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為什么會出水 東莞技校門三男一女

第3章 小鎮悠悠路茫茫(1/4) 「斯拉維,我由衷地建議你離開緬甸到國外發展。你會英文、會中文,還會奇怪的緬甸話,在國際上很吃香的。」安之妍在水上市場一無所獲,索性先和斯拉維到附近用餐,放鬆一下。
斯拉維笑而不答。
若安之妍知道他還會義大利文,肯定要叫他到聯合國會議里去當翻譯了。
「在臺灣,小孩子從幼稚園就是雙語教學,可回到家里父母都說中文,英文等于白學;國高中又是以考試為導向,學的英文根本艱澀難懂。你們這種混血兒最好了,一生下來就會兩種語言。」
「安之妍,我由衷建議妳,吃飯的時候把嘴閉上。」
她聽聞,低下頭來看著桌面,再摸摸自己的臉頰,疑惑道:
「為什么?我又沒有掉飯粒在桌上」
「如果真是如此,妳應該要感到羞愧。」斯拉維聽到她奇葩的回答,笑出了聲。「我真的很懷疑,妳這模樣去找總裁簽約,他會愿意跟你們公司合作嗎?」
「我平常才不是這樣,那是因為遇上你這渾蛋。」安之妍想了三秒,才知道斯拉維在戲弄她。
「那妳平常工作的時候是怎么樣?」說他是渾蛋?等到她發現他的身分的時候,看她怎么收回這句話。
「當然比較嚴肅,比較安靜啊。」
「不可能。」
「你又沒跟我共事過,你怎么知道啊?」安之妍反駁。為了表達她的氣憤,她很幼稚地把斯拉維筷子里的菜打落,自己搶過去吃,斯拉維當然由著她去。
「妳們秘書都在做些什么?居然讓妳可以安靜下來。」斯拉維回想他遇上她之后發生的種種,怎么樣都跟安靜扯不上關係。
「我不知道其他人怎么樣。我每天的工作就是接接電話、收發信件、處理文件,替總裁跑腿,再來就是幫總裁安排行程,偶爾要去參加一些時裝發表會,就這樣。」
「時裝發表會,那妳應該很常出國。」常跑倫敦、米蘭、安特衛普和巴黎之類的。
「偶爾,但就算是出差也沒想過會到緬甸來……真搞不懂這奢侈品集團老大在想什么,這么年輕就在物色養老景點。」安之妍侃侃而談,而這位「奢侈品集團老大」也在她對面聽的津津有味。
「待遇好嗎?」
「待遇啊?嗯……」安之妍眼珠子轉呀轉,認真地在心里換算。「我一個月的薪水大概是臺幣4萬,換成美金大概是1380塊。」
「一個月1380美金?」斯拉維非常驚訝于這個數字,他從來不知道臺灣的薪資居然這么低。
他雖然入臺灣籍,但是那是應他母親這邊的要求。他長年居住于義大利,雖然每年都必須要有入境臺灣的記錄,可他對臺灣的風土民情根本不清楚。
4萬臺幣算成歐元只有1025元,光是在義大利郊區租一個不含水電的單人房都要200歐元,怎么生活下去?
「很多吧。」安之妍誤以為他的驚呼是因為薪水很高,眉開眼笑地繼續說:「1380美金換成緬幣是96萬6000元,怎么樣,我很有錢吧?所以這餐我請你!」
斯拉維笑了,不是嘲諷但他也釐不清其中參雜什么含義。
安之妍絕對是這個世界上第一個在他面前說自己很有錢的女人,也是第一個以為他很窮要請他吃飯的女人,而且她也絕對把自己當做土生土長的緬甸人。
殊不知他在時尚界的身價是排行第四,他都不敢如此妄論自己,這小女人居然直斷她很有錢……看來是自己過得太不知足。
「最好妳祈禱湛宸風把妳挖角到義大利去做他的助理,薪水肯定是三倍翻漲。」斯拉維不著痕跡地對安之妍提起。
「少在這里天方夜譚,湛總裁的影子都還沒有找到漲你個大頭,吼怎么辦?」真的很沮喪,她本以為只要花上一天的時間她就可以找到人,把合約簽定然后飛回臺灣……究竟為什么現在她會跟一個緬甸人在湖上的景觀餐廳吃飯?誰能解釋解釋啊?
「看在妳請我吃午餐的份上,我就委屈一點替妳搖一下午的船,妳想去哪里我都載妳去。」
「你說的,那你載我到麥道鎮上。」
她不說他都忘了,她的目標本來就是麥道鎮。
「妳為什么這么確定湛宸風住在麥道鎮上?」斯拉維不懂,難道是他的助理如此昭告天下的嗎?
「禿……老總告訴我,湛總裁人在緬甸茵萊湖的麥道鎮上。好在我先遇見你,不然傻傻跑上去就慘了。」安之妍可沒有忘記斯拉維昨天威脅她的那番話──麥道鎮上的男人喜歡對落單的女子下手。「斯拉維,你可不可以陪我上去?」
「為什么?」
「你居然問為什么,我要是被吃乾抹凈怎么辦?」
「妳不是霉菌帶原體嗎?怕什么?」斯拉維笑瞇了綠色眼眸。
「你……好,沒關係,我不求你。」可惡,本來用來對付他的謊話居然被反將一軍。
「真的?」
「哼!」為了這個面子,她死都不會求他。
「我還是跟妳上去吧,免得妳怨念太深,我吃不消。」斯拉維點到為止,這小女人是真的怕,他再捉弄她就太不道德了。

規律的引擎聽久了令人昏昏欲睡,涼爽的夏日午后湖風迎面撲來,安之妍的眼睛都快要閉上了。
斯拉維見她的身子左搖右晃,知道她被瞌睡蟲給徵招了;他便將船引擎熄火,慢慢地、安靜地劃向麥道鎮。
轉進昨天那條狹長的水巷,左手邊是用木頭搭建的長橋,每隔數百公尺便有一座供人休憩的涼亭,上頭有幾個身穿綠色籠基的小孩子在上頭奔跑嬉鬧,看到有船來了都湊上前去抱著欄桿對他們揮手。
安之妍渙散的神智被小朋友宏亮的嗓音給喚回,她才注意到引擎聲消失了。
「怎么這么安靜?」她回頭看,斯拉維正佇立在船尾一手握槳,單腳劃著笨重的馬達船。「你怎么不讓馬達駛啊?」
「快到了。」斯拉維淡淡回應。
「快到了?」狹長水道的后方是青翠如綠葉的遠山,距離岸上似乎還有1公里那么遙遠,這樣叫做快到了?她不禁納悶。
難道他是看到她睡著了,而將引擎熄火的嗎?怎么可能!斯拉維那種人肯定沒有這么細心體貼……
安之妍的目光注意到腳上穿著的刺繡夾腳拖,回想起了在市場的情景。
這雙鞋是他買的,穿起來剛剛好。可是他怎么知道自己的尺寸呢?她又沒有告訴他,總不會是目測吧……而且他干嘛要幫自己買鞋子?
安之妍偷偷回頭看著斯拉維那因用力而爆起的肌肉,產生了微妙的情緒,而她嘗試去釐清那是什么感覺。
可惜徒勞無功,她只知道那微妙小情緒就好像細水滑過心頭,是暖的。

第3章 小鎮悠悠路茫茫(2/4) 「妳如果再不下船我就自己走了。」斯拉維在船尾出聲提醒安之妍。不知道這個小家伙在想什么想的這么出神。
「喔、喔。」安之妍被這么一喚,不好意思地搔搔頭。腳一踏上陸地,她馬上被這小鎮的靜謐給吸引。「這里簡直是世外桃源,依山傍水好像一幅水彩畫。」
安之妍伸了個懶腰,深深吸了一口清新的空氣,小臉上展現出滿滿的幸福感。斯拉維靜靜看著她,嘴角漾起平淡的微笑。若這表情給他的助理看到了肯定大吃一驚,GVGF集團的總裁居然會有這種小確幸的表情?天要下紅雨了。
安之妍一馬當先走在前方,但走了將近十分鐘之久都沒遇上任何岔路,也就是說從上岸到現在的路都是直的,也沒遇到半個人。看來昨天斯拉維說,麥道鎮上主要道路只有三條看是真的。
「斯拉維,這里真的有人住嗎?」安之妍走著走著,老覺得不對勁。「怎么我走了這么久沒看到人?」不會這里是廢墟吧?
「這條是外出的道路,一般人是不會走這條路的。」
安之妍抬首望向藍的清澈的天空,又再低頭看著純樸的黃土碎石路,走路引起的風沙沾著她的腳都變色。道路的兩旁種著蒼郁的路樹,陽光從葉縫間篩落造成如鉆石塵的點點閃光。
「好難想像奢侈品集團的總裁會喜歡住在這種地方,他是因為看了太多的拜金奢侈所以回歸自然嗎?」安之妍自言自語著,但是在這只有他兩人的寧靜的小路上,斯拉維不可能聽不到。
他的目光一直隨著安之妍纖瘦的背影,整個心思都放空,并沒有特別多想些什么。
「怎么了?」他雙手環胸地走著,突然安之妍跑過來抱著他的手臂,躲在他身后露出一顆腦袋。
「有個男人走過來了,你去問他啦!」
「我真好奇妳當初是憑著什么膽子一個人飛到緬甸來。」斯拉維失笑,大方地鬆開手讓她勾著。
「憑著速戰速決的一股沖勁,什么都沒想就來了。」安之妍見那位陌生的緬甸男子越走近,她抱著斯拉維的小手也越收緊。
斯拉維拍了拍她的手背,慢條斯理地與那人擦肩而過。
「你干嘛不去問他呀?」
「安小姐,我只是陪妳上來,找人是妳的工作不是我的。」斯拉維將責任推還給她。說實在的,他真的不知道該怎么開口問一個路人:嘿,你知道「女人為什么會出水 東莞技校門三男一女我」住在哪里嗎?
可惡!他說的沒有錯,可是幫她一下會怎么樣嘛?
良久兩個人終于走到岔路,正前方是寫著緬甸文的路牌,可不管是往哪一個方向,路都很小、很不熱鬧。
「斯拉維,這上面寫些什么?」緬甸文又是圈圈又是方塊的,她完全不懂。
「上面寫的是路名,知道對妳也無益。簡單來說,繼續直走是一座寺廟,往左邊是一些小店家,右邊是幾戶住家,再往里走就上山了。」
「就這樣,這就是你所謂的『鎮上主要道路只有三條』的意思?」還真的只有三條路可以走,再加上他們剛剛從岸邊走來的那條小黃土路,剛剛好就是一個十字路口。「這個小鎮也太小了吧?我的天哪……」
見她不顧形象地哀嚎,斯拉維笑了:
「這下子妳還覺得湛宸風住在這里嗎?」
「這不是我覺得就算了的事情吧?大總裁搞不好就躲在那幾戶人家之中。他都奇怪地跑到茵萊湖上,難免他也奇怪地會喜歡住在這種地方。」
真是不死心的小女人,不過她的工作態度值得嘉許。
斯拉維不再開口說什么,這一下午幾乎陪著她挨家挨戶去問人。起先她是真的害怕這里的人,漸漸那找不到人的挫折感讓她忘記了害怕;可惜麥道鎮民不是全部都聽得懂英文,他只有在安之妍與鎮民雞同鴨講的時候才會出聲幫忙翻譯。
可安之妍又聽不懂緬甸話,誰知道斯拉維是不是真正的說了安之妍要表達的話。
「沒有……怎么會沒有這個人……」幾戶人家并不會花去安之妍太多的時間,大約一個小時之后她沮喪地坐在路邊供行人休憩的木板上,抱著寶貝雜誌哀著。
「既然沒有就走了。」
「我問你,整個茵萊湖上有幾個這種小鎮?」
「我只能告訴妳大約有七萬人住在茵萊湖上,除了像麥道鎮這種村落之外,還有像我們住的水上的散村。」
「那你覺得湛宸風會住在哪里?」
「我覺得?」為什么他會住在吊腳樓上而不住這種陸地上的村子?「他住在水上。」
「奇怪你怎么這么肯定?」安之妍見他答得毫不遲疑,撇了他一眼。
他當然確定,因為她問的就是湛宸風本人啊!
「一個從大都市來的人,有這么新鮮的生活方式會什么不選擇?」雖然說水都威尼斯也在義大利,他不是沒有見識過;但是緬甸茵萊湖的生活真的太純樸,這里大概是中世紀時候的威尼斯吧!
「你這么說也對,那我們走吧。」安之妍踩著頹喪的步伐,下一步她真的不知道該何去何從。
上了船,發動引擎,安之妍任憑斯拉維要把船擺渡到茵萊湖的任何一個角落去,她也不多問……問了也無益。
斯拉維坐在后頭,見她這么沮喪考慮直接告訴她他的身分;可是如果安之妍當初沒有遇上他,她也勢必要自己解決這樣的問題。
他想知道,他旗下公司的員工解決困難的能力到什么程度。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74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