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尊 小說完整版_治愈系哄睡電臺文本

63.為什么這男人這么霸道呢 言姑娘還在自己的震驚和無法接受中,自己已經在民政局里面了。
就在這時,那道剛才亂了她剛才心神的低沉磁性男音再度響了起來。
「簽名。」
男人依舊淡淡地開口,看不出任何一絲表情。
轉了個眼珠子,言姑娘慫慫的乾笑:「戰哥哥,我沒帶身分證和戶口名簿,要不……」
話還沒說完,上官戰早就猜到她會耍什么把戲了,使了一下眼色,旁邊的人就拿著他們兩人的身分證和戶口名簿過來:「戰總,東西都準備好了。」
「這下可以簽名了?」上官戰話語里多了一分催促。
言睬蝶愣了會,望著他那張俊臉呆呆地點了點頭,然后拿起筆,很機械化的簽下自己的大名。
接著,旁邊的男人偷偷勾起了唇角,邊上溢位的笑容,足足讓A市的女人瘋狂起來。
簽完名后,她瞄了一眼早就簽好名的上官戰,這三個字,潦草的好看,有股說不出來的感覺,再看看她寫的名字,等一下,就真的要這樣結婚了嗎?
腦子里的混亂還有複雜此刻充分地出現在她的那張小臉上,未來的忐忑和驚慌一直在她腦中轉來轉去,這輩子,她怎么想也想不到會和上官戰扯證!
唉唷我去!還能不能狗血一點。
腦子亂哄哄的同時,手里已經被塞了一本有些燙手的小紅本,那是他們的結婚證。
她的情緒被身邊無比精明的男人充分地捕捉到了,薄脣輕輕開啟,語氣冷了起來:「怎么?后悔了?」
心思被看穿,言睬蝶乾笑了幾聲,不敢答應。
不知道哪里來的勇氣,言睬蝶一鼓作氣的拉住他的西裝外套:「戰哥哥,我覺得還是不太妥,要不我們順便離個婚……」
才剛一說,她就后悔了。
連旁邊的工作人員都傻了,這結婚又離婚,把婚姻當兒戲了嗎?
然而下一秒,男人一個冷眼隨即投了過來,目光里,深邃,帶著不悅:「言睬蝶,妳把婚姻當成扮家家酒,說結就結,說離就離?」
又不是她愿意結的,她……她只不過提出了離婚而以呀。
在心里暗暗地嘀咕著,卻是不敢再看男人黑下去的臉,低著個頭,儼然像是個做錯的小孩。
真是快哭了,為什么這男人這么霸道!
「戰哥哥,我……」
「我不是妳的哥哥了,叫老公。」
‘轟’的一聲,言睬蝶的內心世界快爆炸了!
她怎么可能叫的出口,怎么可能!
「戰哥哥,你為什么要對我負責,你又不愛我,我……」言睬蝶咬緊唇瓣的說。
「我又沒說我不愛妳,妳怎么知道我不愛妳?」男人反問她。
等等,他說什么?
難道他愛自己?這怎么可能……
小時候到現在明明就沒什么接觸的,怎么可能他會喜歡她?
不明白啊………
看見她不可置信的表情,下一秒,男人大手一攬,勾上了她的纖纖細腰,笑道:「我送妳回家,有我在,不用怕。」
那一笑,笑的她覺得她的心都要醉了。

64.他喜歡她,她不知道 那一年,上官戰十七歲,他正值青春,他大她七歲。
那一天,她來上官家找上官澈一起玩,可是他卻不在。
「戰哥哥,阿澈呢?」小丫頭皺著眉頭拉著上元尊 小說完整版_治愈系哄睡電臺文本官戰的小拇指問。
上官戰冷冷地看了她一眼,沒有什么反應,總覺得這丫頭很麻煩,所以一直以來他都沒什么注意這丫頭。
「他不在。」沒打算繼續搭理她,他只丟出了這句話,然后繼續看自己的書。
聽見上官澈不在,小丫頭馬上就不高興的嘟了嘟嘴,那失望的眼神都快哭出來了。
「那戰哥哥,陪我玩。」小丫頭低著頭拜託他。
「沒空。」
上官戰無情的拒絕了,他實在不想浪費時間在這種毛都沒長的小屁孩身上,他都十七歲了,已經過了陪小屁孩玩的年紀了。
小丫頭被這么一拒絕了,總覺得像顆皮球一樣的洩氣,也沒有說什么,自個兒的蹲在角落里面發呆了。
上官戰看完書了,他瞄了一眼角落,發現這小丫頭還在,便站起身來。
「我帶妳出去走走吧。」這下他心還是軟了,總覺得放小丫頭在這里發呆有股罪惡感,反正書都看完了,出去走走也罷。
聽聞,小丫頭不由地擡頭開心一笑,站起來朝著他的大腿一抱,像是只小貓一樣撒嬌著。
上官戰將她抱了起來,邁著腳步就朝著外面走去,上官家有一片庭園,那片庭園可以跑跑跳跳。
他將言睬蝶放了下來,讓她自己去那庭園跑跳,他在一旁看著,忽然,小丫頭就跑到跌倒了。
上官戰馬上去把她扶起來,正以為她會哇哇大哭的時候,她卻只皺著眉頭,忍住。
「妳怎么不哭呢?」他好奇的問。
「阿澈不喜歡我哭。」
那時候的上官戰很驚訝,他的弟弟不喜歡她哭,她就真的不哭了?
那時候的上官戰也開始欣賞言睬蝶。
又是某一天,上官戰今天沒看見言睬蝶來他家玩,這讓他更好奇了,自己走去言家看看。
「是阿戰啊?怎么突然來了?」言媽媽和藹地笑著問。
「小蝶呢?」
言媽媽一楞,他是來找她的嗎?不是阿澈和小蝶感情比較好嗎?
「她今天發燒感冒了,在房里休息呢。」言媽媽苦惱地說著,這孩子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怎么會無緣無故就發燒感冒。
聽聞,上官戰就對言媽媽禮貌地點點頭,自個兒的跑去樓上房里找小丫頭了。
小丫頭紅著臉躺在床上,有些難受的在睡覺。
上官戰皺著眉頭看著這小丫頭,眼色居然閃過了一絲心疼。
他伸出手握緊她的小手,這讓床上的小丫頭有些動靜。
「阿澈……」言睬蝶下意識地喊出上官澈的名字,但他沒有說話。
過了許久后,上官戰這時才離開了她的房間,走下樓對著言媽媽說:「伯母,我希望妳能和小蝶說是阿澈來過,并不是我。」
言媽媽覺得奇怪,為什么要這樣說,但卻只有點頭說好,并沒有問。
每次她生日的時候,他都會以上官澈的身分偷偷送禮物給她。
每次她生病的時候,他都會以上官澈的身分偷偷去探病,還買了退燒的東西給她。
每次她難過的時候,他都會偷偷擺一顆糖果放在她的外套口袋里。
沒有人知道,他喜歡她,她也不知道。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17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