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同事摸出水 成 人 網 站在線

選擇 2-2 來者是一名男生,不難從他的制服左方口袋上面發現他是三年級的學長,斜斜的瀏海就快要遮住他左邊的眼睛,深邃得似乎是混血兒的五官緊繃充滿警戒,像是一只看見獵物誤闖自己地盤的獅子,全身的毛都豎立起來,我也隱隱約約能感覺到他全身上下散發出的怒意。
「抱歉,我只是想看一下里面畫的是什么。」我立刻低語道歉,對上他的視線時才愕然地發現,他正是剛才那幅畫作里沒有嘴巴的男生,也是那名眼神哀傷的學長。
「請妳離開。」他說著的同時,邁開筆直的雙腿朝我走來,我馬上避開他的前進路線站到一旁,看著他把我身后的畫架搬起來,和其他畫作擺在一起,集中成堆。
「那幅畫是你畫的嗎?」我忍不住開口,只要扯上繪畫,我就會失去以往的矜持。
他背對著我沒有回答,似乎是再也不打算理會我,乾脆把我當空氣一樣無視。
這樣霸氣地第一次見面還是頭一次遇見,我有些無語地挑起眉梢,覺得自己再也沒有理由留在這里,只好摸摸鼻子打算離開。
轉身的同時,另外兩個畫作里的主角出現了,我更是再也邁不出一步,只能佇立在原地望著眼前與霸氣混血兒學長同年級的兩位學長姊,一邊談天一邊走進來,他們看見我皆是驚訝得睜大雙眼。
「剛才忘記鎖門……噢!稀客啊。」其中一名有著漂亮臉蛋的長髮學姊又驚又喜地看著我,她高挑的身材搭配校服簡直像是模特兒華麗走秀登場。
「是學妹!」另外一名渾身充滿陽光氣息的學長則是激動得立刻走近我,我也跟著往后退,直到再也退后不了,只好無語地對上他泛著淚光的感動眼神。
現在是什么情況?
「妳是來加入我們的嗎?」
「不會吧。」模特兒學姊跟著走到我面前,兩個高個子徹底將我包圍,讓我倍感壓力。
「這個社團三年來除了我們三個人,根本沒有一個學弟妹愿意進來,能看到妳真的超級感動。」陽光學長雙手緊緊握住我的右手,含著眼淚朝我眨眨眼,讓我想到卡通里的小狗,尤其是像柴犬那種可愛型的。
原來傳聞是真的。
「我是要加入沒錯。」我反射性的縮縮脖子,面無表情地望著他們。
「哇塞,我們后繼終于有人了!」陽光學長感動得只差沒有跪地謝天。
「歡迎加入!」模特兒學姊更是熱情的擁抱我,我瞬間僵直動也不動得躺在她溫暖的懷里,基于禮貌,我沒有推開。
「我是三年級的社長,鄭祐廷。」陽光學長拉過我的手握了握,露出潔白的牙齒笑得燦爛。
我盯著他胸口前繡的白色名字沒有看他。
「我也是三年級的副社長,羅祤嵐。」模特兒學姊朝我微笑的同時,長髮還甩動了一下,濃郁的洗髮精味道撲鼻而來,是一種讓人沉醉的香味,「而他也是三年級,叫司徒冺,希望妳還沒有被他嚇到。」模特兒學姊指著再一旁沉默很久的霸氣混血兒學長介紹道。
后者聞言,則是轉過頭來丟給她一個白眼,總算是比較有人的表情,至少不是個面癱。
「妳有學過畫畫嗎?話說為什么想加入我們的社團?班上只有妳一個人要來嗎?」鄭祐廷連續丟幾個問題給我,而我則是看著他抿唇不語,暫時不想回答。
「不要連你也嚇到人家。」羅祤嵐用手肘推他一下,表示要收斂。
「我太激動了,乾脆今天晚上我們出去辦趴?學妹要不要一起來?」鄭祐廷熱情絲毫不減。
「我有事。」我二話不說直接拒絕。
「呃好吧,那就我們三個人去?」他似乎很堅持。
「白癡。」司徒冺終于離開他守護很久的畫架前,走到一旁整理其他東西。
我悄悄打量他的背影。
「你很過分喔。」鄭祐廷走向他,勾住他的脖子用另一只手拂亂他原本就很凌亂的黑髮。
「果然很白癡。」司徒冺這次的白眼丟給他,但臉上緊繃的表情卻淡化許多,雙眼斜睨著還在玩他頭髮的鄭祐廷。
「哈哈。」鄭祐廷笑得比外頭的陽光絢爛,彷彿點亮了什么。
「噹。」聽到鐘聲的同時,我看了眼前的他們最后一眼,直接掉頭離開。
「咦,學妹妳還沒自我介紹呢。」羅祤嵐的呼喊在背后響起,我卻不去理會。
走回教室的路上,我一直都在低頭沉思,臉色凝重而猶豫不決,看著自己腳下的影子隨著走路的動作搖搖擺擺,就像此時此刻我的心智那般搖擺不定。
其實在剛踏進社辦的那一刻,真被男同事摸出水 成 人 網 站在線的有想回去更改選志愿的沖動,因為社團里的學長姊真的都是一群怪人,我實在應付不來他們的熱情。
但當我看到了那幅畫作之后──決定還是要加入。
────────────────────────────────────────────────────────────
其實混血兒學長司徒冺的身分比較單純點(??ω??)
若小夏們要把他當成其中一位男主我也不反對啦(?д? )
不過看到后續發展后,會讓認為他是男主的小夏們想殺了夏夏(??ˇ?ˇ?)

/
看到八仙樂園的事件夏夏真的覺得非常恐怖也非常心痛
被火紋身自己沒有經歷過,但曾經有被香火燙傷起泡過,光是那樣就痛到不行,難以想像整團火爬在自己身上的感覺
我記得國中理化老師曾經說過,世界上最痛苦的死法就是被活活燒死,因為火會先燒你的表皮、真皮再來侵入神經……而且皮膚灼燒面積一定程度以上,容易造成器官衰竭死亡
所以當初ISIS活活燒死約旦飛行員的時候,夏夏真的覺得太太太殘忍
寧愿一刀快活也不要這樣折磨他,甚至扼殺掉他的尊嚴
聽完selina的說詞,我才知道原來燒傷的復健路程漫長
所有傷者要加油,千萬千萬要努力挺過來,很多人還在等你們回來

選擇 2-3 中午吃飯,方芷羽拿著便當盒朝我沖過來,神清激動,卻還是克制住音量:「苡嫻,你是認真的嗎?」
我淡淡從飯里抬起臉龐瞥她一眼,悠悠開口:「妳是說社團的事情?」
「對,或許妳不知道那個社的風評很差,而且……」
「社長是個怪咖,社員只有三個人,連續三年來都沒有人要加入?」我接續她的話。
方芷羽驚訝地說不出話來,只能訥訥的點點頭。
我嘆口氣,低頭繼續扒飯。
我知道她只是擔心我,所以也不想再多爭論什么了,不過傳言到是屬實。
「可是為什么偏偏是素描啊,油畫、水彩不好嗎?」方芷羽噘起雙唇,疑惑的看著我。
「嗯……」我點點頭哼了一聲,勉強敷衍著。
這個問題我也想過……很久以前。
「話說妳參加什么社?」我將話鋒急急一轉,不打算再讓她繼續問下去。
「說到這個!我根本不能參加。」她的臉龐又似早上那般失望落寞,看得令人心疼,「我是班長,每班的班長都必須加入學生會。」
「那還真是可惜。」我淡淡道。
「苡嫻妳好……妳就不能安慰我一下嗎?」方芷羽戳戳我拿筷子的手背,裝作無辜惹人憐。
我再次把目光落在她身上,停止咀嚼的動作,只是這樣看著她,心里頭卻悶悶痛痛的,有什么東西卡在喉頭,讓我說不出話來,口中的米飯也變得乾澀。
我不知道什么叫作安慰,因為從來沒有人安慰我,也就沒有人教我什么叫作「安慰」,所以我不懂,也不知道該怎么做。
「呃妳的臉色干嘛這么沉重。」方芷羽尷尬地眨兩下眼睛,神情歉然,「沒有啦,我只是開個小玩笑,呵呵。」
我深吸口氣,才困難地將嘴里的東西嚥下,彷彿也嚥下了我許多的情緒,將它們積在我的胸膛,鼓鼓的、脹脹的。
「話說苡嫻我記得妳今天不用打工吧。」
「嗯。」我淡然。
「那妳今天能陪我去一個地方嗎?」她的語氣哀求。
今晚我的確是不用打工,但還有其他事情要忙……
我對上她無助的雙眼,凝視半晌后才妥協:「嗯。」
「太好了!」
我一定是瘋了。

放學時分,方芷羽神色忐忑地不斷地撥弄頭髮,還將瀏海特別用淡粉色髮夾固定,襯托出她小巧青春的可愛臉蛋,好似要去參加什么正式的晚宴。
「妳沒有告訴我要去哪里。」我一邊并肩和她走出校園,一邊斜睨她還在緊張地整理儀容。
「到了妳就知道了啊。」方芷羽神秘兮兮的眨兩下水亮的大眼,露出燦爛笑容,讓夕陽余暉點亮她整個臉龐。
我心中百般疑惑,有些不安,好像有什么我不想發生的事情將要上演。
過了幾分鐘的路程,方芷羽帶我來到一家速食餐廳,有一桌的人坐滿了我們學校的女生,嘰嘰喳喳的談話聲湮沒在餐廳的吵鬧聲里。我不喜歡人群,甚至是非常討厭,這間餐廳里鬧哄哄的聲響震得我耳膜疼痛,空氣悶得甚至讓我不能呼吸,待在里面的一秒鐘對我來說都是酷刑。
我跟在方芷羽身后來到那滿是我們學校女生的桌子前,看著她熟稔地一一打招呼,然后坐下。
「聽說他們的會長會來耶。」
「而且好像很帥,能力又強,所謂高富帥的完美型,嗚嗚我已經等不及了。」
「就不要到時候他是個GAY,哈哈……」
「妳到底要做什么?」我坐在方芷羽身旁,趁那群女生神情興奮地聊天時,微有不耐地在她耳邊低語。
「那個……呃……其實我們學生會要辦……聯誼,想說和大家彼此關照一下……然后……然后我……我希望妳能來。」方芷羽見我終于生氣,只好唯唯諾諾地道出真相,貝齒驚慌地咬著下唇。
聽到聯誼兩個字我立刻坐直身子,蹙起眉心,神色盡是不悅,一片烏霾籠罩在我的面容上。
該死,她到底在說什么?
「因為另外一群學生會的男生是別校的,我想說妳認識……」方芷羽立刻像是要獻寶一樣拉拉我的衣袖,露出微笑,「是仁川的喔。」
仁川兩個字狠狠撞進我的心里,我的四肢突然變得冰冷僵硬,呼吸更是急促、發顫起來,好像有一條黏膩的東西爬在我的身上,讓我整個人起雞皮疙瘩,發自內心的害怕。
「因為我想說妳可能認識他們,也許能夠幫我們介紹……」
「方芷羽妳是不是太天真了?」這一刻我再也受不了,站起身子居高臨下的冷冷盯著她,眼底冰冷透徹,面無表情,「妳是笨,還是蠢?怎么會以為我想來這種地方,然后幫妳們介紹男生?」我氣得全身都在顫抖,或者,是害怕得顫抖?
對面的女生紛紛停止說話,將目光齊齊投射過來,神情藏不住疑惑。
「我只是……」
「夠了,告訴妳,我今天不是浪費時間和妳來這邊做什么白癡的活動。」我不激動,但說出的話語卻毫不留情地刺進方芷羽的心中,我望著她煞白的臉色,于心不忍,但卻無法遏抑怒氣。
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容忍她、包容她,早已經是我的限度了,我之所以忍耐,是因為我已經……已經把她當作……
我牙一咬,咬的我牙齦都在發疼,毫不猶豫的邁步經過她身旁離開,但是腳步卻說不出的慌亂,而我背后的方芷羽則不安的捏著衣襬,像是個正在反省的小孩,她沒有挽留我,垂下臉龐似乎在掉眼淚。
我現在沒空回去聽她解釋什么,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我必須趕快離開!即使就算來的那群人并不是我認識的,我也不想去賭那個機率……
正當我要拉開速食餐廳的玻璃門時,已經有人先從外面推進來,我反射性的倒退一步,熟悉的黑白相間制服映入眼簾,胸前華麗的徽章高貴地寫著「仁川」兩個字,而且來的還不只一個人,似乎有四五個人那么多。
「好小的餐廳,我們干嘛來這種貧民窟。」
「別這樣,畢竟是人家邀請我們嘛。」
「海邊充滿噁心的魚腥味,臭死了。」貴公子哥兒們調侃的談話竄入耳際,然后我緩緩抬起頭,對上我撞到那位從頭到尾都沒有說話的領頭者,緩緩地……彷彿有一世紀那么長的時間。
他有著整齊的黑色耳鬢,一頭滑順的黑髮服貼在他的額前,高挑的身材足足多出我一個肩膀,我只能平視他潔白的尖尖下顎,我抬頭仰望,當一張五官近乎是精心雕琢出來的俊臉映入眼簾時,我的臉色更加蒼白半分,唇上的血色頓時褪盡,餐廳里所有的聲響都在那瞬間消逝,只剩下我心臟慌亂的跳動聲。
真的,是他。
眼前推門的那名男生見到我,更是驚訝的微啟迷人的雙唇,半天后才吐出幾個字:「是妳……」
然后在那短暫的時間內,我強迫自己回過神來,用盡全身的力氣撞開他,埋頭就往餐廳外跑。
──────────────────────────────────────────────────────────
放暑假啰放暑假!?*??(ˊ?ˋ*)??*?
七月開始日更啰(灑花)
看來我的草稿要加把勁了……(抖)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347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