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小瑩公車 男人插女人動動態圖片

第八十五章 海之精靈 越接近海邊,沙灘上的沙子就越濕,我停下腳步,仰起頭對慕容旭執行長說,「我想脫鞋子。」
「也好。」慕容旭執行長點頭。
于是,我脫了鞋子,兩只光溜溜的腳踏在沙子上,感受著腳底下溫熱的沙子。但是慕容旭執行長沒有脫掉鞋子。
「執行長,你也脫嘛!不然等一下你的鞋子就都濕了。」我不禁懷疑起來,像慕容旭執行長這樣的人,扣除童年的時候,成年后,到底有沒有脫鞋子在沙灘上走,讓海水拍打腳裸的經驗。
「雙兒想走到離海水進的地方嗎?」慕容旭執行長問。
「對,」我點頭,「而且我想要玩水,和執行長一起玩水。」我故意又狡猾的加上這一句。不過,我也沒有晃點慕容旭執行長,我想要和他一起玩水是真的。
本來我以為慕容旭執行長會不容易說服,沒想到我才通共說了那么兩句,他就笑著脫鞋了。看來以后我若是要慫恿慕容旭執行長跟我玩,應該也不是那么難喔……我暗自竊笑,覺得好開心。
「我們要把鞋子拿走嗎?這沙灘等一下會有人來嗎?」我問。
「不會,放心吧,這沙灘只有我們。」慕容旭執行長彎下腰,把脫下來的鞋子和我的放在一處。
「你怎么這么確定?」我不理解。是因為快要接近晚上了,所以這里不會有人來嗎?今天可是星期六耶。
「我當然確定啊,」慕容旭執行長直起身子,望著我,「雙兒想想,今天一整天,妳可有看到有人在這沙灘上走動?」
我仔細回想了一下,「啊,還真的沒有!」
慕容旭執行長注視著我,用微笑跟我說,「妳看吧。」
這時我想起在來藍眼淚別墅的路上,慕容旭執行長曾經說過,這間別墅所在的地理位置是隱蔽的,偏僻安靜。果然他說得不錯,經過了一下午,這沙灘上連一個人影都沒有。
「所以,這里真的很隱密,人影沒有半個,都可以隱居了。」我神經大條的說,「但是,有沒有可能明天人就突然多了?」雖然我知道今天晚上就要回育幼院,明天也不會再來,但是我現在就幫明天憂慮了起來。
安靜無人的沙灘,多好多清爽啊!
不料慕容旭執行長聽了我的話,又笑了。「雙兒,是我沒有和妳講清楚,這一片沙灘,都是我們慕容家的沙灘。」
「喔……啊……」我慢慢才反應過來,眼睛逐漸睜大,「甚么!執行長的意思是,這片沙灘是……是……」
「這片沙灘是我們慕容家的私有沙灘。」慕容旭執行長幫我把話說完了。
我呆愣著,嚥了嚥口水。天啊,到現在我才知道,原來沙灘可以私人擁有……就像房子,車子那樣,會專門屬于一個人,或是一家人的……
「這有那么令人訝異嗎?」慕容旭執行長笑著摩娑了下我的頭,然后又伸出手,把我的下巴輕輕往上一頂,直到我聽到牙齒發出喀的一聲時,我才意識到我的嘴巴是張開的。
「我這樣很大驚小怪嗎?」我反問。
「妳大驚小怪的樣子很可愛。」慕容旭執行長算是答非所問吧,卻讓我又高興了。
我重新開懷地笑了,「既然沒有人來,那就更棒了,我們可以盡情地玩,玩到形象全毀也沒有關係!」
是說,我程凝雙只是個小人物,根本就沒有要顧慮形象的問題,所以剛才那句話,我是幫慕容旭執行長說的。更何況,我在意的,只有慕容旭執行長看我的眼光,但是慕容旭執行長都說了,我只要自在舒服就好,那我還有甚么好矜持的?
「妳想怎么玩,就怎么玩。」慕容旭執行長笑說。
「那我們先放下水桶,然后我們一起去海水里玩水兼洗腳,哈哈……」我一邊說一邊笑。
那個小桶子,從我們游花園的儲物是挖出來后,就一直都是由慕容旭執行長拎著的。聽完我的話,慕容旭執行長就把小桶子放下。
可是我犯規了,因為就在慕容旭執行長彎下腰放桶子的時候,我就自己一個人偷偷先往大海那裏跑了去,此時,正巧一個浪花打了上來,我的腳一直到腳踝上方馬上被海水淹了過去。
「啊,好涼啊!」一陣沁涼讓我大聲歡呼,我扭過腰身,想要呼喚慕容旭執行長長,結果才一轉過身,就被已經來到我身后的慕容旭執行長嚇了一大跳。
「哎呀!」我自作自受,在水里跳了兩下。
潮水退去,露出我兩只白白的腳。
「雙兒可真淘氣,竟然自己偷跑。」慕容旭執行長捏了下我的鼻子,他捏得很輕,我感覺得出他動作里的寵溺。
「我是先跑,不是偷跑。」我狡辯。
這時,一個較大的浪拍了上來,淹到了我小腿肚的下方。
「哇哇,好涼啊!」我望著海浪大聲叫。「執行長,我還要再往前一點。」一邊說,我就已經迫不急待地提腳往前快步奔走。
那時正值海水退去,我往前跑,追著海浪,那感覺彷彿是我喝令海水退去一般。突然我覺得這很好玩,所以等到很快下一個浪潮又打上來時,我轉身往后跑,跑回到慕容旭執行長的身邊。
「執行長,你等一下注意看著我喔,看我表演海之精靈喝退海水退去給你看。」
「甚么海之精靈?」
「就是這樣,看!」我來不及解釋,因為這一波浪潮正由我們的腳下退去。
我趕緊反身,一邊追著退回海里的浪花,一邊高舉雙手揚聲,「海水,退去吧!」
充滿了白色小泡沫的海水被我追著逼退到海里,我非常得意,在浪潮消失在海水里后,轉過身,朝慕容旭執行長大喊:「就是這樣!」,然后比出勝利的V手指。

第八十六章 海浪游戲 「原來這就是海之精靈?」慕容旭執行長高聲笑了。
「對,厲害吧?」我揚聲大喊,兩手的V手勢還舉在半空中高。
「厲害!」慕容旭執行長在那頭幫我拍手。
我這人就是禁不起被人捧,這一捧,我就越發得意了,只差沒忘了自己是誰,兩只手的勝利V手勢越比越高,還歡呼。
忽然慕容旭執行長高喊,「雙兒,浪來了!」
「我趕跑它!」我大聲回答。
「是大浪!」
我一聽,馬上轉頭,見到一個較高較大的海浪涌來,我本來就在興頭上,完全沒有心理準備,這下赫然見到一個大浪撲來,馬上一邊尖叫著一邊往慕容旭執行長那兒跑去。
就在我被大浪追著跑的時候,慕容旭執行長往前走了兩步,但是大部分的時間我都是回頭看海水,這浪真的比剛才的都大多了。我只顧著回頭看海浪,奔跑和尖叫,再一轉回頭看前方時,正巧迎頭撞進慕容旭執行長的懷里。
緊接著,下一秒鐘那一個大浪就沖上了我的小腿,甚至沖上了我的大腿一部份,浪花濺得我的大腿都濕了,我猜八成我的牛仔短褲也都被浪花濺濕了。
一股被海水襲擊的沁涼令我持續尖叫,待海水退去,我停止尖叫后,一抬眼,這才發現慕容旭執行長抓著我的兩只胳膊,垂下眸子看著狼狽我的發笑。
「雙兒不是海之精靈嗎?怎么會被海水欺負呢?」慕容旭執行長揶揄地說著。
「啊,我剛剛只是一時大意。」我臉上一熱,逞嘴皮子。
「海之精靈就這么點能耐而已嗎?」慕容旭執行長難得的不放過我。
我從鼻子里哼哼兩聲,不服氣地說,「海之精靈的能耐當然不只這么一點,下一次我不可能會再這么大意了,雙兒一定會扳回一局。」
「如何扳回一局?」
「也不如何,就是用吼的把海浪吼回去!」我揚起下巴,驕傲地說。
「這么有魄力?」慕容旭執行長挑眉。
「對,就是這么有魄力。我會吼得很有力,把海浪嚇跑。」我驕傲地把下巴揚得更高了。
「海之精靈應該要再優雅一點?」慕容旭執行長略蹙眉頭,質疑了。
「優雅的事情以后再說,先贏比較重要。」我固執又驕傲,歪了頭,斜看著天空里的彩霞。
慕容旭執行長忍不住噗哧的笑了出來,「好,小精靈,我等著。」
當我們對話的時候,又有幾個浪潮打了過來,有大有小,小的動不了我,但是一個較大的海浪又沖到我膝蓋,我晃了兩下,差點站不穩,被慕容旭執行長牢牢抓住。
「小心啊,我的小海精靈,嘴巴上光會逞強。」慕容旭執行長似笑非笑地瞅著我,眼中又是那一派的寵溺。
我悠悠望著慕容旭執行長眼中的寵溺,時間彷彿停止了幾秒鐘。
在海風吹拂和浪潮拍打的情形之下,慕容旭執行長雙足仍是穩若泰山,說話依舊沉穩,神情泰然自若徹底的大將之風。
我持續望著慕容旭執行長被海風吹亂頭髮的臉龐,目若星輝,俊美無比,驟然覺得他才是配得上統治大海的神。
為什么,和慕容旭執行長在一起越久,我就越發仰慕他呢?
只是……
咳咳……大海之神就這么靜靜地站在一邊,看我這蝦兵蟹將用三腳貓功夫去喝退海浪,還被海浪反將女友小瑩公車 男人插女人動動態圖片一軍,這未免也太說不過去了吧?
驀然我靈機一動,左右歪了兩下頭,忍不住抿嘴竊笑。
「雙兒笑甚么?」慕容旭執行長問。
我笑嘻嘻的對著慕容旭執長說,「執行長,你才是最棒的,所以等一下,你幫雙兒一起報仇。」
「甚么!」慕容旭執行長一聲驚笑,「雙兒是說,讓我幫妳一起喝退海浪嗎?」
「對啊。」我眨了眨眼睛。
「我可不是海之精靈……」慕容旭執行長蹙起眉頭,但是神情卻是在笑。
「我知道,海之精靈是我,你是大海之神。」我煞有其事地說著,然后又抓著慕容旭執行長的上衣,搖著他的衣服懇求,「拜託嘛!執行長人最好了,你就幫我報仇嘛!」
「怪怪,我甚么時候成了大海之神?」慕容旭執行長大笑不止,捏了捏我的臉頰,好像在捏小動物那樣,可是臉上的表情全是溺愛。
「拜託嘛!」我繼續搖尾乞憐。
忽然慕容旭執行長抬起頭,目光注視前方,然后一個大喊,「雙兒,浪來了!」
我一轉頭,那浪就沖了上來,這浪可不小,我再度晃了兩下,虧得慕容旭執行長緊抓住我。
我感覺屁股一陣清涼,知道我的褲子濕了至少一半。正當我要低頭檢查我的褲子時,驟然慕容旭執行長抓了我,轉身就往大海的方向跑去。
「雙兒,快,妳不是要報仇!」
我都還沒反應過來,耳朵只聽到慕容旭執行長的大聲呼喊,目光就全自動對焦到海浪上去了。
把我褲子打濕的海浪正往后退。
可惡的大浪,這次我若不仗著大海之神慕容旭執行長借助我的力量,趁「浪」之危,把你一次擊退,本小姐就不叫程凝雙!
「速速退去吧!吼……」我高高舉起雙手,追逐退卻的大浪。
當然我有一只手是被慕容旭執行長拉著的,他帶著我往前奔跑,我高聲朝海浪嘶吼,看著大浪一步一步害怕的退去,心中滿是無比的驕傲,越吼越痛快,直到下一個大浪撲回,我們才又轉身一起往沙灘上奔回,整個沙灘上都是我們的笑聲。
喔……當然,我的聲音是比較大啦……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367.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