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安部禁封的靈異案件_漲奶被吃小說

chapter.19 等待兩行淚水從臉龐落下后,那只小貓像是看透了甚么似的,轉過頭來奔向坐在沙發椅上的我,敏捷的跳到我的雙腿上乖乖的坐著。此時,我又將手伸過去,摸摸牠的頭。很溫暖啊……。
「喵──」牠則是不嫌膩的蹭著我的手,而我將牠抱起,走進我的房間。放下牠之后,縮在床上像只蝦子一樣,默默的留下淚珠。
跟你,只能到這里了嗎?要是我跟你,不是兄弟的話就好了。

張開眼后,便早已是清晨了。微微的弱光從窗簾與窗簾的間隔竄進,使房間也漸漸明亮了起來。我拿起放在床柜上的手機,又是那熟悉的五點半。我起身正準備走出房里時,那只原本躺在地上熟睡的貓咪便站起來,跟隨在我的后面,似乎是被我的動作給吵醒的。
我走進浴室里梳洗完畢后,本想再走進房里。可想想之后,還是算了。我只好又坐在沙發椅上,看著從陽臺緩緩溜進來的陽光。那只貓咪又悄悄的跳到我的腿上坐下,我看著牠湛藍色眼眸的目光正在掃描著客廳的每一個角落,像是在看新家一樣的仔細。
我才突然想到,牠的名字,要叫甚么啊?幫牠取個名字或綽號之類的也比較好叫吧……,不過…要叫甚么才是重點吧。我微微的嘟起嘴巴,把頭偏向左邊。可是…一時之間也想不太到啊,名字甚么的……。才剛開始要認真進入思考模式,那在房里熟悉的手機鬧鐘卻又開始響起。
我只好中斷思考,把牠抱起來放在地上后,便起身走進房里按下關閉鍵,好讓它能安靜些…。走進廚房拿起圍裙時,那只貓咪也跟在我的腳邊走了進來。我本想讓牠出去的,不過大概不會那么安份吧…。
當我正要拿起鍋子時,才發現前幾天在煮晚飯的時候燙傷的痕跡。結疤了,也不痛了,要是心也能這樣簡單的癒合就好了。

我像昨天一樣,把早餐放在餐桌上,摸了摸牠的頭之后便出門上學。
「咦?宏,你怎么這兩天都特別早來啊?」他先站在門口看著我。關上教室的門之后,邊走邊搔著頭髮,走向他的位置上。
「沒有啊,只是特別早起吧。」我聳著肩,裝做不知道。為甚么早來,其實心里最清楚的大概也只有我自己了。
「是喔…今天杰怎么也沒來?」他才剛拉開椅子坐下,指著我后方的空位置說著。
「…他最近比較累,所以想說讓他自己起來就好。」我將手肘放在桌上,托起下巴回答他的問題。有了女朋友,早上大概也會打給他之類的吧,所以根本不需要我叫……。
「喔喔…昨天你們三個人很怪呢,明明下課都會在一起的,昨天卻一句話都沒有說。」他看著我,帶點淺淺的笑意。
「…是、是嗎?還好吧……。」我當然知道很怪啊!可是、可是…唉──
我嘆了一口長氣,那人則是默默的看著我,不再發問。

chapter.20 「下課。」老師收拾著課本,緩緩的從口中吐出這句令大家興奮不已的話語。
可歐尤恩還趴在桌上動也不動,他則是和昨天一樣自顧自的在看書,完全不理會老師的講課。我呢?當然…沒有他,其實也不知道該做些甚么。我才一個轉頭,便看到那熟悉的嬌小身影。用著可愛的髮圈,綁著包包頭,大大方方的走進我們的教室。
「學、學長!可以跟我過來一下嗎?我有事想要問你。」她輕抓著衣角,在他的面前變的害羞了起來。
他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把書擺在桌上之后,起身跟著她走出這個教室。歐尤恩似乎是被騷動的聲音吵了起來,搔搔頭髮之后轉身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也沒有多說些甚么,可看著他們的背影,不知道為甚么……莫名煩燥。歐尤恩只是看了一眼他們離去的背影,便將視線移向在他后方的我。
「不追?」簡單的兩個字,就這樣在我耳邊迴蕩著。
該追?大概只會被說成礙事吧,那么何必?別把自己也弄得難堪了。
「……不了。」一整天都沒有喝水的我,頭早已有一陣陣的暈眩。早餐也只煮了一份,就是他的那一份。我實在是沒有多余的心情去多想些甚么,太累了。
剎那間,我的眼前一片黑暗,就這樣倒在地上,不醒人事。直到最后,只感覺到了倒地公安部禁封的靈異案件_漲奶被吃小說的痛楚,以及歐尤恩的聲音說著:「喂!你怎么了?」之后,就甚么都不知道了。

午后暖和的陽光灑的滿地,也灑在那烏黑亮麗的頭髮上。他正看著窗外的操場,目光似乎是在找尋著某人的身影,而我則是徐徐的睜開霧濛濛的雙眼。
「歐尤恩?」我的眼睛反射性的瞪大,訝異的看著他。怎么會是他?杰呢?
「難道我看起來像閔煌杰?」他笑了笑,看穿了我的想法。若是他沒說我還沒想到……我跟杰還在冷戰啊。
「……不。」我有些失落的低下頭。而他只是走過來床邊,對我說了一句:「請好好配合。」之后,魅惑的對我笑著。他的身軀緩緩的靠向我,等到他的唇覆上我的唇后,我終于知道他要干些甚么了。
「…唔。」我沒有力氣可以反抗,只好任由他擺布著。他慢慢的將我的制服釦子解開之后,擁著我的腰,再將嘴移開,舔舐著我的腹部。
「嗯──嗯──」我久違的呻吟著,說真的…這、這、這里有窗戶,一定要這么大方嗎……。
「你難道一直都這樣敏感嗎?」他像是知道了甚么一樣,慢慢的脫下我的褲子。
「等…啊──」本來想說等等的,結果…他的手早已經在我的下體搓弄著。
「濕了呢。」他舔了一下他的手指之后,又開始他挑逗的動作。

男人才剛推開保健室的門,便聽見這熟悉的呻吟聲。
他淡定的、緩緩的關上門之后,轉身離去。
他,是我的。誰都不準碰他。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310.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