催乳校花乳汁的小說_沙漠風暴除塵器車用

第三章(5) 「這、這還好啦。」我抓著自己的頭髮,趕緊轉過身想避開他的眼。「又不是打架。」
「喔?妳又知道了,說不定我會喔。」
我驚訝地低下頭看著他的臉,「學長會?」
忽然他又哈哈大笑,「不會啦!」
怎么覺得他在尋我開心,我皺起眉毛鼓起嘴。
「我高三了啊,最后一年的高中生活當然想要盡量玩樂啦,難得學校有這片湖還有鴨子,我才不想遵守規定呢。」他站起來拍拍褲子,「畢竟高中只有一次啊!」
「說的也是。」
「對吧!」酒窩學長手插到口袋,「希望堯禹也能好好把握呀。」
酒窩學長高三、我高一,我高二的時候他就畢業了,我和酒窩學長只能在鏡湖高中相處一年,忽然我覺得有點難過。
所以更要好好把握現在的時光。
「學、學長!」于是我叫出聲音,「你、你有臉書嗎?我可以加你嗎?」
沒有想到我居然會主動問男生臉書的事情,天呀天呀,冷靜點,堯禹,想像現在自己是方譽元,就是一種大家臉書都會加沒什么特別的模樣。
酒窩學長轉過來,我努力維持自己臉部表情鎮定。
「我沒有臉書。」
「咦?」我驚訝地瞪大眼睛,「怎么可能!」這種時代了,應該大家都有臉書呀!
酒窩學長淺淺一笑,「大家聽見都是這種反應呢,沒臉書真的這么稀奇?」
「因為、因為那是人際關係必備的社群網站……」媽呀!我居然講了跟方譽元一樣的話。
「我覺得那很麻煩,而且很沒有隱私。」酒窩學長抿著嘴,一臉沒辦法,「說起來是要和朋友聯絡感情,但不覺得就像是被監視一樣嗎?」
「呃……我沒這樣想過呢。」
酒窩學長再次淡淡地笑,「那可以多想一下,而且妳還是女生呢。」
「這跟女生有什么關係嗎?」
「有呀,女生發文總是讚比較多,要是再PO個照片,馬上就破百了。」
「學長沒有臉書,可是卻很懂生態。」我失笑,酒窩學長也是。
「妳想,妳那張照片有很多人看過,那些人妳卻不見得都熟悉,連名字都叫不出來,那些不認識的人看著自己的照片,不覺得很可怕嗎?」
「可是加到臉書里面的,都是自己的朋友呀。」
「但是他們只要一個右鍵,或是長按螢幕,就可以把妳的照片複製下來,傳給妳都不知道的人看。」
我沒想到酒窩學長會注意這么細節的東西,這樣一想,真的很可怕。
可能見到我臉色凝重,酒窩學長笑出聲音,「別想那么深入,堯禹感覺就是很開朗的女孩,人家說物以類聚,所以接近堯禹的人一定也都是好人。」
「學長好像經歷過什么事情一樣。」我莞爾一笑。
酒窩學長聳聳肩,「說到這個,妳的名字一直讓我想到一個笑話。」
「笑話?」
「前幾年啊,很紅的一部電影,《不能說的祕密》,妳看過嗎?」
「嗯,里面的女主角叫做小雨。」還記得我看得唏哩嘩啦。
「然后啊,她不是說『我是小雨,我愛你,你愛我嗎?』,妳的名字是大禹的禹,網路就有人說『我是大禹,我治水,你智障嗎?』。」酒窩學長自己說完后笑得很開心,笑話很無聊,可是我被他的笑感染,也笑了起來。
于是我們兩個就這樣在專任教室前面笑個不停,笑到后來也不知道是為了什么事情而笑。
鐘聲響起,我有種很不想和學長分別的感覺,就算沒有臉書,總是有其他聯繫方式吧?
「學長,那你有LINE嗎?」
「這個我就有了。」他拿出手機,顯示條碼給我。
我有些緊張的將鏡頭對準他的螢幕,接著學長的頭像便出現在我的螢幕上,名字只寫著一個L。
「我加入了。」我抬頭看了看學長,「我如果有任何問題,都可以問學長吧?」
「我倒覺得沒什么問題可以問我喔。」學長哈哈笑了兩聲,「妳快回教室吧,別遲到了。」
「被學長這么說還真是沒說服力。」
他露出好看的笑容,接著擺擺手,往前走要從另一邊的催乳校花乳汁的小說_沙漠風暴除塵器車用樓梯下去。
我站在原地,一直等到看不見酒窩學長的背影之后,才回過神來趕緊往教室跑去。

第四章(1) 「不行,不管你們說什么,一定要跳健康操,這是鏡湖的規矩。」
好了,就算方譽元和俞季玟早就和班上同學溝通好,要一起和老師『建議』不要在體育課上跳健康操,但金剛芭比怎么樣都不答應。
「金剛……不是,老師啊!我們也是會練習啊,只是不想在體育課上跳。」方譽元一開口就先叫老師外號根本失敗,我有發現金剛芭比臉變了下。
「是呀,我們想利用體育課上些球類運動,或是增加體力之類的事情。」俞季玟也附和,班上其他同學更是用唉唉叫來助陣。
另外一個體育老師基本上沒太大意見,因為金剛芭比一個人說話的聲音就夠大了。
「不用體育課練習,你們還有什么時候可以練習!學長姊也都是這樣跳的,認真的話一個禮拜內就可以解決了。」金剛芭比視線掃過一排搭腔的女生,「妳們這些平常體育課也沒多認真,還敢說要上增強體力的課!」
大家立刻噤聲,暗暗把抗議動作交棒給男生們。
「會啦,金剛……我是說老師,我們會找時間練習,在朝會上也會認真跳操。」
我的天啊,方譽元你乾脆不要說話算了,一直叫錯老師名字是怎樣啦。
所以最后我們的抗議當然沒有成功,我覺得方譽元要付很大的責任。
當我們等距散開做暖身操的時候,方譽元垂頭喪氣的站在我斜前排。
老實說,健康操的動作蠢是蠢,但國小國中也跳過,我倒也不會那么排斥,其他同學也是認份的跳著,就不知道為什么方譽元這么極力抗議。
難道是因為他覺得自己很帥,不應該跳這樣愚蠢的動作嗎?
還真自負啊!
「接下來,右手向上的時候,左腳往前。左手向上就換右腳往前這樣,來回共八次,來,2234。」由金剛芭比示範動作,另一位體育老師則是吹哨子打拍子。
就在這個摩門特,我明白了為什么方譽元極力反對健康操的進行。
右手向上,他左腳卻往左邊,不然就是左手起來左腳往前,整個肢體障礙的很嚴重。
因為他的動作實在太過怪異,讓人不注意都難,沒過多久,大家的視線就全部聚焦在方譽元身上,而方譽元因此頭越低,動作更加怪異,從我的角度看過去,他就像是張牙舞爪的章魚一樣亂無章法。
「噗!」所以我忍不住先起頭笑了出來,連鎖效應,大家接著狂笑。
方譽元咬牙切齒紅著臉轉過來怒視我,「堯禹!」
「哈哈哈哈對不起哈哈哈哈我的天呀!」我超沒誠意的道歉想當然他一定不會原諒我,可是當下除了笑以外真的不會有其他反應。
金剛芭比不知道是不是要報他剛才叫她金剛芭比的一箭之仇,用力拍了兩下手后說:「繼續!」
所以大家忍著笑繼續跳,不過都將視線聚集在方譽元身上,而方譽元因為彆扭所以動作更奇怪,這讓我更是憋到快要內傷。
體育課結束后,我一邊跟俞季玟聊天準備回教室,脖子卻忽然被人勒住往后拉。
「堯禹,剛才很開心嘛!」方譽元的聲音在我耳邊。
「哇!又不是只有我笑!」我努力要掙脫,朝俞季玟伸手要她救我,而她卻一臉酷樣。
「但是是妳先笑的。」方譽元這個面子薄的家伙,「我不教訓妳我不甘心。」
「什么教訓!我是女生啊!」我慌張的想要找老師求救,但老師都不知道去哪了,「季玟,拉我一下啦!」
俞季玟只是抬抬下巴,雙手還胸:「我支持你的作法。」
我瞪大眼睛,裝什么酷啊!
「謝啦,季玟,妳不愧是我好朋友。」方譽元笑了聲。
「等一下,不對欸!季玟妳是我朋友啊!什么時候變這塊芋圓的朋友了!」我兩只手用力想拉開方譽元的箝制,但這討厭鬼卻抓得老緊。
「堯禹,妳死心吧!」
結果這個人居然直接把我抬起來,對!抬起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13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