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床上的呻吟聲 家庭亂小說漂亮媽媽

【GL】老師外帶-21 最后靜蕓還了我七十塊;她是真的不打算欠我絲毫一分人情。
「老師是我的!」她的那句話一直在我耳朵旁邊反覆出現;就像是在球場上跟功課上的態度,靜蕓也把老師的關愛當作成績跟勝利那樣競逐……
這樣算是真的和好了嗎?我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時情緒激憤居然會引來這么強烈的反應;靜蕓表面上應該不會再刻意忽略我或是言語挑釁了,但是一想到她會積極的搶奪小薇老師的注意力,還把老師當作是一種競爭的標的……我都不知道如果老師、她跟我三個人同時在場的時候,我要怎么面對她。
不過想歸想,隔天星期六的練習還是照常進行。假日除了我們之外還有別人也留校,不過有些只是單純沒回家,而不像是我們是有目的的留校訓練。我們很理所當然地用了體育館的室內球場!
小薇老師一如她所承諾的,一早就來看我們!她穿著短靴,白色毛外套搭配上衣洋裝,搭配灰呢斜格紋蛋糕裙跟長襪,想讓人忽略她都困難!
「老師超漂亮的!」很多同學看到就圍了上去,我卻是遠遠的看著手上提著一袋飲料的她,不禁苦笑著;會不會只有我才知道老師之所以穿這么漂亮背后所代表的意義?
「我只待到中午就走;妳們一人一瓶,拿了飲料就快回去練習;記得不可以跑到球場里面喝!」
「老師為什么只待到中午啊?」
「下午我跟家人約了吃飯啊,我有親戚從國外回來……喂!問這么清楚干什么?」儘管知道她應該是要跟「重要的人」約會,但她瞇細了眼,雙手扠腰,上半身微微向前的模樣根本是萌翻了!
老師到來雖然是提振我們的士氣啦,但也等于多一個人監督,我們十三個人除了儀樺負責觀察記錄之外,打練習賽的時候就是要全員上場。原本就排定先發的五個人雖然實力還是高出一截,不過其他人在這段期間練習下也都有所進步,現在已經沒有什么明顯的漏洞了,比賽打起來也變得很激烈!
中間稍微休息,我們幾個女生一起去洗手間;不得不說體育館的女廁真的好小!一次只能進去三個人而已,所以我們連男廁也一起霸佔了;我跟佳麒讓前面三個人先進去,跟她繼續討論著剛剛打球的一些細節跟缺點。
「……對了!我有注意到,今天練習的時候,靜蕓好像對妳的態度不太一樣了嘛。」
面對這個疑問,我笑了笑,「畢竟……我們在球場上還是要合作啊。」只能含糊帶過。
「是哦?妳們沒有刻意和好嗎?以我對她這段時間的觀察,她這個人其實……」佳麒挑起眉毛,笑著在我耳邊說道:「愛面子又滿會記仇的。妳應該有感覺到啦?」
而且非常好勝,什么都想贏。我點頭,在心里補充。
「我好了!」其中一間空了!佳麒讓我先用。
等到后面兩間陸續打開門,那三個解決了就直接回球場去,只剩下我跟佳麒。
剛剛講到靜蕓,我不由得又想起了兩個禮拜前佳麒曾對我提起的那件事。
還是問一問好了?雖然我覺得我好像已經知道答案了……
佳麒出來,洗手不忘整理自己的長頭髮;我關掉水龍頭,拿出老師給的手帕擦手。「佳麒,之前妳跟我提過的那個……妳說靜蕓嫉妒我,指的是什么啊?」
「哦!那個啊,妳不講我都忘了耶!」她的齒列很美,而且牙齒顏色很漂亮。她撥好了瀏海,向門口探了個頭,才搭上我的肩膀說:「她嫉妒妳跟老師感情好啊!很明顯耶,我以為妳知道。」
靠!所以果然不出我所料!我整張臉幾乎要垮下來,這表示其實不是靜蕓一開始就打算跟我比較,而是我自己挖洞給自己跳啊!
「怎么啦?幼璿,妳的表情怪怪的。」
「沒有……我只是突然更了解了『自掘墳墓』這句話的意涵。」

兩天週末在「愉快」的留校訓練之下度過了;該說靜蕓早就習慣這種同時競爭又合作的關係了嗎?除了那句嚇人的「老師是我的」之外,她兩天下來對我真的變好很多,其他人看在眼里不敢問她,通通跑來問我究竟星期五晚上在頂樓發生什么事,因為在喝完飲料之后,她就若無其事地跑去洗衣間等著她那桶衣服洗好,順便跟其他人聊天,當然我們之前就在頂樓見面的事實也就此傳開。
對于這種敏感問題,我都只是稍微扯個幾句:「其實我們本來之間就沒什么過節……」然后講些道歉的話,彼此都不在意,就這么簡單。
畢竟我不可能把我教她怎么洗內衣褲跟幫她操作洗衣機這種事抖出來,更不能說我們在簽訂友好條約之后又另外開啟了「老師爭奪戰」這道副本。
靜蕓她大概真的很清楚吧,我只是想要避免跟她競爭、避免把老師當作競爭的目標……但我從未想過要放棄喜歡老師;或者更正確地說,我沒辦法控制自己不喜歡老師……
尤其現在到了冬天,老師只要不陪我們訓練的話,身上的衣服一件換過一件,幾乎很少看到重複的;我們私底下幾個女生甚至開起賭盤!賭今天老師會穿什么樣式的裙子、褲子,或是衣服的顏色!我真無法想像她的衣柜究竟有多大!
不過學校的生活型態還是沒什么變化,除了老師的服裝秀,一樣是上課、考試——第二次段考就在這段時間悄悄晃過去了——剩下的時間都給排球練習;有啦,軍訓課開始正式練習軍歌了,比賽在一月中,很接近期末考,這種詭異的時間點……一定是為了閃排球比賽跟耶誕新年舞會。
都忘了說,道禾每年都會辦耶誕新年舞會,但不一定剛好是在耶誕節當天,而是選在耶誕與新年之間的週末;舞會很盛大也很有名,每年都會有當紅的偶像歌星來學校獻唱。不過今年還沒傳出任何風聲就是了。
而三年級的排球賽也就在這個禮拜熱鬧開打了;那是受專業教練指導的最后一屆,打起來想必是異常激烈吧?不過前面的預賽跟複賽我們都沒機會看,她們唯一的觀眾大概只有班上同學跟對手的啦啦隊,頂多再加上去體育館上體育課的學生而已。
只有在四強賽之后才會受到全校注目;因為等到賽程進行到了第四天,比賽已經接近尾聲,學校會開放各班自由決定是否進場觀賞比賽!
因此當我們查看課表,發現下午有英文跟歷史小考的時候,根本晴天霹靂啊!小薇老師的國文課在最后兩節!就算那個時候冠軍賽正巧開打,我們能不能擠進去搶到好位子還是個問題!
所幸等到終于熬過了兩節考試,靜蕓在第六節下課時帶來令人振奮的好消息——「老師傳訊過來了,叫我們全班到體育館集合!」穿著體育服的我們一整個「嗨」到最高點,就連一向在大家面前裝成撲克臉的靜蕓在宣布的時候都露出興奮的笑容。
我們像一盤散沙似的,半跑半跳沖到體育館大門口,在那里除了等著我們的小薇老師之外,還有已經整好隊伍的八班。
她們果然……也來現場看比賽了嗎?
「小幼,妳看。」子涵扯著我的衣袖,我才注意到其中有兩個人身上背著攝影機腳架跟一臺很大的相機!這是要拍影片方便觀摩嗎?我們怎么都沒有人想到!
「她們果然有備而來。」子涵的語氣摻雜著憂慮。
她的憂慮并非毫無道理;我們后來不管是利用課堂或是放學訓練,甚至是假日訓練都很少再遇到八班。這使得要取得八班球員的資料變得困難許多。聽儀樺說,她們知道其他班級都以她們為目標,所以八班老師刻意帶著她們前往這附近的姊妹校進行訓練。
對于八班如此掩人耳目我當然覺得很訝異,但更訝異的是道禾居然在這附近還有所謂的「姊妹校」?
「也是私立的啦!下學期校慶的時候會兩校合辦呢!」儀樺說著說著嘆了一聲。「幼璿!妳還真的什么都不知道啊?學校的官網都有啊。」
嘖……姊妹校神馬的暫且不談!總之,重點是眼前難得的觀摩機會,而且對手的準備比我們充分!
「起步,走!」她們穿著制服,在最前面的人帶領下,用整齊劃一的步伐踏進體育館;居然還想到用這種機會練習軍歌隊伍,會不會太刻意了一點啊!
「照高矮排好,等一下要進場了!」隨著靜蕓發號施令,我們一群女生才妳推我擠的匆匆排成朝會隊形。
小薇老師緩緩走到我們面前,等到所有人都安靜了,她才說:「大家聽著,等一下進去,我不要妳們任何人拿著相機錄影!」
想必是因為看到了八班帶著相機,為了怕我們跟著有樣學樣才特別告誡!
「要看錄影,我們班自己打的比賽紀錄就夠了;檔案在儀樺那里,我也有一份,要看隨時可以點開群組看。」老師環顧著我們所有人,目光平和而堅定。「我要妳們好好感受,去感受一下里面圍觀加油的聲浪;雖然我們一開始打得是預賽,但是因為是一二年級一起打,里面人會像現在這樣差不多!妳們要習慣那樣的感覺,有人在看!上場的人有些會感覺到很興奮,或是反過來,很緊張。
「緊張跟興奮如果過度,下場都只有一個——無法完整發揮實力。我可以告訴大家,這種事情絕對會發生在妳們某些人身上,所以,妳們盡可能先做好心理建設,這是一點。」
老師拿出早就印好的A4戰術板,展示在我們眼前,「第二個,我要妳們觀察高三學姊們的動作;她們怎么處理球?打什么戰術?是A快、B快?發球是誰接球?通常都讓給自由防守球員嗎?很多很多東西妳們要透過實際觀察比賽去思考。
「距離我們比賽只剩下一個多禮拜,我接下來不會再讓妳們做太多有關體能方面的訓練,反而是以熟練技術,強化心理狀態為主。」小薇老師摺起戰術板,一改先前嚴肅的表情,露出熟悉的瞇瞇眼微笑。
「大家有自信一點嘛!八班很強沒錯,我也承認曼齡老師給她們很棒的訓練,但是我們也不差啊,是吧?不要太緊張,不要流于形式上的競爭,她們要錄影讓她們去,我只要妳們專心看比賽,好好去思考。就這樣!」她退后一步,雙手朝體育館大門比了一個「請」。
「要『起步走』嗎?」從人群中不知道是誰,突然冒出這么一句疑問;一下子全班靜穆的嚴肅氣息立刻被沖散!
小薇老師搖著頭笑出聲來。「我才剛講完……不用啦,輕鬆一點!」
「那,大家走吧!」靜蕓揮手,所有人跟著她一起沖進體育館大門;隊形都亂了啦!吼,這樣排隊有什么意義啊!

【GL】老師外帶-22 一上樓找到位子,比賽已經打到第一局的尾聲了。
冠軍賽龍床上的呻吟聲 家庭亂小說漂亮媽媽是由十二班對上三班的學姊;她們就穿著一般的夏季體育服再外加號碼背心,其中比較特別的紅色背心大概就是象徵自由防守球員,其他人的背心都是白底的。
學姊的發球氣勢跟我們完全不同!同樣都是高手發球,她們不僅助跑,還會跳起來,這是所謂的跳躍發球嗎?好帥哦!
A式快攻、時間差攻擊……各式各樣我們曾經演練過的戰術跟打法在眼前一一上演;不,學姊她們不僅平均身材比我們要好,攻擊走位也比我們還要靈活多端,她們前排負責防守的球員會根據對方托球的位置迅速移到網前,撲救的反應速度也很快!
三班的學姊一記扣殺,對方接球防守不及,追到二十三比二十四了!再一球就會變成Deuce平手!
「剛剛后排跑進來攻擊的是三班學姊的王牌攻擊手。」被我們圍在中間的儀樺突然說道,她翻著早就已經貼滿便條紙的筆記本,念出那個學姊的名字,但是被身旁的歡呼加油聲蓋掉,因為就在那一瞬間,三班學姊發出一記ACE球,直接落在十二班的后場,平手了!
「她身高跟馨蕙差不多,但是爆發力很驚人。」
我們確實體會到她的爆發力,因為我看到她跳起來整個頭都超過網子最上緣了!女排的網子標準高度是2.24公尺,而比賽用球也會從我們平常練習用的純白色排球,變成螺旋紋的皮球。我是后來才知道我們用的不是真正的「皮球」,而是便宜的「膠球」。
原本落后的三班追成平手,之后一度拉鋸,最后第一局結束時是二十七比二十五逆轉成功!
「想不到第一局就打得這么激烈,看樣子兩隊實力相當!」子涵捧著心口,一臉快喘不過氣的樣子,卻是盈滿笑容的。「怎么辦!小幼,我好激動!」她緊緊握住我的手。
「都還沒上場打呢!冷靜一點啦!」我用肩膀推了她一下,其實我自己心跳也快到不行!
高張力的比賽讓人捨不得眨眼,大概只有在中間叫暫停的時候才能稍微獲得一些喘息;三班學姊又落后了,七比十二。我回過頭,發現小薇老師手上拿著一疊A4戰術板,好像是在記錄每一回合的攻防站位。而坐在她身邊的不是別人,就是靜蕓……
我撇著嘴,盡量控制自己不去看她們;八班的就坐在另外一頭,相機鏡頭對準著比賽場地,旁邊還有一個同學充當攝影師,看起來還挺有模有樣的嘛!
而攝影機旁邊,就站著八班導師。
她還是那頭俐落的及肩短髮,白色西裝外套里面是一件黑色的高領針織毛衣,而下半身是同一色系的長褲;老實說,我很少仔細觀察八班老師,我只對她深邃的彷彿混血兒般的五官留下深刻印象,知道她是個美女……而且,跟小薇老師溫柔的氣息相反,她給人一種外放率性的感覺,這也反應在她的穿著上。
這樣的女性,站在小薇老師身邊……應該也是登對的……啊!
她的注意力并沒有放在攝影機,或是自己班上的學生,而是一直望著我們這里;不用說,她會注意的只有一個人。
「沈曼齡是她的舊情人。」靜蕓的話在我腦中重複播放著。
靜蕓為什么會知道她們分手?老師再怎么樣也不可能輕易透露自己的感情世界啊!更何況……比起靜蕓的消息來源,我更想知道另一件事。
為什么一對外表跟個性看似對立,卻又感情甚篤的情侶,居然會分手呢?
越是收集到更多小薇老師的八卦,我就覺得自己更不了解她。
***
那場比賽打了四局,最后是十二班的學姊連下三城獲得勝利;明天朝會將會在全校師生面前頒發冠亞軍獎座,也會選出三年級這次排球賽事的最佳球員;冠軍榮耀就不說了,甚至還有個人獎項!學校對于這項傳統競賽確實很認真看待。
高三學姊的排球實力的確不一樣,那旗鼓相當的抗衡、場上的熱情與技術的呈現絢爛奪目;不過對我們來說,這頂多就只能算是主秀上場前的配菜而已。
高三學姊比賽的那個週末沒有約定留校訓練,而是要等到比賽前一個禮拜,也就是下個禮拜才會留校;這是為了兼顧比賽與陪伴家人所做出的決定。
不過,我們除了老師拉的群組之外,其實私底下還拉了另外一個只有同學們的群組;靜蕓主動徵詢大家的意見,問有誰要星期天提早回學校練習。
這個訊息一PO,立刻獲得不少人的響應,包括幾名主力球員;但是當靜蕓開出那個「中午以前」的時間點時,很多人倒是紛紛又縮了回去。平常回學校的時間通常會在晚餐過后是高峰期,大多數學生回校都是給家人專車接送,如果是七點過后這段尖峰時間,學校的圓環甚至會塞車!
大家比較能接受的應該還是下午吧?早上實在太早了……
但是以靜蕓好勝的心態來看,她一定會比別人更早回學校;老師最晚會在下個禮拜五之前公布十二人名單,決定入選與否的關鍵,除了老師的印象分數之外,再來應該就是靜蕓的意見還有儀樺的資料報告吧?
在床上抱著枕頭,我盯著螢幕上靜蕓的頭像,不禁陷入長考——

星期天早上十點,我背著背包跟書包,帶著排球回到學校。
是老爸拗不過我的請求,決定在吃完早餐之后帶我上山的!沒辦法,今天大太陽天氣超好,都十二月了平地溫度還超過二十度,山上雖然冷一些,但也有十七、八度,不拿來練習就太可惜了!
「真想不到妳居然會對排球這么熱衷耶!」老爸除了無可奈何的表情之外,還外帶不敢相信的語氣。「讀個幾個月的女校,我的幼璿怎么好像完全不一樣了?」
這句話究竟是指外在還是內在啊?我照著鏡子,還是那張大餅臉一點也沒變啊!
我諂媚的跟老爸說謝謝,下了車走進穿堂時一度猶豫要不要先回宿舍,想了想決定還是先去操場探個頭。
果然,那個總是比別人認真的家伙,已經在操場上跑步了!
偌大的操場只有她一個人,她難得沒綁辮子,只用了一個髮夾固定頭髮,穿著她帶來的便服奔跑著;之前量體重的時候我「不小心」聽到她大小姐的重量,她一六六的身高,體重居然有六十耶!但是從外表看起來她一點都不胖!
我把背包跟書包丟在看臺,對著她大喊:「黃.靜.蕓!」
她已經跑到彎道處,聽到我的聲音之后回頭,對我揮揮手;她在笑!我脫掉外套,在跑道邊熱身,等到她再度繞回司令臺這一側時,我跑進場內加入她。
「我就知道妳會來!」有人加入她,她似乎也很高興,一臉笑容,對著我得意的說。
「我根本沒說要來啊,妳又知道了!」
「但是妳來了啊!」我跑得比她慢,她為了維持兩人并肩,刻意把最內側讓給我跑。
「因為其他人都說要下午才來,我想說早上沒事!」哼!我才不會跟她講說我是希望可以被排進十二人名單才提早過來的哩。
「沒事妳也可以在家里睡大頭覺啊,今天難得出太陽,超好睡的!」
「那妳為什么不在家里睡覺?」
「我昨天晚上就回來了!」她仰起頭,彷彿很享受這種感覺似的閉上眼。「先不聊了,幼璿,跑快一點!」
她逕自加快腳步,可惡,這個「長腳」的!我埋頭,為了跟上她也把速度提升到極限!
就算是我知道自己會跑輸妳,精神上我也不能輸!
我們繞著操場跑了四圈,就像是平常一樣;她當然跑得比我多。然后我們開始做簡單的伸展操。
「第二次段考妳的英文退步了耶,是不是為了練球都沒看書啊?」我們打開雙腳,雙手試著去碰腳尖,身體貼近腿;就在靜止的動作中,話題突然一轉,跑到功課上面去。
「我英文本來就沒有很強;哪像妳啊!」英文是我每天晚自習苦讀的重點科目,但就算是這樣,頂多還是只能低空飛過。
靜蕓「哦」的一聲,我聽見她在笑。「妳不是有子涵嗎?子涵英文很好啊,全班最高分,妳怎么不問她?」
「數學就算了,英文這種東西問了有用嗎?」還不都是要多讀多看?我們坐直,再緩緩轉向右側伸展。天氣熱的關係,就連平常感覺起來很刺的冷風,都變得很舒服!
「還是有用啦!英文很好玩啊。」
我懶得跟她講,面對一個成績第一名的學生,可能真的各科都很好玩吧?
她又聊了一陣課業上的話題,可能是看我沒興趣,所以很快又聊到排球。「幼璿,我們來練習傳球吧,先低手,再高手,再來妳高我低、最后我高妳低,每組十下循環。」
「好啊!」我站起來,原本想去拿我帶來的白球,不料她從她的包包里拿出一顆看起來很漂亮的螺旋狀黃藍花色的排球。
那是皮球!而且是比賽用的等級!「用這個!這也是我們正式比賽要用的球,先習慣吧!」她輕輕一丟,低手傳向我。
那顆真正的皮球打起來跟一般用的純白色排球差好多,觸感有差,重量比較重,打起來似乎也比較會轉?
「這個很貴吧?妳買的?」
「對啊,我買的!是滿貴的,不過只有我們兩個人打一打,又不會一直掉到地上還好啦;下午如果人多一點我就換普通的球練習。」
靜蕓是故意跟我這樣講的嗎?打這么貴的球,這樣我一定不敢隨便讓它落地的啊!因此打起來格外小心。
我們就這樣來回一直打,打到她的電話響;她接起球,抓起手機來,她跟對方講話的感覺突然變得很有威嚴,好像上對下的講話方式?那種感覺很奇妙,但要是換成我是跟她講話的那個人,應該會覺得不太舒服。「嗯……好,你開進來,對……我要出去了。」就這樣掛掉電話!
「妳要出去哦?」
靜蕓很理所當然的點頭,「對啊!都十一點多了耶,妳不會餓哦?」
是會餓啦,但是這附近除了社區里面那個小吃店之外,大概就只剩下便利商店的泡麵了吧?假日不會有太多生鮮食品或便當可以挑,頂多微波的。
「啊!不然這樣,妳跟我一起出去吃飯;我們家司機應該到了,走吧!一起去!」她把球收起來,背起背包的同時來勾我的手。
咦?一起吃飯?現在是什么情況啊!

靜蕓拉著我走向圓環,在看見那似曾相識的進口高級轎車時,我才知道原來這臺車是她們家的。
她一上車就像交代計程車司機一樣,看似隨口說了一個店名;都外文的我聽不懂,但是怎么默默有種很貴很高級的感覺?
「啊!好開心!妳知道嗎幼璿,我還在想如果妳都沒來的話,今天早上大概就只有我自己練習了。」她拍著手的同時發現手有點髒,隨手從副駕駛座后面的盒子抽了一張濕紙巾擦手。「妳要嗎?」她問的同時已經又抽一張,我當然接受。
結果真的只有我們兩個人而已;車子開出校門口,不是往山下開,反而是左轉繼續往上爬!「靜蕓!妳說的那家店……在哪里啊?」
「就在這附近,坐車大概十分鐘;那家店專門做義大利菜。不過放心,不是像學校那種便宜的西餐,東西很好吃!」她放鬆似的躺在椅背,像是想到什么揚起食指。「啊!」
我比較擔心的是價格!我一個禮拜零用錢只有一千塊!「怎么了?」
她翹著腳,露出結實的小腿肌肉,我頓時有種奇怪的不協調感;靜蕓身分是「好野人」的小姐,但是動漫里面的大小姐不是應該都很纖細、穿得很漂亮的嗎?哪有練到這么壯的!
「算了,等一下再告訴妳!」她一臉神秘的笑著。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3129.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