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 bl小說 寒少放肆愛免費閱讀

【GL】老師外帶 番外-4 回到宿舍把已經整理好的行李箱拉到樓下,我才想到我就這么要回家了,星期天晚上才會再回來;有件事一定得做!
「秀嫻,妳自己先去校門口等車吧,我、我要去一個地方。」我們兩個人依前一后把行李箱從階梯旁的坡道拉下來時,我對她這么說:「大概十分鐘,如果妳爸媽先到了,麻煩他們等我一下,我會很快的!」
「嗯?怎么啦?忘記拿東西?」
「嗯……對。」我想含糊帶過,但她左顧右盼,確定四下無人之后,右臂立刻朝我勾過來,挽住我拉行李箱的手!「妳干嘛!」
「要餵貓就去啊!干嘛特地把我支開?我們都這么熟了。」她不理會我的掙扎,勾住我的手,用手夾在腰側。「在體育器材室附近的圍墻邊對吧?妳這個禮拜要回家,所以要趕在放學前去放罐頭。」
為什么妳會知道?我瞪大雙眼,一直以為這件事情是我與來帶我們班的直屬學姊的小秘密……
她瞇起眼睛,揚起薄薄的嘴唇,挽著我穿過宿舍前排的樹林,繞過學校后門;這是前往體育器材室最短的路線,也是我平常偷溜去餵貓習慣走的路……一般來說都會選擇直接走操場,再轉往音樂教室方向才對,這條路相對比較少學生知道……
「妳跟蹤我!」
「哈哈!答對了,妳現在才知道啊?」她臉上的表情很得意,鬆開我的左手來撥我的馬尾。「妳忘了?我說過我最喜歡溫柔又有愛心的女生。」
原來……她說的有愛心指得是這件事啊?「我還以為是那一陣子愛心募款才讓妳這么說。」
「也有啊!妳捐了五百塊不是嗎?而且每天也會固定把買早餐的發票丟進發票箱,妳很有愛心啊。」她就像是夸耀著自己的優點般仰起頭;從后門的柵欄之間望出去,會看到帶有小花園的私人住宅。行李箱的滾輪在水泥地上喀拉喀拉,我們正走向與正門截然不同的方向。如果給別人看到,像不像是要逃往不知名去處的情侶?
被人家稱讚很溫柔又有愛心,而且都是同一個人;一開始聽覺得還好,但是當自己的秘密曝露在他人眼前,而且那個人又把自己的行為舉止記得一清二楚時,頓時有種不知所以的羞恥感。「亂講,這樣就叫有愛心?我只是很喜歡動物而已。」我低著頭,專注看著她拖拉的那個棕色與米白格子相間的小行李箱;那箱子有著與主人迥異的穩重色調。
「我覺得這樣就很有愛心啊,像我就覺得貓啊狗的很麻煩,我們家只有養魚,而且清魚缸這種事情我從小到大從沒做過。」
我們慢慢走到體育器材室;天色已經有些昏暗,尤其是在椰子樹與白楊樹環繞下的器材室更是暗沉幾分,但是那里已經有貓咪在等了,其中幾只看到我好像認得我似的,最大的那只虎斑貓發出低啞的「喵」叫聲。我丟下行李箱,從書包里面摸出罐頭,我今天準備了五個,打算先開三個,后面兩個留在這里,留校的警衛大哥會幫我開了餵牠們。
「真可愛。」
我丟下雞肉口味的罐頭,聽到背后傳來嘆息般的嗓音,回過頭對上她的麥色臉龐。「對吧?貓咪超可愛的,唉……」我不自覺的伸手去摸其中一只貓的頭。「我們家Haru是黃金,雖然很可愛,但是我爸媽養的狗。我想養貓,但是我妹跟我弟遺傳到我媽,不約而同對貓毛過敏;我媽更是討厭貓。」所以我想領養野貓的愿望始終無法實現。
「可是妳還是想牠不是嗎?妳趕快回家就能夠看到春天了;況且……我又不是在說貓可愛!」她微微晃動身子,以左腳當作支點扭動腰部,像是在伸展;我的臉忽地一熱,知道她是在說我。不想讓她太得意,所以我聰明的不回話。
幾只貓吃飽了,前腳撐地,壓低肩膀伸著懶腰,又有幾只貓從矮墻上跳過來準備來用餐,我拍拍格子裙站起來,稍微拉了拉過膝毛襪,回頭迎向秀嫻。她知道意思,沒多說,僅是自動拉起我的行李箱。我把獎座收進書包,伸手想取回行李。「謝謝,給我吧。」
她把行李箱推向我,但是左手還牢牢地抓在握把上。我咬著唇,斜睨了她一眼,順從了她精心設計的小把戲;我覆上她的手背,她才愿意乖乖把行李箱還給我。
「明天要吃哪里投票了沒啊?」她撥著耳朵旁的頭髮,我才注意到她不知何時戴上一只耳環;耳環是銀色的,帶著類似皇冠般的墜子。學校在上課時是禁止學生戴耳環的,只允許用耳棒,但是我們這群愛漂亮的女生總是利用下課時在宿舍里戴,當然星期五放學或是星期天回到宿舍更是爭奇斗艷的好機會。
秀嫻這么一個爽朗率性的女生居然也會戴這種秀氣的東西?我心里擱著疑問,回答時因而慢了半拍。「啊!還沒啊。」
「要記得哦!還有,妳會去吧?」她的表情突然嚴肅起來,好像我如果說不去是什么滔天大罪似的。
「會去啦,曼齡告誡我們這幾個主力都一定要到啊。」
「妳還記得啊!妳一定要來知道嗎?」
「好啦!真是的……」我們慢慢走回宿舍門口,剛好出來一群學生,好像是五班的?但是沒看到眼熟的人。
秀嫻似乎也發現到了,她輕蔑的一笑,揮揮手指要我走快一點;我們繞過青楓林,選擇比較容易拖拉行李的車道;接近停車棚時可以聞到機車發動的油煙味,那是三年級學姐的專利——騎車上下學。道禾校規規定,只要滿十八歲有駕照,就可以向校方登記騎車上學。
「認識妳這么久,我還不知道妳喜歡什么顏色。」
「問這個要干嘛?」
秀嫻笑得有些神秘,像是思考了一下,「不然這樣問好了,綠色、藍色、黃色跟粉紅色,妳喜歡哪兩種顏色搭配?」
我皺眉,反問相同的問題。「妳問這個干嘛?」
「我想做幸運手環送妳。」她抿起嘴來,那雙燦亮的眼睛在仿古煤油燈的暈黃燈光照耀下竟顯得……神秘又迷人?「好啦!快告訴我呀?」
「干嘛突然說要做東西送我?」
我們繞過教學大樓前面的花園,一陣清香襲來,是夜來香嗎?我深吸了一口氣,卻因為覺得鼻腔有點癢所以打了一個小噴嚏。「會冷嗎?」
我有穿毛背心,但顯然還不太夠。我揮揮手,輕捏著鼻子,只聽她又說:「送自己手做的東西給喜歡的人很奇怪嗎?小珍妳怎么老是喜歡問我『為什么』?」她的語氣有些抱怨,但表情卻是帶著笑的。
「那……藍色跟粉紅色。」
「藍色跟粉紅色嗎?我知道了!妳明天來,我就拿給妳!」她一定會熬夜把它完成的。
我跟她一起窩在穿堂前等車,原本只有我們在聊天,接著不知道是哪里冒出來的秦婉玉跟謝淑筠加入我們的對話——主要是找我,使得我的注意力硬生生被她們兩人瓜分。我注意到秀嫻的表情默默變得有些難看,于是頻頻以眼神示意;我試著把話題往她身上拉,但她竟然逕自拿出手機玩了起來,場面變得有點小尷尬。
還好時間并不長;她家人很快來接我們,我們于是向同學告別,坐上她們家的車。
原來來載我們的不是她爸媽,而是她兄嫂。她哥哥大她九歲已經結婚,我還是第一次看到她的嫂子;我跟著她向那個年輕婦人問好。她問為什么哥哥沒有來,她嫂嫂解釋說他加班,而剛好家里有親戚來訪,爸媽要招呼客人,所以才叫她過來。
「我沒想到妳的學校居然這么偏僻!還好我有帶衛星導航!」
秀嫻跟她嫂嫂介紹我,還特別強調:「小珍是我在班上最好的朋友;對了,告訴妳哦!她是我們排球比賽的MVP最佳球員……」然后很熱烈地跟她嫂子講解排球規則跟我們拿到冠軍的過程;逗得她嫂子哈哈笑。
看不出來她跟她嫂嫂還處得挺好的,感情不錯嘛!我解開髮圈,聽著她們閑聊,沒想到她突然把話題轉回我身上。「小珍,妳傳訊息投票了沒啊?燒肉還是火鍋?」
「還沒!我現在要傳。」我打開跟曼齡之間的LINE視窗。「妳選哪個?」
「火鍋!我不喜歡吃頓飯搞到全身木炭味。」
我揶揄的挑起一眉。「火鍋味就比較強?」跟燒肉比較起來,火鍋味反而更難去掉吧!
「妳不懂啦!而且……」她突然靠近我,在她右手搭上我這邊的椅背時,我的鼻尖似乎又輕觸到她的茶樹精油香氛。「就我所知,曼齡老師打算邀請一位高h bl小說 寒少放肆愛免費閱讀神秘嘉賓!」
現在時間快接近六點了,下山的車潮涌現,我們在車陣間龜速前進;當她靠近我時,我的心跳不爭氣的加速,但她的話題有效勾起我的八卦魂。我于是屏息,不經意地在語氣間摻雜些許好奇與期待。「是誰啊?男朋友嗎?」
「怎么可能!」她壓低嗓音,「吼!曼齡會邀誰?用膝蓋想都知道!」
我心底打了個突,那個長頭髮,長相溫柔漂亮,而且身材玲瓏有致的女老師一瞬間出現在我的腦海里。
「五班老師?」我說出那個連我自己都不相信的答案!
沒想到秀嫻拚命點頭,「對!當然也只會邀她。」
「為什么!而且妳怎么知道的?」
「妳忘了掃地時間是誰跑去辦公室的?」她指著自己,「然后我剛好就看到曼齡靠近五班老師的座位,然后問她『妳喜歡吃燒肉還是火鍋?』,妳想想看!哪有可能這么剛好跟我們吃這兩樣,跟她也吃這兩樣?」
「搞不好曼齡只是徵詢五班老師的意見而已啊,她們不是已經……」我望了她嫂子的方向一眼,示意我只點到為止。
「哪有可能!妳沒看到曼齡的表情!她是很討好的對五班老師這么說,我覺得那一定是她要約她去!然后五班老師思考了一下,說『火鍋好像比較好』;妳等著看,結果一定是吃火鍋!」
「可是沒道理啊!」這頓飯的名目是我們奪冠的慶功宴耶,五班老師又沒幫我們什么,真的要請也是請體育老師來吧!
「哎呀!沒什么道理不道理的啦……」她一手遮著嘴,低聲說出眾所周知的那件消息——
「曼齡一直想挽回五班老師妳也不是不知道。」
我楞住,腦子里默默想像起曼齡跟五班老師站在一起的模樣;這兩個人……不管怎么看都覺得她們真的很登對吧?聽說她們高中同班,大學同校,兩個人認識超過十年以上,也一起交往過……
而分手卻是在一起回到道禾任教之后才發生的。
沒有人知道真正原因,當然也沒人這么「好膽」敢去直接問當事人;但所有人都看得出來,主動結束這段戀情的,是五班老師而不是曼齡。
我們沒繼續在這個話題上打轉,而是聊到接下來即將面對的軍歌比賽;我一邊聊天一邊握著手機,最后在與曼齡的視窗里打入「老師我是維珍,我想吃燒肉!」。

【GL】老師外帶 番外-5 我一回到家受到Haru非常熱烈的歡迎,這個小壞蛋舔的我滿手都是牠的口水,還外加兩道齒痕!爸媽看到我手上的最佳球員獎座都顯得很高興,我把它放在房間的書柜里,一個進門就能看到的顯眼位置。我看著那個獎座,赫然發現從小到大除了表彰成績的獎狀之外,我還真的沒有一個可以彰顯個人獎項的獎座或獎盃;想不到第一個居然跟排球扯上關係!
我又欣賞它了一會兒,稍微整理東西之后去洗澡,然后就坐在電腦前面看網頁、看小說,大約十一點左右,曼齡老師在我們全班的群組宣布明天吃火鍋,并且公布明天吃飯的地點跟相關交通資訊。
『看吧!果然吃火鍋!』我與秀嫻的個人視窗立刻跳出這條訊息。我瞄了一眼,沒特別去回。
就在差不多十二點多,我差不多準備上床睡覺時,秀嫻又傳了訊息給我;我抓手機一看,發現她傳了一張照片,然后立刻問我:『好看嗎?』
我跳到與她的視窗,點開照片;那是她承諾的幸運手環,就攤在她手心,可見她一回到家一直都在做這件事!
『嗯,很好看。』我帶著微笑回答她,在縮進冰冷的被窩時身體抖了抖。
她秀了一個帶著笑臉的愛心貼圖,『那就好,明天拿去送妳;妳明天怎么去?』
『坐公車吧?』
『不要啦,我哥要載我去,我繞到妳家去接妳!』
『這樣好嗎?』總覺得……一直麻煩別人的家人也是很不好意思,今天才坐她們家的車回來。
『好啦!那就這么說定了,我們明天早半個小時過去接妳。早點睡吧。』
我打了個呵欠,『我已經躺在床上了,明天見!』

就在距離聚餐時間前半個小時,昨天我看過的那臺黑色小轎車再度出現在我面前。
今天比較冷,早上一醒來就發現外面在下雨,一下就下到傍晚;我穿了件羽絨外套,里面搭咖啡色手織毛線背心跟貼身毛T,下半身則是米白毛呢短褲跟黑灰色長棉襪,稍微露出一小截大腿,短褲跟外套同色系,再配低跟皮鞋。
秀嫻看到我這樣穿,一雙眼睛立刻亮了起來,我上車之后她一直跟她哥說我很漂亮,搞到我一整個很恥!
她的打扮就很普通,貼身彈性牛仔褲,運動鞋再加上毛外套;她對我的眼神示意完全忽視,直到她講到開心為止。
「啊!都忘了,有東西要給妳!」她從外套口袋拿出昨天照片里拍得那條藍色跟粉紅色線交錯編織而成的手環。「給妳看,我昨天一回家就開始做,我幫妳戴上?」
「哦?原來妳昨天做的那個就是為了送給妳朋友哦?」她哥突然開口;我從后照鏡的反射看見那個中年男子臉上別有深意的笑容。
我瞪她一眼,而她仍是笑笑的,期待我把手伸出來,「妳要戴哪只手,快點?」
「妳到底怎么跟妳家人解釋我跟妳的關係啊?」
一下車,我老實不客氣的丟出這個問題;我知道自己的態度有點兇,但我真的覺得有點丟臉!
「我說妳是我好朋友啊。」秀嫻伸手來挽我,但被我無情揮開。「小珍?怎么啦?」
「我怎么覺得妳哥看我就像看妳女朋友一樣?當妳說妳要幫我戴手環的時候,那表情就像是我在跟妳交往!」
她稍微收斂臉上的笑意,再次嘗試對我伸出手,我無視那只手,自己往火鍋店方向走。
「哎喲!他昨天看到我一回家就不停地在編手環,一直問一直問……我只好跟他說……我在追妳啦。」她跑到我身邊,再度來勾我的手。
「妳生氣嘍?」
「妳們家人可以接受妳的性向?」我這次隨便她勾,但瞪她的眼神很用力。
她這下子完全失去笑意,她搖搖頭,我從她的髮間發現她換了一對貼耳式的耳環。「只有我哥還可以,我爸媽,甚至爺爺奶奶我都還不敢講……就是因為我跟他說這要送我喜歡的人,他才提議要載我們過來;我又跟他說了很多我們之間的事,他聽完之后說他不會反對,只是他也不會幫忙我,就只是單純看我能作到什么程度。」
「所以他才會用那種看動物園猴子的眼神看我啊?」可惡!她……天啊!我氣炸了!我用力甩掉她的手。「妳干嘛亂講?在學校里面就算了,跟妳家里的人也……」我今天這樣穿不就剛好給她哥無限的想像空間?
「對不起、對不起啦!小珍,我只是……沒有人愿意聽我講這種事啊!我哥從小到大最照顧我,任何事情我也都會跟他分享,他也是……他應該是不小心的,妳不要跟他計較,也……也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她攔在我面前,低著頭;我的左手按在右手手腕上,隨時都可以把她親手做給我的幸運手環扯掉。「妳不要它哦?小珍……妳如果真的當著我面前把它拆掉,我會很難過的。」
我原本很火的,真的很火!但是她語氣間的哽咽卻又讓人心軟。我以指壓著手環,往前站了一小步,幾乎貼著她的臉說:「就只會裝可憐,妳怎么都沒有想過我的感覺啊?尤其我根本就還不確定自己喜不喜歡女生……翁秀嫻!要追一個人哪能像妳這樣?即使妳一直對我很好,但是每次在我心里面對妳又多一點好感的時候,妳又把這些好感抹殺掉,妳叫我怎么喜歡妳啊?」
「對不起啦!我一定會管好我的嘴巴,一定不會再有下次;小珍妳不要生氣……妳不要生我的氣好不好?」她來握我的手,額頭差一點就要靠過來。
「妳不要這樣啦……這邊隨時都會有認識的人……」我們下車的時候已經五點四十五分,也到了集合的時候;搞不好現在店里面已經有我們的同學或是老師在了。
她被我這么一念立刻往后退了一步,可是手還是勉強用小指勾住,一副很捨不得放開的樣子。「這樣可以嗎?」她小聲的問,我卻被她認真的樣子逗笑,忍不住「噗哧」。
「妳真的很好笑耶,翁秀嫻!」
我們兩個人待在騎樓,她聽到我的話稍微恢復了一點笑容,伸手抹了抹眼眶,緊接著一輛很眼熟的銀灰色的轎車突然出現在我們這一側的路邊,就在離我們不到十公尺的火鍋店面前停下來。
那是曼齡的車!我認得車號,絕對不會錯。
「妳干嘛……」
「快看啊!曼齡啊!」我拍秀嫻的肩膀,指著那輛轎車。
她回頭,「咦?真的耶……」
就在她話說完的瞬間,那輛轎車的副駕駛座被打開,從車內走出一個穿著連身洋裝,頭髮很長的女生,她穿著長靴,拿包包遮雨,快速跑進我們所在的騎樓。
「她還真的來了……」
「我不是說了嗎?曼齡就是要她過來啊!」我們眼睜睜的看著五班老師走進我們要去的目的地門口,臉上似乎還帶著笑意。「小珍,我看應該也有人先到了?我們趕快先進去!」
像是忘了我們前一刻的爭吵,她牽著我的手,帶著我前往火鍋店門口;我有點茫然,只是盯著店門口懸掛的紅燈籠,回想著剛剛從曼齡車上走下來的她的模樣。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3135.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