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是什么意思和含義_混世小農民馬小樂第二卷

第三樂章 心動的奏鳴曲 1 圣誕大賽結束,接著是交換圣誕卡片的小活動。
黃姿伶馬上被一堆學長和男同學包圍住,收了許多卡片和小禮物,江少肆、許子威和蘇愷佑被熱音社的社員包圍著,興奮地討論剛才表演的過程。
喬舒晴看到范翊廷背著貝斯獨自往外走,連忙跑過去攔住他,祝賀道:「恭喜你,得到最佳貝斯手獎。」
「這是當然的。」范翊廷停下腳步,眼神里充滿自信。
「沒想到你的貝斯彈得這么好。」
「我爸爸大學組過樂團,當過貝斯手,我國小有跟他練過貝斯。」
「原來如此,我媽媽是護士喔。」
「難怪妳會在保健室。」范翊廷微微頷首,似乎明白了什么。
「祝你圣誕快樂!」喬舒晴遞給他一張卡片,心情有一種被理解的感覺。
因為做著跟醫護有關的事,就會覺得逝去的媽媽離自己不遠;相同的,范翊廷對于貝斯,一定也是抱著思念父親的情感。
「也祝妳圣誕快樂。」范翊廷酷著臉收下卡片,轉身離開。
喬舒晴深深吸了口氣,鼓起勇氣走向江少肆,突然一群女同學蜂擁而上圍住他,爭相遞上卡片和小禮物,那情景像演唱會結束后,歌迷找歌星簽名一樣。
「我只收卡片不收禮物。」江少肆收下圣誕卡片,卻拒絕了所有女生的小禮物。
瞧他被女生們拉來拉去搶拍照,忙得不可開交的模樣,喬舒晴一時不知道該不該回送他禮物,倘若送禮物會讓他覺得困擾,那倒不如不要送。
黃姿伶抱著一堆小禮物回來,望著眼前的一切,決定坦白:「舒晴,其實……我很喜歡小四。」
喬舒晴微詑地看著她,兩人從國二相識到現在,第一次聽她主動表示喜歡上誰。
「舒晴和小四先認識的,妳會介意我追求他嗎?」
「不介意,每個人都能追求自己喜歡的人。」
「那就是各憑本事嘍!」黃姿伶揚起微笑,彷彿下了一道戰帖。
喬舒晴的心猛跳了下,突然對黃姿伶產生一種微妙的排斥感,發現自己對江少肆其實是有點在意的,并沒有表面說的那么瀟灑。
這種在意感……好像是……
是錯覺!
沒錯!這只是比賽后的效應,錯把崇拜當好感,才會覺得對江少肆有一點點心動。
江少肆就像一道耀眼的烈陽,過于靠近只怕會灼傷自己,還是遠遠觀望就好。
喬舒晴定了定心,壓下這股莫名的在意感,相信過個幾天就會冷卻下來。
「舒晴,妳看那里。」黃姿伶突然指著斜前方。
喬舒晴轉頭一瞧,原來范翊廷沒有離開禮堂,而是去找一個綁著短馬尾的女生,兩人面對面聊了幾句話,傅明哲突然插入兩人的談話里。
「那女生是熱音社的鍵盤手,范翊廷最近常常找她講話,熱音社里的人都在傳,說他喜歡她。」黃姿伶聊起最近的熱音社八卦。
「那女生比較喜歡誰?」喬舒晴好奇問道。
「聽說比較喜歡傅明哲。」
「為什么?」
「因為范翊廷的個性有點陰沉,像個大冰塊一樣,讓人不知道要跟他聊什么。」黃姿伶加入熱音社以來,跟范翊廷的交談不到十句,「傅明哲的個性和他相反,說話會哄女生的開心,玩起來又很瘋,當然比較占優勢呀。」
喬舒晴輕輕嘆氣,活潑的男生確實是比較受女生的青睞。
但是范翊廷雖然看起來不好親近,實際只要和他相處過,就能發現他的優點,這個大冰塊會作菜、喜歡彈貝斯、功課頂極好、相當體諒家人,跟他在一起不用刻意找話題聊天,靜靜散步也很自在。
喬舒晴真心覺得,能被范翊廷喜歡上的女孩,將來一定會很幸福。
眼看馬尾女生和傅明哲越聊越開心,范翊廷不想多做停留似,背著貝斯走向禮堂大門,走到半途,蘇愷佑突然追過去攔住他,兩人接著又聊了起來,似乎在交流貝斯彈奏的問題。
「舒晴,妳的禮物要送誰?」黃姿伶瞧她拿著小提袋,里頭裝著一個小禮物。
「我要送……」喬舒晴雙手揪緊提繩,不知如何回答,因為那是要回送給江少兮是什么意思和含義_混世小農民馬小樂第二卷肆的手套。
「學妹!」
兩人同時抬頭,看到許子威面帶微笑走來,喬舒晴連忙打開小提袋,想要拿圣誕卡片送給學長。
黃姿伶瞧她有所動作,恍然一笑:「原來妳的禮物是要送給學長啊。」

第三樂章 心動的奏鳴曲 2 「舒晴學妹有禮物要送我?」許子威微詑地望著喬舒晴。
喬舒晴愣了一下,正想要開口解釋時,卻看到許子威的眼神滿是期待,到口的話又吞了回去,這一遲疑就錯失了解釋機會,幾個熱音社的社員紛紛圍過來湊熱鬧,讓她更加無法啟齒。
「你們圍在這里干么?」江少肆背著小虎過來,總算掙脫那群女生了。
「舒晴有禮物要送給子威社長。」黃姿伶搶著說明,還輕輕推了喬舒晴一下。
喬舒晴瞥了江少肆一眼,他手里拿著一疊卡片,果真一個禮物都沒收,深思了下,她決定把手套送給許子威,不要讓學長在眾目睽睽下出糗。
「子威學長,祝你圣誕節快樂!」她遞上小禮物。
「社長!人帥就是好,有學妹送禮物耶!」熱音社的社員曖昧笑鬧。
「謝謝學妹。」許子威收下禮物,耳根有些羞紅。
江少肆微微瞇眸,瞅住許子威拿著的小禮物,眼神帶點困惑。
「告白、告白、告白……」熱音社的社員繼續拍手起鬨。
「沒有告白,只是答謝學長的照顧。」喬舒晴連忙解釋。
「夠了!大家不準再鬧。」許子威扳著臉孔制止大家,接著拿出自己寫的卡片,遞給喬舒晴,「學妹,祝妳圣誕快樂!」
「謝謝學長。」喬舒晴接過卡片,再放進小提袋里。
江少肆的視線馬上掃向小提袋,里面沒有其他東西了,又滿面疑惑望著喬舒晴的臉;喬舒晴收好卡片抬起頭,突然觸及他銳利的眸光,感覺心跳漏了一拍。
就在此時,幾個高三的學長走過來,邀黃姿伶到旁邊拍照,喬舒晴默默站在原地,被江少肆的目光不時刺著,莫名感到渾身發冷,心想著要不要跟他說話?要如何開口呢?
「喬舒晴,我有話想跟妳說。」蘇愷佑突然走來,及時解救了她的窘境。
喬舒晴遲疑地點頭,隨著他往旁邊移開幾步的距離,江少肆雙手插在褲袋里,視線又緊緊攫住兩人的身影。
兩人面對面站著,蘇愷佑的臉上戴著口罩,卻突顯了一雙有著長睫毛的漂亮雙眼,還記得國小的時候,很多女生都羨慕他的眼睛長得好看,但是小霸王卻嘲笑他的眼睛不像男生,非常噁心……
「這個給妳。」蘇愷佑遞上一封卡片,眼里盈著淺淺笑意。
「抱歉,我沒有準備你的卡片。」喬舒晴看到信封的表面有些起伏,里頭似乎裝著小東西。
「請妳收下!」他語氣堅決,「回家后再拆開看,里面的東西,妳想留就留,不想留就幫我丟了吧。」
里面裝了什么東西?
喬舒晴想不出來,遲疑了幾秒才接過卡片。
「謝謝……」蘇愷佑伸手壓著胸口,輕輕咳了幾聲。
「你又感冒了?」
「今天起床時喉嚨有一點痛。」
「你不該唱歌的。」
「只是和聲而已,這身體大病不來,小病不斷,反正死不了。」他的眼神再度黯下。
那無奈又消沉的語氣,讓喬舒晴聽了心頭一緊,不知道要如何安慰。
此時,旁邊突然傳來拍手聲,外加輕浮的笑聲:「恭喜!兩人舊情復燃了。」
兩人循著聲音方向看去,傅明哲一臉曖昧盯著兩人瞧,喬舒晴冷著臉不予理會,回頭時又撞上江少肆的視線,他輕輕挑高右眉,好像抓到什么小祕密的表情。
「對不起,我們回去吧。」蘇愷佑的眼神充滿歉疚。
「嗯。」
兩人走了回去,江少肆清了清喉嚨,低頭對著喬舒晴說:「喬喬,昨天……」
「小四!」黃姿伶滿面春風跑回來,輕輕挽住他的左肘彎,直接展開攻勢,「原來你寫的歌詞是髒話,難怪不肯讓我當主唱。」
「這首歌若是給女生唱,那就太色情了。」江少肆將小虎從右肩移到左肩,順勢隔開她的手。
「你才色情咧!想歪到哪里去。」黃姿伶嬌嗔地搥他一下。
許子威正在跟社員聊天,聽到兩人聊起歌詞,也跟著加入討論:「我一開始不知道歌詞的意思,還傻傻跟著唱,后來聽小四解釋了,唱起來就變得超憋扭。」
「可惜評審沒有眼光,你們明明演奏得比魔幻無邊好,應該要拿第一名的!」黃姿伶強烈抗議。
「哼!真是膚淺。」
不屑的冷哼傳來,喬舒晴轉頭一瞧,傅明哲背著吉他從后面走過去。
不太妙!他聽到黃姿伶的批評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394.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