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陌生人做得好爽 十個醫生舔我的下身

17 世俗男歡女愛 (繁)
花凝人回到禪房翠玉跟彩荷早回去,她精神渙散走進去,見到椅子馬上坐下,支著下巴悶悶不樂,兩人見了納悶問:「夫人,怎么了?」
「沒怎啊。」想到淳厚笑她的樣子她笑不出來。今天又像吃了壯膽藥,竟然問淳厚喜歡怎樣女子,就像變相對他表白。而且竟跟他在林子里親熱起來,一點都不矜持,更是沒臉了。
然而淳厚仍不改出家人口吻,當然更不可能為她還俗。她真是自作多情,偏偏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和尚。
「夫人,喝口茶吧!」彩荷幫她倒了杯茶,翠玉見她鞋子髒了,幫她拿了另一雙換上。
「妳們說,我們何時才能回溫家?」她必須離開嚴華寺,免得愚蠢的對一個和尚繼續放下感情,最后下場不知會如何。
「不知道,」翠玉望著心情沉重的花凝人提議,「不如,晚些小住來,要小住帶話回去,說夫人想家了。」
花凝人暗嘆,「這么說,少爺就會讓我回去了嗎?」
「也許吧!管少爺沒來嚴華寺找夫人,這少爺知道了,即表示夫人根本沒跟管少爺有什曖昧,少爺明察秋毫,會讓夫人回去住的。」彩荷往正面推測。
「管少爺?」花凝人無奈抱怨,「誰知道他是誰?我干嘛莫名其妙為他背負不守婦道的罪名。」
聽花凝人這么說,彩荷納悶,「夫人不認識管少爺?怎可能?」翠玉也感訝異。
「算了,說了妳們也不信,只會將我當瘋子。」
翠玉見花凝人沮喪,坐到旁邊安慰,「夫人說來聽聽呀,翠玉信就是了。」
「我也信。」彩荷也說。
花凝人覺得彩荷根本在湊熱鬧,她噘了噘嘴,不置可否。她們兩個今天怎么了,她這么說還不將她當病人?
***
把話說開教人無地自容,不問憋在心里又難受,都怪自己一時感情作祟,才天真問和尚喜歡怎樣的女人。
其實,試問這句,莫過于使了心計,試探他是否也喜歡自己?可是現在她卻懊悔了,懊惱讓淳厚知道了她的心思,她卻渾然不知他的想法。
閑來無事,她又走到福圣殿,兩只腿好似故意跟她唱反調,曉得她現在見到淳厚難為情,偏又走到這尷尬之處。
她左顧右盼,莊嚴肅穆的殿上香客三三兩兩,卻沒見一個和尚出現。淳厚不在?可見她確實多心了,轉個身走了出去。不知是不是失望,剛不想見到淳厚,看見淳厚不在,心頭卻若有所失。
她走出去院子。外頭天氣說好不好,風不小沒烏云,稀稀疏疏可見一點點陽光。早春的花朵都在樹梢露出臉來,放眼望去庭院里樹叢枝葉也修剪得整齊,不知淳厚師父是否一早即來整理過?庭院乾凈俐落、清爽悠然。
怎滿心都是淳厚?
其實除卻見淳厚師父彆扭,這庭院可是嚴華寺她最喜歡來的地方,清靜幽雅花香鳥語,說不上是人間仙境,卻也怡然舒爽。
唉!花凝人不禁嘆氣。她心里彷彿住著兩個人,一個是秀外慧中、純樸端莊的花凝人;一個即是不喜世俗、爽直俏麗的辛捷語,兩人在那里拉鋸,導致她那么瘋癲,硬要將對淳厚當唐爾崎看了。
「溫夫人在這賞花?翠玉姑娘跟彩荷姑娘沒陪妳?」淳厚的聲音突然出現。
冥思中的花凝人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心口差點跳出來,連忙跟笑得靦腆的淳厚笑了笑,「沒呀,她們貪玩,都去隔壁房里跟那些姑娘下棋談天去了,沒興緻跟我逛花園吹冷風呢。」
淳厚溫爾一笑,以前沒見過這么閑情雅緻的溫夫人,以前即便來了,他記得未曾在花園里遇過她,似乎都在寺里邊聽課打坐,來也是住個兩天即回府,這回似乎住久了點。
當然兩人更未曾有過如此親密接觸……想到兩天前兩人在樹林的廝磨,他耳根竟然燙了起來,一方面害臊,一方面是羞愧。
「夫人喜歡花?」淳厚其實剛在殿里即見她盯著花楞站了好一會,卻不敢過來打擾,怕自己又不能自禁做了什么。但風越來越大,擔心她著涼,出來提醒她進屋歇著。
「喜歡啊,嚴華寺好似只有福德殿前養花,其他殿前都是灌木、藥草的,難不成淳厚師父也愛花,才在這種了這么一些?」依然能與淳厚侃侃而談花凝人心花怒放,指著滿圃跟樹頭盛開的花朵。
淳厚神態自若,好似前天的事不在心上了。
「不……這是信眾種,幾年忘了,冬去春來花開并蒂,年復一年,生生不息。」
「是嗎?淳厚師父照顧的真好,百花爭艷四處春聲,嚴華寺就屬福圣殿這里令我最想來了。」
突被讚美淳厚打心里高興,雙頰不由得熱呼呼,幸好吹來一陣冷風,讓他沒那么羞紅,可是這陣風大得吹起了花凝人衣裙,也將她髮絲吹亂了,淳厚見狀連忙道:「風大天冷,夫人還是進房歇著,免得著涼了。」
攏了攏臉上吹亂的髮絲,花凝人不好氣的噘著小嘴道:「淳厚師父不想跟我說話,急著趕我進去了嗎?」
「不是,夫人誤會了。」淳厚緊張起來,他是真怕她身子弱著涼了。
「再陪我一會,我閑著無聊,一個人不知去那排遣。」
「這……」淳厚略為遲疑,「不行,夫人……」
說兩句還行,說多了……說多了,他擔心被她懾魂,雙腳走不開。
「不行?」花凝人以為他會說好,失望道:「淳厚師父真忙?還是嫌我麻煩?不會耽誤太久的。」
「淳厚得去照顧師弟們的課業,晚些要跟師父外出,夫人早些回去休息,外頭風真大。」淳厚慌忙解釋。面對她他總會不知所措,想起竟因此觸犯戒律,就自責不已。
「又再趕我了?」花凝人笑在心里。
「不是,夫人……」淳厚慌張揮揮手,卻察覺她滿面春風,好似逗著他玩,他臉因為失態紅了一陣,躑躅一會道:「再陪溫夫人一會,稍后真要去做事了。」
花凝人高興了,將剛才心里想的疑惑問了。「淳厚師父,你看,那幾顆可是芙蓉?」她指著前方幾顆超過一人高的樹木。
淳厚隨著望去,笑著道:「是芙蓉,芙蓉春天不開花,等溽暑過了才開,夫人可等那時再上嚴華寺賞花吧。」
一聽,花凝人又俏皮的跟淳厚說道:「難不成不能在嚴華寺等芙蓉花開?」
花凝人話一出,淳厚愣了住,納悶道:「這還要半載,夫人要在這住這么久?」
「放心吧,我不會再偷下山,要淳厚師父救人,淳厚師父不要趕人呀。」花凝人嫣然一笑。
他都不提,她卻提,淳厚不想笑她,她卻提了,想起他忍不住要笑她那天狼狽的一點都不像她了。
花凝人見淳厚突然楞楞發笑,知道那俊容里笑什么?噘起小嘴嬌嗔,「罷了!你笑吧,人是你救的,愛怎笑就怎笑。」
他不生氣就了得,花凝人就怕他生氣,但怕這做什么?她也不明白!怕淳厚看輕她吧。今兒兩人說了這么多話,她心里坦蕩些了。
「淳厚無意冒犯,那天確實令人生氣又擔心。」
「好吧,當欠淳厚師父一命,記著,改日再還。」
淳厚心里承認她卻是俏麗動人,多說些話不覺她已為人婦,彷彿待字閨中之閉月羞花,輕輕撩云撥雨即使之悸動難平。
暗忖到此淳厚心揪了一下。他心動著什么?男歡女愛、世俗嗔癡與他無緣!
「想什么?這么入神?」花凝人突見他發怔不語問。
「沒有……」胡思亂想的淳厚,慚愧的把頭移開。
「淳厚師父,可曉得芙蓉花的功效?」花凝人突然想到。
「喔,」淳厚又看她,更顯得不自在了。「夫人曉得,說來聽聽吧!」
「芙蓉花清熱解毒、消膿排血可治肺熱咳嗽,乾葉研細做玉露散,外敷清涼去瘀,這花不只豔麗可愛,還能救人治病呢。」花凝人驕傲地仰起下巴。
「夫人果然秀外慧中、聰明靈巧,不只賞花,也懂花。」淳厚莞爾稱讚。
「我過溽暑一定要來這看看淳厚師父照顧的芙蓉長得如何,到時……啊……」突然又吹起一陣狂風,花凝人慌慌忙忙彎下腰壓住裙襬,可是風真大……
淳厚見花凝人手忙腳亂壓著被風肆虐的衣裙,一時擔心她走光,沒記得什么,也跟著幫她捉住裙子,見髮絲也亂,花凝人顧不得裙子,放手護住頭髮,淳厚見她裙襬飛揚,什么不想一把壓住,花凝人卻大叫一聲跳了開……
她臉上一片紅暈,淳厚嚇住,全放了手,又一陣風,花凝人又叫一聲,雙手只顧撫住散亂頭髮,淳厚趕緊捉住揚起的裙襬,怕她聽不見大聲道:「夫人進去吧。」
「好呀,風好大……」花凝人揚聲說。
兩人一起回頭正準備走回殿里,看見翠玉跟彩荷跑了過來。「夫人……」
「我要進去了。」花凝人道。
翠玉跟彩荷納悶地見淳厚壓著花凝人群襬,趕緊湊過去,淳厚這才不好意思的放手,「失禮,風真太大了,淳厚進去了,夫人失陪!」
語畢,淳厚羞愧的雙頰泛紅,倉促跑進福圣殿,進了福圣殿,胸口一直跳不停,他先在殿前合掌膜拜,嘴里念了幾段經文,心跳還是沒鎮定下來,想起要給師弟們上課,他跪下磕幾個響頭安定精神,慌忙往后方走了去……
…………………………………
(簡)
花凝人回到禪房翠玉跟彩荷早回去,她精神渙散走進去,見到椅子馬上坐下,支著下巴悶悶不樂,兩人見了納悶問:「夫人,怎么了?」
「沒怎啊。」和陌生人做得好爽 十個醫生舔我的下身想到淳厚笑她的樣子她笑不出來。今天又像吃了壯膽藥,竟然問淳厚喜歡怎樣女子,就像變相對他表白。而且竟跟他在林子里親熱起來,一點都不矜持,更是沒臉了。
然而淳厚仍不改出家人口吻,當然更不可能為她還俗。她真是自作多情,偏偏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和尚。
「夫人,喝口茶吧!」彩荷幫她倒了杯茶,翠玉見她鞋子臟了,幫她拿了另一雙換上。
「妳們說,我們何時才能回溫家?」她必須離開嚴華寺,免得愚蠢的對一個和尚繼續放下感情,最后下場不知會如何。
「不知道,」翠玉望著心情沉重的花凝人提議,「不如,晚些小住來,要小住帶話回去,說夫人想家了。」
花凝人暗嘆,「這么說,少爺就會讓我回去了嗎?」
「也許吧!管少爺沒來嚴華寺找夫人,這少爺知道了,即表示夫人根本沒跟管少爺有什曖昧,少爺明察秋毫,會讓夫人回去住的。」彩荷往正面推測。
「管少爺?」花凝人無奈抱怨,「誰知道他是誰?我干嘛莫名其妙為他背負不守婦道的罪名。」
聽花凝人這么說,彩荷納悶,「夫人不認識管少爺?怎可能?」翠玉也感訝異。
「算了,說了妳們也不信,只會將我當瘋子。」
翠玉見花凝人沮喪,坐到旁邊安慰,「夫人說來聽聽呀,翠玉信就是了。」
「我也信。」彩荷也說。
花凝人覺得彩荷根本在湊熱鬧,她噘了噘嘴,不置可否。她們兩個今天怎么了,她這么說還不將她當病人?
***
把話說開教人無地自容,不問憋在心里又難受,都怪自己一時感情作祟,才天真問和尚喜歡怎樣的女人。
其實,試問這句,莫過于使了心計,試探他是否也喜歡自己?可是現在她卻懊悔了,懊惱讓淳厚知道了她的心思,她卻渾然不知他的想法。
閑來無事,她又走到福圣殿,兩只腿好似故意跟她唱反調,曉得她現在見到淳厚難為情,偏又走到這尷尬之處。
她左顧右盼,莊嚴肅穆的殿上香客三三兩兩,卻沒見一個和尚出現。淳厚不在?可見她確實多心了,轉個身走了出去。不知是不是失望,剛不想見到淳厚,看見淳厚不在,心頭卻若有所失。
她走出去院子。外頭天氣說好不好,風不小沒烏云,稀稀疏疏可見一點點陽光。早春的花朵都在樹梢露出臉來,放眼望去庭院里樹叢枝葉也修剪得整齊,不知淳厚師父是否一早即來整理過?庭院干凈利落、清爽悠然。
怎滿心都是淳厚?
其實除卻見淳厚師父別扭,這庭院可是嚴華寺她最喜歡來的地方,清靜幽雅花香鳥語,說不上是人間仙境,卻也怡然舒爽。
唉!花凝人不禁嘆氣。她心里彷佛住著兩個人,一個是秀外慧中、純樸端莊的花凝人;一個即是不喜世俗、爽直俏麗的辛捷語,兩人在那里拉鋸,導致她那么瘋癲,硬要將對淳厚當唐爾崎看了。
「溫夫人在這賞花?翠玉姑娘跟彩荷姑娘沒陪妳?」淳厚的聲音突然出現。
冥思中的花凝人被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心口差點跳出來,連忙跟笑得靦腆的淳厚笑了笑,「沒呀,她們貪玩,都去隔壁房里跟那些姑娘下棋談天去了,沒興致跟我逛花園吹冷風呢。」
淳厚溫爾一笑,以前沒見過這么閑情雅致的溫夫人,以前即便來了,他記得未曾在花園里遇過她,似乎都在寺里邊聽課打坐,來也是住個兩天即回府,這回似乎住久了點。
當然兩人更未曾有過如此親密接觸……想到兩天前兩人在樹林的廝磨,他耳根竟然燙了起來,一方面害臊,一方面是羞愧。
「夫人喜歡花?」淳厚其實剛在殿里即見她盯著花楞站了好一會,卻不敢過來打擾,怕自己又不能自禁做了什么。但風越來越大,擔心她著涼,出來提醒她進屋歇著。
「喜歡啊,嚴華寺好似只有福德殿前養花,其他殿前都是灌木、藥草的,難不成淳厚師父也愛花,才在這種了這么一些?」依然能與淳厚侃侃而談花凝人心花怒放,指著滿圃跟樹頭盛開的花朵。
淳厚神態自若,好似前天的事不在心上了。
「不……這是信眾種,幾年忘了,冬去春來花開并蒂,年復一年,生生不息。」
「是嗎?淳厚師父照顧的真好,百花爭艷四處春聲,嚴華寺就屬福圣殿這里令我最想來了。」
突被贊美淳厚打心里高興,雙頰不由得熱呼呼,幸好吹來一陣冷風,讓他沒那么羞紅,可是這陣風大得吹起了花凝人衣裙,也將她發絲吹亂了,淳厚見狀連忙道:「風大天冷,夫人還是進房歇著,免得著涼了。」
攏了攏臉上吹亂的發絲,花凝人不好氣的噘著小嘴道:「淳厚師父不想跟我說話,急著趕我進去了嗎?」
「不是,夫人誤會了。」淳厚緊張起來,他是真怕她身子弱著涼了。
「再陪我一會,我閑著無聊,一個人不知去那排遣。」
「這……」淳厚略為遲疑,「不行,夫人……」
說兩句還行,說多了……說多了,他擔心被她懾魂,雙腳走不開。
「不行?」花凝人以為他會說好,失望道:「淳厚師父真忙?還是嫌我麻煩?不會耽誤太久的。」
「淳厚得去照顧師弟們的課業,晚些要跟師父外出,夫人早些回去休息,外頭風真大。」淳厚慌忙解釋。面對她他總會不知所措,想起竟因此觸犯戒律,就自責不已。
「又再趕我了?」花凝人笑在心里。
「不是,夫人……」淳厚慌張揮揮手,卻察覺她滿面春風,好似逗著他玩,他臉因為失態紅了一陣,躑躅一會道:「再陪溫夫人一會,稍后真要去做事了。」
花凝人高興了,將剛才心里想的疑惑問了。「淳厚師父,你看,那幾顆可是芙蓉?」她指著前方幾顆超過一人高的樹木。
淳厚隨著望去,笑著道:「是芙蓉,芙蓉春天不開花,等溽暑過了才開,夫人可等那時再上嚴華寺賞花吧。」
一聽,花凝人又俏皮的跟淳厚說道:「難不成不能在嚴華寺等芙蓉花開?」
花凝人話一出,淳厚愣了住,納悶道:「這還要半載,夫人要在這住這么久?」
「放心吧,我不會再偷下山,要淳厚師父救人,淳厚師父不要趕人呀。」花凝人嫣然一笑。
他都不提,她卻提,淳厚不想笑她,她卻提了,想起他忍不住要笑她那天狼狽的一點都不像她了。
花凝人見淳厚突然楞楞發笑,知道那俊容里笑什么?噘起小嘴嬌嗔,「罷了!你笑吧,人是你救的,愛怎笑就怎笑。」
他不生氣就了得,花凝人就怕他生氣,但怕這做什么?她也不明白!怕淳厚看輕她吧。今兒兩人說了這么多話,她心里坦蕩些了。
「淳厚無意冒犯,那天確實令人生氣又擔心。」
「好吧,當欠淳厚師父一命,記著,改日再還。」
淳厚心里承認她卻是俏麗動人,多說些話不覺她已為人婦,彷佛待字閨中之閉月羞花,輕輕撩云撥雨即使之悸動難平。
暗忖到此淳厚心揪了一下。他心動著什么?男歡女愛、世俗嗔癡與他無緣!
「想什么?這么入神?」花凝人突見他發怔不語問。
「沒有……」胡思亂想的淳厚,慚愧的把頭移開。
「淳厚師父,可曉得芙蓉花的功效?」花凝人突然想到。
「喔,」淳厚又看她,更顯得不自在了。「夫人曉得,說來聽聽吧!」
「芙蓉花清熱解毒、消膿排血可治肺熱咳嗽,干葉研細做玉露散,外敷清涼去瘀,這花不只艷麗可愛,還能救人治病呢。」花凝人驕傲地仰起下巴。
「夫人果然秀外慧中、聰明靈巧,不只賞花,也懂花。」淳厚莞爾稱贊。
「我過溽暑一定要來這看看淳厚師父照顧的芙蓉長得如何,到時……啊……」突然又吹起一陣狂風,花凝人慌慌忙忙彎下腰壓住裙襬,可是風真大……
淳厚見花凝人手忙腳亂壓著被風肆虐的衣裙,一時擔心她走光,沒記得什么,也跟著幫她捉住裙子,見發絲也亂,花凝人顧不得裙子,放手護住頭發,淳厚見她裙襬飛揚,什么不想一把壓住,花凝人卻大叫一聲跳了開……
她臉上一片紅暈,淳厚嚇住,全放了手,又一陣風,花凝人又叫一聲,雙手只顧撫住散亂頭發,淳厚趕緊捉住揚起的裙襬,怕她聽不見大聲道:「夫人進去吧。」
「好呀,風好大……」花凝人揚聲說。
兩人一起回頭正準備走回殿里,看見翠玉跟彩荷跑了過來。「夫人……」
「我要進去了。」花凝人道。
翠玉跟彩荷納悶地見淳厚壓著花凝人群襬,趕緊湊過去,淳厚這才不好意思的放手,「失禮,風真太大了,淳厚進去了,夫人失陪!」
語畢,淳厚羞愧的雙頰泛紅,倉促跑進福圣殿,進了福圣殿,胸口一直跳不停,他先在殿前合掌膜拜,嘴里念了幾段經文,心跳還是沒鎮定下來,想起要給師弟們上課,他跪下磕幾個響頭安定精神,慌忙往后方走了去……

18 世情糾纏不休 (繁)
淳厚倉皇離去,翠玉、彩荷呵呵笑開,「淳厚師父臉上紅得像初春太陽,不知在害什么臊?」
「別笑他了,除了妳們希望沒別人看見,要害了淳厚師父可不好。」
「不會,夫人放心。」翠玉仍笑,「可惜淳厚師父是個和尚,他柔情萬千的樣子,我說要是女子都要愛上了。」
翠玉這一說,花凝人心頭好似被扎了一針,「別胡言亂語,要被淳厚聽了多不害臊,我們進去吧。」
花凝平靜不下來,但這事卻讓她整日雀躍的好似枝頭鳥兒。知道晚課了,她悄悄去了福圣殿,沒看見淳厚,不知淳厚作息,他現在該在哪?又擔心,淳厚認為她輕佻誘惑他看輕她了。
然而幾天,花凝人逛過了嚴華寺上上下下不知幾回,想再次不經意遇見他,淳厚如消失般不見蹤影,好似故意躲起來讓她找不到。
***
翠玉從來自程安的幾個姑娘禪房出來,她們送她手做的兩個漂亮珠釵,她邊走邊歡喜的瞧手工細緻的穿珠,耳邊突然聽見有人這么說:「唷!那不正是凝人妹妹的ㄚ鬟嗎?」
翠玉被這話嚇得怔住,放眼一瞧:糟糕!昨日才提,怎說曹操、曹操就到?情況不妙趕緊回去告訴夫人。
翠玉邊想邊快步逃開,深恐被后頭那群人追上。
見她緊急轉身跑開,管鐫與他三個隨從箭步追了過去。管鐫在后頭疾呼,「翠玉姑娘且慢,等等我呀!」
翠玉不時往后看,就是不敢停下來,心里擔心、不停咕噥,「別跟來呀!我不想在嚴華寺待上一輩子,我還沒嫁人,不想當尼姑啊!」
「翠玉姑娘別跑啊!」管鐫邊跑邊喊,后面抱著一堆東西的隨從也跟著喘的跑。
翠玉頻頻回頭。他們就要追來了,這時候別笨得跑回禪房。她趕緊轉個彎,有路就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不知該跑往哪里躲?
總之,往人多地方跑就是了。
「快跟著她,別讓她跑丟了。」緊追在后的管鐫命令他那些小嘍啰快跑。
在廂廊被追逐的翠玉,看見兩個和尚走在前方以為有救,慌忙大叫:「德彥師父、素仁師父,有壞人追我,救命啊!」
兩位師父連忙停下步伐,回頭看見翠玉被一行人追趕,詫異問:「翠玉姑娘怎回事?」
翠玉趕緊躲到他們后面蒼白的喘著氣,「他們……他們……」她被氣岔到說不上話,拼命撫著胸口,指著也停下來與他們對峙的管鐫一行人。
較年長的素仁師父對管嘯四人合掌,委婉勸誡,「幾位施主,佛門凈地,有話好商量,找翠玉姑娘何事,姑且說來。」
管鐫喘著氣,「你看我們長得像壞人嗎?」他理理衣襟、神氣的仰起下巴,心里恨得牙癢癢──這翠玉簡直胡說八道,他可是堂堂彰德首富之子,哪是什么壞人?
「施主,壞人兩字不會寫在臉上,但在廂廊上追逐女子,實屬不妥。」素仁不急不徐道。
「臭和尚,別管本少爺的事,沒看見我帶著一堆東西要來看凝人姑娘嗎?」管鐫口氣慍怒,神氣比畫他小嘍啰手上禮物。
「這……」素仁跟德彥不解的看著翠玉,「他們是溫夫人的友人?」
「當然不是,是的話,我干嘛跑給他們追?罷了!我自己想辦法脫身。」看準素仁跟德彥這兩個好脾氣和尚,也奈何不了囂張的管鐫,她還是溜為上策。趁管鐫不留意她又拔腿跑開。
管鐫一發覺,趕緊說:「她跑了,趕快繼續跟上去,別給我跟丟了。」他們一行人又抱著東西追了上去。
德彥、素仁在他們后面提醒,「施主、施主,佛門之地請勿喧鬧、擅闖,施主,眾位施主,別打擾佛祖啊。」沒人理他們。
「趕緊去通知師兄吧!」兩人感覺不對碎步跑開。
***
繞了幾圈,再也跑不動的翠玉跑進了香火裊繞有幾位香客的福圣殿,靠著柱子喘起氣來,管鐫他們跟著后面也追上來。
「翠玉姑娘真會跑?」管鐫心里有股氣,又不敢生氣,生了氣她又跑了,他就得在嚴華寺一個個禪房找人,這嚴華寺禪房可不少,等他找著、問到,可能都天黑了。
「管少爺,我家夫人……我家夫人將削髮為尼,你就放過她,別再找了。」翠玉上氣不接下氣卻也不忘撒個謊。
管鐫乍聽愣了一下,隨即破口大笑,「別跟我說,凝人要在嚴華寺削髮為尼,這可是和尚廟,要也要去尼姑庵。」
翠玉蹙眉瞪他,「我家夫人要削髮為尼,沒說要在嚴華寺,過幾天……過幾天,我們將去赤華山……」說謊話變得結巴。
聽見赤華山,管鐫面色馬上凝重,「不會吧!翠玉姑娘別騙我,凝人還年輕呢。」
「我家老爺死了,少爺變臉不認人,夫人說她不如出家算了。」翠玉說得像真的。反正,她家現在的夫人根本不認識管鐫。
管鐫愈聽覺愈真實,笑不出來,既然翠玉不愿意跟他說花凝人在哪,他只好自己找。
擔心慢了一步花凝人真削髮為尼,他趕緊吆喝三個小嘍啰,「趕快給我找,就算將嚴華寺翻一邊、削一半,今天都給得給我將凝人姑娘找出來。」
語畢管鐫心情凝重帶著一行人不再浪費時間,趕緊分頭找人。
翠玉見狀懊惱大呼,「管少爺,你這人怎有理說不清,我家夫人根本不想遇見你,也不認識你啊!」
管鐫回頭睨了翠玉一眼,「妳這ㄚ頭給我閉嘴,我這輩子可沒虧待過妳家夫人,妳那什么態度?」
翠玉趕緊摀起嘴巴。說真的,管少爺本人對她家夫人確實一往情深,無奈羅敷有夫,再說他也娶親了啊!
她還是趕緊回去稟告夫人,管鐫找來了,看夫人要見管鐫,被少爺捉包,還是找個地方藏身算了。
…………………………………
(簡)
淳厚倉皇離去,翠玉、彩荷呵呵笑開,「淳厚師父臉上紅得像初春太陽,不知在害什么臊?」
「別笑他了,除了妳們希望沒別人看見,要害了淳厚師父可不好。」
「不會,夫人放心。」翠玉仍笑,「可惜淳厚師父是個和尚,他柔情萬千的樣子,我說要是女子都要愛上了。」
翠玉這一說,花凝人心頭好似被扎了一針,「別胡言亂語,要被淳厚聽了多不害臊,我們進去吧。」
花凝平靜不下來,但這事卻讓她整日雀躍的好似枝頭鳥兒。知道晚課了,她悄悄去了福圣殿,沒看見淳厚,不知淳厚作息,他現在該在哪?又擔心,淳厚認為她輕佻誘惑他看輕她了。
然而幾天,花凝人逛過了嚴華寺上上下下不知幾回,想再次不經意遇見他,淳厚如消失般不見蹤影,好似故意躲起來讓她找不到。
***
翠玉從來自程安的幾個姑娘禪房出來,她們送她手做的兩個漂亮珠釵,她邊走邊歡喜的瞧手工細致的穿珠,耳邊突然聽見有人這么說:「唷!那不正是凝人妹妹的ㄚ鬟嗎?」
翠玉被這話嚇得怔住,放眼一瞧:糟糕!昨日才提,怎說曹操、曹操就到?情況不妙趕緊回去告訴夫人。
翠玉邊想邊快步逃開,深恐被后頭那群人追上。
見她緊急轉身跑開,管鐫與他三個隨從箭步追了過去。管鐫在后頭疾呼,「翠玉姑娘且慢,等等我呀!」
翠玉不時往后看,就是不敢停下來,心里擔心、不停咕噥,「別跟來呀!我不想在嚴華寺待上一輩子,我還沒嫁人,不想當尼姑啊!」
「翠玉姑娘別跑啊!」管鐫邊跑邊喊,后面抱著一堆東西的隨從也跟著喘的跑。
翠玉頻頻回頭。他們就要追來了,這時候別笨得跑回禪房。她趕緊轉個彎,有路就跑,跑得上氣不接下氣,不知該跑往哪里躲?
總之,往人多地方跑就是了。
「快跟著她,別讓她跑丟了。」緊追在后的管鐫命令他那些小嘍啰快跑。
在廂廊被追逐的翠玉,看見兩個和尚走在前方以為有救,慌忙大叫:「德彥師父、素仁師父,有壞人追我,救命啊!」
兩位師父連忙停下步伐,回頭看見翠玉被一行人追趕,詫異問:「翠玉姑娘怎回事?」
翠玉趕緊躲到他們后面蒼白的喘著氣,「他們……他們……」她被氣岔到說不上話,拼命撫著胸口,指著也停下來與他們對峙的管鐫一行人。
較年長的素仁師父對管嘯四人合掌,委婉勸誡,「幾位施主,佛門凈地,有話好商量,找翠玉姑娘何事,姑且說來。」
管鐫喘著氣,「你看我們長得像壞人嗎?」他理理衣襟、神氣的仰起下巴,心里恨得牙癢癢──這翠玉簡直胡說八道,他可是堂堂彰德首富之子,哪是什么壞人?
「施主,壞人兩字不會寫在臉上,但在廂廊上追逐女子,實屬不妥。」素仁不急不徐道。
「臭和尚,別管本少爺的事,沒看見我帶著一堆東西要來看凝人姑娘嗎?」管鐫口氣慍怒,神氣比畫他小嘍啰手上禮物。
「這……」素仁跟德彥不解的看著翠玉,「他們是溫夫人的友人?」
「當然不是,是的話,我干嘛跑給他們追?罷了!我自己想辦法脫身。」看準素仁跟德彥這兩個好脾氣和尚,也奈何不了囂張的管鐫,她還是溜為上策。趁管鐫不留意她又拔腿跑開。
管鐫一發覺,趕緊說:「她跑了,趕快繼續跟上去,別給我跟丟了。」他們一行人又抱著東西追了上去。
德彥、素仁在他們后面提醒,「施主、施主,佛門之地請勿喧鬧、擅闖,施主,眾位施主,別打擾佛祖啊。」沒人理他們。
「趕緊去通知師兄吧!」兩人感覺不對碎步跑開。
***
繞了幾圈,再也跑不動的翠玉跑進了香火裊繞有幾位香客的福圣殿,靠著柱子喘起氣來,管鐫他們跟著后面也追上來。
「翠玉姑娘真會跑?」管鐫心里有股氣,又不敢生氣,生了氣她又跑了,他就得在嚴華寺一個個禪房找人,這嚴華寺禪房可不少,等他找著、問到,可能都天黑了。
「管少爺,我家夫人……我家夫人將削發為尼,你就放過她,別再找了。」翠玉上氣不接下氣卻也不忘撒個謊。
管鐫乍聽愣了一下,隨即破口大笑,「別跟我說,凝人要在嚴華寺削發為尼,這可是和尚廟,要也要去尼姑庵。」
翠玉蹙眉瞪他,「我家夫人要削發為尼,沒說要在嚴華寺,過幾天……過幾天,我們將去赤華山……」說謊話變得結巴。
聽見赤華山,管鐫面色馬上凝重,「不會吧!翠玉姑娘別騙我,凝人還年輕呢。」
「我家老爺死了,少爺變臉不認人,夫人說她不如出家算了。」翠玉說得像真的。反正,她家現在的夫人根本不認識管鐫。
管鐫愈聽覺愈真實,笑不出來,既然翠玉不愿意跟他說花凝人在哪,他只好自己找。
擔心慢了一步花凝人真削發為尼,他趕緊吆喝三個小嘍啰,「趕快給我找,就算將嚴華寺翻一邊、削一半,今天都給得給我將凝人姑娘找出來。」
語畢管鐫心情凝重帶著一行人不再浪費時間,趕緊分頭找人。
翠玉見狀懊惱大呼,「管少爺,你這人怎有理說不清,我家夫人根本不想遇見你,也不認識你啊!」
管鐫回頭睨了翠玉一眼,「妳這ㄚ頭給我閉嘴,我這輩子可沒虧待過妳家夫人,妳那什么態度?」
翠玉趕緊摀起嘴巴。說真的,管少爺本人對她家夫人確實一往情深,無奈羅敷有夫,再說他也娶親了啊!
她還是趕緊回去稟告夫人,管鐫找來了,看夫人要見管鐫,被少爺捉包,還是找個地方藏身算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84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