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公室激烈床戲1 含著奶頭下面濕透了

三十六、媽媽永遠愛你(3) 沈星坐在墓碑邊,和母親說些內心話,雖然問的問題沒有人會回答,可她就是忍不住想說出來,講給母親聽。
「往年我都是轉好幾班公車來的,現在有司機載我了,可以留久一點喔。」
「吳青青說我很傻,禰覺得我傻嗎?」

「爸爸他們好像不管我了。」
「我一直記得禰的話,當個好女兒,大媽的話從來沒有違背過,可是她還是不喜歡我。」
「如果媽媽還在的話……就能看著我出嫁了。嗯,我結婚了。」她對著照片苦笑。
「其實他人挺不錯的,從來都不管我的,我覺得我就是適合這樣的丈夫!」沈星解釋。
「如果我跟他離婚了,也沒關係,我已經想好了,到時候我就離開A城,去一個沒人認識我的地方,不過我可能就不能常來辦公室激烈床戲1 含著奶頭下面濕透了看禰了。」
沈星自言自語了一下午,才依依不捨的收拾完東西離開。母親在世的時候雖然不夠盡責,可她們畢竟是相依為命的兩個人,朝夕相處,兩個人也是無話不談,包括她對沈義洋的愛恨和自己內心的委屈,全都傾倒給當時只有十多歲的沈星,沈星就像是一塊沙包,只能默默吸收母親給予的壓力和負面情緒。可她卻從來不敢把自己心里的苦告訴母親,因為她知道她已經夠苦了,她不能再給母親壓力,所以小學時期被同學歧視和霸凌的事她從來都沒有說出口,她的事向來都是她自己承受。
回到余宅,已近傍晚。沈星換過一身衣服,來到廚房看做菜的管家,再看看冰箱里頭,那塊蛋糕似乎不在了,沈星心里高興,自己做的東西,她挺捧場的。
吃過晚餐,沈星又在搗鼓那些烘焙材料,她有信心第二次做一定會比上次更好、更漂亮。這次烤蛋糕的同時她製作好翻糖,除了玫瑰,她還挑戰其他簡單一點的圖形,管家看她又在做,便過來告訴沈星,「太太做的蛋糕很好吃,我女兒很喜歡。」
沈星嚇一跳,原來管家是有家庭的?她一直以為像她這么嚴肅又冷冰冰的人成天待在余宅里是個單身分子。
「管家妳有女兒啊?那妳女兒呢?」她從小就沒了媽,特別心疼媽媽不在身邊的孩子。
「在老家,給我爸媽帶著。」
這是第一次管家愿意和她說除了吃飯洗澡睡覺以外的事。
「她幾歲啦?」
「十歲。」
沈星覺得很心疼,可她不是會去挖人隱私的人,只是體諒地點點頭,然后說:「等這個做好了,妳再給她帶回去吧?她喜歡什么圖案的?」
「不,太太我不是那個意思。」管家害羞地猛搖頭。
「沒關係,這是我自愿的,妳知道我整天很閑,如果做這個有人愿意吃,那是最好不過了!」她想到自己十歲的時候身邊還有母親在,而管家的女兒這么小年紀就要忍收離別了,心里難過,尤其在今天這樣的日子里。
沈星試著捏了哆啦A夢等卡通人物,雖然不大像,神韻算是抓住了。她在蛋糕夾層鋪了一些管家原先做好的水果果醬和奶油,再花時間耐心裝飾好蛋糕。
做好時已經是上半夜了,她將蛋糕擺在餐桌上,交代管家明天有空就帶回家。管家猶豫,點頭也不是搖頭也不是。
「別客氣,我就喜歡弄這些!做了沒人吃也是困擾。」她讓管家早點去休息,自己肚子倒是有點餓了,就打算下碗麵來吃,正在煮的時候客廳傳出聲響,她探頭出去看,發現竟然是余楠回來了。
余楠進了客廳也看到她,很快地打量過她。沈星見他似乎喝了點酒,便基于禮貌,客氣地問:「吃宵夜不?」

她只是隨口問問,沒想到余楠竟然點頭說好,真是大大出乎沈星預料。




三十七、媽媽永遠愛你(4) 沈星摸摸鼻子進廚房下兩人份的麵,放了點青菜和豬肉就端出去給余楠。余楠看起來很累的樣子,整個人癱在餐椅上閉目養神,下巴已顯出鬍漬,看起來有一兩天沒刮。沈星不敢說話,碗公放了就回廚房,余楠卻突然睜開雙眼,對她說:「妳的麵呢?」
沈星覺得今天的余楠很反常,竟然會關心她!
「喔,在里面。」
「出來一起吃。」余楠捏了捏眉心舒一口氣,才提起筷子吃麵。
沈星端出自己那一碗麵,又放了杯東西在余楠面前。
「茶。」沈星想他大概需要提神,大不了不喝倒了,那也是浪費他的錢,不是她的。
兩個人一言不發專心吃麵,余楠突然打破沉默,「味道有點淡。」
「都晚了,不能吃太鹹。」
余楠沒再說話繼續吃,沈星沒想過他們兩個可以這個和平的同桌用餐過,心里小小詫異。
余楠吃完,用紙巾擦嘴,看見餐桌正中央原本放花的地方放了一個蛋糕。他看了一會,才問:「誰做的?」
沈星還沒吃完,吞了嘴里那口麵才說:「我。」
「妳會?」
「嗯,算懂點皮毛吧!」
「做這個做什么?」
「沒什么,無聊。」
余楠看著那個蛋糕,不知道在想什么,「切一塊來吃吃看。」
沈星瞪大眼睛,快速瞥了余楠一眼,看他的眼神像是看到什么怪物,她壓根沒想過余楠會喜歡吃這種甜膩的東西。
「……」
余楠見沈星不動,用眼角看她一眼。
「這個不能吃。」沈星猶豫了下還是告訴他。
「嗯?」
「這個我答應要給人的。」
「誰?」
「沒必要告訴你吧?」
「妳明天早上再做一個不就解決了?」
「……那要很早起,而且我累了,我想休息。」
余楠不再說話,緊緊盯著沈星,想在她臉上找什么,接著哼笑了聲,一副不希罕的樣子,就離座上樓。
沈星在原地反省剛剛自己是不是太不婉轉了,不過就是一塊蛋糕而已,好像不需要鬧成這樣。管家的時間也不急,其實明天早上起來再重做也還來得及。
她拿出刀子來切了一塊蛋糕端上樓去。余楠正在浴室里洗澡,她放在床頭柜邊,想說等會他洗完出來就會看到。
余楠洗完澡披了厚浴袍出來,沈星就坐在床邊,無聊地翻著之前自己丟在床上的書,卻心不在焉地偷偷觀察他。浴袍帶子只是隨意綁一個活結,胸口敞開,沈星瞄到他兩塊若隱若現的胸肌。他坐在床邊拿了爽膚水和乳液抹臉,再用掛在肩上的毛巾擦乾頭髮就起身離開床邊。
「蛋糕……」沈星忍不住出聲。
余楠轉頭看她,冷冷地說:「我已經刷牙,不吃。」
沈星癟了癟嘴,又叫住他,「吃了可以再刷啊!」
「哼!我不吃別人施捨的。」
「欸!你什么意思,誰施捨你了?」沈星站起來跟他理論,覺得自己好心沒好報,蛋糕都讓他吃了,還在那邊傲嬌什么?
「這不是妳要給別人的嗎?」
「……我明天可以再做。」
「妳不是說你累了不想做嗎?」余楠將整個身體轉過來,雙手環胸靠在門框上。
「我是好心欸!」沈星覺得自己根本不應該一時心軟給他吃的。
「哼!我要吃蛋糕還不簡單嗎?現在一通電話馬上就有人給我送來,需要吃妳那塊破蛋糕嗎?」
「……」聽到自己的蛋糕被這樣形容,沈星非常不高興,突然想到什么脫口而出,「那里面可是包草莓醬和西洋梨餡的,不吃拉倒!」
沈星話一說完,余楠突然皺起眉頭,正眼認真看著她,然后反常地快步走到床頭柜旁,拿了蛋糕就大口往嘴里塞。
沈星原本只是猜測她這么說余楠會有點反應,可沒想到他反應這么激烈。
「草莓醬不夠甜,西洋梨不夠爛,奶油味不夠濃,不是那個味道。」余楠伸出舌頭舔掉留在唇角的白色奶油。
沈星看他舔唇的動作愣了一下,像是回到童年時代,看到一個頑皮的小男孩,盡情恣意享受一塊蛋糕,十分滿足的樣子。
「……哼!不喜歡吃就不要吃!本來就不是做給你的!」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878.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