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用春藥有用嗎 一家輪亂小說全文閱讀

棋逢敵手之五(慎) 「妍希……」
像是拒絕了蘇瑤再提起麥肯,卓妍希張口咬上了蘇瑤的肩頭,吃痛的蘇瑤立刻停止了原先的語句,微微瞇起了眼「嗯………」
卓妍希似啃似咬的流連在蘇瑤的鎖骨與肩頭,惹得蘇瑤不得不弓起身子,伸手推打著卓妍希「就知道欺負我……說好了不準咬的……」
齒間的摩娑沒有停止的趨勢,挑準了蘇瑤的敏感帶就不肯放,卓妍希的雙手熟練的撫上了記憶中的綿軟,兩團飽滿的乳肉就那樣被她抓握在手掌中。
「卓……妍希………」距離上次歡愛,已經過了整整一個星期,因為她們都必須要出國洽談生意,所以不得不聚少離多,可是縱使隔了一個星期沒有見面,她們的情慾還是很輕易的就被挑起,就像乾柴遇上烈火似的阻攔不了。
把玩著蘇瑤恰到好處的綿乳,卓妍希一點也沒有讓步的意思,像是完全忘了上次說好的協議。
「說好了這次你要當總受的……妳趕快住手!」明知道該板起臉生氣,才能夠制止那個正在她身上上下其手的女人,可蘇瑤卻總是拿她沒轍,只能夠虛軟的用言語抗爭。
輕易的就揮開了蘇瑤抗爭的手,卓妍希安撫的吻了吻她的臉頰「我的好瑤瑤,都一個星期沒見了,我想妳想死了……這次就讓我先上吧!大不了下次賠給妳,乖哦。」
在商場上同樣強勢的兩個女人,談起戀愛卻是旗鼓相當,唯有在做那檔子事的時候會讓卓妍希佔了點上風。
在遮掩身軀的睡衣被完整的脫下,身上在也沒有半點衣料遮掩,蘇瑤這才完全放棄了掙扎,停止了扭動和擺手,放膽的喊叫出聲……
「嗯啊……妍希……哦………」
望著蘇瑤緊閉著雙眼,曼妙身軀毫無遮掩的呈現在她眼前,卓妍希心跳的比任何時候都快,她一直都知道蘇瑤很美,可在她們做愛的時候的蘇瑤,是美得令人驚心動魄的。
順應著蘇瑤血液的脈動,她愛撫起她私密的兩腿間,一開始受到抗拒是難免的,可是在適應過后,蘇瑤反倒嫌棄起她的慢動作……
在甫感受到指尖的滑膩,卓妍希就迫不及待的掰開了蘇瑤的兩腿,兩指將肉穴微微撐開「瑤瑤妳濕了……」
趁亂打了卓妍希一下,蘇瑤有些掛不住臉的收起笑容「不準說!」
像是頗為欣賞蘇瑤又氣又羞的表情,卓妍希難得的輕挑了起來「不只是濕了,而且是很濕很濕……瑤瑤根本是個狼女。」
一聽見卓妍希用狼女形容自己,蘇瑤立刻使力推了她一把,憤恨的裹著棉被,抬腿就要將卓妍希給踹下床───
眼見蘇瑤像是真的火大了,卓妍希只好趕緊摟著她邊賠罪「我開玩笑的,蘇瑤妳別生氣……我才是狼女兼色女!是我想立刻吃了妳!」
「哼!」被卓妍希抱了個密密實實,絲毫動彈不得的蘇瑤,像是絲毫不解氣的轉開了臉。
「瑤~~~瑤~~~」原本最噁心那些裝可愛求饒的男人和女人的卓妍希,此刻也不得不學習起裝可愛。
「殺很大已經不流行很久了!妳別噁心了──」
鐵了心不領情的蘇瑤,抱緊了裹住身軀的棉被,一點也不肯示弱的撞開了摟抱住自己的卓妍希,躺在了床上,準備閉上眼睡覺。
穿著花俏丁字褲,無奈的站在床邊嘆著氣,卓妍希突然有些感慨,在商場上無往不利的自己怎么就這樣栽在了蘇瑤手上呢?
她卑微的爬上了床,趴臥在蘇瑤身側,可憐兮兮的蹭著她的臉「蘇瑤別這樣嘛,不然我答應妳,下次你想要怎樣對我都行,我絕對不反抗可以嗎?」
本以為還要耗費好大氣力才能和好,卻沒想到躲在棉被里的蘇瑤,打的就是讓她答應她下次想怎樣都行的心思。
從棉被里探出頭的蘇瑤,熱情的在卓妍希的臉頰上親了一下,隨后還開心的摟著她「那我下次就買兔女郎的情趣角色扮演服給妳穿!」
一聽見兔女郎的角色扮演服,卓妍希的臉立刻垮了下來,她怎么會如此不了解蘇瑤呢?果然不奸詐狡猾的商人不會成功。
在蘇瑤和卓妍希邊打鬧邊溫存的這個夜晚,她們永遠也猜不到此時的麥肯有多心痛,甚至也體會不了那種耗費了大把光陰只為了守著一個人,最后卻連一點憐憫的愛也得不到的可憐。
麥肯愛蘇瑤愛得幾乎忘記了自己,任何事他都搶先替蘇瑤做好,就連買咖啡買午餐這點小事他也親力親為,不論蘇瑤在哪里,只要他可以他都會陪在她身邊寸步不離,只要蘇瑤需要她,不論他在忙在累他都會趕到,只因為他愛蘇瑤而且很愛很愛。
就連他自己都說不出為何會如此愛蘇瑤,他只知道在他認識蘇瑤以后,他的眼里就在也裝不下其他的女人,他只看得見蘇瑤也只想守在蘇瑤的身邊。
可是當他發現蘇瑤的房子里出現了本不該出現的東西時,甚至突然有了一個他不認識的男人出現在蘇瑤身邊時,他覺得他計劃好的藍圖瞬間破碎了──
他所付出的努力,彷彿都失去了原本的價值,他就像個傻瓜似的,活在了一個他自以為的世界里,他自以為蘇瑤有一天會看見他的真心,有一天會回過頭對他展開雙臂的。
「下個月香港有個賭場大亨開生日酒會,戴蒙應該是派妳出席吧?」調劑好被陰了一道的郁悶心情,卓妍希撲倒了那個早已經赤身裸體的愛人,讓她臥躺在大床中間,兩手順勢掰開了兩條雪白大腿。
悶哼了幾聲,隱忍著初期被進入時的難受,蘇瑤抓緊了身下的被單,嘴唇似有若無的咬合著「嗯………麥肯會和我一起出席……嗯哦……」
望著蘇瑤泛著紅光的精緻臉蛋,卓妍希忘情的將指尖又向前推送了些,她的蘇瑤只有她能夠佔有,就算那個該死的麥肯搶走了蘇瑤身邊的位置又如何?不過是個微不足道的下屬,蘇瑤是她的女人,而她卓妍希也是蘇瑤的──
隨著花穴內手指的抽送和律動,蘇瑤在也提不起精神和卓妍希談公事,她緊咬著雙唇,眼眸水潤迷濛的望著那個正埋首在她兩腿間的女人。
「快點……在粗暴點……」緩慢的抽送已經無法讓蘇瑤得到滿足,她催促著卓妍希,祈求著她別在溫吞的對待她,她要的是激情和快慰。
刻意隱忍著血液里的沖動,為得就是等待蘇瑤的祈求,卓妍希輕扯了下嘴角,笑著將沒入花穴內的手指抽回,而后又再度火速的挺入,一次就直頂至花穴深處。
「嗯啊────」蘇瑤兩手抓握住卓妍希的肩,無意識的搖晃著。

棋逢敵手之六 那一日之后,一切卻又像是什么都沒發生過,麥肯依然是個貼心且盡責的下屬,而戴蒙依然和原騰在商場上競爭的你死我活,可終究各霸一方,誰也沒有徹底贏過誰。
香港賭場大亨曹旸的生日酒會會場,就設置在全亞洲營收最可觀造價也最可觀的香港之星賭場里,收到邀請函的貴賓們眾星云集,不只商界和政界,就連演藝圈里幾名有頭有臉的大哥大姐也都盛裝出席,這讓一貫就高調經營自家賭場的曹旸更是長臉。
身為賭場主人的曹旸,一身酒紅色緞面西裝,趁得他一臉容光煥發,手邊還摟著他排行第五的小妾,而他名義上的大老婆正在門口替他招呼著迎賓,會場中不時穿梭著的幾名面容身材都數一數二的美女也都是他的小妾,她們個個都笑臉迎人的替曹旸招呼著遠到而來的各方貴賓。
卓妍希甫一踏入賭場,就立刻被迎進了主場賭桌,甚至還坐到了曹旸身邊的位置,眾人都在猜測她和曹旸究竟是怎么個關係匪淺。
女用春藥有用嗎 一家輪亂小說全文閱讀 香港賭場大亨曹旸愛美色卻不色慾薰心,向來不用強的,而效力于原騰財團名下的卓妍希,除了美貌之外更是兼具了智慧,這樣的一個女人,肯定是曹旸的心上人選。
有了這樣一層不單純的猜想后,眾人看他們的目光更是添了幾分戲謔,有能力有才干的女人終究還是得靠攀上男人才能更上層樓啊。
「看來妳的名字已經和曹老頭沾上邊了……」拍了拍橫掛在肩上的皮草,原先在曹旸身邊形影不離的小妾,此時正在女性專用衛生間里對著化妝鏡補著妝。
不約而同和曹旸穿上同色系禮服的卓妍希,自身后將美人摟了個滿懷「你替我選的這個酒紅色禮服,可真是替我加了不少分,瞧曹旸那一臉的得意,彷彿我是刻意和他穿情侶裝似的。」
這名肌膚雪白年齡不超過三十的女人,曾經是臺灣有名的上流名媛,但她向來挑男人挑剔得很,不是她看上眼的她連正眼也不瞧一下,她既不缺錢也不缺男人,卻時常流連于聲色場所,因而才有幸結識了來臺灣尋歡的曹旸,然后才成了曹旸身邊的排行第五的小妾。
被自己男人以外的人摟抱住,她卻一點反感也沒有,反而還挺舒適自在的將整個身子靠在了身后人的身上「說起來,你也的確算是刻意的不是?曹旸身邊的女人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你只要先挑起了她們的注意,然后就不怕她們不會找上門,那么你想談成的生意就有了門路了──」
笑著望向鏡中相擁著的兩個女人,卓妍希親暱地對著身前女人的后頸吹著熱氣「你如此幫我,我想我的確是該好好報答你……」
聞言,那個被卓妍希摟抱在懷里的女人,不過是不置可否的輕笑了聲,就緩緩地從卓妍希的懷中脫離,像是一點留戀也沒有的,踩著高跟鞋出了化妝間。
望著女人離去的背影,卓妍希彷彿一點也不介意,又在化妝間里待了幾分鐘后,才緩慢的走回曹旸位于的賭桌旁。
「夢娜你剛才去哪里了?我可是一刻不見你就賭不了牌啊……」賭局進行到一半,一見到心愛的小妾回到了身邊,曹旸立刻停止了荷官派牌的動作,當著所有人的面將女人拉到了大腿上。
夢娜若有似無的撇了一眼晚她些許回來的卓妍希,眼見她對于此時的情景無動于衷,她更是肆無忌憚的伸手摸向了曹旸的衣襟里頭,抹著鮮紅唇膏的豐唇更是貼向了曹旸的唇。
難得落坐在他大腿上的女人如此熱情,當著外人的面也不害臊,甚至有別于以往冷然的與他公開調情,這樣的驚喜讓曹旸頓時失去了賭錢的興致,他匆忙喊了句此局棄牌,就抱著美人走開了。
整個像是被曹旸給冷落甚至是遺忘了的卓妍希,承接著眾人似笑非笑的目光,接手了曹旸的位置,繼續開始了賭局。
不過幾局之后,原先在賭桌上不時用言語挑釁的幾名賭客,最后一個個喪著臉下了賭桌,因為他們帶來的賭本,幾乎被那個看似一點也不善于賭博的女人給贏走了,這讓他們的臉十分的掛不住,加上剛才甚至惡意的嘲笑過對方,所以不過片刻這張賭桌就只剩下了了無幾的賭客。
「請下注───」荷官專業且機械式的口白又一次的宣告著賭局的開始。
傲慢的扭了扭頸部和肩頭,本想站起身離開賭桌的卓妍希,卻被人自肩頭給再一次按進了座椅里。
來人的力氣并不大,但她卻心甘情愿的順從她,只因為那個人是她掩藏在心底的親密愛人──
「卓總在陪我賭一局吧!我們賭一局大的……」身邊跟著帥氣挺拔的麥肯,蘇瑤笑著坐到了卓妍希正對面的位置上頭,伸手和荷官要了副牌。
習慣性的自動忽略麥肯那對蘇瑤充滿了佔有意味和保護性強烈的姿態,卓妍希無甚所謂的擺了擺手,同意了這場賭局。
「你想怎么賭?」伸手瞄了眼牌面上的底牌,卓妍希語態輕鬆的開了口。
本來沒什么人的賭桌,一夕之間被包圍了個水洩不通,只因鼎鼎大名且誓不兩立的兩個商業女強人此時正坐在同一個賭桌上,甚至開始訂下所謂的賭注,這讓眾人都起了濃厚的興趣,甚至還將剛才曹旸和卓妍希同進同出的畫面都給拋在了腦后,此時此刻眾人所關注的都是她們兩人接下來的對弈發展。
「聽說妳最近即將買下一瓶好聞的香水,如果你輸了……不如就將那瓶香水讓給我?」同樣一點也不緊張的翻看著底牌,蘇瑤眼神凌厲地與正對面的卓妍希對視著。
別人或許不了解卓妍希這個女人,但她蘇瑤可是特別了解,甚至比她自己本人都還要了解,因為她們都將彼此視為最強勁的對手,經過了幾年下來的競爭猜忌,她幾乎可以看穿卓妍希的一切布局與想法,同樣的她也逃不過對方的法眼,這也是她們這幾年下來依然分不出個明顯勝負的主要原因。
「看來你的小道消息還挺豐富的,不過那瓶香水是和熟人買的,而且是限量產品,若是無條件給了你,對方絕對是會向我發火甚至是抗議的。」接過了女服務生遞來的紅酒,卓妍希給了一筆可觀的小費后,這才當著蘇瑤的面聳肩喝下。
不知事情內幕的外人,或許會只當她們兩個女人為了一瓶香水起爭執,但明眼人都聽得出來,她們這是在商談協議。
香港賭場大亨曹旸的老婆,不但交際手腕一流,甚至還在前陣子買下一間國外的香水品牌公司,雖然那間香水公司的品牌還不夠格列入精品,但在專業的行銷能手的操控下,未來的利潤和經濟效益是無可限量的。
這也是卓妍希刻意要製造和曹旸的誹聞,進而引起對方注意的一種手法,畢竟沒有任何一個女人,對于自己的老公又有了新歡,但卻一點也不會在意。
「那么我就要一半吧!不過是半瓶香水而已,相信卓總你應該是賭得起的吧?」起先就知道不可能從卓妍希手中搶走香水代理和設柜,所以刻意要用賭局來逼對方分出一半的利潤,這樣才不至于輸的太過于徹底。
當著眾人的面,加上之前又已經配合著蘇瑤坐回了賭桌,卓妍希是走不開腳了,只能在心底苦笑著,蘇瑤這女人對她真是一點也不手軟……
「若要是你輸了結果又會是如何呢?」像是一點也愿在拖泥帶水的糾纏下去,卓妍希半分也不遲疑的亮出了所有底牌,為的就是盡快結束這場賭局。
明明對方就已經亮出了底牌,只要稍一眼就能夠搶先判定勝負,但是蘇瑤就像是完全沒看見對方亮牌的動作「聽說香港有艘剛造好的豪華游艇,不如我就買下它送給你吧?而且還奉送一個伴游,不過伴游的人選得依我們之間的勝負來決定。」
望著蘇瑤處變不驚,像是已經認定了輸贏似的,卓妍希是哭笑不得的離開了賭桌,就連蘇瑤的底牌也沒看,因為不論這場賭局的結果是誰輸誰贏,最后的贏家終究是蘇瑤,因為只要她不答應給她一半的香水代理權,她今晚就別想摟著美人享受春宵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462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