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云深葉安小說名字_沙漠風暴有什么感覺

第二章(5) 「喂,堯禹。」方譽元忽然從走廊將頭探近窗戶,嚇了我一跳。
「干么?」
「很兇耶!」他笑了兩聲,「你們班體育股長在嗎?」
我瞥了一眼俞季玟的方向,她正在用手機看少女漫畫,不過單看她的外表大概會以為她在看什么體育報導吧。
「帥T,外找!」我故意大喊,林琦惠也有默契的拍了俞季玟一下。
看少女漫畫情緒被打斷的她老大不爽,臉看起來更Man地對我吼:「妳叫誰帥T!」
「誰搭腔我就叫誰啰!」這是報復妳剛才不理我。
她氣沖沖的還想再多說些什么,卻注意到方傅云深葉安小說名字_沙漠風暴有什么感覺譽元,只能忍下怒氣走過來。
「怎么了嗎?」
「體育課,這學期我們都同一節課,我在想要不要我們兩班有個共識每堂課要上些什么?」方譽元提議。
「不過我們老師不一樣,沒有差吧?」俞季玟興致缺缺,她只是看起來帥,內心可是超討厭運動的少女啊。
「有差啊!我很想上金剛芭比的課,但她是你們班的體育老師!所以只能我們兩班聯合,我才上得到金剛芭比的課。」方譽元壓低聲音。
「金剛芭比的課有什么好?」我忍不住插嘴。
「她以前是國手耶。」
「什么?」我和俞季玟同時說。
「就是籃球國手啊,代表臺灣……」
「我們知道什么是國手。」俞季玟帥氣的揮揮手,另一手叉腰。
誰不知道國手的意思,重點是,我們對體育都沒什么興趣,所以不懂方譽元的興奮。
「反正啊,如果你們班沒什么意見,我們就都一起上課,跟老師這樣提議,就這樣決定了。」方譽元擅自下了注解。
我和俞季玟對看,最后我聳肩要她自己決定。
「我再問問看班上吧。」聽得出來俞季玟是敷衍。
「等妳消息啰,季玟。」方譽元露齒微笑,這讓俞季玟愣了下,皺眉抬頭。
「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他指了我,「從她臉書看見妳留言過,所以記得。」
「你好像變態。」我哼了聲。
「總比妳這說謊精好。」方譽元不以為然。「看結果怎么樣再跟我說!」然后他就離開。
「他居然只叫妳兩個字,有點沒神經。」我失笑的轉過頭,卻發現俞季玟傻楞楞的在原地。「妳干么啊?不會被他電到了吧?」
「電妳個頭。」俞季玟哼了一聲回到座位,繼續看她的少女漫畫。
「怪人。」我唸了聲,然后繼續從手機里面找尋酒窩學長的臉書。
不過連來連去,就是找不到,我原本以為很容易,畢竟連宋奇軒都會是我和林琦惠的共同朋友,何況是同一間學校的學長。
但我實在太小看命運這種東西,越想找的時候往往就越找不到。
就算連到一兩個學長姊,也連不到酒窩學長,最后在我放棄之前就打鐘了。
今天已經禮拜四了,如果酒窩學長明天還沒拿到書包,他就要去買新的,這樣實在太浪費了。
我想每天進出學校的時候,一定常常被站在校門口的教官給刁難,唉,真是對不起啊……酒窩學長……
咦……每天?校門?
天啊!我怎么這么笨,沒有想到可以直接在校門口等他呢?
不管怎樣,一定會從校門進來啊,只要我在校門口等,就一定可以遇見他,這樣子就一定可以把書包交給他啦。
于是隔天,我一大早連糾察隊都還沒執勤、鐵門還沒開我就站在校門口,替代役警衛好幾次探出頭問我是不是要進去學校,我說沒有,我等人,然后哈欠連連。
現在才六點半,我已經站在學校門口,為了還酒窩學長書包,我也算是很有心了。
只是酒窩學長上次遲到翻墻的模樣那么熟練,我這么早來到學校似乎沒有意義,感覺遲到遇見他的機率還比較高,越站我越是想睡。
后來學生陸陸續續來到,我依舊站在一旁,教官過來問我兩次為什么還不進去,我還是只說等人,然后多嘴的替代役警衛補充:「她從六點半就在這了。」
教官狐疑看著我,問了我班級姓名,完蛋了,以后一定會被多注意的。
接著俞季玟出現,她好奇問我怎么在這,我告訴她原因后她翻了個大白眼:「我覺得妳不如在上次翻墻那邊等說不定都還比較有可能遇到。」
我趕緊噓了兩聲,「別讓教官聽到啊!」
俞季玟吐吐舌頭,「我要先去教室了。」
「沒義氣!哼!」
「隨便妳怎么說。」她笑了兩聲,還真的就往里面走去。
而我繼續站在校門前等著,忘了說,酒窩學長的書包當然放在教室,我才沒笨到拿著兩個書包站在這邊等,我只需要在這等到酒窩學長,然后告訴他我在哪一班,請他過來就好。

第二章(6) 等啊等,時間來到二十五分,期間我看見林琦惠一邊看著小說一邊進校門,距離太遠所以沒辦法叫她。
接著是班長陳詣安,他問我為什么在這,我打發他說等人,他瞇起眼睛后說:「早自習以前得進教室,不要都站在校門口了還遲到。」
「我、我又沒遲到過。」我心虛說著。
再來出現的是一部黑色轎車,咻的停在校門口,烤漆閃亮,幾乎可以當鏡子用。
而后車門打開,方譽元從車上走下來,還抓了抓頭髮。
車子揚長而去,而方譽元漫步走來,接著看見我后眼睛一亮,笑著靠過來問:「妳在這干么?不會是等我吧?」
我也對他露出微笑,「最好。」
他似乎很滿意我的回答,笑得更是大聲,「所以說,妳等誰?都快打鐘了。」
聽他這么一說,我才看了手錶,時間真的快半了,為什么酒窩學長還沒來?
難道他又遲到?還是請假?
這樣子我根本沒辦法把書包交給他啊!
「堯禹,就快打鐘了喔,妳到底要不要進去啊?」一旁的教官喚了我的名字。
「哇!妳居然都讓教官記住妳名字了,慘啰慘啰。」方譽元幸災樂禍笑著。
「方譽元,你也是,快點進去。」教官扶了下眼鏡,壓著下巴從眼鏡上的縫隙看著他。
「哇!為什么連我的名字也記得!」
「因為你是股東兒子吧。」我聳聳肩。
「哈哈哈。」不知道這有什么好笑的,但是方譽元很開心。「好了,走吧。」
「走去哪?」
「進教室啊,難不成妳真的要遲到?」他用頭點了下校門方向。
我再次轉頭看了對面馬路,已經沒有什么我們學校的學生了,看樣子今天也遇不到酒窩學長。
「唉。」于是我只能轉身,跟著方譽元進到學校。
鐘聲正好響起,方譽元邀功地看著我說:「看吧,再晚一秒,妳就遲到了。」
后頭的替代役已經關起鐵門,而教官拿出遲到登記本開始登記。
「唉。」我又嘆了一次氣。
「怎么了?妳被誰放鴿子?」方譽元瞧著我問。
「不是放鴿子,我只是在等一個人。」爬上樓梯后,我忽然轉頭看著方譽元,「芋圓,你是不是認識很多人?」
「哇,一下子就叫我譽元,會不會太親密了?」他三八的裝羞。
「你之前還不是叫俞季玟『季玟』而已。」
「季玟?她叫做俞季玟嗎?」方譽元一臉驚訝。
「干么?你不是已經知道了?」
「我以為她就叫做季玟,姓季耶!」他抓了抓后腦,「她臉書也是打季玟啊。」
原來是誤會一場,「她叫俞季玟啦!」
「我居然在不知道的情況下叫女生兩個字!」
原來方譽元也會覺得害羞,「算了啦,沒差。」
他轉過來看著我賊笑,「不過妳不一樣喔。妳知道我叫方譽元卻還是叫我兩個字。」
「才不是!我不是叫你方譽元的譽元,我是叫你芋圓,吃的那個芋圓。」雙手叉腰低看著他,就算站在比他高兩個樓梯的地方,也只能和他視線平行。
「說到芋圓,九份芋圓很好吃喔,不如下次我們去吧?」他人畜無害地笑著。
「你真的很會引導話題呢,果然是股東的孩子,明明是我先發問的。」
「這關股東什么事情啊,我家可是正正經經的生意。」他一腳往上一踏,瞬間離我很近,「我認識很多人沒錯呀,妳要找誰嗎?」
我趕緊再往上站一格,「一個學長,有酒窩,三年級。」
「我就算認識再多人,憑妳如此清楚的特徵我一定也找不到。」
「我聽得出來你說反話喔。」
他聳肩,「沒有其他的嗎?」
「啊,就是新生訓練那一天在講臺上示範穿著的其中一個學長,之后還被校長叫到最前面示範,你知道吧。」
「這樣具體多了,我找找看吧!」他邁開腳步往樓上走去,忽然轉過頭說:「如果我找到了,那妳就要跟我去九份吃芋圓喔。」
「找到再說吧。」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12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