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大學生宿舍 男人把女人強吻扒衣服

第八十一章 我愿意? 從背面,我感覺到一股溫熱而又成熟男子的氣息,如風和日麗下的浪潮般輕柔向我撲來。
我知道那是慕容旭執行長的體溫,我更知道此時他的前胸幾乎快要貼到我的后背。
驟然間,愛情電影里男主角從身后摟住女主角的畫面,在我眼前的那片墻上被投影了出來,熱烈上映中。
雖然我背后沒長眼睛,但是我猜得出來,我和慕容旭執行長此時的動作姿勢,已經有點接近眼前正在上映的電影里的情境了。
我臉上一熱,血管里的血液開始奔流……
我不敢動,因為我沒長眼睛……不是,我是說我背后沒長眼睛,因而看不到慕容旭執行長的表情,這令我更加不敢亂動。只有心臟說,它不跳會死,所以拼命瘋狂跳動。
時間好像有停止幾秒鐘……不是時間真的停止,而是慕容旭執行長在我身后,維持著這個姿勢,停了幾秒鐘。
我的頭頂上似乎有一陣溫熱的輕吐。
慕容旭執行長這么高,如果我要能感覺到從他鼻子里輕吐出來的氣息,只怕他是要刻意彎下腰身,鼻子才能在我的頭頂上方一點點。
這么說來,難道慕容旭執行長彎下腰了嗎……
我的兩頰又更熱了,好像外面的太陽直接就照在我臉上烘烤似的。心臟覺得它還要再跳劇烈一點,不然會死翹翹,所以跳得更用力了,也不管管它主人我的感受。
一秒鐘,兩秒鐘,三秒鐘,四秒鐘……
從我感覺到慕容旭執行長在我頭頂上的氣息之后,我看著墻上的愛情文藝片,開始計時……
接下來的劇情會是甚么呢……
我看到男主角把女主角漸漸地翻過身來,讓女主角正面面對著他。
看到這里,突然我感覺我兩邊的肩頭被慕容旭執行長輕輕一握,然后一轉,我眼睛花了一下,下一秒,我就正面面對著慕容旭執行長,恰恰對上了他的一對眸子。
此際,慕容旭執行長的一雙美眸朦朧迷濛,像是紛飛細雨中的鉆石。
我的頭腦也迷濛了。
下一個鏡頭會是甚么呢?我頭腦混亂的想著,因為我已經看不到墻壁上撥放的電影了。
想必那電影公司是高科技電影公司,它知道我這樣面對慕容旭執行長,看不到電影的撥放,于是將電影畫面直接投射在我腦海里。
啊啊,我看到了,下一個鏡頭,是男主角緩緩低下頭,輕輕地將他的嘴唇烙上了女主角的嘴唇……
接……吻!
我嚥了下口水。
噢,我要昏了!
慕容旭執行長的下一個舉動,會跟電影里演的一樣嗎?
啊……慕容旭執行長真的低下頭來了,難道,莫非,他真的要……
天啊天啊,這時候,我是要閉上眼睛嗎?
……
「雙兒,」慕容旭執行長輕喚著我的名字,喚得好輕柔,好輕柔……
我沉醉了,彷彿剛剛才喝完一大罈子的蜜酒……
不跳會死的心臟瘋狂躁動。可惡的心臟,你得了躁癥是吧?跳得也太夸張了吧?
眼看著慕容旭執行長一張俊死人不償命的臉越來越靠近我,我一雙眼睛眨呀眨的……
如果我的初吻是獻給慕容旭執行長,我……我愿意!
「雙兒,」慕容旭執行長又輕喚了我一聲。
「嗯……」我軟綿綿地輕聲回應,抬起瞇起來的眼睛,望著雙眸里煙雨濛濛的慕容旭執行長。
然而,在氣氛最美的時候,就在一瞬之間,慕容旭執行長眼中朦朧的忽然雨不下了,天氣放晴了。
欸,等等……這雨怎么說停就停?
「妳鼻子上有東西黏住了。」慕容旭執行長說。
咦,甚么?
接下來,慕容旭執行長伸出來到我的面前,用兩只手指在我的鼻尖上輕捏下一個東西,然后向旁邊跨了一步,開了水龍頭,把髒東西洗掉。
就這樣?
我的初吻呢?
我呆呆地望著慕容旭執行長洗手,全身只有眼睛眨了兩下,剩下的部分都不會動了。
很快的,慕容旭執行長洗完手后,扭著腰身轉過頭對著我。
「雙兒,」慕容旭執行長面帶微笑,雙眼清澈,「妳幫我洗馬鈴薯吧!中島那裏還有洗水槽。」
浪漫愛情文藝片沒演完,場景瞬間崩塌,一切都幻滅了。
「馬鈴薯嗎,喔……好。」我結結巴巴,一張臉熱滾滾的,拿了幾顆馬鈴薯到中島那裏去洗。
程凝雙,不要再胡思亂想了好嗎?我罵自己。
在用自來水清洗馬鈴薯的時候,冷水也順帶澆熄了我血管里熱騰騰的血液。
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我好不容易才把自己的腦袋瓜和心臟搞定,讓他們恢復平靜。
然而,心虛的我,還是忍不住偷偷回頭,想看看慕容旭執行長有沒有發現我剛剛偷看了電影里的男女主角接吻的一幕。沒想到,我一轉身,就發現慕容旭執行長早就回頭望著我,看見我回頭看他后,慕容旭執行長即刻給了我一個寵溺的微笑。
我的心臟咚咚重擊了我一下,我才剛剛冷下來的臉頰,頓時變又熱燙了起來,我不敢再看慕容旭執行長那寵溺的微笑下去,以免我魂又飛了,所以我立即低下頭,轉回去,一聲不吭的繼續洗我的馬鈴薯。
**
各位,稍安勿躁,先別急著揍蔓莃,
總會有kiss到的那一刻的QQ

第八十二章 喜歡這樣的妳 做這一頓中餐花了我們將近一個鐘頭,在這當中,廚房里充滿了我和慕容旭執行長的笑聲,我真懷疑我們不是在做飯,而是在找樂子玩。如果我們沒有這樣嘻嘻哈哈,可能會再快一點把中餐做好。
等到中餐搞定的時候,我的肚子早就餓得咕嚕咕嚕叫了。
擺完餐具后,我們倆面對面坐在廚房里的小餐桌上。比起豪華的大餐桌來,小餐桌讓我們之間的距離靠得更近,透明乾凈的玻璃窗外,大海包圍著我們,讓我非常愉快的享用著中餐。
真的是「享用」!
雖然這一頓,只是慕容旭執行長口中的家常菜,但是,我只能說,上帝把這世上一切最美好的聰明才智都給了慕容旭執行長,因為,他做的飯,真的好吃到讓我吃個沒完,還香得不得了。
「能下嚥嗎?」慕容旭執行長謙虛地問。
「太太太好吃了。」我眼睛都笑彎了,嘴里塞滿食物,拼命稱讚。
不管是波蘭老太太的肉餅,奶油馬鈴薯,沙拉,撒了迷迭香的哈司,或是南瓜濃湯,我都吃喝到停不下口,嘴里根本沒有「空閑」的一刻。
「那就好,」慕容旭執行長笑著,「我本來還沒有信心,因為我從來沒有下廚做飯給人吃過,雙兒妳是第一個吃我做的飯的人。」
「啊,」我沒有停止咀嚼,但是瞠大了眼睛望著慕容旭執行長。
這么說,我不但是第一個來藍眼淚的人,也是第一個吃到慕容旭執行長做的飯的人!
幸福感與美食一同在我嘴里和心里蔓延開來。
「不過,這頓飯,應該說是我們兩個一起完成的。」慕容旭執行長沒有忘記我。
「我只是洗菜,按照執行長的指示去做,是料理小幫手而已。」我啥都沒做,哪敢居功啊!
慕容旭執行長笑了,撫了一下我的后腦,「快吃吧,我的料理小幫手,等一下吃飽飯,我估計都兩點鐘了,我們煮個咖啡,吃個點心,休息一下,傍晚的時候,我們到沙灘上去走走。」
「還有點心!」我兩只眼睛一聽到點心,馬上閃得跟甚么似的,后面甚么浪漫的沙灘散步,完全沒被我放在心上。
甜點是我的死穴啊!
「是我們自己做點心嗎?」我兩眼發光問。
「不是,我怕又做飯又做點心,妳會覺得不是來度假,是來當廚師的,所以點心我讓周管家去辦了。」
「不會啊,自己做很好玩,只要好玩就是度假。」我馬上接口,心里非常惋惜這次沒有做點心這項安排。
身為我程凝雙肚子里最偉大的、尊貴無比的蛔蟲,也就是慕容旭執行長,當然知道我的心思啦,他笑著對我說,「既然如此,下次我們來這里,就自己做點心吃。」
「萬歲!」我拍手歡呼。
然后我繼續快快吃著午餐,把桌上的食物吃得乾乾凈凈,清潔溜溜,又喝了兩碗南瓜濃湯,直到把女大學生宿舍 男人把女人強吻扒衣服餐桌上的食物都一掃而空之后,才終于滿足的停下我的掠食。
這當中,慕容旭執行長還一直笑說,「慢點吃,沒人跟妳搶。」
但是我都聽不進去。
放下刀叉在清潔溜溜的空盤上,我把背靠在椅背上,心滿意足地拍著我隆起的肚子,一時之間忘了有位極品美男子就在我身旁,直到我察覺到那位極品美男子迷人的目光就在我三個月大的孕婦肚上流連時,我才驚覺我又太過度放鬆了,連忙坐直身子,不敢再摸肚子。
「看來雙兒真的吃得很飽。」慕容旭執行長在收回他的目光時,笑著丟下了這么一句。
「我……」我尷尬地笑笑,憋起嘴來努力縮肚子。
「不用縮,這樣肚子多難受,」慕容旭執行長聰明的雙眼看見了我縮肚子的動作,一邊摸著我的頭,一邊站了起身,「誰吃飽了不是大肚子?自然就好,在我面前不需要刻意,我不會介意的。」
「真的嗎?」我仰起頭看他。
「當然,我最喜歡這樣的雙兒了。」慕容旭執行長稍稍用力摩娑了一下我的頭,因為我是仰著脖子看他,所以他手的角度正好是摩娑到了我的瀏海。
慕容旭執行長臉上的表情,就是一種寵溺我的表情,他的手弄亂了我的瀏海,但是那是寵溺的弄亂。
「而且,雙兒太瘦了,肚子大一點也挺好看的。」慕容旭執行長補充。
這句話如果換做是別人說,我才不買單呢,哪有人肚子大好看的?我才快要十七歲耶,小腹當然要越平坦越好啊!但是現在這句話是由慕容旭執行長的口中說出來,我多年來堅定不移的信念立刻就動搖了。
「肚子變大沒有關係嗎?」我小心翼翼地問。
「當然,雙兒舒服就好。不管是肚子大的雙兒,或是肚子小的雙兒,我都喜歡。」慕容旭執行長手指在我的瀏海和額頭間游移。
所以,吃飽了就讓肚子像孕婦一樣挺著,身材走樣也無所謂,慕容旭執行長也會喜歡吃飽了就變成大肚婆的我,這意思我沒有解讀錯吧?
嗚嗚……好感動喔,慕容旭執行長人真是太好了,好貼心喔。要知道,憋氣縮肚子是很難受的一件事情啊!特別是肚子里已經塞滿了食物的時候。
既然慕容旭執行長都開口了,那從此以后,我在他面前,就放心的吃,放心的讓肚子大起來
我一吐氣,憋屈了一段時間的肚子馬上就給膨脹了回來。
「肚子回來了。」我用手指指著肚子。
慕容旭執行長眼光往我肚子上一看,笑出了一排雪白漂亮的牙齒,「這就對了,以后,我看雙兒的肚子是扁是大,就可以知道雙兒餓不餓了。」
我也笑了。
「雙兒,我母親沒有在這間別墅里裝洗碗機,因為傭人會洗,但是今天我們倆一起洗碗,妳說好嗎?」
「啊,那當然好!」我興奮地站了起來。
和慕容旭執行長一起洗碗,洗一百個碗我都愿意!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363.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