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談綠帽由來 總裁一邊開會一邊插我

第十二章 一夕崩塌的世界 12-2.2 伸出援手(2) 「慕言來看過嗎?」
「嗯,每個月結算醫藥費,他都會來看望。」
「他是真心待妳,這樣我就放心了。」安卓臉上淡淡一笑,卻是透著心酸。
「只是媽媽說,我們家高攀不起這樣的貴公子,并沒有認同阿溫。」媽媽有著很根深柢固門當戶對的觀念,她對于阿溫幫外婆出醫藥費這件事很不安,覺得自己像在賣女兒救母親,我知道那種心里掙扎,因為我也時常有這樣的錯覺。
「妳是關關啊,關關難過關關過,別擔心了。」安卓恢復他的一派悠然,突然換成輕鬆的語調,玩起文字游戲,但話鋒又是一轉,話題繞到了關雪生。
「妳的事時間一到就會慢慢解決,我反而比較擔心雪生,他很有問題。」
「他本來就有毛病,哪時正常過啊?」我漫不經心說道。
「我是說,他的金錢來源有問題。」安卓一臉嚴肅,讓我不得不認真。
「連你也這么認為?」我趕緊打起腰骨,湊上前傾聽。黃妃紅說過關雪生的金錢來源很怪,可我上次問卻問不出個所以然,難不成這小子真敢騙我?
「是不是每次妳問到他的錢哪來的,擺攤賣些什么東西,他都這樣打迷糊仗?」安卓一手抱胸,一手曲肘撫著下巴,思索著。
「是啊。他從以前就這樣,我拿他沒轍。但讓我生氣的是他賺了錢,竟然都花在女朋友身上,而不是拿回家!」我喝了一大口拿鐵,便利商店的口味跟輝哥的咖啡差了十萬八千里遠,我差點吐出來,但出門在外,對于有咖啡癮的我而言,也只能將就了。
「也許他一開始賺錢是為了減輕家里的負擔,但卻交了個愛慕虛榮的女生,為了討她歡心,把該拿回家的錢都花掉了。」安卓嘆了口氣,也拿起紙杯喝了口咖啡,眉頭立刻皺成一團。
「很難喝吧,口味都被輝哥寵壞了。」我指著他的鼻子嘲笑他。
「我是因為妳才被輝哥寵壞。走進那店里,什么都好,出了店,什么都不習慣了。」安卓突然沒頭沒腦來這么一筆,一語雙關,說得我措手不及,一陣尷尬。
「說什么啊!」
「當初,我是跟著妳走進店里的。」安卓對我勾起好看的微笑。
「喂喂喂,過去的事就不用再提了,你說關雪生的金錢來源到底哪里有問題?」每次見到他這樣的笑,我的心就會漏跳一拍,過了這么久,還是無法免疫,趕緊把話題轉回原點。
安卓輕嘆了一口氣,輕到我幾乎聽不見。
「我只是懷疑他在賣些不該賣的東西,我會找機會去調查清楚,妳放心。對了,我聽雪生說,林黛妍是因為何穎柔才和他分手?」
「嗯,不過我倒覺得還好,我們家窮,養不起林黛妍這樣尊貴的女生,分手了也好。但媽媽會失業也是何穎柔搞的鬼,這件事我就不太能原諒。」
「她是為了報復妳吧。關關,我就怕會這樣,阿溫惹到了不該惹的女生,可這是你們自己的感情糾紛,我真的插不上手。」安卓終于還是受不了,站起身把仍是半滿的咖啡扔進垃圾桶。
「也還好,你這不是幫我了嗎?」我跟著安卓走到垃圾桶邊,轉著手中的拿鐵,遲疑了下,還是沒扔下去。
我是很能勉強的人,就算咖啡不好喝,我還是愿意喝完它。
「其實我能直接幫妳把債還清,但我知道妳一定不肯。」安卓一把搶過我手中泛涼的咖啡,率性丟入桶內。
「沒錯,這樣就夠了。」我看著傾倒在垃圾桶里的咖啡,突然有種可惜的感覺。
「沒什么好可惜。試著聽自己心里的聲音,別勉強自己,不喜歡的大膽丟了,才有空間裝新的、真正喜歡的。」安卓張開雙手,意有所指。
「安卓,真的謝謝你。」
我和他併著肩走進醫院大樓里,心里一直想著他所說的話。
「妳是我很重要的人,別再把我當作外人那樣整天想著怎么還我人情。」安卓伸出手攬住我,卻只是拍了拍,又放了下來。
「古人教我們,受人之恩當涌泉以報啊。我報答不了你,所以不敢受你太多恩。」我仰頭覷了他一眼,卻接收到他火鳳魅眼里透出的莫測,那讓我心慌意亂,趕緊收回視線。
「關關,再說一次,我不需要妳的報答。」安卓停下腳步,擋在我身前,對著我鏗鏘有力地說著。
「為什么?」我望著他,卻怎么也看不清面容,原來是淚水糊了眼。
「什么為什么?」
「為什么你對我總能這樣不求回報的付出?」胸口感到一陣奔騰的洶涌,喉頭漸漸緊窒起來。
「關關,妳既然選擇阿溫,很多事就不需要問得太清楚。」安卓揚起一邊嘴角,卻是帶著凄涼的笑。
「我記得你曾說,你是一個沒資格談愛的人。那么我想問,如果你可以,你還是會這么成全我們嗎?」我知道自己的問話越界了,仍忍不住問出口,因為我不相信,世間上有如此無私的愛。
安卓沉默良久,才開口道:「不會。」
說完,他轉身將我拋在后頭,而我望著他的背影,無法克制地渾身發抖,大哭起來。
※如果人生可以重來,我希望我們不要相遇,因為這一個時空里,我和你,永遠無法走到一起。

第十二章 一夕崩塌的世界 12-3.1 一夕崩塌(1) 因為想延續父親之前的事業,阿溫從大二就開始去商學院修課拿雙學位,寒假他忙得不可開交,積極和父親過去的合作伙伴聯繫,準備籌組公司,我們雖然住一起,卻聚少離多,我和安卓回家的事被阿溫知道后,他像個孩子似跟我嘔氣了好幾天。
好不淺談綠帽由來 總裁一邊開會一邊插我容易盼到週末兩人都得空,我決定好好賠罪一番,一大早就起來張羅早餐,可我從小到大只懂讀書和賺錢,做菜這種事跟我很不熟,就連在輝哥的咖啡館打工他都不敢讓我進廚房,只能做外場。
第一次洗手做羹湯,就獻給阿溫,他一定會很感動!
我拿著食譜七手八腳翻看,原來要弄個美式早午餐那么難。
「打一顆蛋??加點水才會滑滑的~」
哐哴!
還真手殘,我只顧著看食譜,不小心一個轉身,裝滿生菜的玻璃沙拉碗就這么飛了出去,搶救不及下,慘劇就發生了。
這樣一個大聲響,要不驚動睡夢中的阿溫是不可能的。
「關關!怎么了?」
果不其然,兩秒之后,阿溫就從房里飛奔出來,身上套著睡袍,來不及拉整,就這么敞露著大片胸膛。
「對不起??」
我雙掌摀住臉,不敢面對他,以及一地狼藉的廚房。
卻忘了,剛剛打蛋時,手上還沾著蛋汁??
「妳在做什么?」阿溫拉下我遮臉的手,我怯怯抬眼,他一臉哭笑不得,伸手在我的髮絲上搓了搓。
「蛋汁弄了滿臉。」他張開手,指頭上一片黏糊糊,真是糗爆了。
「弄早餐給你吃啊,想讓你消消氣。」我無辜道。
「知道我會生氣還這樣做!」阿溫睨了我一眼。
「這不就在跟你賠罪了嗎?我和安卓又沒什么,誰叫你自己要亂吃醋!」想到一整個早上的失敗,我突然滿肚子委屈,再也低聲下氣不起來。
「安卓太好了,我擔心妳愛上他。」阿溫嘆了口氣,將我摟進懷里。
「你一直跟我生氣,那我去愛他好了!」知道他放低姿態拿我沒辦法,我得寸進尺地撒賴。
「不準!」阿溫又被激怒,壓住我的后腦勺,低頭便狠狠給我一吻。
「那你對我好一點,不準再跟我生氣!」我用力推開他。
「好,那妳和安卓保持距離,不要再當他的助理了。」阿溫也不甘示弱瞪著我。
「那是薪水很好的工作啊!」我都已經打安卓另一個工作的算盤了,要不是沒有職缺,我死求活賴都要搶做,怎么可能平白無故放棄一份好薪水?
「錢不是問題,薪水多少,我雙倍給妳。」阿溫說得豪爽。
「阿溫,我知道你有錢,但你不能不分青紅皂白全花在我身上。做多少事拿多少錢,多拿的就會變成欠的,遲早有一天要還。」我嚴肅表態。
「要工作還不簡單,妳就負責幫我打掃房子,煮三餐??嗯,我看打掃房子就好。」阿溫環視被我搞得亂七八糟的廚房,唇畔溢出笑意,尷尬地乾咳兩聲,收回他煮三餐的提議。
「打掃房子一個月可以領六萬薪水?」不劃算吧。
「安卓一個月給你六萬?」不小心曝光機密,我咬咬下唇,不自在地點頭。
這真是個半買半相送的好工作,實在很難讓人相信我和安卓沒什么其他交易,完全不符合基本工資原則。
「這酬勞高過他自己一個月當約聘指導老師的薪水吧?」阿溫露出不可思議的表情。
「雖然領得不太心安,但我有認真在做事!」安卓在學校擔任戲劇指導老師的工作應該只是兼差,他的另一份工作才是正職,而且可能很賺錢,才有余力當散財童子發這種不合理的薪資給我。
「關關,別領了!我不喜歡妳欠他太多。安卓就是這樣的人,他的付出從來不求回報,只要認定了妳是他很重要的人,要他掏心掏肺都會給。」阿溫的話聽起來不像在吃醋,反而存有很多情感。
我知道阿溫和安卓認識很久,對于兩人之間的情誼深淺卻沒什么感受。因為他們在我面前出現時,因為我的緣故,大部分時候都是屬于劍拔弩張的狀態。我很怕破壞他們的友情,但很顯然,安卓從來不會記恨,他總會原諒阿溫對他的傷害,就如同他永遠都會原諒我那樣。
他是一個想起來,會讓我心疼的人。
可這些話我只能藏在心里,自己痛著。對他的虧欠,恐怕只有來生才能還盡。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5881.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