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美女院長那些事 十六歲雪雪婷第二篇

19 有啥難為情的 (繁)
翠玉跑得香汗淋漓體力透支,索性她比管鐫那干人熟悉嚴華寺地形,九歪十八拐遠遠的把他們給甩了,不然她兩條腿肯定跟身子分處異處。
「夫人、夫人……」她累得虛脫推門而入,花凝人與彩荷卻不在,桌上遺留彩荷繡一半的鴛鴦戲水繡圈、兩只用過的茶杯,看樣子她們出去不久。「夫人要在半路遇見管少爺可不妙。」
她旋即拖著痠得快殘了的腳繼續找人。廂廊上見著的不是和尚即為香客,她家夫人跟彩荷就是不見蹤影。今日她方知嚴華寺大大小小殿宇加起來占地不小,迂迂迴迴仿若走不出的迷宮,快累死她了。
「翠玉姑娘。」
再經正殿,淳厚跟個小和尚從里面出來,走入廂廊巧遇慌慌張張的翠玉。她唇色發白、氣喘如牛,淳厚感到異樣。
「淳厚師父可有瞧見我家夫人?」翠玉見到淳厚劈頭問。
「妳家夫人怎了?」這些天淳厚擔心遇見她彆扭故意避著,當然沒瞧見。翠玉模樣相當心急,淳厚略為擔花凝人又有事端。
「管少爺來找我家夫人了。」翠玉心慌道。
「管少爺?」淳厚不解,但見翠玉如此緊急必為重要之事。他問:「是否需幫忙找妳家夫人?」
「要,當然要。淳厚師父給我家夫人換間隱密些的禪房,別讓管少爺找到,要是讓我家少爺得知,又要以為我家夫人跟管少爺暗通款曲,下回不知要將我夫人安排到哪去了?」翠玉心急如焚。
「喔。」淳厚頓了下,不甚了解。翠玉神情不平常,他人私事又不好過問,「既然如此貧僧這就去問還有沒有空出的禪房。」
淳厚正想走,花凝人與彩荷這時出現,他止步。
「夫人,妳們去哪了?管少爺找來了!」翠玉焦急,忘了給花凝人留顏面。
「找來了?」花凝人蛾眉微蹙掃過一絲陰霾,與翠玉道:「別理他就是了,我們走吧!」
花凝人眼尾余光瞟一眼杵在一旁的淳厚,擔心他誤會,忙不迭走開,思忖翠玉方與淳厚道些什么?
***
回到禪房花凝人懊惱地對翠玉嘀咕,「妳那樣好像我在躲管鐫,不理他、他也搞不出名堂來。」
「翠玉為夫人擔心。」翠玉委屈。
花凝人更擔心淳厚誤會。
「夫人還是忌諱些吧,我剛跟淳厚師父說了,淳厚師父正去給夫人安排隱密些的禪房。」
花凝人臉色驟變,「妳還與淳厚師父說了什么?」
「我說、我說……」翠玉囁嚅。這才想到,夫人必定介意此事被他人得知……這下要多嘴壞了夫人名聲。
「快說啊!」花凝人焦急。
翠玉支吾,「說、說怕少爺懷疑夫人跟管少爺暗通款曲,所以要淳厚師父幫忙夫人換間隱密禪房,免得少爺又將我們安排去別地方了。」
花凝人聽聞忽感烏云罩頂,耳邊閃過一記轟天雷擊,差點將她震暈。「妳這樣說,是告訴淳厚師父我不守婦道了。」
「夫人,翠玉沒這意思。」翠玉急了,趕緊附過去解釋,「翠玉是為夫人著想,一時心急口快說出來,夫人別怪罪了。」
花凝人沮喪,「話即一出覆水難收,染黑白紙豈能漂白。」腦中浮現那天林中對淳厚的輕佻,與他逾矩廝磨,繼而曖昧……她無地自容。這不擺明她確實不守婦道喜勾蜂引蝶了。
「夫人,別多想,淳厚師父為人厚道,不會多話。」彩荷過去安慰,殊不知花凝人為何介懷。
花凝人深忖:其實淳厚怎想有何關係?他終究是個和尚。即使她待字閨中清白如雪,與他也不可能有開花并蒂之果。既然如此,沒什么好在乎。手中繡帕一揮豁出去道:「管鐫來了就來了,要傳回溫家,妳們想回溫家就回去,我待在嚴華寺一輩子都沒關係。」
「夫人,我們會伺候妳一輩子。」見花凝人萎靡不振,翠玉與彩荷異口同聲道。
對話被突如其來的嘰嘎開門聲打斷,一道初春凜風跟著席捲而進,引裏頭的人一陣寒風刺骨的哆嗦。
「呵呵呵……終于被我找到了。」管鐫一副皇天不負苦心人得意的邁大步跨門而入,后面一干提著大小禮包的小啰嘍屁顛屁顛跟進去。
花凝人見著陌生人闖入,帶頭的劍眉橫豎白面皓齒,六尺個兒穿著綻綠絲緞襖,腰間繫著顏色略深絲縧,配著一塊雕著飛龍祥鳳的月牙色玉佩,微揚的嘴角帶著一抹矯揉,不邪不媚,不怎順眼。
花凝人警覺起身往翠玉身旁退去。
管鐫盯著風采依舊的花凝人瞅一會打量,滿意的笑容更深邃。繼而環顧四周,卻對環境不滿的挑剔起來,「凝人妹妹怎住這種寒酸地方無比簡陋,破落的啥都沒有,妹妹金枝玉葉之身,豈能窩在這兒,不如……」
「管少爺就這么進來,不用敲門或打聲招呼,未免太唐突了。」彩荷箭步過去,氣吁吁打斷管鐫。
管鐫見彩荷態度潑辣,為保花凝人心中好印象敢言不敢怒。「敢問這位不認識的姑娘,我要跟里頭和尚打招呼,還是先來跟凝人妹妹招呼才能進來?」
管鐫道完轉眼睇向一旁對她豎眉瞪眼的翠玉,繼勾起笑意道:「我跟翠玉姑娘招呼了啊,妳問她。」
「哼。」翠玉對他冷哼一聲,撇開眼,好女不跟狗斗。
彩荷輕睨油嘴滑舌的管鐫一眼,「去跟佛祖先打聲招呼呀,管少爺大喇喇進來,我們可都是姑娘家,你這有無禮數?」
管鐫瞟了瞟她們,不覺有錯朗笑幾聲,「妳們衣服都穿著,再說我跟凝人妹妹青梅竹馬,三歲開始不知在恫河里光著身子游過幾回,骨碌碌都見過什么沒見過,有啥難為情的。」
花凝人聽他如此輕薄駁斥,「管少爺請自重,褻玩人的話不該隨便,凝人不暗水性,別胡謅,什么恫河?聽都沒聽過。」
「我胡謅?」管鐫指著自己鼻子,想想,姑娘家會害臊,笑言:「好吧,都是陳年往事,妳不想記著也罷。只是這嚴華寺如此寒酸,溫晉竟讓妳住這兒,實在太過份了,我管鐫承諾給凝人妹妹找個好地方住,別委屈了。」
花凝人不領情,「我在這住得好端端,挺舒服,不勞管少爺您費心。」
花凝人對這一面之雅男人沒好感,雖長一表人才卻頤指氣使,財大氣粗不討人喜歡。
被拒的話管鐫似乎聽不見,仍沾沾自喜,「我在西街買了房子要給凝人妹妹住,凝人妹妹可將妳的ㄚ鬟也帶去,我再派幾個人服侍妳,這里簡直不像人住的地方,委屈妳了。」
「我才不去。」花凝人毫不考慮拒絕。
管鐫早料到,眉目一凜,笑容一斂,大聲吆喝身后的隨從,「把人給我帶走!」
突然被幾個壯男捉住,花凝人尖叫。「放開我!」
「放手啊!」翠玉跟彩荷奮不顧身去扯住他們手臂,不讓他們帶走花凝人。「你們放手!」
幾個男子粗臂一舉,不費吹噓之力將她們兩個撂倒在地。
「別礙事,給我滾邊去,溫晉已經將凝人妹妹許給我了。」管鐫狂妄道。
「放手你們這些人,我不跟你們走。」花凝人驚慌掙扎,卻掙扎不出他們的箝制。管鐫鐵定太霸道,花凝人才嫁別人。「放開我呀!」
見纖弱的花凝人輕易被拖出禪房,翠玉跟彩荷死命爬起來喊救命,不一會功夫,拖著哭喊的花凝人的男人被聞聲而至的一群人擋住。
「你們幾個在做什么?欺負女子欺負到廟里來了?」一名男香客打頭陣罵了他們。
管鐫見眼前香客跟和尚十多人不敢輕舉妄動。「我跟這位姑娘已有婚約,大伙請讓開,已請示方丈他答應我帶走人。」
「他胡說,沒這回事。」翠玉反駁。
「別讓他們將人帶走就是。」眾人喧鬧,七手八手開始搶人。
管鐫有備而來,花凝人最好乖乖跟她走,不從他只好來硬的,所以他帶來這幾個都是有拳腳功夫的家伙,三兩下功夫就將十多人撂倒,一群人躺著、倒著全痛得哀嚎。
「誰還想來挨打,想再挨打的就別擋路!」管鐫跋扈的警告那些早已爬不起來的人。
「師父你看,就是他們。」
一個小和尚慌張跑過來,緊急指著鬧事的禪房前,淳厚帶了幾個僧人過來,看見溫家夫人被兩個男人緊緊押住。
花凝人見淳厚出現,想起他有功夫,連忙大喊:「淳厚師父救我啊,那幾個人是壞蛋。」
翠玉跟彩荷也像見了救星般跑過去躲在淳厚身旁,喊著:「淳厚師父,救救我家夫人!」
淳厚知道對方是彰德首富之子按兵不動,直至管鐫對淳厚道:「淳厚師父,不會傻得跟他們起鬨吧?人我今天肯定要帶走,你們這嚴華寺太簡陋了,凝人姑娘不須受這種冤枉罪。」
淳厚聽聞面帶慍色,不疾不徐道:「溫夫人在此住得很好,看出來沒要跟管少爺走,管少爺強行擄人行徑乖張,要是管老爺知道了,應該也不容許。」
「哈哈哈……」管鐫走過去,冷睨淳厚,「淳厚師父雖大我沒幾歲,可在嚴華寺人人敬重,不至于為個女人去跟我爹告狀吧?」
管鐫話出,淳厚不客氣的伸手不經意捉住管鐫手臂輕輕一扭,厲聲斥喝,「放人!不放人休怪無禮。」
被扭住手的管鐫痛得哇哇大叫,大罵,「臭和尚你敢扭斷我的手,小心嚴華寺被我爹輾為平地。」
「放了溫夫人!」淳厚眼神犀利冷睇管嘯無退縮之意。
…………………………………
(簡)
翠玉跑得香汗淋漓體力透支,索性她比管鐫那干人熟悉嚴華寺地形,九歪十八拐遠遠的把他們給甩了,不然她兩條腿肯定跟身子分處異處。
「夫人、夫人……」她累得虛脫推門而入,花凝人與彩荷卻不在,桌上遺留彩荷繡一半的鴛鴦戲水繡圈、兩只用過的茶杯,看樣子她們出去不久。「夫人要在半路遇見管少爺可不妙。」
她旋即拖著酸得快殘了的腳繼續找人。廂廊上見著的不是和尚即為香客,她家夫人跟彩荷就是不見蹤影。今日她方知嚴華寺大和美女院長那些事 十六歲雪雪婷第二篇大小小殿宇加起來占地不小,迂迂回回仿若走不出的迷宮,快累死她了。
「翠玉姑娘。」
再經正殿,淳厚跟個小和尚從里面出來,走入廂廊巧遇慌慌張張的翠玉。她唇色發白、氣喘如牛,淳厚感到異樣。
「淳厚師父可有瞧見我家夫人?」翠玉見到淳厚劈頭問。
「妳家夫人怎了?」這些天淳厚擔心遇見她別扭故意避著,當然沒瞧見。翠玉模樣相當心急,淳厚略為擔花凝人又有事端。
「管少爺來找我家夫人了。」翠玉心慌道。
「管少爺?」淳厚不解,但見翠玉如此緊急必為重要之事。他問:「是否需幫忙找妳家夫人?」
「要,當然要。淳厚師父給我家夫人換間隱密些的禪房,別讓管少爺找到,要是讓我家少爺得知,又要以為我家夫人跟管少爺暗通款曲,下回不知要將我夫人安排到哪去了?」翠玉心急如焚。
「喔。」淳厚頓了下,不甚了解。翠玉神情不平常,他人私事又不好過問,「既然如此貧僧這就去問還有沒有空出的禪房。」
淳厚正想走,花凝人與彩荷這時出現,他止步。
「夫人,妳們去哪了?管少爺找來了!」翠玉焦急,忘了給花凝人留顏面。
「找來了?」花凝人蛾眉微蹙掃過一絲陰霾,與翠玉道:「別理他就是了,我們走吧!」
花凝人眼尾余光瞟一眼杵在一旁的淳厚,擔心他誤會,忙不迭走開,思忖翠玉方與淳厚道些什么?
***
回到禪房花凝人懊惱地對翠玉嘀咕,「妳那樣好像我在躲管鐫,不理他、他也搞不出名堂來。」
「翠玉為夫人擔心。」翠玉委屈。
花凝人更擔心淳厚誤會。
「夫人還是忌諱些吧,我剛跟淳厚師父說了,淳厚師父正去給夫人安排隱密些的禪房。」
花凝人臉色驟變,「妳還與淳厚師父說了什么?」
「我說、我說……」翠玉囁嚅。這才想到,夫人必定介意此事被他人得知……這下要多嘴壞了夫人名聲。
「快說啊!」花凝人焦急。
翠玉支吾,「說、說怕少爺懷疑夫人跟管少爺暗通款曲,所以要淳厚師父幫忙夫人換間隱密禪房,免得少爺又將我們安排去別地方了。」
花凝人聽聞忽感烏云罩頂,耳邊閃過一記轟天雷擊,差點將她震暈。「妳這樣說,是告訴淳厚師父我不守婦道了。」
「夫人,翠玉沒這意思。」翠玉急了,趕緊附過去解釋,「翠玉是為夫人著想,一時心急口快說出來,夫人別怪罪了。」
花凝人沮喪,「話即一出覆水難收,染黑白紙豈能漂白。」腦中浮現那天林中對淳厚的輕佻,與他逾矩廝磨,繼而曖昧……她無地自容。這不擺明她確實不守婦道喜勾蜂引蝶了。
「夫人,別多想,淳厚師父為人厚道,不會多話。」彩荷過去安慰,殊不知花凝人為何介懷。
花凝人深忖:其實淳厚怎想有何關系?他終究是個和尚。即使她待字閨中清白如雪,與他也不可能有開花并蒂之果。既然如此,沒什么好在乎。手中繡帕一揮豁出去道:「管鐫來了就來了,要傳回溫家,妳們想回溫家就回去,我待在嚴華寺一輩子都沒關系。」
「夫人,我們會伺候妳一輩子。」見花凝人萎靡不振,翠玉與彩荷異口同聲道。
對話被突如其來的嘰嘎開門聲打斷,一道初春凜風跟著席卷而進,引里頭的人一陣寒風刺骨的哆嗦。
「呵呵呵……終于被我找到了。」管鐫一副皇天不負苦心人得意的邁大步跨門而入,后面一干提著大小禮包的小啰嘍屁顛屁顛跟進去。
花凝人見著陌生人闖入,帶頭的劍眉橫豎白面皓齒,六尺個兒穿著綻綠絲緞襖,腰間系著顏色略深絲絳,配著一塊雕著飛龍祥鳳的月牙色玉佩,微揚的嘴角帶著一抹矯揉,不邪不媚,不怎順眼。
花凝人警覺起身往翠玉身旁退去。
管鐫盯著風采依舊的花凝人瞅一會打量,滿意的笑容更深邃。繼而環顧四周,卻對環境不滿的挑剔起來,「凝人妹妹怎住這種寒酸地方無比簡陋,破落的啥都沒有,妹妹金枝玉葉之身,豈能窩在這兒,不如……」
「管少爺就這么進來,不用敲門或打聲招呼,未免太唐突了。」彩荷箭步過去,氣吁吁打斷管鐫。
管鐫見彩荷態度潑辣,為保花凝人心中好印象敢言不敢怒。「敢問這位不認識的姑娘,我要跟里頭和尚打招呼,還是先來跟凝人妹妹招呼才能進來?」
管鐫道完轉眼睇向一旁對她豎眉瞪眼的翠玉,繼勾起笑意道:「我跟翠玉姑娘招呼了啊,妳問她。」
「哼。」翠玉對他冷哼一聲,撇開眼,好女不跟狗斗。
彩荷輕睨油嘴滑舌的管鐫一眼,「去跟佛祖先打聲招呼呀,管少爺大喇喇進來,我們可都是姑娘家,你這有無禮數?」
管鐫瞟了瞟她們,不覺有錯朗笑幾聲,「妳們衣服都穿著,再說我跟凝人妹妹青梅竹馬,三歲開始不知在恫河里光著身子游過幾回,骨碌碌都見過什么沒見過,有啥難為情的。」
花凝人聽他如此輕薄駁斥,「管少爺請自重,褻玩人的話不該隨便,凝人不暗水性,別胡謅,什么恫河?聽都沒聽過。」
「我胡謅?」管鐫指著自己鼻子,想想,姑娘家會害臊,笑言:「好吧,都是陳年往事,妳不想記著也罷。只是這嚴華寺如此寒酸,溫晉竟讓妳住這兒,實在太過份了,我管鐫承諾給凝人妹妹找個好地方住,別委屈了。」
花凝人不領情,「我在這住得好端端,挺舒服,不勞管少爺您費心。」
花凝人對這一面之雅男人沒好感,雖長一表人才卻頤指氣使,財大氣粗不討人喜歡。
被拒的話管鐫似乎聽不見,仍沾沾自喜,「我在西街買了房子要給凝人妹妹住,凝人妹妹可將妳的ㄚ鬟也帶去,我再派幾個人服侍妳,這里簡直不像人住的地方,委屈妳了。」
「我才不去。」花凝人毫不考慮拒絕。
管鐫早料到,眉目一凜,笑容一斂,大聲吆喝身后的隨從,「把人給我帶走!」
突然被幾個壯男捉住,花凝人尖叫。「放開我!」
「放手啊!」翠玉跟彩荷奮不顧身去扯住他們手臂,不讓他們帶走花凝人。「你們放手!」
幾個男子粗臂一舉,不費吹噓之力將她們兩個撂倒在地。
「別礙事,給我滾邊去,溫晉已經將凝人妹妹許給我了。」管鐫狂妄道。
「放手你們這些人,我不跟你們走。」花凝人驚慌掙扎,卻掙扎不出他們的箝制。管鐫鐵定太霸道,花凝人才嫁別人。「放開我呀!」
見纖弱的花凝人輕易被拖出禪房,翠玉跟彩荷死命爬起來喊救命,不一會功夫,拖著哭喊的花凝人的男人被聞聲而至的一群人擋住。
「你們幾個在做什么?欺負女子欺負到廟里來了?」一名男香客打頭陣罵了他們。
管鐫見眼前香客跟和尚十多人不敢輕舉妄動。「我跟這位姑娘已有婚約,大伙請讓開,已請示方丈他答應我帶走人。」
「他胡說,沒這回事。」翠玉反駁。
「別讓他們將人帶走就是。」眾人喧鬧,七手八手開始搶人。
管鐫有備而來,花凝人最好乖乖跟她走,不從他只好來硬的,所以他帶來這幾個都是有拳腳功夫的家伙,三兩下功夫就將十多人撂倒,一群人躺著、倒著全痛得哀嚎。
「誰還想來挨打,想再挨打的就別擋路!」管鐫跋扈的警告那些早已爬不起來的人。
「師父你看,就是他們。」
一個小和尚慌張跑過來,緊急指著鬧事的禪房前,淳厚帶了幾個僧人過來,看見溫家夫人被兩個男人緊緊押住。
花凝人見淳厚出現,想起他有功夫,連忙大喊:「淳厚師父救我啊,那幾個人是壞蛋。」
翠玉跟彩荷也像見了救星般跑過去躲在淳厚身旁,喊著:「淳厚師父,救救我家夫人!」
淳厚知道對方是彰德首富之子按兵不動,直至管鐫對淳厚道:「淳厚師父,不會傻得跟他們起哄吧?人我今天肯定要帶走,你們這嚴華寺太簡陋了,凝人姑娘不須受這種冤枉罪。」
淳厚聽聞面帶慍色,不疾不徐道:「溫夫人在此住得很好,看出來沒要跟管少爺走,管少爺強行擄人行徑乖張,要是管老爺知道了,應該也不容許。」
「哈哈哈……」管鐫走過去,冷睨淳厚,「淳厚師父雖大我沒幾歲,可在嚴華寺人人敬重,不至于為個女人去跟我爹告狀吧?」
管鐫話出,淳厚不客氣的伸手不經意捉住管鐫手臂輕輕一扭,厲聲斥喝,「放人!不放人休怪無禮。」
被扭住手的管鐫痛得哇哇大叫,大罵,「臭和尚你敢扭斷我的手,小心嚴華寺被我爹輾為平地。」
「放了溫夫人!」淳厚眼神犀利冷睇管嘯無退縮之意。

20 難越雷池之地 (繁)
「臭和尚放了我,不放要你好看!」管鐫叫囂。淳厚是出家人,不信他真敢動他一根寒毛。
淳厚陡然放開管鐫,轉而虎視押著花凝人的兩名布衣男子,猝不及防閃身而去,風馳雷拳往花凝人左邊男子腹腔擊去,再揚腿迴踢右邊那個,使他狠狠轉了一圈往后跌于地上哀嚎,完全于迅雷不及之下。
管鐫震驚,以為淳厚只是用下馬威嚇唬嚇唬他,竟來真的,怫然咬了咬牙吆喝,「不信幾個打不過一個和尚,還不快給我打。」
跟來的幾個小啰嘍立即又擺好架式,正要反擊,火爆場面一觸即發卻被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定住。
「管少爺難得上嚴華寺,怎一來就將嚴華寺搞成這副德性?」
淳厚立馬收手,不敢輕舉妄動。
住持甚異方丈手持佛珠從容走過淳厚身邊,瞧他面容嚴峻目光炯烈,胸口震蕩起伏,猜他已出過手了。
「方丈,我管家奉獻嚴華寺不少香火,只是來帶個人,不至于為難嚴華寺吧?」仗著甚異管鐫傲慢的瞟一眼淳厚,不服他阻擋他將人帶走。
「奉獻于誠意為己祈福累積功德,并非用來造業。」方丈敬穆撚佛珠道。
「別跟我講道理,我只是來帶凝人姑娘回去,其他不計較。」甚異婉言管鐫更是盛氣凌人,手叉胸前,目中無人。
「溫夫人借居嚴華寺,嚴華寺有義務照顧她的安全,甚異勸管少爺趕緊離去為妥,別讓師父們動手,免得傷了管少爺。」甚異語氣微慍,沒意思讓管鐫在嚴華寺為所欲為。
管鐫原以為德高望重的甚異會教訓淳厚一頓,反而是教訓他。已經來了,他怎肯罷休,更嚥不下這口氣。揚言,「方丈既然不讓我帶人,我只好得罪了。」
他眉首一蹙、手往上一擎,立馬霸氣道:「全給我打……」赫然間他的人如開閘悍馬立馬沖了過去。
淳厚見狀急促道:「素仁、素賢,趕緊護送香客們到正廳去,貞化你們護送姑娘們去福圣殿……」
既然他非動手不可,淳厚也無意退讓,顧不得甚異在此,大打出手。
淳厚疏散所有人,單槍獨斗管鐫跟他帶來的五、六個人,花凝人不安的不愿意離開,「不能留淳厚師父自己在那里!」
翠玉跟彩荷跩花凝人走,「夫人忘了上回淳厚師父也是一人對付幾個大男人,別擔心了,我們走吧,夫人……」
「我還是跟管鐫走吧。」花凝人眼睜睜看著淳厚一人打五、六人,不愿淳厚有任何閃失,掙脫翠玉跟彩荷,跑回頭,「住手……我跟你們回……啊……」
淳厚一轉身,往她肩頭一擊,她突然半軟無法前進,他迅速環住她腰際禁制她繼續向前,在她耳畔斥聲,「妳在做什么?這里很危險,叫妳走、妳就走!」
「我不要你受傷,我跟管鐫走。」花凝人憂心道。
「傻瓜!」淳厚在她耳邊輕嘆。
「夫人……」翠玉跟彩荷也跑回去,看見淳厚一邊護著花凝人,一邊抵擋管嘯的人的攻勢快不能招架,憂心忡忡。
淳厚見真化折返,將懷里的花凝人推給她,情急道:「快把溫夫人帶走!」
「是,淳厚師父!」這回真化情急之下直接點了躁動的花凝人穴,花凝人瞬間昏睡了過去。
…………………………………
(簡)
「臭和尚放了我,不放要你好看!」管鐫叫囂。淳厚是出家人,不信他真敢動他一根寒毛。
淳厚陡然放開管鐫,轉而虎視押著花凝人的兩名布衣男子,猝不及防閃身而去,風馳雷拳往花凝人左邊男子腹腔擊去,再揚腿回踢右邊那個,使他狠狠轉了一圈往后跌于地上哀嚎,完全于迅雷不及之下。
管鐫震驚,以為淳厚只是用下馬威嚇唬嚇唬他,竟來真的,怫然咬了咬牙吆喝,「不信幾個打不過一個和尚,還不快給我打。」
跟來的幾個小啰嘍立即又擺好架式,正要反擊,火爆場面一觸即發卻被一道充滿威嚴的聲音定住。
「管少爺難得上嚴華寺,怎一來就將嚴華寺搞成這副德性?」
淳厚立馬收手,不敢輕舉妄動。
住持甚異方丈手持佛珠從容走過淳厚身邊,瞧他面容嚴峻目光炯烈,胸口震蕩起伏,猜他已出過手了。
「方丈,我管家奉獻嚴華寺不少香火,只是來帶個人,不至于為難嚴華寺吧?」仗著甚異管鐫傲慢的瞟一眼淳厚,不服他阻擋他將人帶走。
「奉獻于誠意為己祈福累積功德,并非用來造業。」方丈敬穆捻佛珠道。
「別跟我講道理,我只是來帶凝人姑娘回去,其他不計較。」甚異婉言管鐫更是盛氣凌人,手叉胸前,目中無人。
「溫夫人借居嚴華寺,嚴華寺有義務照顧她的安全,甚異勸管少爺趕緊離去為妥,別讓師父們動手,免得傷了管少爺。」甚異語氣微慍,沒意思讓管鐫在嚴華寺為所欲為。
管鐫原以為德高望重的甚異會教訓淳厚一頓,反而是教訓他。已經來了,他怎肯罷休,更咽不下這口氣。揚言,「方丈既然不讓我帶人,我只好得罪了。」
他眉首一蹙、手往上一擎,立馬霸氣道:「全給我打……」赫然間他的人如開閘悍馬立馬沖了過去。
淳厚見狀急促道:「素仁、素賢,趕緊護送香客們到正廳去,貞化你們護送姑娘們去福圣殿……」
既然他非動手不可,淳厚也無意退讓,顧不得甚異在此,大打出手。
淳厚疏散所有人,單槍獨斗管鐫跟他帶來的五、六個人,花凝人不安的不愿意離開,「不能留淳厚師父自己在那里!」
翠玉跟彩荷跩花凝人走,「夫人忘了上回淳厚師父也是一人對付幾個大男人,別擔心了,我們走吧,夫人……」
「我還是跟管鐫走吧。」花凝人眼睜睜看著淳厚一人打五、六人,不愿淳厚有任何閃失,掙脫翠玉跟彩荷,跑回頭,「住手……我跟你們回……啊……」
淳厚一轉身,往她肩頭一擊,她突然半軟無法前進,他迅速環住她腰際禁制她繼續向前,在她耳畔斥聲,「妳在做什么?這里很危險,叫妳走、妳就走!」
「我不要你受傷,我跟管鐫走。」花凝人憂心道。
「傻瓜!」淳厚在她耳邊輕嘆。
「夫人……」翠玉跟彩荷也跑回去,看見淳厚一邊護著花凝人,一邊抵擋管嘯的人的攻勢快不能招架,憂心忡忡。
淳厚見真化折返,將懷里的花凝人推給她,情急道:「快把溫夫人帶走!」
「是,淳厚師父!」這回真化情急之下直接點了躁動的花凝人穴,花凝人瞬間昏睡了過去。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842.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