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共場所戶外露出 佳佳_濤聲依舊趙狗蛋百度網盤

參之一、 說車上的氣氛,不尷尬是騙人的,兩人坐在這狹小的空間,卻都默默無語,只迴蕩著電臺廣播的聲音。今天回來就已經中午,又在出門前大吵了一架,真正開車上路也下午四點鐘。我們所在的H市跟目的地Y縣有兩個小時的路程,柳川專心地開車,我則失神地發呆。
腦袋混沌,也拼湊不出一個組織,出來玩本應該開開心心,竟然會因為我親上柳川而讓一切失控。想起他所說的每一句話,心都像撕裂一般,鮮血淋漓。
他不適合那么冷酷的模樣,這么溫和親善的人,應該要露出笑容,講話充滿柔情才對,被我逼得只能豎眉大吼,真的是我逼得太緊,才讓彼此都有了疙瘩。
柳川啊……有讓人不知所措的堅持,在他的眼底少有波瀾,那原則卻是難以被人輕忽。
「時間也不晚了,要不要把車靠在餐廳的旁邊,我們進去吃晚餐?」瞟了一眼車前的顯示時間,我開口詢問,怕他餓著。
「不用,我們住的飯店很快就到,那邊的人有準備晚餐了。妳餓了嗎?去便利商店買點東西果腹?」五月的天空到了晚上六點也不顯黯淡,我溫潤地點點頭,又開始看著窗外想心事。突然間,擺放在大腿上的左手被他給握住,稍稍地錯愕轉頭,看他依舊淡定地用另外一只手控制方向盤,連嘴角都沒動一下。
心里忍不住嘀咕他這是什么意思,又對于先前的暴怒心有芥蒂,只能低頭任他握著,怪可憐一把。
「對不起,下午對妳太兇悍,說一些太超過的話,讓妳傷心是我的錯,真的很抱歉。」察覺我的彆扭,他開了金口來道歉。
「該說對不起的人是我,不該侵犯你的隱私。」語調有些委屈,又不敢顯露出來。眨眨眼睛,不想透出水漾。
「小笨蛋,妳不要這樣。我跟妳道歉,不要疏離我、遠離我,將來還是疼妳、寵妳,我也需要一點時間來接納新的感情。乖,不要生我的氣好嗎?」把車子開到旁邊,柳川把我給抱緊,又是揉揉又是親,大概是想要安撫我受傷的心靈。
「沒事、沒事。我沒有生氣,反而是害怕你在不高興。柳川,資助人那件事,我不是故意要去知道,你不要發脾氣……是我不小心壓到被單下的信紙,對不起。」一時間我也只會道歉,揪著他的手臂,就這么看著他。
「生氣怎么會帶妳出來玩?我們繼續開去飯店,那里有大餐等著享用呢。」捏捏鼻頭,他又啟動汽車,沒過多久就到了一間挺有名氣的國內度假村。現在雖非旅游旺季,但處于溫泉知名圣地,這里常常訂不到房間,要提早一個月來排隊,沒想到柳川竟然能在一房難求的情況下,給安排出一間獨棟含廚房的小木屋!實在太讓人驚艷。
「柳川,這是你臨時訂的?」提著行李入房,一看到裝飾得宜的客廳就傻愣住,連空氣都渲染著木頭的清晰香味,大概也是一等一的好木材。
「是啊,喜歡嗎?」他笑著放下東西,轉身對后頭跟著我們的服務人員叮嚀幾件事情,順便把餐點送過來,不要拖延且食物要新鮮,嘮嘮叨叨的大約十分鐘。我站在一旁,連一句話都沒得插嘴。
等到服務生走遠了,柳川才過來摸摸我的頭,「剛問妳『喜歡嗎』,還沒回答我呢公共場所戶外露出 佳佳_濤聲依舊趙狗蛋百度網盤。」
「喜歡啊,這里好漂亮。你怎么這么厲害,連小木屋都能訂到!」他喜歡我撒嬌,我就立即賣乖,乖巧地膩在他身旁,笑得是光輝燦爛。
「這度假村原有一半的土地,是我父親留給我的。前幾年另一位地主想把這里規劃規劃形成一個溫泉會館,看他也挺認真地想要處理,就出地出錢,投資一下變成這樣。我想可能是老天爺眷顧,沒有虧錢,跟投資伙伴也處得不錯。平時這棟小木屋是沒人住,只有我無聊心煩時才會來走走。現在帶妳來,晚上我們一起看星星!」柳川說得很平淡,卻掩飾不了他是土豪的事實。之前還在懷疑他怎么能資助我的醫藥費、學費跟生活費,如今水落石出,什么都不用揣測了。
「好期待晚上看星星,肚子也好餓哦。」
「乖,馬上就送餐來了,妳先去洗澡換套乾凈的衣服。」像是在哄小孩,語調幾乎能滲出水。
我接受這種寵溺,心中莫名的一陣傷感,感覺自己就像他所豢養的寵物,只能順從他做的每個決定。被剝奪自由不可悲,可悲的是我還甘之如飴。

參之二、 「我這就去。」抱抱他便往里頭的浴室走去。靠在冰冷的墻壁,說不出這是什么心情,我默默地流下眼淚,五味雜陳的心思又有誰能知曉?
腦海充斥著柳川的怒吼,他說他沒有心,對我再好再疼也是本能,就如我以本能去喜歡他。突然間,我明白為何柳川總執著于為什么會對他產生牽掛,畢竟這種捉摸不透的滋味,會讓人悶得慌。某個程度上我們都是愛情的瘋子,偏執得可怕,卻又喜歡那種被愛及愛人的美感。
快速地沖洗身體,熱水總是使我不太舒服,瞇起眼睛,我想我可能是冷血動物,竟然偏愛那種微冷透心涼的淋浴。當一切都洗凈,拿起毛巾擦拭自己的身子、換上棉質睡衣,包起濕潤的髮絲,接著滿臉通紅地走到柳川面前。
「過來。」他看見我犯傻的模樣,漾開一個好看的笑容,要我坐在他的前方。
「我洗好澡了。」像飛撲一般地跳躍到那為我空出的位置,一掃陰霾地幸福笑著。而柳川修長的手,就會輕柔地用毛巾替我擦乾每一絲頭髮,那種難以忽視的接觸,使我享受這份寧貼,靠在他的身上,漸漸地解脫疲倦的纏繞。
「我知道,誰叫妳這么香。」突然把鼻子嗅向我的頸間,親暱的舉動使我心跳漏了一拍,渾身更加柔軟。「頭髮要擦乾才不會頭痛,等會就來吃飯。」
「感覺好豐盛哦。」看著餐桌上滿滿的食物,原本不怎么餓的肚子立即咕嚕咕嚕地叫,嘴里的唾液忍不住分泌,只能等柳川完成擦頭髮的偉大工程。「我在跟你相處后,時常會想起一件事情,那就是照你這樣寵人,我會不會被你給寵壞?」
「寵壞也沒關係,但妳有多壞,也只能對我。寵妳,是我的本能,改不了的。」又是溫柔地笑笑,使我一喜一悲。喜的是他對我那么多情,悲的是縱使多么多情,也只是疼寵,不是寵愛。
「不用改,我給你繼續寵我的機會。」故作輕鬆地說,身軀卻往柳川懷里靠去。
「妳這小笨蛋。」柳川啼笑皆非地推了推我的頭,接著作業,沒過多久也把頭髮理得整齊乾爽,一點都沒有吹風機帶來的燥熱感。「妳下去吧,去吃晚餐。」
圈住我的兩腳解放,我立即跳到地上,歡喜地跑去餐桌旁坐下,等著柳川也就定位。
「折騰了一天,快點吃,等會還要看星星呢。」替我張羅著食物,他柔聲催促著。其實吃什么一點關係也沒有,只要前面坐著的是柳川,放進嘴里嚼一嚼就夠了。不過適時地陪笑,討他開心還是一定要做的事情。
兩人就這么一邊閑聊,一邊進食,直到真的吃到不能再吃,胃脹地拍拍肚子,任服務人員把餐盤給收走,待在客廳等柳川洗好澡,吃飽了就想睡,不知不覺也靠著沙發進入睡眠……。宛如迷霧的夢境中,帶著滿腦子疑惑地步行在微涼的木板,不懂為何會夢到與小木屋一模一樣的場景,只不過我是一個窺探者,站在大門邊,觀察屋內的一切。
一頭黑髮高挑的成年男子摟著因陽光照射而髮絲偏黃的懷孕婦人,他們站在落地窗前,聽不清楚在說些什么,卻能感受兩人難以掩飾的雀躍,似乎在期待新生命的到來。
看不見他們的臉,強烈的熟悉感使我挪移腳步,當與他們相差一步之遙時,我整個人驚愕地傻愣在原地。
他們……他們是……「柳川」跟「麻清怡」?
為什么,為什么那個懷孕的女人,跟我擁有一模一樣的面孔?除了髮色不相同,其余的竟是同個模子印出來,連幸福的表情,都是如此相似。
她,是我。原來我已經到日有所思,夜有所夢的地步了,還能幻想我跟柳川有孩子,真是太不可思議。能夠替柳川養兒育女,有他的疼寵,那專心一意的愛戀,感覺真的好幸福,幸福到我都想留在夢中,哪怕是以觀看者的角度也可以……。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27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