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結章節目錄 狗和女人直干疼的要再

第九章 頭腦當機 我猜想,我的工作應該是需要具備親切笑容的條件的。
笑很容易,我常哈哈大笑,但是至于要怎么樣才會笑得親切得體又漂亮,像慕容集團里的那些女職員,這我可就完全不知道了。
不然來練習一下怎么笑比較好看好了。畢竟從明天起我就要在集團里開始打工了。
這一想,我便拿了一面小鏡子,爬到床上去,躺在床上,把鏡子舉在自己的臉上。
「嘻……」我沖著鏡子里的自己笑。
鏡子里,一個長相完全和美少女搭不上邊的女孩子,雌牙露出上排牙齒,瞇眼笑著。
不知怎的,我差點以為我看到了愛麗絲夢游仙境里的笑貓……
親切迷人沒有,滑稽倒是有幾分。好像……頗具喜感?
我嗖的一下收起笑容,把鏡子壓在胸前,重新準備一下,然后舉起鏡子,咧嘴再笑一次。
還是笑貓。
收起笑容,咧嘴。
笑貓。
收起笑容,咧嘴。
笑貓。
……
算了。
我默默把鏡子從我眼前拿下,塞到枕頭底下,不想讓笑貓再出來跟我雌牙咧嘴。
可是明天就要開始工讀了,我是不是還是要練習一下,看看能不能盡量笑得不要那么……有喜感?不然顧客進銀行,先到我這里抽號碼牌,一看見我的笑容,正事都還沒辦呢,可能就先抱住肚子笑一輪了。
唉……
于是我又抽出鏡子,對著鏡子試了很多種方式的笑。
不露齒的微笑,或是露出一點點上排牙齒的微笑。瞇起眼睛的笑,或是不瞇起眼睛的笑。甚至瞠圓了眼睛的笑。
結果都是:不露齒笑貓、露出上排牙齒笑貓、瞇眼笑貓、不瞇眼笑貓、瞠圓眼笑貓。
……
鏡子又被我塞到枕頭底下了。
……
我看,不然我早點睡覺好了,至少睡飽一點,明天精神好一點,黑眼圈小一點,看起來應該會好看一點。
我翻了個身面對墻壁,準備睡覺。但是因為此時心里既期待又興奮又因為笑貓而喪志,所以我頭腦里熱鬧得很,睡不著。
一般來說,每當我睡不著的時候,我會在心里先感恩一遍海叔叔對我的照顧與疼愛,然后海叔叔就會出來唱催眠曲,助我入眠。
既然要感恩海叔叔,當然那位男神明星俊美的照片就要從我頭腦里的資料庫叫出來啦!
感恩咒語:「天靈靈地靈靈,XXX海叔叔!雙兒失眠啦!請出現!」
海叔叔出現:「嗨!雙兒!我來啦!」
「海叔……納尼!」我大吃一驚:「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
我眼前出現的,居然是副執行長大人!
這樣不對,再來一次。
「天靈靈地靈靈,XXX海叔叔!雙兒失眠啦!請出現!」
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跳出來。
失敗,再來一次!
「天靈靈地靈靈,XXX海叔叔!雙兒失眠啦!請出現!」
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跳出來。
再一次!
「天靈靈地靈靈,XXX海叔叔!雙兒失眠啦!請出現!」
史前無敵英俊副執行長跳出來。
……
如此反覆了無數次之后,我終于確定了一件事情。
我的頭腦當機了……
而且當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我撓撓頭。不行,得想點別的法子才行!
嗯……不然背英文課文好了。英文是很棒的「安眠藥」,對我來說,催眠效果遠比屬羊還要好上數十倍。
于是我開始背英文課文。
英文果真沒讓我失望啊!我課文才背了一段而已呢,就昏昏沉沉地進入了夢鄉,睡到了云深不知處。
早說嘛,以后都直接背英文就好了!
早晨六點十五分鬧鐘準時叫我起床。
我吃完早餐,把海叔叔送我的那件洋裝裝進袋子里,七點鐘就出育幼院,到馬路上的公車站牌處去搭公車,準備我在慕容集團總部第一天的打工。
育幼院的地理位置因為比較偏遠,所以公車上還沒有甚么人,我上了公車后,隨便找了一個位子坐下,把頭靠在窗邊,望著窗外的景色。
坐在公車上的這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里,我抱著裝著洋裝的紙袋子,心里有種隱隱的,但是卻又強烈的期待。
這期待,彷彿不只是在期待打工這么簡單。究竟我在期待甚么呢?這我也說不上來。
頭靠在車窗上的我,雙手環抱著袋子,袋子里是那件海叔叔送給我,昨天卻被副執行長的領帶夾給扯壞了的洋裝。
就這樣隔著袋子抱著洋裝,隱隱約約中,我依稀感覺到這件洋裝與我和海叔叔,還有那位英俊的副執行長之間,似乎有著像蜘蛛絲一般細到不能再細的牽連,牽引到令我內心里有著絲一般的悸動。
我在公車上不斷的睡著和醒來。在我最后一次醒來的時候,公車差不多要到慕容集團的總部了。于是我打起精神,不敢再睡,三分鐘后下了公車。
下車后的情景就跟昨天一樣,形形色色的時尚男女精神抖擻地穿過小廣場,穿過自動門,走進了慕容集團的總部里。
我識途老馬的找到了銀行部門,正準備繞到置物柜那裏時,突然聽見身后有人喊我的名字。
「程凝雙!」
我循聲回頭去,視線馬上對上方潔璇那張正沖著我微笑的漂亮臉蛋。
「程凝雙,早安!」方潔璇笑說。
「早安,早安!」我當然回以笑容。
「妳有帶洋裝來嗎?」
「我帶來了!」我舉起手中的袋子。
「來,給我吧。」方潔璇笑著接過我遞給她的袋子,「我幫妳拿去修補看看,過幾天拿來還給妳!」
「謝謝!」我說。
拿了洋裝之后,方潔璇便很快地離開了。
我望著方潔璇離去的背影,視線在她的前后左右搜尋著。起初我不知道我在搜尋甚么,因為那完全是下意識的動作。
當方潔璇的背影終于消失在我的視線範圍里時,我心里突然產生了一股莫名的、淡淡的失落感。
然后,我突然意識到,原來,我的視線是在找尋那位副執行長的身影。

第十章 相似的面孔 當我意識到原來我的淺意識里居然在默默渴望著能夠看見那位英俊的副執行長時,我的臉頰不由微微發熱。
程凝雙,人家副執行長只是一個不小心長得太過俊美,又和海叔叔有些關係,妳就這樣惦記著人家,這樣不行喔。
當即我搖搖頭,甩甩頭,正努力要甩開副執行長那張一直跑出來跟我微笑的俊臉時,一個穿制服的女職員在這時踏著高跟鞋,噔噔噔走到我身邊來。
「妳是程凝雙嗎?」女職員問我。
我趕緊停止甩頭,定睛看著站在我跟前的女職員,因為驚異于她的美麗,所以不太流暢地回答道:「呃……對,我是程凝雙。」
這女職員真的長得算是非常漂亮的,一頭輕飄飄的長髮,臉上畫著漂亮的妝,身材窈窕,身上還飄散出一股淡淡的香味。
她看起來很年輕,但并不青澀,更不像我這樣呆呆笨笨的。我猜她應該工作幾年,有些工作經驗了,年紀可能落在二十五、六歲左右。
女職員瞟了我一眼,又長又濃密的睫毛上上下下飛舞了一下,打量了我幾眼。
「我是Gina,」女職員說,「陳經理剛剛叫我來找妳,說是妳今天第一天工讀,讓我來帶妳一下。」Gina說時,漂亮的臉上并沒有帶多的笑容。
甚至……有點輕蔑與不屑?
可能我看起來真的是太呆太笨吧,又不像這里的職員那么時尚。
「謝謝。」我假裝沒看見她對我的輕蔑,表現出有禮貌的樣子。
Gina 嗯了一聲,又瞟了我一眼,然后就開始告訴我要做些甚么,怎么使用機器。
有客人進銀行來時,親切地問客人要辦理甚么業務,然后按下那個客人要辦理的業務的號碼牌,把號碼牌很有禮貌的交給那位客人。
當然這些我昨天就知道了,只是今天Gina把業務的分門別類教了我一次,這樣我才知道要按哪種號碼牌給客人。重點是,根本沒有幾種的分門別類,一下子就可以完全記好。
「這么簡單的東西,妳應該不會記不住吧?」Gina問得不是很客氣。
「我都記住了。」我說
噯,我工讀的工作這么簡單輕鬆,肯定都是因為海叔叔的緣故。想到這里,我突然感到些微的不好意思。
銀行開始營業后,沒多久就有客人進來了。Gina先示範了一次給我看。我看Gina笑容可掬,跟個天使一樣。等客人走了以后,她又立即恢復那略帶著些不屑的眼神。
「都看清楚了嗎?」她問。
「嗯,都看清楚了。」我心底暗暗驚奇于她變臉之快速。
「那下一個就換妳試試看。」Gina又說。
「好。」
過了幾分鐘,又有顧客上門了,是一位老太太。
我真是沒用,居然感到有點緊張。
不過我還是努力擠出微笑,上前一步去問老太太要辦理甚么業務。老太太說要繳費,我聽完就要去幫老太太按號碼牌。
但是當我一轉身,立刻看到Gina正雙手抱胸盯著我看。我被她眼中的凌厲一嚇,結果一不小心居然按錯了。
「啊!」我輕喊了一聲,趕忙又按了另一個,這才給了老太太正確的號碼牌。
一等老太太走開,Gina就對我撇了下紅紅閃閃的嘴,「連這樣簡單的工作妳都會出錯啊!」
「我下次會注意的。」但是如果妳不要那樣嚇唬我,剛剛我應該會做得更好一些。
「妳不會要我帶妳好幾天吧?」Gina翻了一下白眼,口氣越來越差。
我注意到Gina又長又捲翹的睫毛,在Gina翻白眼的時候非常漂亮的刷了一下。
「不會的。」我說。
「如果妳都不會,」Gina完全沒聽見我的回答,自顧自的數落抱怨,「那我還要做我的工作嗎?我的工作做不完,難道是妳來幫我做嗎?妳知不知道妳今天已經會害我要加班了,我可不想天天加班……」
我微微垂下目光,心里嘀咕:小姐,等到下一個顧客上門來我又做不好時,妳再念我好嗎?
驀然一只男性的手由Gina的身后搭到了Gina的肩上。
「Gina。」接著就是一個男人的聲音響起。
「是誰啊!」Gina不耐煩的轉過頭去,接著立刻吃驚地喊了聲:「啊!Ju……喔不,副執行長!」
一聽見副執行長這幾個字,我立即抬起頭來。充滿期待的往Gina的身后瞧了過去。
隨即我失望了。
在Gina身后出現的那一張面孔,并不是昨天被我撞了兩次的那位副執行長。
眼前這位副執行長,身材高挑筆挺,容貌俊美出色,與昨天被我撞到的那位副執行長,乍看之下竟頗為相像。
「Gina,怎么一大早火氣就那么大呀?」這位年輕的副執行長臉上掛著微笑,他問Gina話的口氣,讓我覺得他和Gina很熟。
「唉呦,」Gina大眼秋波一轉,嬌嗔,「我哪里火氣大了呀!」
喔,果真是厲害的變臉!
「那怎么一大早就聽妳在罵人?」這位副執行長問。
「還不是因為這個新來的工讀生啰,」Gina說時睨了我一眼,「她連抽號碼牌這么簡單,連三歲小孩都會做的事情也做不好,害我都不能做自己的事情,晚上可能要加班了,你說我能不氣嗎?」
我偷偷撇了下嘴。
「工讀生?」副執行長的音調里有些吃驚。
「是啊,不完結章節目錄 狗和女人直干疼的要再知道為什么莫名其妙的多了個工讀生。」Gina一張紅唇往我身上一努。
副執行長的目光挪了過來。
而我的目光也正好移了過去。
我訕訕的目光,與副執行長好奇的眼光,正巧對了個正著。
視線相交的這一瞬間,這位年輕的副執行長突然睜大了眼睛。
「咦,妳……」年輕的副執行長目光閃爍的注視著我,漂亮的眼睛里充滿了驚奇。「妳不就是昨天從休息室里跑出去的那個小妹妹?」
聽到這位年輕的副執行長這么一說,我的眼睛立刻睜得比他的還大上一倍。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29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