭小偷!
小偷、小偷!怎么辦,他現在是在跟小偷對抗嘛!聽聲音來對方不只一人,啊───他應付得來嗎?
我得趕快進去幫他才行,對,要快!
「我、我進來幫你了神!呀───」我舉起手中納袋食物,手指將鑰匙插在指縫中,活像金鋼狼的手,表情故作扭曲,這樣起碼可以壯大聲勢。
「呀───」
客廳內的四人停格,瞪大雙眼盯著我瞧。
我整個人硬化。
「宇萌!」三人如出一口喊。
「呃───嗨……」我卸下方才扭曲的臉,轉來一記笑容,且非常───不自然。
沒錯,非常的丟臉,要是地上有洞,拜託,別跟我搶,我鉆定了。這一幕過五十年我想肯定是嘲笑青春時的一個大話題,為什么,白紫他們要在這時間點出現在客廳里!
「妳有這里的鑰匙!」庭望著我的我高舉在空中的手。
白紫和鬼隨著他的視線也移來。
下一秒,神整人被白紫制住,渾身不得動彈,庭在旁幫忙助力。
「兄弟你不說清楚就很不夠意思了。」鬼有力的臂勒著神的脖子,看那力度絲毫沒考慮會不會勒死他。
「快,給老娘從實招來!什么時候在一起的!?」白紫白皙的腳丫子眼見快貼上神的臉龐上。
「我、我沒有。」神喘不過氣的說。
「欸,虧我跟哪個女人有關係都會告訴你,你這實在太不夠義氣了!你有沒有避孕呀?」庭使了個眼神拋向神。
「干、干……誰像、像你這么淫蕩!我才不會做這種事!」
我活生生會呼吸吐氣的生物,在這時卻被當空氣般的杵在外面。
如此如此,這般這般的解釋完后,白紫他們才放他一馬,還是一臉不夠朋友的對他擺臉色。
「我還想你廁所里怎么會想兩支牙刷!」庭喝了口酒。
「我還想進門時怎么多雙女用拖鞋!」白紫說。
「難怪上次來你家安全帽多一頂。」鬼現在說的,想必是現在在垃圾場的安全帽吧。
擺放好從家里帶來的魚和菜,拿了幾雙碗筷要給他們。
「宇萌,妳對他也太好了吧,還給他準備飯菜。」白紫看了一桌子的菜。
白紫他們來時,有買些夜市小吃來當消夜,本來不好意思要給神的晚餐,一把被他搶過去,堅持要享用。
「欸,不過只有你們倆,孤男寡女的,難道不會有什么……」庭淫色的眼神盯的我們。
「不會。」兩人同聲道。
平時在家也是看看電視,跟神逗嘴,有時跟他扯著八點檔里的哪個賤人外,好像───一切都很正常,不會有庭所說的「孤男寡女」會發生的事,要說最親密的程度───哇啊!我干嘛想我們最親密的程度呀!心臟意外的加快跳動,冷靜喬宇萌,冷靜!我們兩個只是同居的朋友,最、最近他也是對我好了一些,又不小心抱在一起之外,其他什么都沒有呀,我只是把他當吵嘴的朋友,其他為零。
庭這一問,腦海里浮現剛與哥的對話。
「那要是有怎樣咧?」我反問他。
「提醒他,出門要小心。」
這是威脅吧哥,不過你終于有像正常哥哥的態度,實在讓我受寵若驚。
「欸,庭,你可不可以制止可瑤呀,快把她給拖走,她三不五時黏著我,哪天我的手不受控制我就不管!」
「她拼命黏著你呀?嘖,她姐可乖又成熟,個性未免也太南轅北轍了。」
「她一直纏我纏的很晚,要回個家都困難。」
「那你就把她帶回來不就得了。」
庭的這句話,使我整人有個不明物體打入身體,疼。
「不行,她又不是我的誰。」
「而且這個家里還有這個路癡。」鬼伸手指我。
「差點忘了,欸,對了,宇萌妳有男朋友嗎?」庭盯著我。
「認識她也快兩個月了,身旁也很少看到異性再打轉,我想沒有吧。」白紫說。
「她這白癡路癡怎么會有男友呀!」
「你笑什么呀,我條件又不是很差。」我拍神大腿。
「妳根本是沒『條件』好不好。」
我怎么總是只有被他嘲弄的份呀。
「誰說我沒條件的!?」
「啊,是有、是有,妳很會洗東西。」最后一句,神靠近我耳邊輕聲道。
來做做手指運動好了,我捏~
「噢!」神摸著疼痛處。
「那妳總有過曖昧的對象吧?」白紫看我可憐的,眉頭小皺問著。
「當然有過呀。」哼,起碼這可撐上有點吸引人的地方吧。
「妳跟壘……有嗎?」庭遲疑的問。
「拜託,怎么連你們也誤會,我跟他只是很好的異性朋友。」
「是呀,只不過有點曖昧就是了。」庭搖搖頭說。
「曖昧不等于愛情。」神說這句話,說的沉重。
庭聽到他這么說,人忽然靜了下來,我見狀也不敢多說些什么。
「什么愛情不愛情的,快吃東西,不然宇萌就白拿啦。」白紫胡亂的從桌上挑到菜夾進神的碗里。
是怎么啦,聽他這么說,庭都閉嘴了,這句話的影響力有那么大嗎?神講那句話時,氣氛變了,眼神也變了,在那我不熟悉的黑眸里……帶一絲憂傷。
這一幕,我一直記在心里。

惡神守愛【33】 就因為他的憂傷,所以我不敢多說什么。
神洗好澡走出浴室,浴室內的熱氣緩緩飄出,神穿著休閑褲裸著上半身站在浴室外頭,手拿毛巾擦拭著髮。
看到這幕我突然害臊了起來,怎么回事呀我,他這樣子我也看過幾次,怎么今天就───
「怎么?」他問。
「啊?沒有!」猛搖頭道。
「是嗎?妳看起來怪怪的?」他難得好心的問。
他舉步靠近。
「你干嘛?」
「說實話,不知道為什么……」
「什么、什么呀。」呿呿,滾遠一點不要靠近我,搞的我渾身不對勁。
「我很討厭壘。」
眼睛不聽使喚的睜大,我有沒有聽錯,他討厭壘!
「當庭他們說妳跟壘時,我其實莫名的很不開心,也很難解釋。」他第一次認真的看著我,好像在我身上會找到答案一樣,眸里只有我。
我也不曉得該說什么話,轉移視線,不注意他。
「宇萌。」
什么!?
宇萌?
他叫的,我是不是聽錯啦……這是他第一次叫我的名字,重點是居然不是大吼。
他手臂慢慢的環住我,臉龐貼著我的頭,感覺奇妙的開心,左胸口的位置,溫度與速度和平常不依的加熱跳動。
「宇萌。」他又喚了一聲。
我沒說話,靜靜的,手模仿著他,依賴的抱住。
一切好不真實,平時吵鬧的我們,如今卻依戀對方的擁抱,這也是我不敢想像的。
「再……說一次。」他叫我名字時,聲音溫柔又疼惜,我居然迷戀上他的嗓音,雖然感覺很混亂,但我好喜歡。
「白癡路癡。」
啊?什么?
「白癡路癡!」
他剛剛的認真跑那兒去了?
神抓著我的雙臂劇烈搖晃著我,那原本溫柔深情的樣,又轉回他真實的欠扁嘴臉。
眼皮沉重,我使力掙開,眼前的景象漸漸清楚。
「白癡路癡!」神一手抓住的我肩膀搖晃著。
「啊?」現在的神,衣服穿的好好的,嘴里的詞也一樣,白癡路癡的叫著。
手抵著床,無力的起身。
「妳剛剛做夢是不是?表情怪怪的,一下皺眉一下笑,噁心死了。」
我瞄一眼他,再想著剛作的夢,忍著翻白眼口吐白沫的沖動。
「我做噩夢。」無力的吐話來。
懶散的往旁倒下。
「還睡什么呀,起來。」
「要干嘛?假日欸,懶散點又沒關係。」我抓住被子整人裹住。
「我們去超市,快。」雙手扯開被子。
「去超市干嘛?這不都是家庭主婦在做的事嗎?」這家伙今天哪來的興致去呀。
「媽的妳話很多耶!做菜啦!」
在神強行的政策下,我不得不起來,可是───
「欸,神你先出去啦!」
「不要,妳等等又會倒下。」
好吧,是他逼我說的,這句話真的很羞人,我婉轉點好了:「那個……我里面沒穿啦,你趕快出去───是衣服里面……」
「什么里面?」神見我拉著被子蓋在身上,才懂意思,臉帶點羞紅的走向房門外。
「平靜的如海平線。」他縮小音量說。
「……」
這渾蛋家伙又展現起他久久一現的國文造詣。
超市內的冷氣實在是冷的不像話,我的手背都起了雞皮疙瘩。有時神在看某一架,我就會四處看看還有什么,走回原處居然只看到一個老頭,害得我在超市里亂鉆,像是個走失的小孩。
「還要這個。」我指指零食架上的餅乾。
神聽了話,將餅乾放置購物車。
「欸,有件事你該高興?」
「什么?」
「我第一次跟男同學兩人單獨來超市耶!」
「我也是第一次跟會在超市迷路女同學來超市。」
「你很煩耶,不要一直提啦!欸,今天怎么想來超市呀?」
「不是跟妳說過就做菜嗎?臨時想要的啦!而且家里的存糧也快沒了。」
「那好,我等等跟你一起做菜。」
「這不是本來就該的嘛。」
走回家的路上,神手提著兩大袋重物,我則兩手空的,結帳時,他推說著以后再算,我半毛錢都沒付到,對他很不好意思,回去還是幫他手洗白色衣服好了,完了,我好像洗上癮了。
「欸,今天晚上九點HBO有驚悚恐怖片!之前上映時票房超好的,晚上來看吧!」
「好今天有買點心,不然我看電影會嘴饞。」
他今天挑選的零嘴還不比我少,看樣子他在飲食方面如云哥所說的「孩子性」。
「有陣子沒碰到了,路以嵐。」
壓迫感,這是他給我的第一印象。
他是誰,身后被隨兩名同伴,神突然收起剛才的臉,一臉防備的看著眼前這位。
神與平常的樣子不同了。
眼前的人留著黑色俐落的短髮,眼眉帶著嚴峻不可玩笑的,身著黑色皮外套,他面帶微笑卻讓人感到徬徨。
神不回話。
他視線移動,看著我,笑了笑,我身體不自主的縮起來,神抓住我的手腕,讓我安心了許多。
「伍岳,你有什么事情嗎?」
「沒什么,看到你在對街就『特地』過來打聲招呼。」
「招呼你也打了,沒事,我先走人。」
「等等等,你也別這么急,好歹我也大你個兩三歲,尊重一下,你就介紹你女朋友給我認識呀,反正我們還是會碰面。」
「她不是。」
「承認吧你,你女人緣跟我一樣不錯,但平常除了白紫外,我倒是很少看到你會單獨跟女人在一起,還一起去超市呀,感情不錯,之前怎么都沒聽過消息。」他看了眼神提的購物袋。
神撇過臉,完全不想與他對視。
「其實我還以為你喜歡的類型都跟我一樣,這次,沒想到你這次喜歡的是這種呀!單純。」伍岳伸手過來拍拍我的手臂。
「別碰她。」神慌張的把我拉至身后。
「別激動,我不會對她怎樣的。」伍岳在把眼神轉到我這。
神看著伍岳的眼神,處處防備著,他有這么難對付嗎?為什么神比平常的防衛、憤怒提高了許多?
「妳先回去。」神將那兩袋交付在我手上。
「那你呢?」他不會要跟他開戰吧?
「我等等回去,妳先走。」
我先走?那他們打起來的話,豈不是神吃虧,眼前這個人不好惹,神那么防備他,他肯定是難搞的角色。我留下,會給神帶來麻煩,多一個擔心,但我走了,我能放心嗎?
不行,怎么能這樣呢,白紫可以不畏懼的與神并排,我怎么能在這時候給神保護在后。
「欸。」我跨一步在神前頭,面著伍岳道。
伍岳看向我,期待我會說出什么話似的。
我舉起其中一袋說,「不要浪費時間,我的東西壞了你要付我雙倍嗎?」
語畢,我拉了神的手,從他旁邊繞過去,順道附贈一句:搞喂(臺語:多嘴)。
走了約一百公尺,神猛然停下腳步,立定原地的大笑,他這一笑可五分鐘才停下來。
「我到底該說妳白癡還白目啊!哈哈哈哈哈哈!」
話說,今天是我第一次看到神大笑,但,有這么好笑嗎?
「欸,精神病院院長怎么會放妳出來呀?」
「夠啰。」我笑著推他:「拿著啦!」神接過購物袋。
難得看他大笑,自個兒也覺得好笑,一路上拍打他,才讓他停止笑意。
我沖洗著剛買回來的菜,神在冰箱那挑選食材。
「神,那個叫伍岳的人很麻煩嗎?」
「怎么會有興趣問?」神繼續埋首在冰箱,挑好了食材,走到我身旁準備做處理。
「看你好像很防備他呀。」
神不語。
「妳不在就不會了。」
「噢。」
果然,是擔心波及到我,才叫我先走。
「我和他根本就不能撞見,我嫌他礙眼,他看我不爽。」
「為什么呀?」
「拿去。」他遞廚具給我沖洗。
「你們兩個以前有什么恩怨嗎?」我拿著廚具在流理臺沖洗。
「給我。」
我拿洗好的廚具給他。
擺明了,他要脫離這話題。
好呀,這個人,我還以為我們感情比以往好了許多,現在又突然不理會我,好歹也看在今天我逗他笑那么久的份上,告訴我一些他的事嘛。
好,我也不是個打破沙鍋問到底的人。
人嘛,都有秘密的,不想給人知道,也許是秘密,也許是傷口。
能不碰觸,就埋沒。

「伍岳跟神之間有發生過什么事嗎?」我臉逼向他。
被我這么一問的庭,差點兒從樓梯滾下。
「啥!?妳跟我說啥?姐姐!」庭一臉驚恐。
「唉唷,干嗎?噓,沒關係我們找安全點的地方私底下講。」
我和阿妃合力將庭拖到音樂教室。
「什么、什么!干嘛呀妳們,欸!同學救我呀,沒看到我被拖了嘛!欸,同學!救我呀───」
本來是問阿妃的,可是她卻不曉得,只知他們倆不對盤就是了,被我這么問一問,阿妃的好奇心也跟著著上來了,于是我們從神的親信下手。
我們從門縫觀察外面情況:「嗯,應該沒什么人了。」
「妳們干嘛!?」庭指著我和阿妃大喊。
「噓,別那么大聲,我們不會傷害你。」我努力安撫庭的情緒。
「欸~別看我唷,她保證不會傷害,我可不會保證。」阿妃賣力的挑逗他。
「要做什么啦?」庭雙手抱著桌腳。
「很簡單呀,你只要跟我們說神和伍岳為什么會吵那么大就好了。」阿妃拍拍他臉。
庭,你就別怪我了,假如逼不出你的話,我想我可以勉強不會再去追問。
「不知道!」
阿妃踹他一記屁股:「是不能說還不知道!?」
「不能說啦!事情沉澱以久,過去就別提了。」
「有那么嚴重嗎?」我歪著腦。
「妳怎么會忽然問這個呀?再說妳為什么會提起伍岳?」庭問。
「對耶,宇萌啊,妳怎么會突然提起他?」阿妃不解問。
「呃……就遇到啦,然后看神好像很防備的樣子,好奇嘛!」
「妳跟神一起遇到呀?什么時候?」阿妃再問。
她今天是來幫誰問人呀!?
「嘿……這個嘛,在路上走著走著就碰到啦。」
「你們感情什么時候變那么好,還走在一塊兒。」
「都住在一起了哪能不好。」庭說。
我的手慌亂地摀住那大嘴巴,這家伙未免也太多嘴了吧!要不是礙于朋友關係,我還真想踹他肚子。
「啊!?什么!妳跟神住在一起!」巨大的身軀猛然接近。
我的手立即改了位置從庭的大嘴巴上移置阿妃的肩膀,雙手抵在她肥嫩的雙肩上。
「不、不是這樣的。」
「喬宇萌!這么大條的事,妳居然沒跟我說!」
「別瞪我,我以為妳有跟她說。」庭一臉無辜。
阿妃鼻孔的怒氣直噴我腦袋,瀏海展翅飛起:「妳最好給我一個合理的解釋!」
我有一百個理由恐怕她也不能原諒我:「庭交給你了!」
推開阿妃,死也不肯回頭的我,直奔門口,能逃哪就逃哪,在庭跟她解釋的時間,能避而不見,我看最好閃到天邊,等祖奶奶氣消。
我躲在C棟三樓樓梯,我從欄桿中低眼看二樓,心驚膽跳的注視路過的每位白胖女孩。
「你要去哪里?」我頭貼近欄桿對二樓喊。
他回頭,見不著人影,繼續像向前走。
「我在這里啦!」我探出頭,朝壘揮手。
「妳躲在這干嗎?」壘看我怪異樣問。
「呵呵,沒什么啦,我得罪人,所以……」
「得罪神嗎?」
「不是。」
我很容易得罪他嗎?
「這次是,阿妃。」我答。
「妳跟她?感情不是很好嗎?」
「說來話長,總而言之我得避開她。」我小心的觀察四周,嗯,很安全,地上也沒傳來震動。
「宇萌。」
「什么?」頭東瞧西看,深怕等等會遇不測。
「要不要跟我一起翹課?」壘注視我,燦爛一笑。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09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