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貝我們車振 牛鞭能擦進去一米多嗎

第五章 充滿魅力的人 「小妹妹,我是真心誠意要賠一件衣服給妳。」英俊的男人應該是看我在發愣,所以面帶淡淡的微笑又對我說了一次。
「喔……是真的不用。」我呆呆地揮著手。
男人瞇眼沖我微笑,為他原本淡淡的笑容,添加上了一股更深更迷人的魅力。
他不理會我,轉頭對身后的人說,「潔璇,妳晚一點去開會,現在先去幫這小妹妹買一件新的洋裝。」
「啊!不用不用……」我聽到那個英俊的男人這么說,都還來不及訝異原來他身后有人,就慌得我忙揮手,「真的不用了啦,我這件衣服是舊的。」
英俊的男人回過頭來,繼續瞇著那雙可以把全世界的生物都迷死滅絕的眼楮,瞅著我,好像要把我的魂魄都勾出來一樣。他淡淡道,「這不是新舊的問題。」
「啊……真的不用啦!」我的嘴敢情鬼打墻了,只會說不用。
那英俊的男人又是一個迷人微笑,再次轉過身,問站在他身后那個叫潔璇的小姐說,「潔璇,妳看得出來她穿幾號的衣服嗎?」
「我大約目測得出來。」那個名叫潔璇的小姐用她精明的目光打量了我一眼。
當這個叫潔璇的小姐打量我時,我的眼光下意識的也落到了她的身上。
她是一個很年輕很漂亮的小姐,有著一頭微捲的短髮,身上穿著一件天藍色的短袖襯衫,襯衫一排扣子的兩邊都滾著大波浪荷葉邊,下面是一條深藍色的窄裙,包裹著她苗條的身材。
「那妳快去吧,」男人簡潔清楚的吩咐著,「動作要快,我希望妳可以在一個鐘頭之內搞定這件事。」
「是,我了解了。」潔璇點了點頭,二話不說馬上轉身,一邊由包包里拿出手機叫計程車,一邊就往電扶梯的方向快步走去。
「先生,真的不用了啦!」媽呀,我的嘴還在鬼打墻中。
「一定要的,是我把妳的衣服弄壞了。」英俊的男人對我說話的同時,又側過身子對他身后另一個年輕男人說,「建方,妳帶這個小妹妹到我辦公室外面那間休息室去等潔璇,我先去會議室去了。你帶這小妹妹去休息室以后,就趕緊趕到會議室來。」
怎么這個英俊的男人身后有這么多人啊!我剛剛居然都沒有注意到!
「是。」那個叫建方的年輕人回答,態度恭敬。
「然后再打個電話給潔璇,說你把小妹妹帶到我辦公室外的休息室。」
「是。」
都交代完了以后,英俊的男人低下頭來,用他那淺到不能再淺的微笑,對著我淡淡一笑。
霎時世界一片美好光明!
羅浮宮里的蒙娜麗莎落淚表示,「我的微笑輸給這個男人惹……」
當我還在暈頭轉向的時候,男人就踏著快速的步伐離去了。
我看著他離去的背影,修長筆挺,連背影都迷死人。
剛才他那滅絕了我身上的所有細胞的微笑,在我看不到他的背影后,還在我心中余波蕩漾,無法停止。
我猶自站在原地愣著,呆著,傻著,努力不要被滅絕著。
「哈啰!」一個身影走向我,在我眼前揮了揮手,「小妹妹,我們走吧!」
我回過神來,發現是那位建方。這個建方長得乾乾凈凈的,相貌生得也很不錯。
「好。」我好像已經無力再婉拒,只好跟著建方走。
建方帶著我走到搭電梯的地方,按了「上」。在等電梯的時候,我覺得好像要找幾句話來講,可是偏偏我腦細胞剛剛都被電暈了,還沒甦醒過來,這時腦袋有些不好使,想不出話來攀談。
建方兩手在大腿處交叉,眼睛望著電梯上方顯示的數字。
等到電梯上方的數字變成二的時候,電梯叮的一聲,門開了,建方帶著微笑,伸出手來請我先進去。建方隨后進來,按了十二。
「我們去十二樓。」建方笑著對我說。
「嗯,好。」我拘謹的回。
「我姓馮。」建方又說。
「喔,馮先生你好……我姓程。」這樣的自我介紹,我并不習慣。我很少接觸社會人士。
電梯從二樓到十二樓,這當中只有在六樓的時候有停,進來一個年輕小姐。她和馮建方對看,兩個人笑著打招呼。

「建方,你不是要跟副執行長去開會嗎?」年輕小姐一邊問馮建方,一邊瞟了我一眼。
聽到「副執行長」這四個字,又說「開會」,我的神經驟然輕輕一顫,便對他們的對話開始留心了起來。
剛才陳經理才跟我提到,是副執行長通知他我今天會來應徵工讀生,這就表示海叔叔有親自知會過副執行長。
該不會……剛剛那個俊美到天崩地裂的男神一般的人物,就是慕容集團的副執行長吧?
「本來是這樣沒錯,」馮建方笑著回答,「但是就在剛才,副執行長和這個小妹妹剛剛在二樓的轉角處相撞,副執行長的領帶夾勾破了這小妹妹的衣服,所以副執行長要潔璇去買一件新的衣服賠給這個小妹妹,讓我先帶她去他辦公室旁邊寶貝我們車振 牛鞭能擦進去一米多嗎的休息室等。」
噹噹!
沒錯沒錯,我剛剛撞到的那個英俊到隨便一個淺笑都能把人迷暈的男人,真諦就是副執行長!
「喔,原來如使此。」那年輕小姐一邊嘴里說著,一邊連瞟了我好幾眼,眼光在我飄逸的袖子蕾絲那裏停留了幾秒鐘。
我莫名的興奮,沒有理會年輕小姐。
電梯到了十樓,叮的一聲門開了,年輕小姐臨出電梯前,略回過頭拋給我一個類似不屑的眼神,然后才走出了電梯。
我沒理會她的目光,只有心房獨自暗暗的悸動著。
這位英俊的副執行長,是與海叔叔有關係的人呢……

第六章 洋裝 從十樓起,電梯就不再停靠其他的樓層,直接到了第二十六層。
出了電梯后,馮建方帶我往右邊走,經過一條長走廊,轉了個彎,來到了一個很寬敞的空間。
在走廊上時,我們碰到的人不多,現在到了這一個寬敞的空間后,就一個人影也沒有了。
「往這里走。」馮建方對我說,然后帶我走進右邊的一個房間里。
我還有些渾渾噩噩的,走進房間后,感到腳下一片柔軟,我低頭一看,原來房間里鋪著深灰色的地毯。
我的視線由腳下往前延伸,面對我的正前方是一個長的茶幾,茶幾后是一張長沙發,沙發的正上方掛著一副畫,畫里面有兩個漂亮的外國少女坐在鋼琴前熱烈的在討論著樂譜上的音符。
「小妹妹,妳在這里等潔璇,就是去幫妳買衣服的那個小姐,我等一下就會打電話給她,跟她說妳在這里等她。」馮建方說。
「謝謝。」
「這里的點心和咖啡妳都可以隨意吃喝,不用客氣。」馮建方指著左邊墻面的一張臺子說。
我朝馮建方指著的臺子望了過去,只見那張臺子上面放了咖啡機,飲水機,還有一個三層的架子,每一層都分別放了餅乾,奶油球,糖包等東西。
「書柜上的書,或是報章雜誌,妳也都可以看。」馮建方指著另一面墻的書柜說。
書柜上放滿了一本接一本的書籍和雜誌。報紙掛在沙發邊的書報架上。
「謝謝。」我再次道謝,盡量表現禮貌。
「我要趕著去開會了,妳在沙發上坐著等吧!」都跟我都交代清楚后,馮建方匆匆忙忙的就離開了這間休息室。
現在這間休息室只剩下我一個人了,我也不好意思去喝咖啡吃點心,只是愣愣地坐在沙發上,心不在焉的滑了一下手機,腦子里卻只想著海叔叔,和那與海叔叔有關係的英俊副執行長。
一直到現在,我心里都有一種不太真實的感覺。
等到我的驚愕感和不可思議感越來越趨于平靜之后,我又開始惋惜和心痛起我這件破損的洋裝起來。
我還想起了生日那天,海叔叔在生日卡里面寫著,他總聽人說,十五歲對女孩子而言,是重要的一個年紀。
海叔叔又說,儘管在他心中我還是一個孩子,但是畢竟我真的已經長到十五歲了,因此他左思右想,還是決定要幫我挑一件帶著少女氣息的洋裝。
這件洋裝是水藍色的,還呼應著海叔叔的名字呢……
但是,再心痛,也喚不回我破掉的洋裝。洋裝不能再穿,這是不爭的事實,我只能接受。
但是海叔叔的一片心意又當如何?
想到這里,我已經打定主意,就算這件洋裝從此不能再穿了,我也會好好地把它收藏起來,保存在身邊,不會丟掉。
約莫半個多鐘頭之后,休息室的門被人敲響。
「請進!」這休息室里只有我,當然由我回應。
門開了,那位叫潔璇的漂亮小姐手中提著一袋很漂亮的紙袋進來了。
「這里面是一件洋裝,大小應該合適。」潔璇走到茶幾前,將紙袋越過茶幾上方,遞到我的面前。
我連忙站起身,伸手接過紙袋子,「謝謝……辛苦妳了,呃……」我突然不知道要怎么稱呼她。
這位潔璇很聰明,她馬上笑道:「我姓方,是副執行長的女秘書。」
「喔,謝謝妳,方小姐。」我笑著道謝,然后望了一眼紙袋子里疊起來的衣服。
「小妹妹,妳明天方便把這件破掉的洋裝再帶來這里嗎?」方潔璇問我。
「為什么?」
「其實事情是這樣的,」方潔璇笑道,「我在計程車上的時后,副執行長打了通電話給我,說讓我把妳身上這件洋裝拿去修補,看能不能修補好。所以如果妳明天能拿來的話,我會找時間去找妳拿。」
聽到方潔璇這么說時,我心里感動了一下。倘若有機會修補好這件洋裝,那真是再好不過了!
這位英俊的副執行長,帥到沒天良就算了,怎么還會這么細心,對人又這么的好?
或是他聽我是今天來應徵的工讀生,后來終于想起來我是海叔叔託他幫忙的那個工讀生,怕對海叔叔不好意思,所以又叫女秘書幫我拿衣服去修補?
「妳在那個部門工讀?」方潔璇又問。
「銀行一樓那里。」
「那好,我明天去找妳拿。」
「好……」
「我還要開會,先走一步。妳不用急,等一下要離開的時候,記得把門帶上就好了。」方潔璇說時,匆忙轉身離去。臨到門口時,又落下一句,「明天見!」
「明天見。」我回答時,方潔璇早就已經小跑步,出了這間休息室。
這個集團的人,好像各個都好匆忙喔,一定是很忙碌。
休息室里再度只剩下我,我把袋子里的洋裝拿出來看了一看。
很漂亮的洋裝,也是水藍色的。
方潔璇也是很細心啊!
我一邊想,一邊隨隨便便的折起洋裝放回袋子里,然后慢吞吞地轉過身,彎下腰去拿沙發上的包包,把包包背到肩上。
這時,忽然從門那里傳來咚的一個聲響,非常響亮,嚇了我一大跳,我猛一回頭,整個人霎時間呆住了。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287.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