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h公車輪流 地鐵上我被吸奶很舒服

第四章(4) 「這個?」他修長的手指撫過那幾個名字,「她們是我很重要的人。」
「真是噁心。」
「一點也不噁心,我很愛她們。」他微微笑了笑,放下書包。
看他這樣,還真的不太爽。
明明昨天才和之杏甜蜜約會,今天卻說自己還很愛前女友們,而且怎么會用愛這個字?
「之杏知道你把寫她們的名字寫在書包內里嗎?」
他有些愕然,「不用特別讓她知道吧。」
「哼。」
「柴小熙,妳……」他頓了一下,又說:「算了。」
看他那模樣就來氣,我決定轉移話題,「我和你一起去吧。」
「去哪里?探望品睿嗎?」
「嗯,他要我跟他分享讀后心得。」這當然只是其中一個原因,我裝作不經意地問:「所以之杏也會一起去嗎?」
「她今天有事情。」他皺了皺眉,「后來妳還有在學校看到她和康以玄在一起嗎?」
我聳聳肩,「沒特別注意。」
「嗯,好吧。」
「我以為你不在意呢。」
「我是不在意,但又很在意。」
「是喔。」
「是我的錯覺嗎?總覺得妳講話好像帶刺?」他雖然這么說,臉上卻沒有不悅。
「你的錯覺。」我用力吐出這四個高h公車輪流 地鐵上我被吸奶很舒服字。
孟尚閎又笑了,站了起來,「要去買飲料嗎?」
「不要,我喝水。」
「那我換個方式說。柴小熙,和我去買飲料吧。」
「為什么?」
「沒有為什么,因為我想。」孟尚閎用霸道的語氣說,卻帶著那么些孩子氣。
「理由?」
「因為我想。」
毫無說服力,所以我駁回。
「也許途中可以聊聊之杏?」
他的話引起我的興趣,于是我終于點頭答應,然而不知道為什么,孟尚閎見狀竟笑得更開心。
「你老是不知道在開心什么。」而且很讓人火大。
「開心總比不開心好吧!」孟尚閎不以為意,朝教室后門走。
此時,我湊巧和程子荻對上眼,她睜大了雙眼對著我比手畫腳,我看不懂她想表達些什么,也沒打算弄清楚,掉頭和孟尚閎一起往合作社走去。
「你之前說過,之杏有選擇的權利。」
「之杏當然有選擇權啦,但康以玄的評價不太好,所以我會希望她別太蠢。」
「你還真怪,剛剛說很愛之杏,可是卻能允許她和其他男人曖昧。」我說,而他再次用了古怪的眼神看我,接著露出微笑。
「又在笑什么?」
「沒什么,我只是覺得,妳還挺有趣的。」孟尚閎手插在口袋,哼起奇怪的歌。
第一次和他單獨走在學校里,我才注意到,孟尚閎有多引人注意,也許是他的身高,也許是他那還不算差甚至可以說是好看的外表,又或許是因為他是沈品睿的好朋友,更可能是他和我走在一起的關係。
總之,孟尚閎收到許多女孩投來愛慕的眼神,這是我之前沒有注意到的。
「其實你很受歡迎是吧?」到了合作社,我問。
「是嗎?」
「看樣子之杏也挺辛苦的。」
孟尚閎拿了瓶運動飲料,而我則拿了紅茶,來到柜臺后,他連我的一起結帳,態度很理所當然。
「不用,我自己付。」我趕緊把十元硬幣放上柜臺。
「十塊而已,我請妳就好。」
「十塊而已,我自己出就好。」
「妳挺倔強的。」走出合作社,孟尚閎如此說。「而且剛才是誰說只喝水就好?」
「反正都過來了。」我聳聳肩,轉頭一瞥,看到蕭念絜等幾個班上女生也朝著合作社走來。
「你的愛慕者來了。」我淡淡地說。
孟尚閎往那幾個女生看了眼,「是品睿的吧。」
我挑眉,原來他也知道,不過我說的不是張家宣,是周羽菲。
那幾個女生也看到我和孟尚閎走在一起了,周羽菲的表情變化說有多經典就有多經典,她端起笑容朝我們點頭示意,眼里那股無形的殺氣只有我感受得到。
「難怪之杏會常來我們班巡邏。」我故意調侃孟尚閎。
「妳啊,是不是誤會了我和之杏的關係?」他停下腳步,好笑地看著我。
「她不是你的女朋友嗎?」
孟尚閎瞪圓眼睛,眉毛高高挑起:「她───」
「是女朋友沒錯喔。」之杏忽然出現,一手親暱地搭在孟尚閎的肩上,而她身后跟著面無表情的康以玄。
「妳很無聊。」康以玄說完就朝合作社走去。

第四章(5) 「之杏,妳又和他在一起了。」孟尚閎看著矮他一個頭的之杏。
「可不是我找他,是他來黏著我不放的。」之杏放下手,沖著我微笑說:「柴小熙,妳很常和尚閎走在一塊兒呢。」
「湊巧而已。」我對她明顯的挑釁態度感到不太舒服。
「我們是同班同學,妳又發什么神經啦?」孟尚閎雙目緊盯著康以玄的背影。
「沒什么。」之杏兩手一攤,也轉身往合作社走去。
「還說不是男女朋友啊?」我翻了個白眼,之杏那明顯的敵意可不比周羽菲少。
忽然想到周羽菲此刻也正巧在合作社,還真想看看她們兩個相遇以后,會不會上演什么好戲。
「不是男女朋友。」孟尚閎搖頭,看起來不像說謊。
「但之杏喜歡你,這點絕對沒錯。」
「我也喜歡她啊,但是跟男女朋友那種喜歡差遠了,之杏絕對也不是……」
「她絕對喜歡你。」女人是不可能會認錯另一個女人的敵意。
「隨妳怎么說嘍。」孟尚閎看起來心情很好。
「我不會看錯的,她對你的情感絕對是男女之間的愛情。」我再次強調。
孟尚閎一臉古怪,我猜想也許他和之杏是青梅竹馬,兩人相處時間太長了,所以他一時無法分出友情和愛情的不同。
說到青梅竹馬,程子荻和沈品睿也是青梅竹馬,這會不會表示他們兩家住得很近?
「喂,程子荻住在沈品睿家附近嗎?」
「有嗎?我不知道,為什么會這樣問?」
「他們兩個不是青梅竹馬嗎?」
孟尚閎很驚訝,「真的假的?我沒聽說過。」
「我該不會說了什么不該說的話吧?」
「誰知道啊。」孟尚閎難得露出惡作劇的神情,就像是我轉學第一天看到的那樣。
回到教室后,我把這整件事情告訴程子荻,她一臉驚恐,不知道是因為怕我和程子又不小心碰面,還是因為我把她和沈品睿是青梅竹馬這件事情說出來。
她看似正要對我破口大罵,但張云嬌正好踏進教室,讓她只能氣在心中,咬牙切齒地對我說:「妳這個白癡!」
﹡﹡﹡
放學時刻,之杏特地繞過來我們班教室,她并沒有找孟尚閎,只是站在窗邊盯著我看。
「我只是湊巧和他一起去合作社。」我一邊整理書包一邊說。
「我聽過妳的傳聞,知道妳不會在乎對方有沒有女朋友。」之杏抓了抓自己的耳朵。
我輕輕嘆氣,抬頭望向之杏,「孟尚閎說妳不是他女朋友,所以就算妳再多喜歡他,也沒有用。」
她瞇起眼睛,緊咬下唇,神色憂傷,而我一愣,明明是她先對我挑釁,怎么如此脆弱?
「還不走……喂,之杏?」康以玄走到之杏身旁,之杏卻忽然撞開他跑走,我似乎瞥見她臉上滑落的淚水。
「妳對她說了什么嗎?」康以玄一臉興師問罪。
「我只是對她說了些實話而已。」我強裝鎮定。
「唉。」他嘆了口氣,沒再多問,轉身追在之杏身后。
「妳是白癡嗎?」程子荻又一次罵我。
「又怎么樣了?」我沒好氣,老是罵我白癡是怎樣。
「妳在跟之杏爭風吃醋什么?還是妳現在的目標是孟尚閎了?」她站起來,把一張紙放到我桌上。
「這啥?」
「沈品睿他家和我家距離兩條巷子,如果妳從捷運站另一個出口出來,就不太容易遇見我哥。」
我定睛一看,原來那張紙上畫的是簡易地圖。
「妳還滿會畫畫的啊。」我脫口而出,然而程子荻一聽卻紅了臉。
「別、別以為稱讚我就會有好處!」她哼了聲,背起書包就往外走。
我忽然想起來,他們這對兄妹的相似之處,程子又也很會畫畫,他曾經為我畫過一幅素描,我把那幅素描收到哪去了?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對于那些曾經交往過的「男朋友們」,我的記憶都是一片模糊,不管是他們的名字、長相,還是一同經歷過的事,全都想不起來。
但唯有程子又,我時常想起他。
「嘿,要走了嗎?」孟尚閎走到我座位旁邊。
他這句話讓還留在教室的其他同學震驚不已,周羽菲更甚至直接站起來,滿臉妒意地看著我。
「嗯,走吧。」我背上書包。
承受女人的嫉妒,是我樂此不疲的事情之一。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562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