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生殖器官圖 男主邊吸奶邊做的小說

第五十九章 章魚與獵物 宇先生竟然就站在那裏,兩手插在口袋里,兩眼定定的望著我和慕容旭執行長。我見到他黑眼珠里的那兩點星光,閃爍著既明亮而又奇異的光芒。
然而,他的眼神令我隱隱約約的感到有那么一丁點兒的不自在。
奇怪,宇先生在那裏站很久了嗎?
我知道慕容旭執行長也看到了宇先生,因為很快的,宇先生插在口袋里的雙手拿了出來,同時英俊的臉上堆下笑來。他對慕容旭執行長很簡短地說了句話,然后就轉身快步走了。
因為同時我也還在接受銀行里其他女職員的異樣眼神,而銀行又已經開始營業了,所以我也沒多余的閑功夫去想宇先生怎么會站在那裏,只想著要開始認真工作。
我的工作雖然很輕鬆,但是我并不鬆散,這讓時間過得很快。今天早上跟慕容旭執行長在一起吃得那么飽,果然一直到了將近中午,我才開始覺得餓,而且肚子餓的時間點與吃飯的時間點,無縫接軌。
在員工餐廳吃完午餐之后,我照例在廣場的臺階上坐著乘涼,兩手托腮,看著在廣場上走動的慕容集團里的職員,偶爾有單純路過的過路人,還有來溜滑板的學生。
肚子好飽喔……
嗯……我恐怕我肚子里裝的,不是食物,而是我對慕容旭執行長滿滿的感激,與滿滿的愛慕。
在我兀自胡思亂想之時,忽然一個人影走到我身旁,在我身邊坐下,而且坐得離我很近。我吃了一驚,別過頭去,視線馬上對到了宇先生那雙笑咪咪的桃花電眼。
「宇……宇先生!」
「妳又叫我宇先生了!」宇先生笑著,把一杯抹茶牛奶冰沙遞到我遞手中。「來,天氣這么熱,喝這個吧!」
「不用了,謝謝。」我要把冰沙推還給他。
「我也有一杯,妳不喝,難道叫我喝兩杯?」宇先生一邊說,一邊將他的那杯舉到臉邊,笑著對我搖了一搖手中那杯綠色的抹茶牛奶冰沙。
「你為什么買兩杯?」我問,女生殖器官圖 男主邊吸奶邊做的小說猶疑著沒有喝。
「我的秘書去幫我買冰沙的時候,店里說買一送一,所以我的秘書只好帶了兩杯回來,本來我要給我的秘書喝,但是她說喝了這個會胖,不敢喝。」
「這樣……」
「快喝吧,妳不會以為我在里面下毒吧?」宇先生突然沒頭沒腦的冒了這么一句話出來。
我斜眼睨著宇先生,「嗯……」
「唉呦,拜託,」宇先生拍了一下我的肩膀,笑著說,「我要毒妳干嘛?一來妳沒錢,我卻不愁沒錢花,二來,光天化日,大庭廣眾之下,我毒妳,也太蠢了吧?我像是會做這種蠢事的人嗎?」
我噗哧一聲笑了出來。
「拜託妳喝吧,別浪費了這杯冰沙。」宇先生說時,自己已經用吸管吸了一大口。
「謝謝。」我道了謝,也跟著吸了一口。
「好喝嗎?」宇先生看我用吸管吸了,立刻問我。
「好喝。」我說。
今天美食神還真是眷顧我。
「對了,」宇先生兩手握著冰沙,身子前傾,兩只手肘都撐在大腿上。「今天早上我哥接妳來上班,還親自送妳到銀行部門那裏啊?」
「對。」
「可是時間好像不對啊,我哥接妳來上班,照理來說,妳應該早就要到了,怎么會趕在最后一分鐘才到銀行那裏?」
「啊,你還算時間啊?」我一驚訝,就直接了當地問了,也沒多想。
「哈哈……」宇先生爽朗地笑了兩聲。
這時,路過我們前面的人,不管是單純的路人或是經過的職員,都將目光轉到了宇先生身上。我還看到幾個女職員對宇先生笑得好甜美,用甜甜嗲嗲的聲音對宇先生說,「副執行長好。」
宇先生都會非常愉快的回應她們,給她們閃耀的笑容,惹得那些女職員心花怒放。
唉……這也算是人緣好的一種嗎?我無聊的想著。
「對了,雙兒,」宇先生說。
一聽到宇先生喊我雙兒,我急忙打斷他,「那個,不行。」
宇先生一臉詫異,「甚么不行?」
「喔……我是說……我的意思是……」我的眼睛看著地板轉來轉去,頭腦正在急著想,我要怎么跟他說,他不能叫我雙兒,比較不會傷他的心。
「妳是要說甚么?」宇先生別過臉來注視著我,等支支吾吾的我把話說完。
「我是要說……」
「嗯?」
「我是要說……」
正當我還在猶豫不決的時候,宇先生突然直起了身子,往我身邊又挪近了一點。我詫異于他這樣的舉動,抬起頭驚訝的望向他,就在這個時候,宇先生伸出手臂,一把勾住我的肩膀,笑著問我,「妳要說甚么?」
「啊!」我低喊一聲,沒想到宇先生會突然來這一下。我扭動著我的肩膀,但是宇先生的手臂一但黏上來了,就像有吸盤似的會吸住我的肩膀,我想甩也甩不掉。
于是我只好更用力的扭肩膀,抖肩膀。
如果說,宇先生的手臂像是章魚的觸手,那我大概也跟扭動想要掙脫的小獵物沒有兩樣了。
「妳扭來扭去的樣子好滑稽……」宇先生竟然笑起我來。
他這一笑,讓我更想趕緊從他這只大章魚的觸手里逃脫。就當我還在拼命扭擺的時候,我看到地上有一個逐漸接近的人影,最后那人影走到我和宇先生的面前停住。

第六十章 我的期待 「雙兒。」
我聽到頭頂上一個聲音在喊我。
那聲音,不是慕容旭執行長的聲音嗎?
我心里一驚訝,猛然抬起頭來,果然見到慕容旭執行長就站在我和宇先生的正前方,低著頭,詫異地望著我們。
一看到慕容旭執行長就站在我們面前,我立即更加賣力地抖動我的肩膀,可是不知道是不是我的感覺有點問題,我覺得宇先生的「章魚觸手」在我肩膀上的吸力,在慕容旭執行長站在我們的面前后,變得更吸力更強了。
「執行長……」我一面抖肩膀一面望著慕容旭執行長,笑得有幾分尷尬,幾分僵硬,幾分無助。
看到我無辜的眼神,慕容旭執行長眼底的錯愕消失了,他把目光轉向宇先生,平靜地對宇先生說,「韓宇,雙兒中午休息的時間已經結束了,你不讓她回去上班嗎?」
「喔?」宇先生終于鬆開了我的肩膀,看了看手錶,說道:「真的,雙兒,妳的午休時間結束了。」
「那我要趕快走了。」宇先生一鬆開手,我趕緊慌忙站起身,或許臉上的表情還有點狼狽。
「雙兒,回銀行那里去吧!」慕容旭執行長看著我的眼神,和對我說話的語氣都非常的溫和。
「好。」我卻是可憐兮兮地望了慕容旭執行長一眼。
慕容旭執行長對我微微一笑,手心搭在我的肩上,說道:「雙兒,本來今天我打算送妳回家,但是偏偏我有重要事情要做,走不開,所以今天下班的時候,我已經吩咐了我的司機在停車場等妳,妳讓他送妳回家。」
「好,謝謝……」我含糊的應著,有點混亂的頭腦還沒有冷靜地去思考太多。
慕容旭執行長說完,又把目光轉向宇先生,對宇先生說道:「韓宇,下午你是不能缺席的,一會兒你就開車來找我吧。我先把雙兒帶回去銀行那裏。」
「我知道。」宇先生回答,但眼睛卻往我身上一溜。
說完,慕容旭執行把手一滑,他的一只手就輕輕橫在我的肩膀上,帶著我轉了一個方向,往銀行那裏走去。
早上是慕容旭執行長親自帶我到銀行去上班,現在又再次被慕容旭執行長帶去銀行那裏,我覺得當我一跨進銀行里的時候,好多的加農砲都對準了我,只等慕容旭執行長一走,就要對我發射。
「雙兒,記得下班后讓我的司機戴妳回家。」慕容旭執行長拋下這句話后,轉身就離去了。
我望著他匆匆離去的背影,心想,像慕容旭執行長這樣的人,是不是分秒必爭?剛才他為了我,是不是又耽擱了時間?
下午剛開始上班的時候,我承受了幾發加農砲,不過這也沒甚么,反正射不死我。不過,過了一段時間之后,我漸漸覺得銀行里瀰漫著某種氣氛,并且在隱隱約約中,風言風語里,我彷彿聽到了大家在忙碌之中,抽空竊竊私語。
我感覺好像有甚么大事情發生了,只不過,那瀰漫著的氣氛彷彿挺歡樂的,應該不是壞事就是了。
因為我和其他銀行職員之間的距離不算近,所以我沒辦法聽到他們的低語。后來,在接近下班的時候,有兩位慕容集團的女職員從外面進來銀行里辦事,他們經過我身邊時,她們的對話像微風一般飄進我的耳朵里。
「聽說明天終于要在集團里正式公布慕容旭副執行長接任執行長一職了。」
「我們以后就要改口稱呼慕容旭執行長了。真的是好高興喔,不知道集團甚么時候招開記者會,正式昭告天下,我真是迫不及待……」
也真是巧啊,傳進我的耳朵里的,剛好是最重要的兩句話。
我愣了一下,望著那兩個女職員走過去的背影。她們兩個非常興奮,如果不是我知道慕容旭執行長是誰,我一定會以為是她們兩人的老公正式升任執行長一職。
下班之后,我獨自一人搭電梯到地下停車場,果然慕容旭執行長的司機已經在那裏等我了。
我上了汽車的后座,路上都沒有和司機先生聊天,直到快到育幼院時,我才試著問了司機先生,是否慕容旭執行長今天下午很忙,又說,我似乎聽到大家都在討論有關于慕容旭執行長正式升任執行長一職的這個消息,很快就要正式公布了。
「是的,程小姐,」司機先生不疾不徐地說,「明天慕容集團就要正式公布慕容旭執行長正式接任執行長一職,慕容旭執行長雖然提早由新加坡回來了,但還是很忙碌,因為有很多事情要處理。至于執行長要處理的事情的詳細內容,我就不知道了。」
汽車到了育幼院門口時,王健司機先生來幫我開門,我下車時,他對我說,「程小姐,執行長吩咐我明天一早來接妳。」
「喔,明天執行長請你接我嗎……好,謝謝。」我道了謝。
其實,我的腳傷根本就不嚴重,這幾天又好了許多,連一點點的行動不便都沒有。但我因為貪戀著和慕容旭執行長接觸的機會,所以還是接受了慕容旭執行長的好意,讓他的司機來接我上班。
不過,隨著汽車的駛離,失望卻無聲無息地爬上了我的心頭。
坦白說,因為今早有了一次慕容旭執行長來接我的意外驚喜,所以我剛才聽到司機先生說明天是他來接我時,我居然失望了。
然后,我赫然意識到,我內心所期待的,是慕容旭執行長本人親自來接我……
唉……我這個人是不是得寸進尺,得隴望蜀啊?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34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