兮雅被男同桌摸出水了_混世小農民馬小樂第二部有聲

第三樂章 心動的奏鳴曲 3 許子威耐心地對黃姿伶解釋:「『莫扎特也瘋狂』是由小四作曲,先用鍵盤錄了Demo給大家聽,大家再合力編出各項樂器的伴奏,這個過程有點辛苦。」
喬舒晴恍然理解,原來江少肆在熱音社里玩鍵盤,事實上是在玩作曲。
「就是自己作曲才厲害!而且看觀眾的反應,你們至少要進前三名的,不該只有拿到最佳人氣獎。」黃姿伶依然堅持評審的評分有問題。
聽她一直執著在名次上,江少肆只好親自說明:「大家第一次玩編曲,編的伴奏是參照其他歌曲,依樣畫葫蘆而已,當然比不上cover現成的流行歌,因為那些歌都是經過專業的樂手編寫而成的。」
蘇愷佑接著補充:「我學了四個月的貝斯,還不能自行編曲,都是靠范翊廷的指導,可惜他編的貝斯譜有點難度,還用到slap的技巧,我的彈奏技巧不足,最后又簡略掉一些變化。」
許子威抓抓頭,笑得尷尬:「雖然身為社長,不過我的鼓技打得普通而已,因為小四的吉他魅力太強了,觀眾的視線都被他拉走,根本沒注意到其他樂器的不足。」
「總之,評審評的是整個樂團的音色協調和樂手技巧,觀眾的聲勢是其次,我們能夠得到最佳人氣獎,真的已經很厲害了。」江少肆下了個結論,語氣里帶著滿足,不因最佳人氣獎是第四名,便覺得可惜或不滿。
「大家還要更加努力!」許子威右手握拳,搥了江少肆的肩頭一下。
「沒錯。」蘇愷佑點頭,眼里浮出淺淺笑意。
喬舒晴思考大家的話,原來專業的編曲家可以寫出創新伴奏,但是無界限樂團是初次編曲,編出來的旋律少了創意,可能存著音律上的不協調,能夠得到最佳人氣獎確實是很厲害了。
江少肆不因得到最多的觀眾掌聲,而忘了自身的不足,更不會以自己的長才,而去詆損別人,這點讓她很欽佩。
「我明白了。」黃姿伶其實聽得一知半解,卻不想顯露出自己不足的一面,連忙切入自己的意圖,「對了!這一屆的圣誕音樂大賽,我是個人組的歌唱第一名。」
「喔,厲害厲害!」江少肆拍手稱讚。
「你不想邀我當主唱嗎?」
「我要的主唱必須懂一點樂理,最好能彈奏一些樂器,而不是只會唱KTV。」
黃姿伶的笑臉微僵,明白自己沒有達到他的標準,隨即不服氣地冷哼:「難道作曲家會因為歌手不會樂器,就寫不出適合的歌嗎?」
「我的編曲能力還不高,需要團員的協助。」
「那是你的要求太高了,創作本來就是慢慢學習的……」
眼看兩人僵持不下,許子威連忙緩頰:「小四,姿伶學妹說的有道理,我們還是要練習其他歌曲,增進自己的彈奏技巧,樂團里不能沒有主唱。」
江少肆沉默了,心想大家加入樂團是要享受音樂,演奏自己喜歡的歌曲,玩得開心最重要,若是強迫全樂團陪他搞創作,恐怕會抹煞大家對音樂的熱情。
「好吧,黃姿伶,請妳當無界限的主唱。」他決定妥協,替樂團找一個主唱。
「可以唷,不過我有一個條件。」黃姿伶眼底難掩欣喜,就知道他會求自己。
「什么條件?」
「我的嗓音適合唱藍調或爵士,無界限這個團名,跟我的風格不合。」
「妳想改什么團名?」
「我想要換個漂亮的團名,例如……藍眼天使,你看怎么樣?」黃姿伶覺得無界限聽起來不美,如果能改名那就更完美了。
「社長、愷佑,你們對團名有意見嗎?」江少肆詢問兩人,心里不斷腹誹著:藍眼天使是啥鬼東西?聽起來一點都不來勁。
「主唱是樂團的臉,藍眼天使很適合姿伶學妹的形象。」許子威倒是相當贊成,難得樂團可以找到這么強的主唱。
蘇愷佑沒有答話,就代表沒有意見。
「那我們的團名就改成『藍眼天使』。」江少肆當眾宣布。
「請大家多多指教。」黃姿伶心里一陣竊喜,終于如愿和他組團成功了。
「啊,那團長順便給妳當。」
「為什么?」
「因為音樂班的練習多,我沒時間管理團務。」
「那我就當團長,幫你分擔團務。」黃姿伶欣喜地答應。

第三樂章 心動的奏鳴曲 4 「放學后大家要不要去吃飯,慶功一下?」許子威提議。
「好啊好啊,我也要去!」黃姿伶拍手贊成。
眼看眾人開始討論慶功的地點,喬舒晴覺得沒自己的事,跟大家道了再見就離開禮堂,蘇愷佑接著表示累了,想回教室休息,隨后跟著離開。
「社長,你不拆禮物,看看里面是什么東西嗎?」江少肆搭住許子威的肩膀。
「拆嘛拆嘛!我想知道舒晴送什么禮物給你。」黃姿兮雅被男同桌摸出水了_混世小農民馬小樂第二部有聲伶好奇央求著。
許子威被兩人左右糾纏著,沒轍地撕開包裝紙,拿出一雙繡著雪花圖案的褐色手套,驚喜地說:「哇!是手套,剛好冬天可以戴。」
江少肆盯著那雙手套,眼底滿是不悅,再問:「黃姿伶,喬喬喜歡社長嗎?」
黃姿伶望著他的臉,想了幾秒,語帶曖昧:「舒晴不久前跟我說,她喜歡子威學長喔,不過學長一直把她當成普通學妹看待,她也覺得自己配不上學長。」
「原來如此……」江少肆喃喃點頭。
「社長沒有女朋友,要不要考慮追舒晴?」黃姿伶開始幫兩人牽線。
「等等!」許子威連忙搖手阻止,「舒晴學妹說的喜歡,應該是一般的喜歡而已,絕對不是男女間的那種喜歡。」
「為什么?」
「因為開學到現在,舒晴學妹不曾主動找過我,連訊息也不曾傳過,這不是喜歡人的表現吧,再說……她以前喜歡過……」
「誰?」江少肆微微瞇眼逼視著許子威。
「哎呀!你們別再問了,我不想回答。」許子威擺出暫停的手勢。
「社長,舒晴以前喜歡過誰?」黃姿伶纏著許子威繼續追問。
許子威連連搖手,臉色有點為難,不答就是不答。
「我要回教室了,放學后見!」江少肆朝眾人擺擺手,轉身走向禮堂大門。
「小四!等等我……」黃姿伶朝他追了幾步,突然想起自己的禮物還沒拿,又氣急地跑回去。
走出禮堂,江少肆拍拍身后的電吉他,喃喃自語:「小虎,原來愷佑和喬喬以前是那種關係,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那個手套,那是怎么一回事?」
昨晚看到喬舒晴沖回書店,他忍不住跑了回去,躲在柜臺旁的玻璃墻前,從書架的空隙間,清楚看見她拿著那雙手套在結帳。
接著躲到隔壁店家的娃娃機旁邊,偷偷看她結完帳跑出書店,左右張望四處找人的模樣,那分明就是在找他。
其實他很想現身的,只是覺得比賽結束再收禮物,感覺會更不一樣而已,才會忍著不出去,現在實在弄不懂,為什么最后會搞錯?
害他從昨天晚上期待到現在……
算了!弄錯就弄錯,反正他又不缺手套,干么心情這么不爽!
***
晚上回到家,喬舒晴坐在書桌前面,拿出蘇愷佑送的圣誕卡片。
拆開信封,抽出一張手繪的圣誕卡片,封面是一棵圣誕樹,樹上掛著許多吊飾,繪圖的筆法相當童稚可愛,愣了幾秒,再打開卡片一看,里頭的祝福字句署名是「晴晴」。
這張卡片,是她小學五年級送給蘇愷佑的圣誕卡片。
卡片里還夾著一個藍色串珠做成的小海豚吊飾,她拿起那個小吊飾,小海豚在指間輕輕晃動,勾起了一抹回憶……
還記得小學五年級重新編班后,老師要全班同學上臺自我介紹和才藝表演。
同學們輪流上臺唱歌、跳舞、吹笛子或講笑話,大家的表演都沒什么特別的,直到一個男孩帶著一把烏克麗麗上臺,所有人的眼睛也為之一亮。
「大家好!我叫蘇愷佑。」男孩的皮膚白皙,長相秀氣可愛,眼睛深邃漂亮,笑起來像冬日里的陽光,「我要表演的是梁靜茹的〈小手拉大手〉,這首歌是烏克麗麗的代表曲之一。」
當他抱著烏克麗麗自彈自唱時,因為那首歌大家都耳熟能詳,還帶動全班同學跟著一起合唱,那模樣看起來非常帥氣。
在那懵懵懂懂的年紀,她只是漸漸覺得每天能看到他,跟他說上幾句話,和他一起玩耍就無比開心。
后來在蘇愷佑生日的時候,她親手做了這個小吊飾送他,看著他把吊飾掛在書包上,而暗自竊喜不已時,隱約才意識到這就是「喜歡」。
曾經,她喜歡過他。
沒想到事隔多年,蘇愷佑還保留著卡片和小吊飾,但現在又突然歸還她,只說不要就幫他丟掉,這是代表什么意思呢?
喬舒晴實在想不明白,只能將卡片和吊飾先收進抽屜里。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39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