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家庭生活 揉胸床戲脫內衣的視頻

44
韓澄回來K市好幾天了,可是宋昀希還是沒見到他。
她怕他又被工作纏身,所以也不好意思打擾他。只能乖乖地等,悶悶地等,等他忙完了,自然會想起她。
真是甜蜜又痛苦的等待啊,宋昀希心想。
再過幾天就要過年了,他估計也會空出多一點時間,她盤算著等他一放假,她就要沖去找他。宋昀希覺得自己忍耐的極限差不多到盡頭了,什么狗屁矜持,見鬼去吧!
宋昀希于是開始計劃要怎么自然不做作地去約韓澄,她回想了一下平常是怎么自然而然地跑到他家蹭飯,雖然此一時非彼一時,不過性質也相去不遠就是了。
嗯……貌似都是韓澄傳訊息過來讓她去蹭飯比較多?
看來此路不通,差評!
宋昀希邊滑手機邊苦惱著,偶然看到韓曉霧的動態,突然想到她和韓曉霧還有個逛街之約。
她眼睛一亮。就是這個!
于是她馬上發訊息約了她。
韓曉霧是什么人,腦子機靈得很,一看到宋昀希約她就知道事情肯定沒有這么簡單。她的昀希姐姐絕對是想見她堂哥了,但她沒那個臉皮去找他,只能轉而求助她。
韓曉霧實在太佩服自己的智商與情商了,她突然覺得身負重任,為了他倆的幸福,她暗自發誓一定要成為一個優質助攻,只有好評沒有差評!
所以說這兩個姑娘怎么可以這么投緣呢?宋昀希確實是這樣打算的。
她們要出去浪,首先要有一部交通工具,最好是汽車,畢竟還要搭大眾運輸轉車來轉車去的實在麻煩。可是宋昀希那可憐的車技讓她打消了買車的念頭,韓曉霧更不用說了,人家高中都還沒畢業呢,而兩人之間唯一有車的熟人就是韓澄,韓曉霧肯定會叫上他當司機,多么自然不矯情又完美的計畫有沒有!
于是這幾天就在宋昀希對那天到來的期待與被戚沐睦鄙視的情況中度過了。
戚沐睦十分不認同宋昀希這種被動的態度,她最近看到她的第一句話總是:「妳再這樣下去,我男神就要被別的女人給拐跑了。」
宋昀希前幾天還會放在心上,后幾天基本上就當作有只蚊子在旁邊嗡嗡叫了。
就連到了約定的這一天戚沐睦仍然不放棄,當她知道宋昀希打著與韓曉霧逛街之名,實則是要會情郎的時候,她將她的好閨蜜送到大門口,語重心長地對她說:「妳今天絕對要主動一點,要不然我男神那顏值擺在那邊,肯定一堆小婊砸主動送上門,妳可千萬得看好了,別再像個鴕鳥一樣整天躲著閃著,哪天躲一躲發現男人跑了,要妳好看!」
「好啦好啦,妳就別緊張了。」宋昀希翻了個白眼,她以前怎么就沒發現這廝這么婆婆媽媽呢?「我這不是在欲擒故縱嗎?」
宋昀希敷衍完自家閨蜜后就要走到街口等車,韓曉霧之前跟她說他倆會在街口等她,卻沒想到一轉身,就見某人斜斜地靠著停在她家門口的車子旁,漫不經心地看著她。
「欲擒故縱?」韓澄似笑非笑,一向帶著冰霜的面容此時像是春回大地,顯得比平常要溫和幾分。
宋昀希:「……」
韓澄拉過宋昀希,笑看著她:「想擒什么?嗯?」
宋昀希愈發窘迫,想掙開他直接上車。
「不回答就別想上車了。」韓澄按了按手上的車鑰匙,車子便被鎖上了。
宋昀希心想這是沒望了,只好開始打太極:「對啊,你說要擒什么呢……」
韓澄挑了挑眉,一只手輕抬了她的下巴,逼迫她抬頭望向自己:「我不介意對妳使出非常手段逼供,不過韓曉霧還在車里看著,而妳那朋友也還沒進去屋里。」
「……」宋昀希幾乎想像得出以他的無恥程度,接下來會做出什么讓她愈發羞窘的事,于是只好認命投降,聲音細如蚊吶。「你……」
「什么?」韓澄眼底笑意愈盛,傾身靠近她。「嗯?」
被車里一道和門口一道的曖昧視線緊緊盯著,宋昀希只想快點離開這里,乾脆破罐子破摔,幾乎是用吼地朝他道:「你!我想擒你!」
韓澄對她的表現很滿意,抬手刮了刮她的鼻尖,微微一笑:「任君擒拿。」
宋昀希感覺心被重重一擊,看著那在他嘴角暈開的笑意,宛如清風拂面舒暢,又似朗月入懷溫潤,于是她瞬間又被韓澄的美色給秒了。
戚沐睦全程圍觀男神調戲自家閨蜜,心想韓醫生連耍流氓都帥的這么慘絕人寰,自己家里那位卻……
呃,好像也很帥……看來兩人沒有可比性。
同樣完全欣賞了宋昀希被調戲過程的韓曉霧,一見她上車后,便興致勃勃地沖著她道:「昀希姐姐!我把我堂哥給妳帶來啦,妳看我都知道妳在想什么!聰不聰明?優不優秀?求表揚!」
宋昀希聞言后只想把韓曉霧丟出車外。那是國家機密!機密!
韓曉霧直接過濾掉宋昀希那擠眉弄眼要她閉嘴的模樣,兀自說道:「我可是為了妳費盡千辛萬苦才求到堂哥的呢,我一開始說要跟朋友出去,他甩都沒甩我,后來聽說那個朋友是妳,他居然轉而威脅我要我別跟著你們倆!你說他過不過分?明明妳約的是我欸,妳收拾一下他吧!」
宋昀希抬眼看了看坐在駕駛座上繫安全帶的某人,后者依舊帶著那似笑非笑地表情看著她,她故作淡定地移開眼神,卻見他啟唇了。
「很想我?」韓澄睨了她一眼,悠悠開口。
「……沒有。」才怪。
「想見我可以直接打電話過來說,用不著用這么拐彎抹角的方式,就算這幾天很忙,但讓女朋友觀賞的這點時間還是有的。」
「誰是你女朋友了?」宋昀希瞟了他一眼。
「嗯?」韓澄疑惑地看向她。「是啊,是誰?」
「反正不是我。」宋昀希發現原來自己骨子里也是一個小傲嬌……
韓澄露出一副了然的表情:「看來這是要直接當老婆了?」
宋昀希:「……」
「已經這么迫不及待了?」
宋昀希:「……」
「那好,我們先去登記吧。」
宋昀希:「……」
宋昀希再次體認到自己不是韓大醫生的對手,悲憤地轉過頭去看窗外。
在后座被冷落的韓曉霧表示:你們要秀恩愛也要考慮一下別人的感受啊嗚嗚……
儘管一直努力地在降低存在感,但很不幸的,韓曉霧還是被點名了。
「韓曉霧,閉上眼,轉過去。」韓澄冷冷地看向自家堂妹。
韓曉霧乖乖地遵行,不敢在自家堂哥面前造次,心里卻猥瑣地想:這是要玩成人游戲的節奏了啊……好想看好想看好想看……
韓澄將宋昀希的身子轉過來面對自己,見她一臉被欺負的小表情,心下覺得好笑,他微微俯身,伸出一只手覆上她的雙眼。
宋昀希還沒來得及爲突如其來的黑暗產生反應,就感覺唇上覆上一片柔軟,溫溫熱熱的,像棉花糖一樣鬆軟。
然后她聽到韓澄在她耳邊低低地道:「都搶走我的初吻了,還想翻臉不負責?」
于是宋昀希再次想起了那天她強吻他的英勇事蹟,耳根子又迅速地紅了起來,而那緋紅在韓澄輕輕咬了她的耳垂后,直接蔓延到臉頰上。
韓澄看著眼前小姑娘才一下子就漲紅的臉,滿意地舔了舔唇。
宋昀希害羞到快哭了,后面還有韓曉霧在呢!又不是只有他們兩個!
「妳難道不應該表示點什么?」韓澄好整以暇地看著她。
「……」宋昀希覺得自己要是再彆扭下去,韓澄可不就只是碰碰嘴唇咬咬耳朵這么簡單了。于是她心一橫,決定做一些回應,然而話到嘴邊卻又說不出口了。「我……」
「妳?」
宋昀希看著經過擋風玻璃透進來的陽光暖暖地包裹著他,身上像是鍍了一層金邊,給人的感覺溫和而不再冷峻,而他正凝視著她,眼底隱隱流動著溫柔的波光。
宋昀希感覺心下有一處塌陷了,她突然覺得根本沒什么好害羞的。這就是韓澄,是她朝思暮想的人,是她在三年前就隱隱牽下緣分的人。更重要的是,他是她的心上人。
宋昀希抬眼望向他:「我喜歡你。」語氣溫軟而堅定。
韓澄看著她,眉眼帶笑:「嗯,我也是。」
宋昀希這回是徹底地笑開了,宛若含苞的花兒絢爛綻放,眼角眉梢盡是和煦春意。
韓澄勾了勾唇角,繼續道:「我也喜歡我自己。」
宋昀希:「……」
偷聽中的韓曉霧:「……」這位大哥,不破壞氣氛很難嗎?
———————————————————————————————
小昀希終于告白了!
所以之后要瘋狂撒狗糧啦~

45 市中心的商圈平日就挺熱鬧,這回許是要過年了,人潮更是洶涌。店家們為了應景而張燈結綵,看上去一片繁華,喜慶得緊。
「昀希姐姐,我們走!」韓曉霧勾住宋昀希的手臂。「別理堂哥了。」
宋昀希下意識地看了韓澄一眼,后者面色沉靜,只淡淡說道:「妳們逛,我后面跟著。」
聞言,她也不知道那一句清冷冷的嗓音,怎么就在自己心底鋪開一片暖融。
「我很久沒逛街了,妳們這種青春少女平常都喜歡逛什么?」
「唔,也沒什么。」韓曉霧甜甜地笑。「班上同學大多喜歡逛衣服美妝,不過我和我朋友出來的話嘛……都是開發美食比較多。」
宋昀希眼睛一亮:「正合我意!」看吧,她們果然很合拍,連興趣都差不多。
于是兩吃貨就開始了她們的「尋找美食之旅」,韓澄在后頭慢悠悠地跟著,時不時有姑娘對他暗送秋波,他一律視若無睹。
他看著宋昀希和韓曉霧兩人言笑晏晏的畫面,輕輕地勾了勾唇角。
雖說二人主要是吃貨行程,不過女孩子總是喜歡一些叮叮噹噹的小配飾,韓曉霧見街上新開了一家飾品店,連忙拉著宋昀希進去。
宋昀希看著琳瑯滿目的飾品,倒也樂得挑了幾個喜歡的,她其實是個耳飾控,見那整面掛滿耳環的墻,說不出的療癒。
宋昀希見韓曉霧捧著一條鎖骨鍊端詳許久,她靠過去問:「喜歡?」
「嗯,很久沒看到這么合我心意的小東西了。」韓曉霧表情十分糾結。「但就是價錢……」
宋昀希點點頭表示理解,這家的飾品雖不貴,但對于學生族群來說,想要毫無壓力地放手買下也是不容易。
她見那鎖骨鍊樣式簡約,只中間綴了一瓣銀杏葉,小巧精緻,可愛清麗,卻又不失典雅婉約。
「要不這樣,我送妳吧!」宋昀希知道她肯定會拒絕,于是也拿起同款的一條,只是韓曉霧手上的是銀色,她的是玫瑰金。「我們的同款,就當是一起出來玩兒的紀念?」
「我先去結帳,想看繼續看。」韓曉霧還想說些什么,宋昀希直接抽了她手上那條項鍊。「也就這條而已,剩下想要的自己買。」
宋昀希結完帳,見韓曉霧還在逛,她便先到外面等,一出店門就看到韓澄站在一旁滑手機。
「在干嘛?」她湊上前。
「看一篇論文。」韓澄抬首。「那丫頭還在里面?」
宋昀希點點頭:「我給她買了一條項鍊,可好看了,咱倆一個款式的。」說著她獻寶似地拿出來給他看。
韓澄只瞥了一眼,漫不經心地道:「她戴起來肯定沒妳好看。」
宋昀希翻了個白眼:「油腔滑調。」
韓澄也不惱,輕輕刮了刮她的鼻尖:「也只對妳。」
宋昀希耳根子一熱,見韓曉霧在里邊對她招手,連忙把剛買的東西往他懷里一塞,幾乎是用逃的進去了。
韓澄見兩人為了要哪一副耳環而糾結著,他唇角一彎,沒有想到自己竟然也有耐心陪兩個姑娘折騰這么久。在這之前,他一向只對病人有耐心。
兩人原本的計畫是吃完晚餐后去逛年貨大街,不過吃到一半的時候韓曉霧接了一通電話,說完后她看了一眼沉默用餐的韓澄,而后將目光轉向宋昀希。
她那雙大而明亮的眼睛轉了轉,一臉不懷好意。
宋昀希見對面的姑娘笑容猥瑣地盯著自己不放,她警惕地問:「妳又想著要害誰了?」這妹子渾身機靈勁兒,偏偏就愛逮著機會算計別人,腦子內那小算盤時時刻刻不停止,成天都有新的作案方針。
「我朋友遇到一點困難了,讓我趕緊去協助她,等一下不能一起逛年貨大街了,真的真的真的很對不起!」韓曉霧雙手合十,動作浮夸,彷彿真的很抱歉似的,然而臉上卻是沒有半分愧疚,更沒有得知朋友遇到困難后的擔憂。「昀希姐姐,妳可別討厭我啊!」
「行。」宋昀希大手一揮,批準了。「頂多給妳在小黑本上記上一筆。」
「那有我的家庭生活 揉胸床戲脫內衣的視頻什么,我以后肯定會將功抵過的!」韓曉霧笑嘻嘻地道,復又看向自家堂哥,怎么擠眉弄眼怎么來。
韓澄哪里會不知道她在想什么,心下有些好笑,不過別人都把機會送上門了,不好好善用哪對得起自己呢?于是他從善如流:「妳自己小心點,結束了打給我,我再去接妳。」
「放心!」韓曉霧迅速將自己餐盤里的食物一掃而空,麻利地滾了。
「這妹子也是挺carry。」宋昀希對韓曉霧一連串的高效率動作發表評論。
韓澄不以為然。
「接下來想做什么?」韓澄問道。「還想逛年貨大街?」
「腳酸了。」宋昀希搖搖頭。「你喜歡看電影嗎?我們去看電影吧。」
「好。」他的聲音低低的,冷然的嗓音摻了幾分溫煦,如春雨初霖,潤物無聲,平白讓人心澗微瀾,化開一泓澄碧清淺。
兩人到了電影院后,宋昀希盯著場次表,很是糾結。
「你要看什么?」
「都行。」反正他來電影院的目的不是為了看電影,他從小到大看過的電影少之又少。
「那你覺得要看武打片還是恐怖片?」宋昀希遲遲下不了決定。「武打片『問劍』的主角是我男神喬喻,可是那部恐怖片的預告感覺也很好看……」
韓澄微訝,他以為她想看的是新上映的那部文藝愛情片,沒想到居然是這兩部。
「要不剪刀石頭布?妳贏看妳男神,我贏看恐怖片。」
「成!」宋昀希摩拳擦掌。「剪刀石頭布!」
她輸了。
「三戰兩勝!」
她又輸了。
「……誰先贏五次就誰贏。」
她還是輸了。
「……」宋昀希蹙著眉看向自己的手,不懂它到底為什么連一次都贏不了。
兩人猜完拳正好輪到他倆購票,售票員是一位小鮮肉,笑得像個小太陽。
「兩位今天想看什么呢?」
宋昀希看到小帥哥后眉眼都笑彎了,眼睛出一下軌不犯法,就是天王老子都拿她沒辦法。
「兩張八點四十五的『問劍』,座位儘量中后排。」宋昀希臉不紅氣不喘,直接無視掉了剛才猜拳的結果。
韓澄:「……」明明就很想看喬喻那不知打哪兒來的所謂男神……
宋昀希見韓澄面無表情地睨著她,以為他因為沒看到恐怖片而心生不悅,于是拍了拍他的肩,語氣活像是哄小孩的媽:「乖,過幾天再陪你來看。」
韓澄:「……」
————————————————————————————
是快樂的逛街行程~
七月份應該都是隔日更沒錯了,反正考后的我就是宅在家里的一坨肉哈哈哈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5970.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