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男生則不會 嫩嫩的子宮灌滿了公公

番外 【半句再見 Half Goodbye】 因為跟學校住的近的關係,而且姚逸的個性本來就屬于熱心型,自告奮勇要每天第一個來幫大家開教室門的人。
就這樣一做從國一做到國三了。
姚逸一如往常買了早餐,甩著早餐來到教室,正值冬春交際,風吹來還有些寒冷,他縮了縮身子,打了個噴嚏。
教室在四樓,睡意正濃,緩緩爬上樓,正要走到自己教室門口時,一個女孩從他的身邊跑過去,帶來了一陣冷風,他又打了一個噴嚏,睡意全無,然后就看到那個在開自己教室的窗戶。
是小偷嗎?可是國中生的東西沒有什么好偷的吧?
他躲在墻角,觀察著那個女孩。只見她俐落地爬上窗臺,打開了氣窗,不費吹灰之力就進到了教室里頭。
姚逸有些慌了,還真的給她進去了。
只是沒過多久,女孩就從教室出來,還順便關好了門跟窗戶。甩著馬尾又從姚逸身旁跑了過去,姚逸瞥見她制服上的學號,是國二的學妹。
早自習時間,鄭博駿從抽屜意外摸出了一盒早餐,他微怔,舉著早餐問這是誰的。
「會不會是你昨天忘記吃的啊?」姚逸打趣問道。
「怎么可能。」鄭博駿摸了摸早餐盒,「還是熱的欸。」
忽然姚逸就聯想到早上那個國二學妹。
鄭博駿把早餐丟到姚逸面前,「吃不下了,你吃。」
「你當餵豬是吧?」姚逸斜睨了鄭博駿一眼,終究還是把早餐吃掉。
隔天他比先前來的時間更早,就躲在后走廊觀察著。果真又看到那個女孩從窗戶翻了進來,把早餐放在鄭博駿的抽屜里。
原來是博駿的愛慕者啊。
鄭博駿在這群屁孩中算是長得好看了,畢竟大家五官都還沒長開,就連姚逸這類型在大學時這樣吃香的,穿著國中制服加短褲,也只是名偵探柯南而已。
忽然女孩臉轉向姚逸這個方向,姚逸趕緊躲起來,不會被看到了吧?
女孩的五官清秀漂亮,眉眼透露了一絲青澀,沈佳宜式的馬尾很適合她。
只是她沒看太久,又連忙跑了出去,依然不忘把門跟窗戶鎖好。

所以今天早上鄭博駿依舊把早餐丟給姚逸吃。
姚逸不懂,為什么她不要當面遞給鄭博駿早餐,偏要這樣偷偷摸摸的。若是喜歡,這樣對方要怎么知道她的心意。
況且她的心意都被他吃掉了。
一星期后,這件事就出現了變化。
姚逸一如往常地躲在后走廊偷看一切,在她放好早餐后,準備默默離去——
「學妹,我都看到啰。」
她往后一轉,就看到鄭博駿站在窗戶外,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看著她。
她有些窘迫,一張臉通紅,手指絞著衣角。
鄭博駿將窗戶打開了一些,往前站了點:「學妹,不用每天再送早餐給我了。」他舉起右手,提著一盒蛋餅:「我早餐夠吃。」
她低下頭,順手又拿走了放在抽屜的早餐,飛速離開。
后來姚逸早上就沒看到她來送早餐了。
之后見到她,是在兩個禮拜后。
姚逸是童軍團資深學長,而童軍團的指導老師辦公室就是在學務處,他常常往學務處跑,就是要找老師喇賽一下。
這天他一如往常地在跟童軍老師喇賽,也不知道聊些什么,學務處的門打開,「報告。」
她甩著馬尾,天氣漸暖,已經換成夏季制服,粉紅色襯衫讓臉蛋粉粉嫩嫩的。姚逸一見馬上呆住了,況且她還朝自己走過來。
「易哲老師,這是你要的東西。」她將資料夾遞給童軍老師,距離這么近,霎時姚逸一句也說不出來。
他看到她左邊衣服口袋上繡的名字:程詩韻。
原來她叫程詩韻。
只是那次被鄭博駿拒絕后沒有澆熄詩韻的斗志。既然鄭博駿已經知道她了,那她就正面出擊好了。
她乾脆就直接送東西給鄭博駿了。
凡是食物、筆芯、筆記本,甚至隨堂測驗紙,久而久之,鄭博駿也會使喚她去買東西。
當然了,國中生,都是一群沖動的孩子,詩韻這樣的行為自然造成了學姊們的反感。一回她送著飲料上樓給鄭博駿,就在樓梯口被一群自以為很大尾的學姊堵住。
學姊A:「怎樣,每天送東西獻殷勤是不是?」還順便伸手推了詩韻一把。
只是詩韻確實沒什么特長,只是下盤穩定還不錯,這一推還不至于而男生則不會 嫩嫩的子宮灌滿了公公后退摔過去。她都要升國三了,自然也了解學長姐與學弟妹之間的『以大欺小』的關係,所以遇到這種情況沒有多說什么。
學姊B冷笑一聲:「唉唷,烏龍茶欸,要不要給學姐也送一瓶啊?」
給學姊們送一瓶,又不是有病……
姚逸躲在后門,看到了全部,戳了戳前面座位的鄭博駿:「欸,你不去幫幫她嗎?」
下一節課是數學,鄭博駿正在埋首苦讀,哪有什么時間幫幫誰啊!「要幫你自己去!」
「……」姚逸無言了,「畢竟人家也是因為你才會陷入這種困境啊。」
忽然,鄭博駿一個回頭,朝著姚逸大吼一聲:「你自己去啦!」接著馬上轉回去繼續看書。
……好,自己去是不是,他就自己去!
姚逸立刻就走出門口,一群人轉過頭,全部盯著他。糗的是姚逸這時候還沒想到要講些什么詞。
時間一個停頓,這時時光真是靜謐。
假的,都是姚逸腦袋業障太重啊!
于是姚逸一個下意識只好說:「下一節要考試,快去念書!」
學姊群對視了幾眼,朝著姚逸哼了一聲,丟下了詩韻回到自己的教室去。姚逸目送他們離開,轉過頭,就看見詩韻盯著自己看。
他當下有些不知所措,搔了搔后腦杓,「呃……」
詩韻燦爛的笑了:「謝謝學長。」
當下姚逸愣住,只能看到她的笑容。
這時候詩韻把飲料遞到姚逸手上:「麻煩學長幫我拿給博駿學長,謝謝!」
姚逸:「……」
讓他印象最深刻的就是快畢業那個時候。那時詩韻做了一盒漂亮的奶酪,準備要送給鄭博駿,鄭博駿卻拒絕了,姚逸看著她微紅的眼眶,還沒辦法反應過來。
「你不覺得你太過分了嗎?」回到教室后,姚逸對鄭博駿說的第一句話就是這句。
「過分?」鄭博駿重複了一次,「哪里過分?」
姚逸不可置否:「哪里都很過分!」他喝了口水:「你明知她被你拒絕很多次了,就最后一次你就不能接受嗎?她都要哭了欸!」
鄭博駿煩躁地翻了個白眼:「所以呢?我跟你三年友情,你今天居然就為了一個女生跟我吵架。」
「那是因為我覺得你太過分!」姚逸反駁,語氣也比一開始差了很多:「她這半年來做了多少,為你付出多少難道你沒發現嗎?你覺得你這樣是對的嗎?鄭博駿,我不后悔跟你這個兄弟,但就這件事情上,我對你很失望!」
同學們自然也都注意到了他們二人的爭吵,平常好的如同親兄弟的兩個人,今天居然吵成這樣,而且都要畢業了,何必?
鄭博駿冷笑兩聲:「失望?她做這些我有強迫她嗎?我有逼她嗎?這一切都是她自愿的!」鄭博駿停下來,舒緩一下情緒:「姚逸,你沒發現,你對她已經超越一個學長對學妹的感情了?」

這句話一出,姚逸就像喉嚨被堵住了什么,瞪大眼睛,嘴唇微啟,卻什么話都說不出來。
他對程詩韻,是什么情感?
「我、我只是關心!」姚逸結巴地說出一句話,卻有些言不由衷的感覺。
「關心。」鄭博駿看似理解的點點頭:「因為這個『關心』,你就可以跟我吵成這樣,三年來我跟你走過多少,未來三年還要繼續走下去,我不信你心中不珍惜我這個兄弟,但你心中更珍惜程詩韻。」
「我沒有。」姚逸眼神微怔,搖搖頭。
他為什么否認?
是因為知道程詩韻喜歡鄭博駿吧。
那他為什么跟鄭博駿吵架?
是因為打從心中想好好珍惜程詩韻吧。
他不知不覺中,開始想要對這個女孩好,這個女孩受委屈時,他想要站出來,當她的避風港。在她高興的時候,不必想起他,但在傷心難過的時候,一定要記得他。

這樣他才能對她好。
原來自己心中是這樣的感覺。
鄭博駿搖搖頭:「罷了,這些你自己去體會吧。」
鳳凰花開,六月畢業季。
畢業典禮這天,詩韻跟一些國一國二的學弟妹一樣,站在送別人群之中。姚逸回頭,又將她的臉多看了好幾遍。
高一這年,詩韻國三,聽說她上了R中,跟自己不是同一間學校。
高二這年,沒有聽說她跟哪個男生特別好。
高三這年,忙著學測考大學,姚逸漸漸淡忘了這個女孩。
大一這年,入學加入學生會,交了一個是系學會會長的學姊女友,兩人在學校很甜蜜很轟動。半年后,姚逸卻在學姊的租屋處,揭穿了學姊劈腿的事實。一句句煽情的訊息,還沒走近套房就聽到那淫聲浪語,短短半年,就斷了這段感情。
大二這年,被學生會長選做了活動部長,從暑假開始忙到開學還在忙。一個下午,從朋友宿舍睡完覺準備去上課,卻忽然看到一個熟悉的側臉,不再是那樣的馬尾,而是披肩長髮,五官似乎成熟了些。姚逸當下也不顧要遲到了,就追著她的背影過去。
她沒有轉過頭來,也沒注意到后面有個人跟著她,自顧自地就走進了設計大樓的電梯里,關上門,再也找不到她。
姚逸當下是搭了另一臺電梯,在設計大樓的每一層樓都找過一遍,加上地下室,總共七層樓。
他傳了封訊息給六年的兄弟:「我好像找到她了。」
鄭博駿傳了個驚訝的貼圖:「是嗎?恭喜。」
只是他又把她弄丟了。
每次來到設計大樓,他就開始有些心不在焉,總覺得她就在某一處,好想找到她,卻又不知道找到她要對她說些什么。
這天,一個午后,他有事來到設計大樓,終于找到了她。
脫離稚氣的五官,圓圓的大眼睛,筆挺的鼻梁,小巧的下顎。比當年高了些呢。提著鹹酥雞,卻不敢進教室去。
姚逸側耳一聽,似乎是在說她的壞話。
姚逸當下沒有想太多,走到了詩韻的旁邊,比了個噓的手勢。
誰都不能欺負她,誰欺負她,他姚逸就會站出來。
因為他想要對她好。

Chapter.5-4 男神,我喜歡的是你啊 回憶的過往,詩韻有些錯愕,只是記憶中真的沒有姚逸的身影:「你是……他朋友?」
姚逸微笑,左側臉頰的酒窩多明顯:「對,就是我。」
Oh my god!!!
世間有很多巧合,大學里更會有很多巧合,例如A同學跟自己的共同好友是高中的甲同學,B同學是共同好友是國中的乙同學之類的……
只是這巧合……太扯了!這擺明著就是,我們兩個當年是有見過彼此的,可是妳忘記了。
「我……」詩韻呆滯地看著姚逸,是的,鄭博駿,她記得,當年她還有Follow他好一陣子。他身邊有這個好朋友?面前這個姚逸?
雖然這樣講顯得自己有些花癡,但論帥哥,詩韻可以說是過目不忘。姚逸的外表如此出眾,都能跟蔣偉杰一較高下了,怎么可能不記得呢?
「算了,妳記得現在的姚逸就好。」姚逸一笑,伸手將詩韻的頭髮勾到耳后,算是做完在大賣場被蔣偉杰打斷的那段。
咖——
一聲金屬掉落的聲音,蔣偉杰丟下拿在手中的夾子,起身轉頭離開:「廁所。」
眾人:「去廁所就去廁所,有必要摔東西嗎……」
主持人學生會長正還想要多訪問些什么,欸嘿,我聞到八卦的味道。但是詩韻卻直接將吉他擺在一旁,沖下臺朝著蔣偉杰離去的方向跑去。
尷尬了。
于是英明的會長這時候將目標鎖定在杵在臺上的姚逸,只是還沒想到問題,姚逸也放下麥克風,追著兩人而去。
又是一只只烏鴉飛過,這三角戀咱們摻不進去啊,烤肉烤肉,繼續吃比較實在。


蔣偉杰洗了把臉,情緒才有些緩和。可惡,原來他們兩個有這樣的過往!那個時候心中一個悶悶的感覺,什么東西梗在喉嚨,好像每次看到程詩韻跟姚逸太好,他總有這種感覺。
從前他總以為程詩韻繞著自己轉是理所當然,卻忽略了很多人也都繞著她轉這件事情。
他不太喜歡把自己的情緒暴露太多啊!
蔣偉杰深呼吸一口,又洗了把臉,只是心悶的感覺還是不太爽快。
「學長。」
聽到這聲呼喚,蔣偉杰有些傻住,緩緩的轉過身,看到程詩韻熟悉的身影。
程詩韻表情有些不好,看似有些擔憂。完了完了,男神是不是又生自己的氣了?摔東西欸!脾氣這么大,她最怕他生氣了。
蔣偉杰就這樣看著程詩韻,不發一語。看的程詩韻有些害怕,頭皮發毛啊!
「過來。」蔣偉杰忽然伸出手,把詩韻招過來。雖然感覺挺像在喊家中狗狗的,但詩韻還是乖乖跑過去,就差沒有吐舌頭搖尾巴。
「學長有何吩咐?」詩韻立正站好,詢問。
蔣偉杰沉默一下:「妳喜歡姚逸嗎?」
「喜歡。」詩韻點頭,后來又發現這樣回答不太對:「學長學妹間的喜歡。」
蔣偉杰又停頓一下:「如果姚逸想跟妳交往,妳會跟他在一起嗎?」
詩韻看著蔣偉杰,總覺得他最近有些反常:「……不會。」
蔣偉杰可又疑惑了,雖然他也不知道疑惑些什么:「為什么?姚逸條件可說是非常不錯。」
雖然這樣講那家伙他挺不愿意的……
跟他一樣181的身高(只是他高零點幾公分)、長的又帥(跟他比是沒有他帥)、成績又好(據說剛申請到什么基金會的獎學金,只是沒有像他一樣申請到系上菁英獎學金)、社團經歷豐富(但是他也是挺豐富的)、感情狀態可以說是可圈可點(聽說交過一個女朋友被劈腿了)。
這樣的姚逸,若是蔣偉杰身為女生,也可能會喜歡。他就是不解為何程詩韻不喜歡。
「為什么?」詩韻歪頭,「我之前就告訴過你了吧學長,我喜歡的是你啊。」
她只是最近多了幾分羞恥心沒有老是追著男神跑,怎么男神就這樣忘記這么重要的事情了?
蔣偉杰眼里似乎閃爍著什么,還沒等詩韻反應過來,他就一把將她擁進懷里。
蔣偉杰身高高,詩韻的臉可以剛好埋在他的胸膛,她的心跳停了一下,隨即是快速跳動,抽了一口氣,吸進來的味道卻是男神身上的香味,有洗衣精的味道,還有些汗味,混雜一些烤肉味,只是現在這些都不重要。
蔣偉杰抱著她,而她靠在他的懷里。
清楚的聽見,他的心跳跟她跳得一樣快。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576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