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車強h_深棕色適合什么年齡

煙花燦漫的日子(53﹚ Dan曾想過,離別是什么模樣。
只是他沒想過,自己什么話都還來不及說,眨啊眨眼淚就流下了……他不想哭的,明明不該這樣的。
他做錯了什么?為什么Errol非得用這種眼神看他?體內竄動的絕望因子快速流淌過四肢百骸,Dan深嘆口氣,一陣酸楚大口大口地吸入肺腔,嗆得他眼熱鼻酸。
然而Errol不過是關上門,長腿邁開走向沙發,Dan以為自己即將被宣判死刑了,卻沒想到這不過是開始。
揪住了Kevin的領子毫不留情地拉起,那張本就冷峻的臉更加嚴寒,冰涼的視線彷彿能凍傷人似的逼近,吞吐:「你,離他遠點。他跟你是不同世界的人。」
「不同世界?」彷彿聽到什么荒謬的笑話,Kevin無可遏止地大笑:「哈哈——你們每個人怎么都在自欺欺人?跟他朝夕相處的你,居然什么都不知道?」
「閉嘴!」Dan試圖從沙發上撐起身子,無奈放縱酒精的后果就是渾身乏力,唯有眼淚不停流下。他拉住Kevin,額前碎髮遮住了悲傷的視線,掩去了千愁萬緒,他只能絕望般地輕輕道:「……如果你是為了報復我才不請自來,那么,你做到了。」
是的,你做到了,你讓我嘗到什么是絕望。
「什么意思……」Errol隨著他不著邊際的話放開手,退后了一步,劍宇一擰,遲疑開口:「……我不懂。」
喀啦。
陸蔚萱原是不經意推開門,卻在踏入的第一時間便察覺到了劍拔弩張的氣氛,當Dan不明所以的清淚映入眼簾時,陸蔚萱怔住。
她快步走向對峙的三人之中,詫異的、震驚的……無法言喻的憤怒卻又無可奈何的憂傷讓她看著Kevin若有似無的笑容時,一陣酸楚。
「……蔚萱,這是怎么回事?」Errol冰冷的嗓音拉回思緒,明眸微垂,再次抬頭時,眼神早已換上一片堅定,她深呼吸,轉而凝睇一身狼狽的Kevin沉聲:「這里不歡迎你,請你離開。」
聞言,Kevin不置可否地挑起笑,朗聲:「是不歡迎我,還是不歡迎真相?」語畢,他踉蹌地走往大門,嘴里大聲嚷嚷著什么,像是怕被人忽視而拔高音量喊:「一個彎得徹底的大男人要跟女人結婚?還一副良夫的樣子,看了我都想笑。」隨后而來的,是一聲砰然巨響。
他的悻然離去在陸蔚萱眼里也不過是無理取鬧而已,她轉身走向Dan輕輕嘆口氣,扶著他坐正,倒杯溫水遞給Dan。身后一片風雨欲來的寧靜,猶如芒刺在背,陸蔚萱忽視不了。
「我不知道Kevin到底跟你說了什么,但無論你聽到什么,都不過是他的一廂情愿。」良久,陸蔚萱如此低聲,轉頭抬眸:「好嗎?」
Errol安靜瞅她,輕嘆:「……我知道了。」正欲邁開長腿走往大門口,回到自己的家休息,卻沒想到一聲接近嘶吼的咆嘯,徹底讓兄妹二人怔住。
「你總是這樣自以為是!」
放在門把上的手,倏地一僵。
公車強h_深棕色適合什么年齡 「……你甚至連問都不問,什么事都放在心里,你明明好奇懷疑,卻還是不問我?問我發生什么事了,很難嗎?」說到最后話已不成字句,僅是語無倫次地表達從心底涌出的悲傷。
陸蔚萱的神情隨著他彷彿撕心裂肺的真言跟著一暗,走進廚房將空間留給Errol與Dan,她選擇在旁默默守候,同時也痛恨起自己的無能為力。
背輕輕倚靠墻,她垂眸安靜聆聽……
Errol深嘆一聲,轉過身,面無表情地看著他,眼神若有似無的閃過一絲沉痛,壓唇不語。
「說話啊,說些什么都好啊……」悄悄的攥緊拳,Dan深呼吸,將眼淚吞回肚里。
他直直地看著那雙宛若深邃大海般的雙眼,他甘愿耽溺其中無法自拔,他甘愿永永遠遠看著這個人的眼睛,短暫有他身影便足夠了……
模糊的視線中,多希望能牢牢記住這個人剛毅又冷峻的臉…..這個人不笑時像是被人倒債幾千萬,可是一旦笑了,就是如三月飛雪般溫潤動人,無論如何都能輕易撩撥他內心的弦,發出沉痛的、哀傷的顫音……
「……我問了,你愿意回答嗎?」Errol輕輕開口:「我們認識這么多年了,這么久了……你想說的事,都會自己說不是嗎?看你這樣,我怎么能問出口?」
Dan笑了。
「那我若是不說,你就永遠不會問了是不是?」
那卻是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Errol沒有答話,只是撇過頭神色緊繃,這樣的沉默就像是默認了什么而顯得尷尬。
Dan其實知道的,知道倘若有一天他離開了,Errol也能過得很好、很好,他會偶爾想念自己這個老朋友,但也不會主動找,就跟陸蔚萱一樣,即使滿懷一顆炙熱真心,卻仍被動地接受著,什么都不敢主動要……
他其實也厭倦了,疲倦這樣的常態發展。若剛剛不是一時怒火攻心的話,他也不會出聲喊住Errol,他可以選擇得過且過,可以選擇繼續裝傻過日,直到多年后再次回想起今晚,他也許會有悔恨……
「蔚萱……不也說了嗎?這只是Kevin的一廂情愿……」Errol鮮少露出這樣的不確定的表情,這樣的自欺欺人的淺笑,以及拼命壓抑的情緒,在Dan眼里有多清晰,Errol肯定不明白吧……
「……可是你信了Kevin,不是嗎?你若真不信他,你會向我求證,不是這樣佯裝若無其事倉皇逃走。」
Dan有時很痛恨自己太過了解Errol,因為實在太熟悉了,所以能清楚知道Errol每個神情、每個動作背后藏著什么意思,曾經對此Dan沾沾自喜,如今卻是一把利刃,毫不留情割開他的自欺欺人。
你既然信了,也無法做出若無其事,就代表你在乎……甚至是……
「所以,你跟Kevin真的是如我所想的那樣嗎?我也不想再臆測了,無論你跟他是不是,我們的關係不會變。」Errol說得緩而慢,喟然嘆氣。
向后倚靠柔軟的沙發,半身倚陷,Dan抬起疲倦的眼,若有似無的勾唇一笑,「……我承認,即使是我總是戒慎恐懼,戰戰兢兢過每一日,我仍有走錯的一步。」
「因為……真的太像了……」所以那一晚放縱酒精后,他才會看著Kevin認成了Errol,即使心底清楚明白這是截然不同的人兩個人,卻在對方棲身壓近時無法抗拒,淺嚐一晚倘歡繾綣。
自己種下的惡因,自然結不出善果。
「什么太像了?」Errol擰眉,沙發上那人垂著頭,額前碎髮遮住他撲朔迷離的目光,一股冷涼忽地爬上四肢百骸,狠狠地揪住他的心,直教人喘不過氣。
當Dan抬起頭,那雙眼頓時盈滿柔情滄桑,若有似無的情花葳蕤一片,那個瞬間,一個荒謬可笑的想法電光石火般竄入腦海,思緒頓時一片空白。
「我喜歡你啊……」
終究是說出口了……也清楚見到Errol聽到這句輕輕淺淺的告白后,神情有多僵硬,隨即而來的卻是一陣如狂風暴雨般襲來的憤怒,徹底淹沒了Dan。
Errol深呼吸,張了口彷彿想說些什么,又輕輕吐出了……那些無法言喻的憤怒、那些無可遏止的震驚,皆化作一聲長嘆。
「我……無法接受,無論是你,或是這樣的感情;而你,還是得負起責任,你對不起Iris。」
話落,Errol轉過身,邁開長腿往大門走,悄悄地帶上門離開,留下的,是一張淚流滿面的清俊面容,摀住嘴,無聲哭了。
他的轉身離去,無疑是掏空了Dan大半的心,頓時血流如注無處發洩,見狀,陸蔚萱趕緊走出廚房,疾步走往沙發查看Dan的情況,憂心忡忡,「Dan!你還好嗎?」
雙掌摀住眼,回應她的不過是嘶啞哭聲,陸蔚萱的心跟著揪起,她搖了搖他的肩膀,哽咽:「Dan,你別哭了,我哥不是那樣的……你看看我好不好?」拉下手,陸蔚萱低頭湊近,卻發現哪里不對。
不對勁,有哪里不太對……
「Dan?Dan!你怎么了?為什么不說話?」陸蔚萱急了,這才聽見他低低地輕聲語:「我……」
「怎么了?你臉色怎么這么蒼白?」
忽地,一雙手攀上窄肩,捏住。陸蔚萱一愣,Dan傾身向前傾額抵肩窩,沒來由地抱緊懷中柔身,彷彿要揉捻體內般用力且……無助。
「Dan……?」陸蔚萱輕輕喚他,輕撫他的背,彷彿如此就能安慰他千瘡百孔的心似的。
然而Dan的話,卻徹底讓她愣住了。
「蔚萱……為什么我……看不見妳了?」
自此,他墜入了一片,不見天日的深淵中,動彈不得……

煙花燦漫的日子(54) 一切來得措手不及。
鳴笛聲、呼喊聲、腳步聲、尖叫聲,傾刻間宣洩不止,送進急診室的剎那,陸蔚萱倚墻深呼吸,心中祈禱Dan別出事才好。
人,再怎么堅強,終究是一軀肉身。渺小如我們,怎么能撐得住呢……
天已亮,狂歡過后杯盤狼藉,本是應該放鬆悠閑度日的一天,卻被這荒謬的插曲打亂了節奏,一路走上荒腔走板似的,怎么也拉不住。
急促的腳步聲由遠而近,陸蔚萱抬起頭,以為是Iris匆匆趕到,卻沒想到竟是那抹頎長冷峻的身影,他臉上顯少有波動,此刻卻明顯見到他的慌亂。
「哥!」陸蔚萱站起身,像是只無頭蒼蠅般的Errol這才稍稍緩下節奏,凝視她,「出什么事了?」
「不知道,Dan被推進去了。」
「為什么忽然昏倒?」Errol擰眉,神情稍稍鬆動。「難道是我……」欲言又止不用說太多,陸蔚萱便懂了。她搖頭,輕嘆:「這不是任何人的錯……我也不知道為什么Dan突然失明了。」
「失明?」拔高的音量有些侷促,眉目間滿是陰色。「好好的人怎么會突然失明?不行,我要問Iris。」
轉身掏出手機打給遠在家中昏睡的Iris,不意外是Alma接起手機,他一向言簡意賅,很快地便掛上電話。
兩人也陷入了一陣沉默。
無語的四目相交,多少道不盡的千言萬語蘊含其中,陸蔚萱稍稍嘆口氣,若有似無的笑笑,拍拍身旁的空位,示意要Errol坐下。
「跟上救護車的時候,我心里的第一個念頭是,我會不會失去他?失去我的好哥哥。」
Errol無聲側首看著她,繼續安靜地聽她說下去。
「我……喜歡Joan時,我不敢跟任何人說,包括Dan。因為那時的我喜歡著Joan,卻又同時抗拒著這樣的『與眾不同』。我知道我是真心喜歡她,也知道她是真心喜歡我,那時沒有人告訴我,該怎么喜歡同性。」陸蔚萱頓了頓,又開口道:「也許你無法理解這樣的感情,但對我來說,這是與生俱來的本能,是我想抗拒卻又無可奈何接受的本能。我以為不會有人懂我,懂我那時的故步自封,可是Dan懂了。」
身子微微一僵,神情緊繃了幾分,這樣手足無措的Errol陸蔚萱忍不住笑了。
「哥,你很理性與冷靜,但即使你再怎么強大,你還是有不懂的事,還是有不能掌控的局面,就像Dan對你的感情。」
「妳是怎么……難道妳早就……」然而陸蔚萱的眼神,早已給予了他答案。陸蔚萱凝睇他,微微一笑,「哥,他只是喜歡你而已,你明白的吧?」
『只是』兩個字,將一件看似天崩地裂的事大而化之,Errol默然不語,垂頭,雙手交疊。
他懂,只是……「只是你沒辦法這么快接受。」陸蔚萱的接話總是這么簡單明了,一語戳破他滿肚的心事。
「……Iris怎么辦?」Errol抬起頭,波瀾不興的眼稍稍掀起漣漪,話語淡且淺,「他們就要結婚了……」
聞言,陸蔚萱嘆息般一笑:「原來你跟我一樣會找其他人當作藉口塘塞自己。」陸蔚萱的此言不是落井下石,反倒是忍俊不住。「那是他們兩個之間的問題,其實你知道你無法干預……那你呢?你跟他呢?」
生硬地別過頭,薄唇微啟,「我,不知道。」陸蔚萱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拍拍他的肩膀,這就是她能給予的最大安慰。
「Dan的家屬在嗎?」
聞言,兩人雙雙站起身,神色有些不安地走進急診間。醫師的視線從螢幕投向二人,沉吟片刻后,稍稍問起一些關于Dan的事,包括飲食習慣與日常作息,有無慢性病病史之類的,待一一詳答之后,他才淡淡開口。
「初步判定是免疫系統失調引起的葡萄膜炎,必須施打長效型緩釋植入劑,每半年施打一次加上生活作息正常便無大礙。目前先讓他住院觀察幾天,還需要更深入的檢查才能確診。」頓了頓,他又問:「你們是他的?」聽到是朋友關係后,醫師的臉色微微一凝,請他們找家屬到醫院,無奈之下Errol只好打給Alma,請她盡快帶Iris到醫院。
「那我們現在可以去看看他嗎?」陸蔚萱問,滿臉憂色忡忡,見醫師點頭后便走進急診室里,很快地便在角落找到Dan。
Dan睡得很沉,不知道他做了什么夢,好看的眉宇微微蹙著,陸蔚萱忍不住伸手輕輕撫平。
手撫過裹眼的紗布,醫師說他會畏光,怕醒來適應不良暫時先裹著,陸蔚萱看得心好疼,一切的一切來得猝不及防,根本無從防備起。
「但至少……你不用再隱瞞了,也不用再壓抑什么了。」陸蔚萱知道這不過是安慰之語,能不能釋懷還是要看Dan與Errol的相處。
后來安排好病房后陸蔚萱隨著醫護人員一路跟上普通病房,在Iris到來之前,她有義務照顧好Dan,即便他陷入沉沉的昏睡之中,不代表陸蔚萱便能輕鬆以待。
當Errol推開病房門時,陸蔚萱清楚見到他臉上的倦色,她輕聲:「你今天不用上班嗎?」
Errol稍有遲疑后,點頭,「等她來了以后我再走。我……是不是很糟糕?朝夕相處的伙伴身體出了狀況我卻渾然未覺,自顧自地將工作交給他打理。」
「Dan是什么個性你很清楚,他不想讓人知道的事,即便刀架在他脖子上他都不會說。」陸蔚萱的意有所指讓Errol不禁輕嘆。
是啊,其實很多事情都有脈絡可循,只是因為這樣的事實太過荒謬了,所以他從未察覺那人微小的心意。
當Iris有意無意與他抱怨Dan待她雖好,卻似乎總有道透明墻橫亙于兩人之間時,Errol就該往深入想才對。
原來所有的一切,都是源自于自己……
「Errol,我可以問你……你跟Dan這幾年到底在忙什么嗎?」上次稍稍聽聞Dan提起當初往事,陸蔚萱的確很詫異,但更深入的事Dan選擇三緘其口。
Errol稍稍一愣,沉吟片刻,的確,陸蔚萱有知情的權力才對……
「我跟Dan準備把這里的公司收起來,我想這妳已經知道了。雖然這是間小公司,但還是有很多繁雜的手續必須完成,有很多文件要繳交的……再來,要移民回臺灣不是像旅游一樣,買張機票就行了,必須向政府申請居留證與種種證明文件,這部分是媽在負責。」
頓了頓,他又道:「爸的身體也不知道還能撐多久……最快也要等明年初才能正式移民回臺,我原本預計是三年,只是爸可能撐不到這么久了……」
抬眼,他直直地看進陸蔚萱溫柔似水的眼,輕輕勾起笑:「嗯……若妳不介意,妳可以找她來,機票錢我出。」
陸蔚萱一怔。
Errol口中的她,是指……
「她叫裴又欣,是嗎?」
「你記得她的名字……?」說不出的情緒五味雜陳,她忍不住笑了,「你怎么會……」
「我還欠她一個道歉,妳說是吧?」
Errol不是一個愛笑的人,可只要當他笑了,便是笑暖盡冬風。
「事實上,我有點擅自主張……」他拉過陸蔚萱的手,掌心朝上,口袋,便掏出了一張薄薄的紙……
「訂蜜月機票時,我連妳的份一起訂上去了——這一張開往臺灣的來回機票,給妳。」
回應Errol的,是一個撲過來的馨香懷抱,他微微一滯,緩緩地,回抱她。
——讓妳們分開的是我,也該由我,讓妳們重聚……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35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