撕掉她的衣服2 第一次愛愛感覺好脹

Chapter65.<青春> 在林呈夏闖了禍,而梁雨荷向同學們大吼之后,
情勢瞬間越演越糟,連梁雨荷也被列入校園黑名單之ㄧ。
待情緒冷靜下來之后,梁雨荷還是決定要去找林呈夏。
「小雨,妳真的要去嗎?」
「嗯。」
「要不要我陪妳…」
「不用了啦,走幾次之后我多少還記得路。」
「真的嗎?可是,」
「唉唷,又不是小孩子了,不用擔心我啦!妳不是還有補習班要上嗎?快去吧!」
梁雨荷堅決的婉拒了她的好意。
現在…不能再將多余的人牽扯進來了,
她不想要以芩因為自己而被牽連、被討厭。
這次她的腦袋爭氣的記起了往他們班教室的路。
站在他們教室門口遲疑了一會。「不好意思,請問林呈夏在嗎?」
原本打算這樣開口,想了一想,現在大家對林呈夏和她的看法這么差,
肯定也不會太友善。
于是她朝教室內探頭,十二班的同學們似乎還在討論今天轟動校園的霸凌事件。而他們圍著的那個位置,是林呈夏空蕩蕩的座位。
如果今天沒有發生這樣的事…肯定會一起走回家,一起到公園去畫畫、拍照的吧?
她有點不敢相信事實,為什么會這樣?
今天早上明明還在一起聊天的,只過了短短一天的時間,
為什么發生了這么糟糕的事情?
就那樣盯著沒有坐人的座位發呆,她的胸口彷彿被什么東西給塞住了。無法呼吸。
「回家了。」忽然,她的書包被一股力量往后拉,重心不穩的撞到了后方的人。
她吃痛的發出聲音。「…柳尚仁?」
「雨青?」
柳尚仁和梁雨青就這樣出現在她的視線,她有點說不出話來。
「你們怎么會在這里?」
升學班不是都要晚自習嗎?
籃球隊不是都要加強訓練嗎?
「很難過吧?」梁雨青走近她,溫柔的說。
「沒事了…姊姊會保護妳。」梁雨青輕輕的摟住她。
「雨青…」一聽到姊姊溫柔的聲音,梁雨荷的情緒就再也憋不住了。
然后就像小時候一樣,梁雨荷就這樣大聲的靠在姊姊懷里哭了。
「為什么會這樣…為什么會這樣…?我跟他都沒有做錯什么啊?大家…沒有人愿意聽我們解釋!」
她只是不懂,為什么在一夕之間全世界都與他們為敵。
「乖…我聽妳說,我聽妳說好嗎?」她輕輕順著梁雨荷的髮。
柳尚仁看著眼前這一幕,也淡淡的笑了。
「喂,要演八點檔就回家演吧,也不看看這里是什么地方?敵人的大本營啊。」
「笨蛋,敵人的大本營全校都是吧。」梁雨荷抬起頭,擦乾眼淚。
「還有心情可以吐嘈我,倒是恢復的挺快啊。」
「煩死了,我只是沒時間再哭了啦!」

這是第一次,梁雨荷帶著除了林呈夏以外的人,來到了他們的秘密基地。
這座廢棄的公園,雖然已經沒有人在管理,但只要和林呈夏在一起…
這里就充滿了最美的回憶,最美的風景。
「哇…學校附近原來還有這樣的地方喔?」梁雨青驚訝。
「對啊,這是我以前到現在的秘密基地,我就是在這里遇到林呈夏的喔。」
「聽過了啦。」柳尚仁故意掏掏耳朵。
「嘖!」梁雨青打了柳尚仁一下,怎么會這么不識相。
「雖然之前聽妳提過,但是沒想到是這里。」
「晚上可以看到很美的夜景,所以我之前說晚自習都是騙人的啦。」
「欸?那么久之前你們就開始偷偷約會了?」梁雨青摀住嘴巴,做出大吃一驚的模樣。
「才不是咧。」梁雨荷輕笑。
「不想聽妳緬懷回憶了,快說今天到底發生什么事,網路上那篇文章又是怎么回事?」柳尚仁不耐煩的發問。
「喂!你很白目耶!」梁雨青又揍了他一下。
「干麻啊!我們不了解事情經過的話要怎么幫雨荷啦?」柳尚仁一臉委屈。

Chapter66.<青春> 「雨青,柳尚仁,謝謝你們…」
「謝什么?」柳尚仁挑眉。
「這本來應該是我要自己一個人幫林呈夏好好解決的,我明明說過會一直陪著他,不讓他一個人,但是在說出那樣的大話之后,我才發現我根本什么都做不到。現在還要和你們一起商量,要你們聽我吐苦水。」
「傻瓜,謝什么謝啊。我們是一家人吧?」
「嗯…!」梁雨荷輕輕點點頭。
「一家人有什么好謝不謝的呢?幫助妹妹本來就是姊姊的責任呀!而且我一點都不會覺得妳是個什么都做不到的人。妳總是能真心的陪在每個人身旁,衷心的為別人著想,給人勇氣,這種事情就是我做不到的呀!前幾年…我一直沒有勇氣提的和好,最后居然也被妳這個妹妹搶先和好、搶先原諒了。」
「妳很棒呀!妳是我引以為傲的妹妹。」梁雨青看著梁雨荷,溫柔的笑。
只有家人了吧?只有家人…才能在這種時候全心全意的支持著自己,給自己力量。要不是當時林呈夏給她勇氣,或許到現在她還沒有和雨青合好啊!
「我知道了。」梁雨荷也對姊姊投以淡淡一笑,讓她放心。
「其實我也不知道事情是怎么一回事,那則文章我也不知道是誰發的。只不過從今天早上開始,大家對林呈夏的評價就變了。」
「班上同學一直在熱烈討論那件事,把林呈夏說的很難聽,我真的很生氣,忍不住就站起來和大家吵架。跟班上一個男同學有一點點爭執,就被老師叫到操場去罰站了。」
「一看就知道是妳做的事啊。」柳尚仁失笑。
「煩欸!」
「然后…那個男同學為了確認文章里傳票的真實性,就傳了簡訊給林呈夏。林呈夏說是真的,結果他就要把簡訊的內容貼到網路上,我覺得這樣不行,所以我…就和他搶他的手機,不小心摔壞了。那支手機對他來說好像很重要,所以他很生氣,不小心推到我,我就往后撞到頭了,林呈夏剛好看到,他好像誤會了,所以才會…那樣。」
「最近你們有得罪什么人嗎?有沒有可能是發文章的人惡意抹黑?」梁雨青發問。
「沒有啊…」
柳尚仁的腦海里閃過了一個人。
「有沒有可能是周可欣?」
「周可欣?」梁雨荷思考著。的確,周可欣是一直看自己很不順眼,但就算是這樣,為什么她要連林呈夏一起拖下水,這說不通啊!而且,自從她和林呈夏在一起之后,周可欣就很少再來參一咖了。
「不是,我覺得應該不是她。」梁雨荷把周可欣這個選項從腦海里刪去。
「是嗎?」柳尚仁的心里始終無法放過周可欣早上那副心虛的模樣。
「不過…為什么林呈夏會生氣成那樣啊?照理來說揍個一兩拳就算了。難道他真的有暴力傾向嗎?」梁雨青提問。如果這個看來善良的男生其實心理不平衡,那她可無法放心把自家妹妹給交給他。
「不是!他沒有!」梁雨荷激動的反駁。
柳尚仁也不覺得林呈夏會是那樣的人。
奇怪了?之前自己說過那么多刺激隊長的話,他頂多就甩個門,也沒有對他動粗過。怎么想他也不覺得林呈夏會是那種沖動的人啊?
「林呈夏為什么會說傳票是真的?那件事情妳知道嗎?」柳尚仁發問。
「我…不清楚。」梁雨荷微微低下頭。
雖然說是女朋友,但是撕掉她的衣服2 第一次愛愛感覺好脹自己對林呈夏的事情似乎了解的不多。
只知道他有個破碎的家庭,但是詳細的情形她并不知道,
當時怕傷害到他的心,因此她也不想多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382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