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被操圖片 寶貝屁股翹起來浪一點

終章 【結婚吧 Yes,I do】 許教授把文件夾交給詩韻,微微一笑:「恭喜妳,可以畢業了。」
大四這年,終于完成專題報告,鳳凰花開的六月,詩韻終于可以畢業了。原本還以為自己會延畢,但現在聽到許教授這樣一說,心中的大石終于放下了。
蔣偉杰在去年畢業,就進入蕭明恩的網路公司工作,但在蕭明恩去了美國留學,所以目前公司的大小事都有蔣偉杰負責,完全是當上了二老闆。
蕭明恩想的很多,早就把蔣偉杰升做副執行長了。
詩韻第一個想法就是要把這個消息告訴蔣偉杰,她向許教授鞠躬感謝:「謝謝許教授。」耶!可以畢業啰!不枉費她禮拜六還跑來交這個報告了。許教授的辦公室廣播音響突然傳出一陣鋼琴聲響,詩韻疑惑的看著音響,只見許教授微微一笑:「出去看看吧。」
她看著許教授,接著狐疑狐疑的走過去,旋開許教授的門,走出門外,立即就走來幾個學弟學妹,他們大聲的招呼著:「學姊,這邊!」
詩韻走過去的同時,廣播音響的聲音傳來了歌聲。這聲音她比誰都還熟悉,低沉的聲音,緩緩的傳進她的心里。
——這不是蔣偉杰的歌聲嗎?
詩韻抓住其中一個學弟,「怎么回事啊?」禮拜六,跑來母校開演唱會?
學弟對她一笑,指著一樓地板:「妳看看。」
只見七彩的氣球飛了上來,底下一樓放氣球的幾個人朝著她揮了揮手,她愣了下,也笑著朝他們揮手。學弟又拉了拉她,指著樓梯間:「去一樓,有人會指引妳怎么走的。」
詩韻疑惑了一下,走到一樓,就看到一群人排成一排,每個人手上都拿著一張小卡。她走過去,一張一張的收下小卡,打開才知道,每一張都寫著一個字。
「認識妳很久,交往也蠻久的了,想也想了很久,既然如此,我們就一起相處到很久以后吧。」
她看著這些字,一笑,一直都住在一起,他是怎么在她眼皮底下搞出這些的?她順著人們的指引,走到大廣場的樓梯,遠遠的就看到,蔣偉杰站在舞臺上,彈著鋼琴,鋼琴上支著一支麥克風,看著她微微笑著。身旁的Band其中一個是謝緯誠,盡責的彈著吉他。
我不在乎,活的平凡辛苦,日子渺小重複。
兒時做的夢,褪色荒蕪。
我不孤獨,在有妳的旅途,我就心無旁鶩。
陪妳看日出,在暮色中漫步。
詩韻想起有一次在家中,她告訴蔣偉杰自己很喜歡這首歌,要他彈給自己聽。蔣偉杰說要回去練習練習,只是后來在忙專題,見他也忙,就把這事給忘記了。
沒想到是為了這件事情彈的啊。
「詩韻!」詩韻的眼前出現一個熟悉的人,圓圓的小狗眼,微微嬰兒肥的臉頰,笑的那么燦爛可人。
詩韻見到這人,忍不住一驚:「楚楚!」她抱住楚楚,激動的說著:「妳不是去美國了嗎?」
「妳這么重要的日子,我怎么可以不來呢?」楚楚放開詩韻,遞給她一束花:「妳先下去,他在等妳呢。」
只見蕭明恩出現在楚楚的身邊,摟住楚楚的肩膀,也交給詩韻一束花:「我們特地飛回來呢,果然挺浪漫的。」
詩韻笑笑,慢慢從樓梯走了下去。看到了文蔚、林丞安、陳仁翔、蔣也蓁、屠蘇、膠膠、洪元璟、徐瀅晴,這些對她來說非常重要的人,全部遞給她一束花,漸漸的,這些花就變成了一束大捧花。
帶著酒窩的男孩走到了她面前,她又是驚訝:「姚逸!」
這個也是一畢業就飛去國外的人,聽說在美國還有了一番成功的事業。姚逸對她一笑:「好像很驚訝。」
「當然很驚訝啊!」詩韻看著眼前的大男孩,現在他的髮型變了,露出了額頭,雖然有些不習慣,但依然好看:「怎么回來了?」
他指了指蔣偉杰:「被他叫回來的啰。」姚逸將花遞給詩韻:「雖然有點不甘心,但還是想來祝福妳。」
詩韻接過花,靦腆一笑:「謝謝你。」
「去吧。」姚逸摸了摸詩韻的髮梢,順手推了把詩韻,將她推向蔣偉杰。
她一步一步的走向站在臺上的蔣偉杰,詩韻只覺得他特別的帥,跟初見時一樣帥,后來怎么相處,怎么都覺得他特別帥,這樣看著看著,就甜滋滋的淚目了。
我愿糊涂,揹著愛的包袱,走的義無反顧。
管它誰笑我,執迷不悟。
我很滿足,有妳同甘共苦,那怕歲月倉促。
一生的腳步,有妳靈魂停駐。
很專注,很幸福。
<找到你是我最偉大的成功 詞:黃婷 曲:PAN 演唱:古巨基>
蔣偉杰唱完最后一句,牽起詩韻的左手,在她的無名指套上了戒指,又趕緊包住她的手,深怕她拿下戒指似的。詩韻邊哭邊打嗝的問:「你什么時候弄完這些的啊?」
蔣偉杰依然緊緊的握著她的手:「不好說,還特地跟總務處溝通要用全校廣播,還特別串通許教授。聯絡了很久,總算完成了這次。至于這些人,就覺得對妳而言一定都很重要,就一定得全部找來了。」
他溫柔的替詩韻抹掉眼淚,抵著她的額頭:「結婚吧。」
詩韻笑著又掉下一滴淚:「這時候不是應該問,『妳愿意嫁給我嗎?』」
蔣偉杰看起來有點緊繃:「想跟妳說的話都寫在那些信里了,就跟我過以后,好嗎?」
詩韻想,自己其實也不是多有勇氣,也不是看到帥哥就會立即撲上去。但怎么這個人一出現,她就突然覺得,不好好把握住他,要是他成為別人的,自己一定會傷心難過。所以想都沒想,就立刻開始她的倒追計畫了。
說命中注定有些矯情了,但或許就是他們兩人命定的第一次見面,給詩韻的震撼太大了。就好像一道陽光灑在一片陰暗的森林那樣,她也就為了這道陽光,奮不顧身的去了。
也很幸好,這人也是如此的愛著她。
于是她點了點頭,笑著回應蔣偉杰,結婚吧。
<全文完>

番外 【萬圣節扮鬼 Halloween】 雖然說萬圣節過后就是期中考,詩韻還有兩篇報告還沒生出來,但是她還是很想很想過節啊!日子苦悶,報告爆多,是該好好玩玩。
于是她能想到陪她玩的對象還是男神,自己的男朋友蔣偉杰。可是他是誰?蔣偉杰欸!雖然他很寵她很疼她,但陪她扮鬼這事情……
詩韻躊躇了一下,腦中小劇場很豐富啊。之一:你要不要陪我過萬圣節?好啊!
這應該不可能。
之二:你要不要陪我過萬圣節?去寫報告,要是英文再被當掉妳就死定了。
這還比較有可能。
其實她去找別人玩也是可以齁,何必一定要找他一起玩啊……對啊!系上也有扮鬼活動,學生會也有新生辦的會內活動,其實不必一定要找蔣偉杰玩啊。
可惜蔣偉杰什么都強,連發現她的不對勁這點都很強。原本還在寫程式的蔣偉杰瞥了她一眼,有話就直說啊真是:「妳要跟我說什么?」
詩韻乖乖的在沙發坐下,討厭啦,她要用什么理由帶過去啊!CCC三人組或者是文蔚還不快點回來!她快慌死了!「沒、沒啦,就是看你這么辛苦,要不要幫你做些吃的?」
她還真是低估了蔣偉杰對她的了解,因為詩韻從來不會想到要替他做什么東西吃,事情肯定沒有這么簡單。「沒有別的事情了?」
語氣上揚,這是質疑!什么事情一遇上男神她就慌啊!詩韻只好硬著頭皮問:「你知道十月三十是什么節日嗎?就是圣誕節哦……不對不對,是萬圣節。」
……她語無倫次干么?蔣偉杰又瞥了她一眼:「怎樣?要扮鬼嗎?」
喝水喝到一半的詩韻嗆了一下,媽的,這家伙真的了解自己。詩韻咳了幾下,咳的臉都紅了,擦掉嘴邊的水珠:「你、你要陪我扮?」
「不要。」自討苦吃。但是聽到詩韻失落的哦了一聲,他整顆心都軟了,轉過去面對著她,詩韻一張小臉落寞無比,但又硬擠出笑容,難看死了。自己怎么還是無法顆對她免疫的心?
蔣偉杰嘆了口氣,翻了個白眼,手隨意的撥亂詩韻的頭髮:「算了算了,就偶爾陪妳玩一次吧。」
詩韻聽到這個答案樂極了,連忙過去拉著蔣偉杰的手:「真的嗎真的嗎?那得我回家就看到你扮的鬼哦!」
此時的蔣偉杰已經大四,正在外面實習,還得一邊準備畢業製作,哪有時間裝成鬼:「一定得回家就扮給妳看?」
「嗯嗯嗯!」詩韻點頭如擣蒜:「你就化著特殊妝去上班吧!」
蔣偉杰:「……」靠夭嘛這是。
萬圣節當天,詩韻拿出自己特別跟同學借的特殊妝組合,準備把那超白的粉底涂超厚在自己臉上,好巧不巧,孫文蔚跟特別來家里玩的鄭楚楚連忙阻止。
詩韻不懂啊!她萬圣節就不能扮東方鬼貞子嗎?
文蔚翻了個白眼:「不是這樣,萬圣節妳扮什么貞子啊!」
詩韻更不懂啦,「不然要我扮安娜貝爾也行的哦!」
楚楚看了文蔚一眼,彼此嘆了口氣,楚楚一副這個家伙怎么那么不長進啊的臉看著她:「妳不能扮點性感一些的東西嗎?」
詩韻美女被操圖片 寶貝屁股翹起來浪一點歪頭:「性感?」馬上反駁:「那妳性感給我看啊!妳都怎么對妳家大神性感啊?」
楚楚臉一紅,其實她也沒有什么經驗啊……只好求助似的看向文蔚。
文蔚也臉紅了,雖然是她提出來的,但是她也是沒有經驗的家伙啊。謝緯誠那家伙不用性感,她自己本身就可以把他迷的神魂顛倒。
最后文蔚只好下個結論:「不管,反正妳今天就得很性感就對了!」
詩韻汗顏,不對吧!這是什么結論啊!
總之這個下午詩韻過的挺辛苦的,先是不斷的拉不斷的扯,花費楚楚跟文蔚不少時間才有一條事業線。后來二人又拿著電捲棒捲她的頭髮,接著把她的大白粉餅扔開,化上詩韻此生最濃的妝。
詩韻看著鏡子里的自己,摸了摸頭髮,手上拿著文蔚特別借來的皮鞭,「文蔚妳不覺得貓女加皮鞭超情色的嗎?」
此時文蔚想起昨天謝緯誠對她說的話:「明天詩韻就交給妳打扮啦!她跟阿杰兩人實在是太沒情趣了。」
文蔚都要睡著了,還聽他廢話,翻了個身背對他:「講的好像你很有情趣似的。」
「什么?」謝緯誠搖搖快睡著的女友:「妳再說一次,我沒有情趣?」接著湊近文蔚的耳朵,用著魅惑的聲音說:「孫文蔚,起床,我們來試試什么叫做情趣。」
文蔚:「……不了大哥,你最有情趣、你最有情趣啊。」
想起那很有情趣的男朋友,文蔚臉紅了。趕緊背對詩韻跟楚楚:「不會啦,外面那些萬圣派對,女生都是這樣打扮的啊!」
詩韻瞇起眼,「孫文蔚,妳臉紅什么勁啊?」
文蔚決定迴避這個問題,趕緊拉住楚楚,往門口跑去:「拜拜,我們先走了,加油!」隨后又補一句:「我們今天全部去住大神家,家里只剩你們兩個啰,啾咪!」
……啾咪什么啊啾咪?
穿著這套衣服,詩韻真的感到無法呼吸,而且她肚子好餓,又怕吃了東西衣服會爆開。
這時候門口傳來了開門的聲音,詩韻怔了一下,剛剛文蔚教了什么,啊!對,要性感。
于是蔣偉杰一回家就看到這個畫面,墻邊伸出一條腿,踢了一下,詩韻從墻邊走了出來,有些彆扭的看著他,但還是勉強擠出笑容:「圣誕節,呃不是,萬圣節快樂,親愛的。」
蔣偉杰一愣,嘴巴微張,完全不明白發生什么事。詩韻心想,怎么沒有反應,文蔚怎么教她就怎么做的啊!甩了一下皮鞭,對著蔣偉杰喵了一聲。

這時他便有反應了,而且反應還挺大的,直接就把詩韻打橫抱起丟到沙發上,而自己壓在她身上,開始脫起衣服。
「欸等等等等等!」詩韻連忙打斷他:「你你你,干么脫衣服啊!」
「媽的,」詩韻驚訝的看他髒話,蔣偉杰繼續脫掉他的上衣:「這么性感,誰受的了……」
咦?這樣很性感嗎?詩韻低頭看了一眼自己,卻又發現蔣偉杰的服裝很正常,馬上又忿忿不平了:「不是啊,你不是說好要扮鬼的嗎!」
「有啊,」蔣偉杰拉開詩韻衣服后面的繩子:「我扮的是色鬼啊。」
色、色鬼……
好吧,今天是難得一次的萬圣節,就配合他扮一回色鬼吧。
蔣偉杰幫詩韻蓋上一條薄被子,把她摟在懷里,神情頗沾沾自喜:「怎么樣,我這色鬼扮的不錯吧?」
詩韻害羞的縮起來,吃吃的笑著:「……你討厭ヾ(*′?`*)?。」
這真是個幸福閃亮亮的萬圣節,散播歡樂散播愛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5788.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