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我想進你 爽啊快我要死了再深點

第三章 慕容集團總部 慕容集團的總部,位在市區里商業最繁華的地區,占地相當廣大,是當初慕容集團以天價買下這一大塊地之后建蓋的。
聽說集團的總部有兩大棟外觀時尚的建筑物,還有一片在寸土寸金的市區里,非常難得一件的大廣場。
公車站牌就在離大馬路比較近的那一棟大樓和大廣場面前。當我下了公車,看到了眼前這一棟漂亮的大樓后,不覺呆了一呆。
接著我仰起脖子往上瞧,直到我都快要向后仰倒了,我才看了到大樓的頂層。
我又扭脖子環顧了一下四周,發現兩棟大建筑物像是埃及的金字塔似的分別聳立在廣場的兩側,雖巨大壯碩,卻又同時兼顧到了時尚感。
在半空中高的地方,還有一個空橋將兩棟建筑物銜接起來。我目測那空橋在很高的地方,少說也在第十層樓以上。
感覺好了不起啊……
讚嘆完了之后,我的視線由半空中往下拉回。
現在正值是一般上班族的上班時間,我看見不少穿著西裝襯衫的男生,和穿著打扮都很漂亮的女生,一個接著一個的走進我右手邊那一棟建筑大樓底下一樓的自動大門里。
男的帥女的美,一個個都是時尚男女啊!我又忍不住驚嘆。
緊接著我低頭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衣服,不由得打心底慶幸起來。
還好我今天穿了海叔叔送我的一件水藍色洋裝過來!
雖說我不是來面試的,我本人平常也很邋遢,但是出來打工,給人的第一印象好一點,也不為過啊。
至于以后嘛……原形畢露了再說,科科。
話說回來,我身上這件水藍色洋裝,是海叔叔送我的十五歲生日禮物,跳脫了以往海叔叔送過我的童裝,是已經帶著少女氣息的洋裝了,也是我目前能穿的衣服里,最好看最得體的一件衣服。
本來在剛開始助養我的時候,海叔叔有時一想起我來,便會派他的手下送衣服來給我,而且一送來就是一大箱,每一件衣服都有著不同的尺寸。
海叔叔說,因為沒有帶我親自去試穿,所以他就把大一號小一號的衣服尺寸都買了。
后來還是安妮修女說了,這樣顯得太過浪費,雖然我不穿的衣服或許育幼院里其他的孩子也可以穿,但是這樣太讓海叔叔破費,實在是不好意思,以后我的衣服,還是由育幼院來準備就好。
講了好幾次后,海叔叔才妥協了。
因為我捨不得穿這件洋裝,幾乎沒怎么穿過,所以洋裝看起來還算是保持著八九成新的狀態。
我邁開了我的步伐,穿過紅磚行人道,進了大樓底下的自動門里。
海叔叔在信里叫我進入一樓大門以后,就直直往前走,到服務的柜臺那裏去報到。果然我一進到大樓里,就見到一樓大廳后有一個服務臺,里面坐著女兩名服務人員。
我走到服務臺前,見到坐在里面的兩個小姐都非常年輕,臉上的妝畫得很漂亮。
「請問,」我眼睛輪流望著那兩位年輕小姐,稍稍想了想,「我是暑假要來當工讀生的……」
我話都沒說完,那個年輕小姐眼睛閃了閃,甜甜的問,「暑假的工讀生?妳是程凝雙嗎?」
「對。」她居然叫出了我的名字!
兩個小姐一聽我說完,立即同時滿臉堆下笑來。剛才對我說話的那個小姐對我說了一句,「等一下喔。」
「好。」
我看那小姐拿起電話,不知道打給誰,只聽那小姐說,「是的,程凝雙到了。」然后「嗯」了幾聲,就掛下了電話,接著又笑著對我說,「請等一等,我們經理馬上就出來了。」
「好,謝謝。」說完后,我轉過身,環顧了一下這個大廳。
這大廳里,有一道很特別的寬大墻柱,在那根四四方方的大柱子上,有著會變換不同風景花草鳥獸的圖形。我從沒見過這樣的東西,覺得很新鮮,便多看了幾眼。
不久,一個穿著西裝的男子外步走向我,臉上滿滿都是笑。
「妳就是程凝雙嗎?」他問我。
「是的,我是程凝雙。」我打量著眼前這名穿西裝的男子,猜他年寶貝我想進你 爽啊快我要死了再深點紀大約四十多歲,中等身材,講話很快。
「妳好妳好,我是陳經理。」他伸出手到我面前來。
我愣了一愣,突然意會到他是要跟我握手,我便趕緊伸出手來跟他握手。這感覺好不習慣喔。
「陳經理你好。」我生澀的說。
「副執行長早就親自交代我,說妳今天會來,妳快跟我到里面去吧。」
副執行長?嗯嗯,看來,海叔叔直接跟慕容集團的副執行長知會過了。
我跟著經理到了他的專屬辦公室,經理跟我大約說明了一下我的工作,又拿了兩套制服給我,裝進一個紙袋子里,讓我每天穿制服上班。
「妳的工作性質比較……特別,只穿背心也可以。」陳經理微微頓了一頓,但是還說得很快。
「好。」特別?啥意思?
接著陳經理帶著我到了另一棟大里去,因為我的工作是在對面那棟大樓里的一樓銀行部門。
「程凝雙,妳的工作是……」陳經理繼續用很快的說話速度跟我介紹我的工作。
聽起來我的工作相當輕鬆。我每天只要站在抽號碼牌的機器旁邊,問上門來的客人要辦理甚么樣的業務,然后幫那位客人按號碼牌。
聽完后我不禁在心底暗暗抽嘴角。
這工作簡單到連小學生都能勝任……
怪不得剛剛陳經理說我的工作比較「特別」。
會不會是海叔叔要這位副執行長好好照顧我,所以這位副執行長就給了我一個超級輕鬆簡單的工作?
在這之后,經理又帶我去了更衣間和置物柜那裏看了一看,因為我是明天才開始正式上班,跟我講完話后,他就又匆匆的離去了。
感覺陳經理很忙啊!
我手上提著那一袋的制服,心想反正今天也沒事,乾脆逛一逛這兩棟大樓吧,因為我看見這兩棟大樓的一樓和二樓,都有一些餐廳,甚至還以藥妝店和便利商店之類的小商店。
恩光育幼院位在偏遠的郊區,所以我幾乎沒有到過市區里來,今天既然來了,又還沒開始上班,那就乾脆逛逛這兩棟建筑物吧!
我慢悠悠的東晃西晃,后來逛到了二樓去,一邊在寬廣的走廊上走著,一邊望著小商店玻璃櫥窗里的商品。
經過藥妝店時,里面有很多日本來的商品和點心,我覺得很新鮮,不知不覺看得很專注。
藥妝店在轉角處,我眼睛雖盯著藥妝店里的商品,但是我并沒有刻意放慢我的腳步,就在我要經過藥妝店的轉角時,冷不防的我就這么迎頭撞進了一個人的懷里。

第四章 蕾絲與領帶 「啊!」
在撞進那個人的懷里時,我忍不住喊了出來,同時手上提著那一帶裝著制服的紙袋掉到了地上,同時腳下步伐搖搖晃晃,有些不穩。
「小心!」一雙大手抓住了我的兩只胳膊,所以我沒有跌倒。
「喔……」我摸著我的額頭,穩住腳步。
我撞到的這個人,身材相當高挑,因為我的臉只撞到了他的胸膛前。而這個胸膛,結實寬闊,居然撞得我額頭有些隱隱發疼。
「抱歉,妳還好吧?」一個富有磁性而沉穩的男性聲音在我頭頂上響起。
「對不起,對不起……」我覺得是因為我走路沒有看路而撞到人,所以我馬上跟他道歉,儘管這個人已經先跟我說了抱歉。
「妳還好吧?」那個充滿磁性的聲音又重複問了一次。
我摸著額頭,眼皮都還沒抬起,就感那雙各抓著我兩邊胳膊的溫潤大手心,輕輕把我推離了那個讓我一頭栽進去的結實胸膛。
「我沒事,真不好意思……」我仍在撫額時,抬起眼睛從我手指縫隙看了上去。
除了一個穿著白色襯衫,襯衫里隱隱透著堅挺結實的肌肉的胸膛之外,我甚么也沒看到。
「那就好。」那充滿了磁性的嗓音非常好聽。
「嗯……」
「小妹妹,妳的東西掉了。」男人突然發現了我掉在地上的袋子,一邊說著,一邊就蹲下身去幫我撿紙袋和散落出來的制服。
我不好意思讓別人撿我的東西,所以我也趕緊蹲下去撿。
「妳是這里的員工?」男人抓起被塑膠袋包起來的制服,在幫我放進袋子里的時候問。
「對,我暑假要來當工讀生。明天開始上班。」我側過身去撿另一件制服。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我感覺男人縮回去的手征了一瞬。
「祝妳一切順利。」隨即男人說。
「謝謝。」我把我撿起來的制服放進袋子里。
我們同時站起身來。當我還在低頭整理紙袋子里的制服時,那個男人便匆匆忙忙的要離去。
「雌……」
就在男人從我身旁走過時,我突然聽到一聲綿長的聲響。
聽起來……像是布料撕裂的聲音。
我本能地循聲將頭轉向我的右側,發現我身上這件洋裝的蕾絲袖子上的蕾絲像吊橋一樣在半空中晃蕩。
視線循著被拉長的蕾絲一路蕩了過去,最后發現我的蕾絲吊橋另一端正繫在一條領帶夾上。正和一條領帶糾纏在一起,難分難解。
「哎呀!」我不由喊了一聲,本能的動了一下我的胳膊,但是發現沒能將蕾絲由領帶夾上扯下來。
蕾絲和領帶夾糾纏在一起,難分難解。
赫然在鵲橋上捨不得分開的牛郎與織女的身影跳進了我的腦海里。
咳咳……我是說,我的蕾絲是織女,那條領帶是牛郎……
一定是剛才我們蹲下來撿東西的時候,我的蕾絲袖子和男人的領帶夾不知怎么的勾到一起了。男人往前一走,當然就帶走了我的蕾絲……
我趕緊伸長了手道領帶夾那裏,要去把牛郎和織女分開。但這時領帶的主人也同時伸手要去拆散牛郎與織女。我的手先伸到了糾纏的地方,那領帶的主人的手隨后也到了。
那是一雙跟我的手比起來相對大了很多的手,所以我的手就被那只大手覆蓋住了。
非常溫潤的一個大手心。
我好像觸電了一樣,反射性的要縮回手,那只大手也彈開了。
如此一來,牛郎與織女沒有被我們拆散,仍舊是緊緊牽在一起。
「不好意思,我來吧!」領帶的主人很有禮貌地說著,一邊動手去解開那被領帶夾勾住的蕾絲。
我看著兩只手靈活的解開了糾結在一起的地方,馬上牛郎與織女就被拆散了。
那條蕾絲與我身上的洋裝只剩下一個小角連在一起,蕾絲在空中垂晃,果然像織女飄蕩在空中的衣袂,挺浪漫唯美的。
但是我的心情卻一點也不浪漫唯美啊!甚至反而一絲一絲的抽痛起來。
我這件洋裝的袖子就是那些蕾絲縫上的,蕾絲毀了,就意味著袖子毀了。而袖子毀了,我的洋裝也就毀了啊!
海叔叔送給我的生日禮物,就這樣毀掉了!
這件洋裝可是海叔叔花了一番心思挑選的啊!我心痛,不是心痛漂亮的洋裝毀了,而是心痛海叔叔的心意。
以海叔叔從小為我選衣服的作風,就是把大中小的尺寸全買了,這樣就不用擔心衣服太大或太小,我沒辦法穿。
但是當時海叔叔送我這件洋裝的時候,他費了不少心思,不但要為我找一件穿起來有少女氣質的洋裝,還在尺寸上下了功夫,所以只送來了一件,而且非常和我的身。
「小妹妹……」在我揪心的時候,我聽見男人說,「妳的衣服……壞了。」
「嗯……沒關係。」我沮喪到很想哭,但是我只能說沒關係。
誰叫我自己先不小心撞到了人家,否則也不會有這后續的悲劇發生了!
興許是我說話的語氣相當的悲痛?因為接下來我聽到領帶的主人問,「妳……很喜歡這件洋裝?」
「是對我來說有特別意義的洋裝……」我語氣沉痛,就好像從前人們在悼念黃花崗七十二烈士那樣。
「這樣吧,我賠一件衣服給妳。」
「不用啦……」我虛弱揮手。
「不,我賠一件給妳。」男人堅決的說。
「真的不用……」我一邊揮手一邊仰起下巴,目光往男人的臉上看去。
……
瞬間我呆滯了。
一個英俊挺拔的男人就聳立在我的眼前。
不是普通的英俊。是英俊到可以滅絕地球上所有生物的那種英俊!
一對深遠略帶迷濛且沉靜穩重的眸子,找不出缺點的五官,全部都被完美的鑲嵌在一張完美的臉型里。
一種既如君王一般的王者之氣渾然天成,同時卻又蘊含著沉穩內斂的氣質,與他高雅貴氣的非凡氣度相輝映。
好吧,先別說這張臉有多完美,這男人風采氣質有多迷人了,光是他那眼神,就彷彿是幾萬光年外的黑洞,饒是我程凝雙與之相距有幾萬光年之遙,我卻還是一整個人都被吸了進去,吸得我暈頭轉向。
有那么一瞬,我迷惑了。
奇怪,這樣俊美絕倫的男人,怎么可能會「活生生」出現在我的眼前呢?
歐買尬,我快要被毀滅惹!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285.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