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啊別射里面老師 他九淺一深直頂花心

第21章 金蘭殞落安魂唱(3/4) 凌晨時分,湛宸風被不識時務的手機鈴聲給擾醒,吵著安之妍讓他滿肚子火氣,再看到來電顯示后,火氣更旺了。
他走到陽臺外,按下通話鍵語氣甚差:
「你知道現在幾點嗎?」
「我管不了這么多。」
「你到底出了什么事?從卡洛兒的發表會上離開之后到現在,你到底去了哪里?」湛平之在會場上接到銀行的詭異電話后,從此音訊全無。「喬莉的事情解決了嗎?」
「大哥,你還記得大嫂顱內出血那時候我說過,我有難時你同等回報我就好。」
「我記得,怎么了?」
「現在,我需要你的協助……」湛平之的語氣中帶有無助和失落,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只能尋求幫忙。
「發生什么事?你人哪里?」湛宸風聽聞,音量不自覺大聲了許多。
「我在日惹,我在找喬莉。」
「日惹!印尼?你為什么會在那種地方找白涅德小姐?」不幸地,湛宸風的聲音還是吵醒了敏感的安之妍。
她一睜開眼睛就看到老公大人臉很臭地站在陽臺講電話,發生了什么大事?
安之妍走到陽臺去,從背后環抱住湛宸風的腰,靠在他有力的背肌上打瞌睡。湛宸風握住她的小手,把她帶回了溫暖的被窩里;而安之妍卻耍賴地要湛宸風坐在床邊,她就這么枕在老公的大腿上,迷迷糊糊地聽著他們的對話。
直到他結束沉重的對話,她才開口問:
「怎么了……誰這么大膽凌晨打給你?」
「湛平之,他在印尼出了點事情,找我幫忙而已。」
「那你要去印尼喔……」湛平之、副總裁?所以是公司的事情啰?原來他們集團在印尼也有分公司啊。
「沒有,我會派人去協助他。」湛宸風厚實的手掌輕撫著她的臉頰,沉默了好一陣子才又支支吾吾地開口:「妍妍,我想……我們的婚禮可能要延后了。」
安之妍沒有應答,靜靜地趴在他腿上。
「妍妍?」
「等副總裁回來……再說吧。」這是他心里所想,她能體諒,只是不知道他要何年何月才會回來。「他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還記得我姪子伊凡嗎?他的保姆喬莉小姐不見了,湛平之在找她。」
「去印尼找人啊?為什么?」安之妍的聲音細如蚊蚋,顯然是半睡眠狀態。
為什么?湛平之在電話里說的不清不楚,他也一頭霧水;可是在聽到他焦急的聲音,顯然是出了大事,剛好澤蘭的事情告一段落,就先把艾倫和迪夫借給他用。
「先睡覺,妳睡飽了我再跟妳說。」湛宸風輕輕撫摸她的臉,眼神有憐惜、有愧疚。
他們兩個像現在這樣彼此陪伴,是最簡單的幸福。想必湛平之現在也能體會到,喬莉默默守在他身后的可貴,這次若能將她找回來,湛平之肯定會善待她。
鐵漢終于承認自己的柔情了。
「妍妍。」
「嗯?」
「我愛妳。」
突如其來的感性告白讓安之妍不禁睜大眼睛看著他,思忖究竟副總裁遇到什么事情,讓湛宸風轉性。
湛宸風的愛都是用行動來表達,要他用說的好像要他上刀山下油鍋一樣……今天他卻一本正經,看來這事給他不小的震撼;能會是什么事呢?還是等一會兒再問他好了。
「你本來就應該愛我,還要愛我們的兒子才對。」
「怎么?妳夢到他了?」安之妍在睡前把超音波照放枕頭底下,不會真的有效吧?
「我夢到我長了一堆痘痘,會讓我變丑的肯定是兒子,哼!」
「哈哈哈。」這是什么邏輯?

自安之妍從杭州回來之后,湛宸風有意讓集團所有人知道,安之妍是他的未婚妻,所以現在大家見了她都會禮讓三分。
儘管安之妍再不情愿,可是在經過那幾日的教訓后,她也不敢再堅持己見;如果這么做能讓湛宸風安心,她就配合他。若是為此在工作上出現什么刁難,相信憑她的能力可以一笑泯恩仇。
「貝拉、貝拉,妳要不要跟我們一起團購?還差一點就可以免運費了。」研發部的同事熱情地喚著她。
「團購?」臺灣上班族三寶就是「加班、團購、瘦不了」,想不到在義大利也流行這個?「你們團購什么呀?」
「德國啤酒,最近在促銷,來看一下嘛!」
「啤酒啊?不了吧。」這種時候她能喝啤酒嗎?避免她兒子以后變成酒鬼,她還是不要喝的好。
「總裁不準妳喝酒嗎?會不會管太多啦?」同事甲說。
「貝拉,總裁在家里也是大臭臉嗎?妳每天看到他不會受不了嗎?」同事乙問。
「搞不好總裁私底下是個超居家男子,對老婆百依百順的那型。」
這樣的話語一出,大伙頓時安靜下來想像大臭臉總裁笑臉迎人、溫順乖巧的模樣,不約而同地打了個冷顫。
「不可能。」
「不可能。」
「不可能。」所有人異口同聲地說出結論,讓安之妍是哭笑不得。
湛宸風在家確實是個會下廚、做家務的超居家男子,常常讓她這個女人無地自容呀;現在又多虧了他,讓她變成研發部里最突出的人物。
「貝拉,到底跟不跟我們團購啊?」
「不了,為了我的寶寶著想,啤酒我就敬謝不敏了。」安之妍笑笑,順便把這項消息公開。她不信什么前三個月不能公開這種鬼迷信,反正她之后也是會顯孕,就大方公開了吧!
「妳懷了總裁的孩子!想不到總裁這么快手快腳。」
「希望寶寶像妳一點,別跟總裁一樣是個大臭臉。」
研發經理波琳和研發總監在辦公室里冷眼看著這一切,兩人萬萬沒有想到貝拉居然會是總裁的女人。先前派她到杭州誘惑卡爾一事若是被總裁知道了,他們倆肯定吃不完兜著走。
可這貝拉怎么就一句話都不說,害他們兩個整天提心吊膽總裁怪罪下來怎么辦?

第21章 金蘭殞落安魂唱(4/4) 「現在好了,我們該怎么對總裁交代?」波琳用怪罪的語氣說。「當初我就跟你說這樣不好,可你還是堅持要讓貝拉去勾引卡爾,總裁肯定要殺了我們兩。」
「我不管她是總裁夫人還是什么了不起的人物,她人在研發部,就得聽我們的。」總監對于波琳的擔憂不以為意,他也認為總裁不會公私不分。
「所以呢?這個案子還是繼續讓貝拉負責?」
「誰跟卡爾接洽就是誰負責。」
波琳在心里嘆了一口氣,她想保護貝拉卻無能為力,要不跳過總監上呈給總裁……越級報告在大公司里是禁忌之一,可現在她可管不了這些。
「你以為我不知道貝拉是你們派來的嗎?」
「卡爾總監!」波琳目瞪口呆地看著靠在辦公室門墻上的男人。怎么會是他?他怎么可以不聲不響地出現在集團里?
「卡爾!」現任研發總監也有同樣的反應。「你怎么進來的?警衛為什么沒有通報?」
「你們用這表情歡迎我,我感到受寵若驚。」卡爾臉上掛著淡淡的微笑,但卻讓人感到芒刺在背。「我真驚訝前研發總監的識別證依然有效,所以我就不負你們的款待大搖大擺走進來了。」
依然有效?所以人事部并沒有撤銷他的員工身分?
「你不是說再也不走進集團大門嗎?現在又是為什么?」
「因為你們派了一個可愛的小女人來攻陷我,我當然必須親自跑一趟感謝你們的『賀禮』,她真是個『極品』。」卡爾露出狡詐的笑容,故意說的引人誤會。
「你們……那個……」波琳聽聞猶如五雷轟頂,當初總監的決定真的把他們推入深淵之中。
「哪個?」卡爾嘴角微勾,這就是他要的反應。
「經理,這份文件市場部請您立即過目。」安之妍輕敲門板,她知道現在辦公室有客人,要不是市場部用生命威脅她一定要馬上送,她才不愿意這時候來打擾。
她快步嗯啊別射里面老師 他九淺一深直頂花心走進又快步離去,動作在一瞬間完成。
「安之妍,妳見到我怎么把我當成陌生人?」卡爾不知道安之妍是沒看到他,還是裝做沒看到他;不管是哪一種都無所謂,他會自己與她相認。
「卡、卡爾?」被人用中文叫住,她非常吃驚。「你怎么進來的呀?」
嚇!被他發現她也在GVGF集團里工作了,若卡爾知道她是他痛恨的總裁的未婚妻,肯定要找她麻煩的。
「我不是跟妳說過我以前是研發部總監,這張識別證依舊有效。」接下來卡爾都用義大利文與她交談,他有意讓大家知道他們在說什么;不知道卡爾城府的安之妍,并沒有察覺任何異狀。
「是喔,你來做什么呀?」她小心翼翼地問。
「卡爾,您這一趟來是找總裁的吧?我幫您通報一聲吧?」波琳很害怕卡爾會做出什么她無法招架的事情,趕緊搬出總裁救兵的好;她趁卡爾不注意按下了內線撥到總裁室去,希望總裁能在辦公室里啊。
「我是來找妳的。」卡爾語出驚人,不只是安之妍嚇到,一旁的總監和波琳都覺得奇怪。
「你、你怎么認為你會在這里找到我?」安之妍很吃驚,難道卡爾從一開始就知道她是誰?來自何方?
「妳的表情是在問我,為什么我知道妳在這里上班是嗎?」卡爾始終掛在臉上的微笑,透露出的危險氣息被安之妍察覺到了。「我從一開就知道妳是波琳的手下,是派來與我交涉的。」
他說這句話,還有意無意地看著波琳他們兩個。
「你從一開始就知道我是誰才故意與我接近?所以你說我長的像你前女友是假的?你說總裁是因為我長的像康妮才愛上我也是假的?」
「這種謊話我不知道妳為什么會上當。」湛宸風在聽到無人回應的奇怪電話內容后,仔細聆聽環境對話便知道是研發部。
GVGF集團的老員工都知道斯拉維總裁和前研發總監卡爾之間的過節,現在又加進一個安之妍讓事情更加複雜。
沒有煙硝味的戰場,每個人都屏氣凝神。
「怎么?來宣示所有權的?」卡爾微笑看著久違的「朋友」,不懷好意。
「不,我是來探望你的。」湛宸風亦微笑,習慣總裁大臭臉的集團員工見狀,無不起了寒顫。
「可惜我不是來找你的。」卡爾俯身,把自己與安之妍之間的距離拉近,故意在湛宸風面前做出親密狀。
「艾連那先生,請你自重。」安之妍想拔腿就跑,可是她好像是當事人之一哪!
「我們都是那種關係了,你還要我自重不是可笑嗎?」他淺笑。
「我跟你哪有什么關係?請你不要說這種會讓人誤會的話。」安之妍推開他逼近的臉龐,閃到一邊去躲著。
「妳不承認那我只好拿出證據了,看妳還會不會說我們『毫無關係』。」卡爾從斜背包中拿出精緻的信封,交至安之妍手中。
證據?什么東西?這信封里裝著什么?
為什么卡爾一付游刃有余的樣子,她為何如此惶恐不安?她明明沒有做什么對不起湛宸風的事情呀……
湛宸風面無表情地觀察安之妍,她的模樣告訴他:她在擔心什么事情爆發。
為什么?妍妍真的和卡爾做了什么他不知道的事情嗎?還有什么計謀是特務沒有察覺到的?還有什么詭計是多蘿西不知道的?
他就知道,儘管澤蘭已經被兩個特務干掉,他還是不能夠掉以輕心。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77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