該怎么做好呀 奶大B緊17p老門衛

CHAPTER-01腐爛的種子(3) 「我不是故意跟著你喔,只是我家也是這條路。」
放學后,洪育修沒多理會我,我也只好靜靜的跟著在他后面,但我擔心他誤會我跟蹤他,所以走了一小段路后我主動解釋。
「我知道。」
「那就好。」
彼此一陣沉默。
過了大概十秒鐘我又想講話了,于是又開口:「你上課好認真,你很用功念書吧?」
「算是。」
「那你成績很好嗎?」
「還可以。」
「你在以前學校都考第幾名呀?」
「過去的事不重要,重點是現在和未來。」
「喔。」我的話倒是都不在乎,過去、現在、未來,我通通都無所謂,「那你這次沒考到期中考,會補考嗎?」
「會。」
「那你有自信考很好嗎?你才剛轉來,會不會不適應?」
「考了就知道了,全臺念的課本都差不多,所以應該還可以。」
「也是。」見他都愿意回我話,我開始湊近他,「那你為什么會轉學來這里呀?」
「不關妳的事。」
「喔,好吧。」既然他不想講,我也沒理由逼問他。
「比起我,妳才更讓人好奇吧?」他將視線對向我,眉頭還輕輕皺著,彷彿真的對我充滿疑問。
「我怎么了嗎?」
「妳話明該怎么做好呀 奶大B緊17p老門衛明很多,卻不怎么和班上同學說話;上課上到一半跑出去,同學和老師居然沒反應;而且我看妳一整天都在發呆,妳到底……」
「嗯……」我思索了一會,接著回答:「我是蠻喜歡說話的,但大家不愛和我說啊,所以有時我只好自言自語,或是找其他東西說話,在學校可以找桌子、椅子、窗戶、天空、筆,或是什么的說話,在家的話我比較常和一只叫「阿花」的兔子娃娃說話,說真的我也不知道同學為什么不太和我說話耶。」
「我大概可以理解。」
我張大眼看向洪育修,「為什么啊?」
「因為妳很奇怪。」
「會嗎?」
「嗯。」
「哪里奇怪?」
「一言難盡。光是妳不知道自己哪里奇怪這點,就知道妳真的很奇怪。」
「什么啊?聽得我糊里糊涂的。」
「妳不用聽懂,反正妳也不是真的在乎同學為什么覺得妳奇怪。」
我吃驚,接著一笑,「你說的沒錯,你倒挺了解我的。」
看來我跟洪育修挺合得來的呢!
我走到他面前,比了比自己,然后笑開,「我今天很守信吧?答應不吵你上課,我真的一整天都很安靜喔!」
洪育修沒多看我,繞過我繼續直走,「希望妳每天都能這樣。」
我又再次靠向他,「有點難耶,我有時會忍不住想說話。」
「那請妳找別的東西說話。」
「但我覺得跟你說話挺好玩的。」
「但我不覺得好玩。」
「也許之后你就覺得好玩了。」
「我覺得這機率低到不行。」
「也許之后你就會覺得機率變高了。」
「不會。」
「你怎么知道?」
「真是夠了,跟妳說話簡直沒完沒了。」洪育修似乎有些惱怒,口氣開始變得不耐,腳步也加快不少,試圖離我遠一點。
看著他走得很快,快到我必須小跑步才能跟上他的腳步,跑沒兩步我便停了下來,回復到自己平常走路的速度,也沒再繼續多話。
我識相的沒再打擾洪育修,他卻在這時轉過頭看了我一眼,似乎有些納悶也有些意外我沒追上他,但僅僅兩秒鐘便再轉過頭去,沒再搭理我。
既然人家不想理我,那我何必一直去吵他?
反正他理我也好、不理我也罷,我也不是太在意。
無所謂啊。
然后我們就相隔兩公尺的距離,靜默的走回各自的家。

CHAPTER-01腐爛的種子(4) 后來的幾天,我和洪育修便沒太多交談,就像是陌生人般誰也沒打擾誰的生活。
因為平常也沒什么事可做,他剛好住我隔壁,又坐我附近,所以我沒事便會觀察一下他。
觀察結果是:他的生活還真是規律得很無聊。
早上準時去上學;上課專心,下課也還會念個書;不太與其他人有互動,似乎都沒有要融入這個班級的意思,全心都在課本上,是個書癡;放學后除非去買東西,不然就直接回家;雖然沒同住,但可想而知他在家肯定也在念書,然后準時去睡覺。
「阿花,現在晚上十點,你覺得洪育修在干嘛?」躺在床上,我對著阿花說話,「嗯嗯,你也覺得他還在念書吧?他除了念書之外好像沒別的事可做了耶。」
我翻個身繼續道:「念書很無聊,他怎么那么愛念?還是因為想考個好大學啊?」
再翻個身,「讀書有那么重要嗎?考爛了有什么關係?反正讀不讀日子都能過呀!阿花,對不對?」
正當我想繼續對著阿花說話時,一道開門聲響起,接著傳來了陣陣腳步聲。
我對著阿花一笑,「看來他回來了。」
接著我起身,蹦蹦跳跳走出房間,一見到那進屋的人便迎了上去,將身子貼在他的胸膛上,朝著他甜甜笑開,用著有些嬌羞的聲音開口:「昌翰,歡迎回來喔!」
只見那人懶懶的看了我一眼,接著打了個大哈欠,然后敷衍的朝我一笑,接著便將我推開,轉身去看冰箱里有沒有東西。
「千花,冰箱里怎么什么都沒有?下次幫我買些吃的。」
「我知道了。」
在我眼前的人叫李昌翰,是我的男朋友兼同居人,交往天數跟同居天數一樣長,算算也快一年了。他是個大學生,現在大三,家里開餐廳的,算是個有錢的小開,長相普普通通,個性還算開朗,有點吊兒啷噹的樣子。
我倒了杯水遞給昌翰,接著從后面輕輕抱住他,「這幾天玩得開心嗎?」
他接過手,喝了幾口,「還不錯。」
昌翰告訴我他這幾天要和朋友出游,沒給我確切回來的日期,大概去了兩個禮拜,我是個乖巧的女友,從不干涉男友和誰出去、去了哪里、要去幾天這些事情,只是靜靜聽他的話,在家等他回來,然后回來時問他開不開心。
忽然他像是想到什么似的轉過身,朝我歉疚一笑,「糟糕,我去玩,但忘了買妳的紀念品,對不起啦!」
我笑開,沒有任何責怪的意思,「沒關係呀,你玩得開心就好。」
昌翰摸摸我的頭,「真是個乖女孩。」
我再次一笑。
沒有送我禮物有什么好道歉的?我無所謂啊。
我根本不在乎男友是不是記得帶紀念品給我。
「那我不在的這幾天,妳有沒有想我啊?小寶貝。」昌漢將嘴湊近我的臉頰,輕吻了下,接著將雙手跨在我的肩上,我的肩膀瞬間感到沉重。
「有啊。」才怪。
「有多想我?」
「好想好想你,每天都在想你什么時候回來。」才怪。
「真乖。」他吻上我的嘴。
昌翰的吻從輕啄變成熱吻,將舌頭竄進我的嘴哩,接著雙手順著我的身體滑到腰間,然后往衣服里伸去,恣意撫摸我的肌膚,當他的唇離開我的,便將我橫抱起,接著往房里走去……
上床完后,我躺在昌翰身旁,他則呼呼大睡,洩完慾后對我沒有任何留戀,連一聲晚安都沒說便直接睡去。
但無所謂,我不是會留戀男人的人。
或者說,我不是會愛上男人的人。
再或者說,我不是會愛上人的人。
被誰愛或愛上誰,我都不在乎。生命中有沒有愛情這回事,我也都無所謂。
我起身,光溜溜的走到浴室后,開始簡單的清洗自己,當水從蓮蓬頭落到我的身上時,我輕呼了口氣,接著閉起雙眼,感受水滴滑過我的身軀。
昌翰是我的男友,第四個。
但我并不愛他。
我不知道他對我有多少愛情,反正我也不在乎他有多愛我。
我張開雙眼,拿起蓮蓬頭,盯著蓮蓬頭上一粒粒的出水孔,「你問我為什么可以跟不愛的人交往?」
「沒辦法啊,我沒錢,找個人養我最方便啦!」我將蓮蓬頭拿高,「什么?你說我犯賤?無所謂啊,反正我也不在乎自己是個怎樣的人,日子也只是隨便過過。」
我將蓮蓬頭歸位,接著拿起毛巾,「毛巾,你問我沒愛昌翰,那有愛過前三任男朋友嗎?嗯……都沒有,一個也沒有,因為我從不在乎誰,跟男人在一起都只是為了養活自己。」
用毛巾將自己擦乾后,我穿上睡衣,接著躺回床上,抱著阿花。
雖然我交過四個男友,但還真不曉得愛情是什么滋味。
也許他們曾經愛過我,但我也沒用心感受過,更不曾對誰付出過真心。
不知道為什么有人可以愛到要死要活,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甚至愿意為對方委屈自己,將自己的一切奉獻只為了讓對方幸福。
要不是男友們會供我吃住,我才不愿意對他們笑、給他們摸、陪他們上床,但因為我交往經驗還算不少,久了便也知道如何扮演好「女朋友」的角色,我想男人們或許就是喜歡我這樣吧。
反正我知道這套對男人有用,這是養活自己最簡單的方法。
至于這是否糟蹋我的清白或尊嚴,那都無所謂。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574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