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林彥深沈唯 處女到底該不該約炮

第十一章-1 電鈴才剛響起,門馬上被打開,可見汪媽媽已經在門邊守候多時,「小弟,怎么回來的這么晚,大家都在等你吃飯了。」
「進去吧,我不會待太久,晚上還有通告。」
「怎么你每次回家都說不會待太久,這句話是口頭禪嗎?」汪媽媽溫柔的笑笑,小心的往門外張望,「心瑀呢怎么沒跟你回來?難得全家都在,怎么沒帶她回來給爸爸看看?」
「快進去吧。」汪敏赫抿著嘴,沒多作回答。
「怎么樣,展示柜變漂亮了吧,有發現什么不一樣嗎?」
母子一起走進客廳,就算媽媽不提他也注意到電視旁邊的展示柜多了什么。
上面原本放滿了爸爸和哥哥們帥氣的制服相片,現在還多了幾個他公益行程的相框和表揚狀等等。
眼神一黯,他懷疑這些照片是誰拍的。
該不會都是由那個不愿再提起名字,那張不愿再想起的臉,那個應該狠狠被放逐在記憶角落的主角是林彥深沈唯 處女到底該不該約炮人拍的吧。
「不錯吧,心瑀陸續整理了很多呢。媽媽很喜歡看見小弟私底下這種溫柔的神情呢,回去一定要幫我謝謝她喔。」
「好。」聽見媽媽親口證實,汪敏赫心頭一震,懷疑自己聲音在顫抖。
「前幾天啊,媽媽也有打電話給她、邀她一起來家里聚聚,可是她回說不好意思打擾家庭聚會,只寄了本你出道以來的全紀錄過來當禮物呢。」汪媽媽沒注意到他的落寞,仍自言自語。
「爸爸把相簿帶去局里,大家都很羨慕小弟年紀輕輕這么有成就,還有長官提議要請你代言警界的宣傳廣告呢!我猜啊,爸爸心里一定很得意!」
邊走邊聊進到餐廳里,滿桌的菜餚,爸爸和兩位哥哥早已在等他。
「爸。」汪敏赫吶吶喊了一聲。
「喔,坐吧。」許久沒見小兒子的汪爸爸,清清喉嚨壓下生疏,「對了,你專輯發表會上,被雜誌拍到的女友呢,怎么沒看見人?」
汪爸爸無端招呼卻洩漏自己關心記者會和雜誌動向的秘密。
也暗示著父子關係破冰的難得訊號。
「你爸心里一直很好奇心瑀是怎樣的女孩子,還以為今天能見面呢,你看看他的表情好失望喔。」汪媽媽笑笑。
「對厚,全家只有爸沒看過心瑀欸?小弟的女朋友,是一個活潑可愛的女孩,嘖嘖,普天之下要能容忍這種怪脾氣可不簡單。」二哥敏皓對姚心瑀印象極好,讚不絕口。
「看她默默為小弟做這么多事情,真的很不簡單。」連向來文靜寡言的大哥都忍不住接話,「以前除了演藝成績,我們不知道你默默還作了這么多,看來我們小弟真的長大不少啊。」
「就是啊,要蒐集到幾年前的資料和照片想必煞費苦心吧,尤其是你剛出道那個捲毛鳥巢頭好搞笑!」
汪媽媽瞅了老公一眼,「呵呵,媽媽早就跟爸爸說過,小弟當不了警察,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就是我們爸爸,一直氣呼呼的看扁小弟了。」
「咳咳,媽媽不要亂講,我什么時候看扁小弟了。」汪爸爸黝黑皮膚似乎透出一點陌生紅光,「不管怎樣,小弟只要能對自己的所作所為負責任,就足夠了。」
這個叛逆小子,不知道從什么時候開始竟變成三兄弟中讓他最傷腦筋的一個,可是看著此刻經過演藝圈磨練的他,倒也成熟不少。
「哇,老爸今天怎么這么肉麻!」
「下次帶心瑀回來時,記得一定要先讓爸爸事先排假啊,我們一家人能這樣和樂在餐桌上吃飯,全都要歸功她啊,」汪媽媽略有深意看了么兒一眼,頗感惋惜的說,「想想我們小弟自從認識她后,個性變的越來越溫順啊,如果奶奶在天之靈能看見小弟的樣子,一定也會很欣慰的。」
「就是啊,如果周圍還有跟心瑀一樣好的女生,別忘了介紹給哥哥啊。」敏皓更是歡樂。
家人一言一語的,結果汪敏赫倒是平靜的投下震撼彈,「她不會再到我們家來了,你們別抱期望。」
「為什么?」原本氣氛熱絡的眾人不約而同停下碗筷動作,驚愕的看著他。
「發生一點事情,我們分手了。」
「一定是你的錯!心瑀很乖巧,怎么可能平白無故跟你分手?」汪媽媽連問也沒問,完全挺女生那邊。
「對,是我的錯、是我趕走她的。」俊臉黯淡了幾分,汪敏赫口氣因自責顯得落寞。
這段日子以來連番被小鳳、琛哥責難,面對著空蕩蕩的房子,他心里對自己的沖動一直有不好的預感,可是駝鳥心態又讓他不敢去挖掘真相,非等到當頭棒喝,才肯承認,自己錯的離譜……
「你們看吧,我早說過小弟這個死脾氣,看見雜誌出刊一定氣到分手的!他肯定是不分青紅皂白、連解釋也不聽就把人家罵跑!」敏皓忍不住責備,可語氣也有些惋惜。
果然,剛剛一大家子話題圍繞著姚心瑀打轉都是在故意的,他們早就看了雜誌,心里著急卻沒人敢問,于是派汪媽媽當先鋒,打電話給姚心瑀試探生日聚會這件事,果然她古怪迴避的態度也很不對勁。
「媽媽是了不起的林天曼,是上流社會小姐又有什么關係呢,重要的是你有沒有看見她付出的真心啊。」汪媽媽第一個最著急,「傻孩子,知道自己有錯還不趕快她追回來?再繼續嘔氣下去感情就冷了!」
「林天曼,林天曼……」爸爸筷子懸在半空中,喃唸著陌生名字。
「爸爸怎么了?」
「媽媽你還記得十幾年前我們開車曾遇到一個酒駕女人出車禍吧?那時救護車把她和小女孩送去醫院以后,隔天不是還上了新聞嗎,百貨業巨擎林天曼,和這次雜誌登的是同一個吧?」
「喔,聽你這么一說好像有這么回事喔?」
「那時小弟不也在嗎,小女孩模模糊糊被抬上救護車后不是還拉著他的手?」爸爸揪起眉頭回憶著,「不過小弟可能沒印象了吧,那時他可能連小學都還沒畢業吧?」
聽著爸媽無意中聊起的回憶插曲,汪敏赫刷白了臉,鶩然被震醒,一股懊悔又心痛的感覺幾乎將他淹沒,曾經遺忘的記憶,正安靜蟄伏在心底等待時機給他沉重痛擊……

第十一章-2 「敏赫啊,過完暑假你就升國中啦,多跟大哥學學怎么念書,別像你二哥一樣成天吊兒郎當的,成績永遠掛車尾。」爸爸從后照鏡抬頭看了他一眼。
「嗯。」童顏無敵的他無所謂的看著窗外藍天。
「我們小弟這么乖,才不會像老二這么讓媽媽操心勒,嗯?」媽媽笑盈盈的幫腔。
父子三人邊聊天邊開車,誰料到恐怖意外卻無預警發生了。
有輛高級轎車歪七扭八地在馬路上疾駛蛇行,就在爸爸看見后照鏡還來不及閃避的千分之幾秒內擦撞了他們車子后保險桿,接著整個打滑沖了出去,直闖過紅燈后轉了幾圈后撞上了路樹。
首當其沖的爸爸驚險煞住車,幸好跟在后面的幾輛車也緊急應變沒繼續追撞,倉忙間爸爸將車停在路邊,護住媽媽和他下車后隨即奔向高級轎車查看狀況。
高級轎車白煙越冒越洶涌,眾人怕車子突然起火,于是輪流搶在救護車趕到前將車內受傷的女人和小女孩抱出來。
小女孩滿臉是血連動也不動、半昏厥著倒臥著,汪敏赫心里雖然害怕,還是忍不住動了惻隱之心,「小妹妹,你沒事吧?」
小小胸膛急促地起伏了下,原本受驚呆滯的小臉聽見人聲突然清醒過來,眼眶一下蓄滿了淚,開始哭泣起來,「……媽媽,媽媽,」
「媽媽沒事,別害怕。救護車馬上就到了……」
「好痛,好痛……」
「別哭,別哭啊。」小手輕輕擦著小臉上的血污。
除了不斷重複"很痛吧、別哭嘛",他不知道還能安慰些什么,胡亂的哄了好久,終于聽見救護車的鳴笛聲由遠而近慢慢清晰,半昏半醒的小女孩被救護人員抬上擔架還捨不得鬆開交握的手。
「我會去看你的,我們還會再見面,」小男孩心疼的立下承諾,「鬆手吧,乖乖去醫院才不會再痛啊……」
意識薄弱的小女孩昏厥中好像有點聽懂了,于是乖順的鬆開手,隨著救護車的警笛越離越遠……
「小瑀!」猛叫一聲,汪敏赫感覺全身冷汗涔涔,房間靜到只剩自己怦怦狂跳的心臟強擊聲,驚恐的看向自己雙手,以為又看見記憶中那片恐怖血污,不料黑暗卻讓他什么也看不見,似夢非醒的飄渺知覺差點讓他又陷入回憶渾沌。
他想起來了!
小男孩和小女孩之間的童稚約定,現在全都想起來了!
那時他真的想回醫院再見小女孩一面的,可是林天曼母女住院消息封鎖的徹底,一般人根本無從打聽。
雖然心底還惦記著這事,但隨著時間慢慢流逝、身上經歷越來越複雜,他刻意想忘掉那芒刺在背的遺憾、不想背棄約定的懊惱繼續糾纏。
「原來我努力想埋進意識深處的小女孩是你,」汪敏赫對著空無一人的寂靜輕聲呢喃。
真是太搞笑了,臺灣這么大、每天發生的車禍這么多,為什么偏偏相遇的人會是他與她,這種程度的因緣要是沒被天使惡作劇的話還怎么牽的起來?
接二連三的不合常理終于顯現出命運牽引的模糊線索,原來一直以來不愿讓人靠近的心,卻三番兩次違背意愿接納姚心瑀,都是其來有自的。
「對不起,你尋我而來,我卻沒認出你……」
記憶中她每個流淚委屈眼神都鞭笞著他的心,腦海里不斷浮現她哭求解釋,那悲悽的小臉。
她說,為什么你寧愿相信狗仔卻不相信我?
她說,敏赫我愛你,我不想分手啊……
她說,今天我走了就不會再回頭,從此我倆形同陌路也無所謂嗎?
多諷刺啊,因為被恐懼背叛的自我防衛矇蔽了眼前的清明,他把那珍貴的初心看作一文不值、一次又一次踐踏在腳底,而傻女孩明明受傷心碎卻還一忍再忍、退到無路可退。
是他,愚蠢的只顧捍衛自己被侵犯的自尊,這一切的一切,都突顯出他自私猜疑又無可救藥,如果他能早點讀懂那眼中殘存的溫柔,如果、如果……
這樣差勁、不值得人愛的他,還有資格挽回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295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