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 亂小說 愛情來了擋不住電視劇

Chapter02- (02) 晚上,我輾轉難眠,只能乾瞪著窗外灑進的月光,低嘆。
總覺得頭很沉重,陣陣的抽痛害得我睡不著,似乎也有一些鼻塞,躺著就幾乎無法呼吸,渾身都在發燙。
不會是感冒了吧?我想。
家庭 亂小說 愛情來了擋不住電視劇 今天一吃完冰要回家就變天,開始下雨颳風的,害得我淋了一身濕回家。
從床上爬下來時,有一度站不穩,整個人搖搖晃晃的,要扶著墻才有辦法走路。不知道是因為不舒服的關係,所以造成我感到有些畏寒,忍不住顫抖。
步下樓梯,我到廚房盛了杯熱水,嘴唇發顫著喝下,暖了暖身子,但頭還是很痛,痛到我覺得腦袋好像被鉆洞一樣。
我從柜子里拿出止痛藥,吞了一顆下去,希望至少能暫緩頭痛,讓我能夠入睡。
但天總不從人愿,我整晚都蜷縮在被子內,不斷的發抖,牙齒打顫著,睡也睡不著,喘著氣,腦袋熱得昏沉,就這樣直到天亮。
第一次我聽到鬧鐘響卻連去按掉它的力氣都沒有,聽著鬧鐘不斷的響到停,然后隔五分鐘后又再度響起。我眼皮沉重得完全掀不開,感到睏倦難受。
「姊,妳的鬧鐘好吵……」書寧帶著充滿睡意的聲音在我門外說著,我卻連張個嘴回應都不行。
見我沒回應,書寧又疑惑的問了聲,「姊,妳在嗎?」
我雙手揪著棉被,好想要鬧鐘別叫了、也想叫書寧別喊了,頭真的很痛,什么也無法思考。
聽到書寧打開門的聲音后,一陣急促的腳步聲響起,她跑過來我床邊時還有涼風,我完全忍受不了,「姊,妳沒事吧?妳臉好紅。」
我勉強的半睜開眼,隱約看見書寧緊張的模樣,但我無法開口說我沒事、我很好之類的話。現在就是連呼吸都覺得很奢侈。
從來沒想過原來活著是這么累人的事。
今天,書寧到校去替我請了假,而我被爸媽匆匆忙忙的抱上車,一路開往醫院,掛了急診。聽說我燒到四十度,還在醫院里吊了快兩小時的點滴。
爸在我吊完點滴后,才去上班,去上班前還不忘叮嚀媽要好好照顧我。因為我的發燒,爸遲到,媽請假,我覺得抱歉,但是全身癱軟無力,就是有再多對不起想說,也都被逐漸襲來的濃濃睡意給沖刷掉。
等我一覺醒來,燒有比較退了,領了幾包藥后,媽就帶著我出院,開車問我有沒有想吃的東西,吃飽后才能夠吃藥。
儘管自己的肚子癟癟的,有種空虛感在刮著胃壁,但是,不管是什么都無法激起我的食慾,每一樣東西看起來都沒有那么吸引人。
「真的不吃個飯什么的嗎?妳不能空腹吃藥。」媽從后照鏡看著我,蹙眉。
「可以吃點沒有奶油或果醬的蛋糕嗎?飯太油了。」我覺得自己暫時無法吃下任何油膩的東西,連聞到飯菜的味道都有些反胃。
媽點點頭,開往蛋糕店去,抓了錢包后下了車。我靠在車窗上,讓還是有些燙的額頭貼在冰涼的窗子上。
幾乎有那么一瞬間,我不知道現在是真實的還是虛幻的,腦中跑滿了剛剛的夢。與其說是個夢,不如說是把過往的回憶再重播一次。
就只是這樣罷了。
而在夢里依舊清晰的──是那天大雨里的哭喊。
等媽上車后,她帶回一條蜂蜜蛋糕,甜甜的香氣就這樣擴散在車內,唾液在嘴里分泌,總算是有些食慾了。
回到家,媽替我泡了杯熱奶茶,我坐在餐桌前慢慢的吞下一塊又一塊的蛋糕,卻不覺得這些東西有真的進到肚子里。
但為了吃藥,沒辦法。
吃飽了,我就把自己用衣服裹得厚厚的,像一顆粽子。吃完藥后就整個人窩在沙發上面,昏沉的轉著電視,緊緊抱著毯子,然后在沙發上睡睡醒醒。
一整天都在夢境和現實中來回交錯,有時醒著卻以為在作夢,做夢時卻以為醒著。我甚至不曉得我今天怎么吃完午餐,藥呢,哪時候吞進去的?
不曉得,只知道自己的肚子彷彿是個水袋。
好不容易,藥效退了些,我也沒有早上那么難受,就從沙發上爬了起來,像只企鵝一樣搖搖擺擺的走上樓,抓出更大件的外套,又是把自己包得更緊,這次我更像雪人。
「媽,我可以出去走一走嗎?」我走到廚房,看著正在忙晚餐的媽。
媽轉過頭來,似乎是有點驚訝我醒了,「妳這樣出去吹風感冒會更嚴重。」
「我衣服穿得很夠,可以的。只是在附近逛一逛,而且我也沒什么不舒服了。」
媽為難的看著我,然后又思忖了一下。
「那只能出去一下子,不能逛太久,知道嗎?」
我應了聲,才緩步的走出去。
外面的風呼呼的吹著,總覺得即使穿得這么厚了,風還是能從袖口灌進來。
我吸吸鼻子,盯著地板一步一步的走著,要說出來是活受罪,那也是自找的。一直待在家里,總有種沉悶,寂靜中還聽得見沉默的咆哮,那種氛圍讓人太想逃。
附近似乎有家便利商店,也許我該進去坐坐,至少別讓我這脆弱到不行的身體被冷風吹倒,那時候還不見得有人會扶我起來。
就在我打算過馬路時,忽然有人扯住我的手臂,我一時失去平衡,往那個扯住我的人身上倒。我的頭撞到一個十分溫暖的胸懷,嗅到的氣味卻是陌生的,我忍不住抬頭。
「書寧。」是個頗為眼熟的男孩,嘴里喊的還是書寧的名字。
我愣了一下,輕輕推開這個人,「我不是書寧。」
話一出,我才發現自己的聲音很低啞,非常嚇人,那個男孩也驚訝的看著我,認真的端詳了我好一下。
「抱歉,我認錯人了。」男孩不好意思的搔搔頭,我這才打量起他的外表,皮膚白白凈凈的,有一雙很漂亮的眸子,還有適合微笑的嘴角,烏黑的頭髮把它整個人襯得極為突出,是個很好看的男孩。
「沒關係,本來就有很多人會認錯我和書寧。」我拉高領口,咳了咳。
「妳是書寧的……姊姊?」男孩似乎很訝異。
「嗯。」
「是嗎,原來是這樣啊。書寧一直都不愿意向我介紹妳呢,我也不知道為什么,不過書寧有和妳談過我嗎?我是書寧的男朋友。」男孩溫柔的微笑,笑容中隱含的寵溺是我所不能夠想像的。
而最讓我不能夠接受的,是男朋友這個事實。
「沒有談過……」語落,男孩失望的垂下肩膀,我趕緊擺擺手,解釋道,「因為書寧比較少和我講自己的私事,除非我問。」
男孩一愣,然后才點點頭,雖然情緒好像還是有點低落,但看起來好多了。
「要過去對面的便利商店再聊嗎?我想買個東西。」我指指對面,買東西是個藉口,實際上是我已經快要不能夠忍受冷風不斷吹襲。
「好。」
等我們一進到溫暖的便利商店后,我二話不說就拿了兩瓶溫熱的奶茶去結帳,然后回到窗邊去,把其中一罐遞給那個男孩。
「謝謝。」男孩一臉受寵若驚,我不禁笑了出來。
「你還沒說你的名字吧?我叫謝書凡,和書寧只差一個字,我的凡是平凡的凡。」我拉開扣環,喝了口溫熱的奶茶,然后問起他的名字。
「我叫賴維宸。」他輕輕的笑了笑,讓我發現了剛剛沒注意到的酒窩。
「嗯。」我搖了搖奶茶的鋁罐,深呼吸了下,「不過你怎么會出現在街上?不用上課嗎?」
賴維宸仰頭飲了大半,然后放下罐子,「我下午沒課。」
「你已經是大學生了?」我錯愕的問。
「是啊,看不出來嗎?」賴維宸呵呵笑了幾聲,從他還有些童顏的臉,實在看不出有大學生的模樣,頂多就和我同年齡罷了。
「那你是什么時候和書寧在一起的?」我絞著手指,有些焦躁。
「書寧還是國三的時候吧,不過我那時候已經高三了。」賴維宸注視著窗外行走的人,眼神有種說不出來的沉穩,這才完全信了他的年齡。
「……年齡不會差太多嗎?當初。」我斂下眼角,手撐在桌上摀住臉,呼吸有些急促。
「沒想那么多……總覺得就是喜歡上了,那種感覺很難去忽略吧,所以我就鼓起勇氣去告白了。」我聽見賴維宸有些尷尬的笑聲,自己心里卻有說不出口的苦悶。
那梁愷堯呢?他算什么?
「你了解……書寧上高中之后的生活嗎?」我不確定的問著。
賴維宸有些疑惑,看著我,「我不太會去干涉書寧的生活,不管是家里還是學校。」
那就是不了解了。
「那你們的感情一定很好吧。」我乾笑幾聲,別過頭。
「還不錯。」
之后,我和賴維宸又隨意的閑聊幾句,不過我已經沒再多問有關他和書寧之間的事了,好像知道得越多,我們幾個人之間原有的平衡,就會打壞得越多。到時候誰也救不回來,不只是兩敗俱傷這么簡單而已。
明明這件事,原本應該與我無關,但我想自從我和梁愷堯談起話,還有認識賴維宸后起,我大概也無法全身而退了。
「我想回家了。你呢,有打算去哪嗎?」聊了十幾分鐘后,我深深覺得不該繼續下去了,所以開口說了想回家。
因為忽然間我什么也不想談了,不想了解書寧和賴維宸之間的事,也不想去思考梁愷堯若是知道了會有什么樣的反應。
「我想去公車站接書寧。」賴維宸淺笑,我卻瞬間感到心慌。
不可以,萬一梁愷堯也在呢?萬一他跟著書寧一起回來了怎么辦?
不就什么都穿幫了?
「我有聽書寧說今天有社團活動,所以會留下來的樣子。還是先別去接吧?免得沒等到。」我急忙的扯謊,扯得連自己都心虛。
「是這樣嗎?」賴維宸愣了一下。
「嗯,如果有社團活動的話書寧都會比較晚回來。」我覺得腦袋好像打結一樣,完全不受控制,就這樣胡扯。
「好吧,那我還是先回家好了。」賴維宸無奈的聳聳肩,然后朝我一笑,「總之,還是很高興我終于認識書寧的姊姊了。」
「那個……你不要跟書寧說你認識我。」我咬唇。
「……為什么?」賴維宸不解的偏頭。
「書寧既然沒介紹你讓我知道,也沒向你介紹我,那就是她自己有打算,先別說出來吧,免得她生氣了。」我尷尬的微笑。
「是這樣啊……我了解了。」
賴維宸跟著我走出便利商店后,就朝著公車站的反方向走了。我好不容易鬆了一口氣,力氣就好像都被抽走了一樣,整個人就快站不住。
而當我看見對面站著的人是梁愷堯時,瞬間從腳底板開始往上發冷。
下一個念頭一出現,我轉身就跑。
我知道自己是心虛到不自覺落荒而逃。

Chapter02- (03) 我的體力還沒有完全恢復,而我也知道遲早會被他抓住,但我就是想逃,因為我自己有一種愧疚,愧對于他,那是從書寧身上衍生出來的。
除了體力不佳之外,穿得厚重也是一個原因,我越跑越慢,鼻子也一陣酸,總有種被他抓到后就會哭出來的預感。
「別一看見我就跑。」他大手一伸,立刻就揪住我的領子,我可憐兮兮的回望著他,眼眶很熱。
他怔住,似乎沒想到我的表情會是這樣。
「干嘛?」我哽咽,用手胡亂的抹過眼睛。
從沒想過面對一個人也會這么心虛。
「妳還好吧?」他擰眉,半蹲著與我平視。
我用手摀住臉,不想看著他的眼睛,好像只要被他多看一會,我就什么都招了,我才不要這樣。
「喂,別不說話啊。」他的聲音帶著無奈,手輕輕放在我頭上。
才短短一剎那,我就真的忍不住哭出來。那種哭是連自己都很努力要叫自己閉嘴別發出聲音、眼淚給我收回去的極度嚴厲卻仍辦不到的。
「不要看著我啦,你很煩。」我轉過身去,背對著他不斷用袖子抹過淚水。
「真是的,愛哭鬼。」他繞到我面前,將我摟入懷中,用手按著我的頭靠在他胸口。
這種時候,連罪惡感都開始出來作祟,心虛、愧疚就快把我壓垮,很想用力把他推開,叫他滾,卻做不到。
我不斷吸氣、吐氣,幾乎哭得不能自己,他則完全沒說話,只是微微加重擁抱的力量,用手摸著我的頭。到了最后一刻,我才真的抓住他胸口的衣服,讓自己也抱著他,痛哭失聲。
「別哭了。」
他像昨天的楊家侑一樣,靠在我耳旁,低語著。不一樣的是,我并沒有感到尷尬或不自在,而是有著一種連自己都感到驚訝的輕鬆。
從這天開始,我知道自己犯了大錯,無法彌補的。
等我心情稍微平復,他陪我坐在路燈下的長椅上,雙手交握,視線直直放在他自己的眼前,凝視著什么我并不知道,但是表情平淡,若有所思的。
「書寧呢?你會來這里,表示你是陪書寧坐車回來的吧。」我用面紙擦過自己眼角的淚痕,整個人縮在長椅的另一端問著。
「我陪她下車,看她走回家后,我才過來的。」他收回目光,低頭,「原本只是想買瓶喝的,沒想到看見妳。妳跑,我當然就追。」
我不語,捏緊手上的面紙。
「我甚至不曉得妳為什么要哭,我只有聽書寧說妳今天發燒請假而已。」他將臉埋進他自己的大掌內,聲音低沉,「但我覺得妳不是因為身體不舒服才哭。妳做了什么嗎?覺得對不起我的事情。」
我的心猛地一縮,屏氣。果然還是被發現了嗎?
「……沒有。」我故作鎮靜,揉了揉面紙,「我為什么要對不起你?」
他轉過頭來,用著深沉的目光凝視著我,彷彿說著,妳自己很清楚為什么。
「雖然我很希望妳對我說實話,但我好像也沒什么資格要求妳。」他淺笑。
「你還是趕快去坐車吧。晚了,我也要回家了。」我不想繼續這個話題。
「是差不多了沒錯。」
他站起身,伸了伸懶腰,微微偏著頭,注視著我的目光和煦,就像是完全知道我在想什么一樣,那抹促狹的笑容。
「別一直看著我,小心愛上我了。」他開玩笑的說著,但我卻沒來由的心慌了。
就在準備各走各路回家時,他站在十字路口上,低頭斂眉,抿唇,隨后揚起頭,問了一句讓我怎么樣也無法回答的話──
「剛剛和妳一起坐在便利商店里的男生,是誰?」
「姊,我跟妳說喔,今天超多人來找我的!」吃完晚飯時,書寧和我都坐在沙發上,我裹著毯子。
「為什么?」我擤擤鼻子,問著。
「都來問我妳為什么請假啊!姊妳超有人氣的!來的人還不只有你們班的咧,還有三年級的學長姊喔!」書寧非常興奮的說著,我不禁苦笑。
「大概是烹飪社的學長姊吧。」
「不知道。總之,每個人知道妳感冒發燒之后,都要我回家后告訴妳,要好好休息多喝開水,不舒服就不要勉強自己。」書寧就像在背課文一樣,輕鬆的說著。
我聳聳肩,拿起桌上的熱水,喝了幾口。
「不過姊,妳這樣子明天能上課了嗎?」書寧疑惑的看著我。
「可以,休息一天就很夠了。反正燒也退了,再請假也沒意思。」我捧著溫熱的杯子,忍不住嘆氣。
「如果是我就會多請幾天。」
「真是的。」
我看著書寧自在的轉著電視,好想問她,為什么和賴維宸交往了卻還又要和梁愷堯在一起?可不可以就選一個?
但我明白現在并不是問的好時機,只能靜默著等待。
我拿毯子蓋住自己的頭,倒在沙發上面,一動也不動的。忽然明白了無知其實是一種幸福,有些事情知道得太多,反而令人心傷。
而我總是缺乏了得知一切的勇氣,卻又什么都了解。
自從看見書寧和賴維宸的親密狀后,知道了賴維宸是書寧的男朋友時,我才真正發現到,我一點都不了解書寧,即使我們是這么親密的姊妹。
不,也許應該說,打從認識書寧開始,我就完全看不透她清澈雙眸深處的複雜,就算是書寧是笑著的,我仍然不懂她的笑是真的,還是假的。
連我被遺忘在一旁時,她偶然的瞥見我的不受疼愛,那樣的表情又該算是什么?
畢竟我不是打從一開始就這樣疼愛著她的,并不是。
我覺得發冷,但眼眶卻是熱的。回憶一不小心又被我放出籠,撕咬著自己。
那種痛楚,無法忽略。
但我要自己別想太多,事情都過去了,也該忘掉,對這些事情耿耿于懷并不會比較好。

隔天才剛到學校,文欣就沖過來抱著我,說什么好擔心我之類的,弄得我哭笑不得。而楊家侑雖然擔憂的皺著眉,但我朝他一笑,他也就無奈的揚起嘴角。
我托著下巴,看著窗戶被風用力的拍打,因為感冒還沒好得完全,所以對于這種天氣還是非常敏感,只要一點點的風就會讓我覺得很冷。
上課時,我一直接收到楊家侑有意無意的投射著目光在我身上,不能夠說完全沒發現,但只能裝作很認真上課,努力的無視那種灼熱的視線。
忽然間,我開始學不會面對楊家侑,還有他日漸大膽的感情。我已經無法再假裝我們兩個還能是朋友。
我知道自己一天比一天還要慌張。
「拜託,借我錢……我們都認識這么久了,還怕我不還你嗎?拜託啦……沒有錢我今天就沒有晚餐了。」才剛到烹飪教室,就看見冠謙學長不斷的向各個社員借錢,滿臉愁容。
「可惡,你們這群沒心沒肝的渾蛋。嗚……」冠謙學長大罵了所有人后,帶著苦悶的心情坐到烹飪教室的最后頭。
「怎么了?」我完全看不懂現在是什么情況。
「他就真的衰出名的,半路錢包就被搶走,他的錢都在里面,幸好沒放什么證件!不然才真的是悲劇了。」珮璇學姊聳聳肩,還不客氣的笑了出來。
「不過……他不是沒錢吃晚餐了,你們不借他嗎?」我無奈的笑著,看著趴在桌上如一灘爛泥的學長。
「才不,誰叫那個渾球之前說什么也不幫我們畫海報,還說什么很忙!所以借錢這件事,免談!」珮璇學姊猙獰的扭曲了面孔,我忍不住嚥了嚥口水。
要是讓學姊知道學長是幫忙我的,大概換成我會被學姊勒死。還是不要自首好了。
「還好吧,學長?」趁著學姊他們聊得開心時,我溜過來看了看冠謙學長的情形。
冠謙學長哀怨的抬頭,「不好,我在想我的晚餐要怎么辦。」
「現在還早啊……離放學回家買晚餐還有好幾個小時。」我安慰著學長,學長卻整個臉皺成一團,埋進自己的手臂里。
「我現在肚子就很餓了,還等到晚上,沒東西吃就更悲慘了。」冠謙學長的聲音微微發抖,「為什么要搶走我的錢包……至少留給我一百塊啊,嗚……」
「那我請你吃晚餐吧。」
才這么一說,冠謙學長就露出半張臉,眼睛發亮,「妳說的是真的嗎?」
「嗯,謝謝你幫忙我們班畫海報,不過你別說出去就是了。我怕會被學姊殺掉。」我笑了笑。
「沒問題!學妹妳對我最好了,妳的大恩大德我沒齒難忘。」冠謙學長一臉感動。
「別這么夸張啦。」
不單單只是想請學長吃飯,還有一些事情,總是想說給事情的旁觀者聽,那樣的意見會更客觀。
大概也是覺得……冠謙學長會懂。
至少是自己私心的希望他會懂。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27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