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名器圖片 男友鉆進我衣服里吸奶

1-7 到底喜歡誰 在我心中,一直以為王宇皓應該是情書會收到手軟的那種人,我一直不知道,原來這竟然是他收到的第一封情書。
當然,這件事,也是在很久很久以后他才告訴我的。
「所以妳打算怎么辦?」我問。
「什么怎么辦?」她一邊舔著我們剛剛去雜貨店買的棒棒糖一邊問著。
「王宇皓啊。」
「應該會繼續喜歡吧。」筠婷用手捧著自己的臉,羞答答的說著。
「蛤?」
「剛剛是他第一次跟我說這么久的話耶~我覺得我心臟都快跳出來了!」
不知道為什么,聽到這句話竟然讓我有些悶悶不樂。
也是,我都跟他同班那么久了,他跟我的對話永遠都沒超過五句話。
「思涵,妳為什么都沒有喜歡上他啊?」筠婷歪著頭問我。
「為什么一定要喜歡。」
「因為你們同班這么久,以前還坐在旁邊那么多次,況且,王宇皓這么帥。」她捧著臉頰曖昧的說道。
「哪有帥。」好啦,比起班上其他男生,他算是蠻亮眼的。
女人名器圖片 男友鉆進我衣服里吸奶 「功課又這么好。」
「那又怎樣。」功課是都第一名蠻厲害的。
突然,張筠婷一步超前擋在我的面前。
「該不會……」她用食指指著我,就像是發現新大陸一樣的興奮,我彷彿都能看到她瞳仁里閃出的那一道灼熱光芒。
「啥啊,突然擋在前面,妳是要嚇死我喔!」我差點把棒棒糖吞進去。
「妳之所以不喜歡王宇皓,是因為妳有另外喜歡的人對不對!我就知道!」
妳知道什么啊!
妳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啊啊啊啊!
「我哪有喜歡什么人!」我極力否認。
「我想想喔,妳之前有特別跟哪個男生比較好嗎?」她突然用右手摸著臉認真思索著,然后持續向前走去。
「筠婷大小姐……沒有這個人,妳不要再想了……」
我覺得我的聲音就像在祈求上蒼寬恕我的罪惡一樣。
但是張筠婷完全沈溺在自己的情緒里面無法自拔,留我一個人苦苦追趕。
一整個晚上,我一邊複習作業一邊在祈禱,希望隔天早上張筠婷就忘記今天的對話。
雖然我覺得這個小妮子對這種八卦的事情特別在意,應該很難把它擱置在一邊。但我真的沒有喜歡誰呀!我難道不能沒有喜歡的人嗎?!
雖然我對張筠婷會忘記八卦這種事情并不太看好,但她今天表現得相當正常,對于昨天的對話,上學的路上她半點也沒提。
就在我準備鬆一口氣進到教室里的時候,卻又跟王宇皓迎頭碰上了。
吶,真是冤家路窄啊。
「早安啊。」今天我主動出擊,決定好好來創造對話數量!
「……」這個無言是怎樣。
「思涵呀~早安呀~」突然,一個身影朝王宇皓身后撲了過來,直接疊在他的背上。
「靠,你干嘛!」他終于開了金口。
「早……早啊……」
「思涵,好久不見欸,妳最近過得爽嗎?」李思揚講話永遠都這樣油里油氣的,奇怪,我們不都只有小學五年級嗎?他為什么老是讓我有種在居酒屋才會遇見的老頭那種形象啊?
就在這美好早晨的相逢時刻,我甚至忘了跟筠婷說再見,就聽見她從我身后傳來的微弱聲音。
「思涵……原來妳喜歡的人是……」她捂著嘴巴,用夢囈的聲音說著。
此時,我只想躲回那該死的廁所里。

1-8 這是你幻覺 「啥啥啥?」李思揚好奇的問著。
「沒什么沒什么!」我快速把張筠婷的嘴巴遮起來,「如果你剛剛有聽到什么的話,全都是你的幻覺。」
「哪有什么幻覺,妳快把張筠婷的嘴巴鬆開,我剛剛明明有聽到她準備要爆料!」李思揚笑嘻嘻的握住我的手腕,輕輕想把我蓋住筠婷嘴巴的手撥開。
「她哪有要爆料什么啦~」我簡直用全力壓緊筠婷的嘴巴。
就在那一瞬間,我發現李思揚的手突然鬆開了。
順著角度向上看,發現是另外一只手抓住了他的手臂。
「好了,別玩了,回去吧。」王宇皓冷冷的說著。
我呆呆望著王宇皓,不知道為什么,當下我只覺得他有那么一點點的不一樣,卻說不出是哪里跟我印象中的有所不同。
「蛤~為什么不讓我問~」李思揚耍著無賴說著,但還是聽話的蹦蹦跳跳地離開了我們的身邊。真沒想到他竟然這么聽王宇皓的話。
「因為你再不鬆開,這個蠢蛋就要把她好朋友給悶死了。」他輕輕朝我們這里瞥了一眼,就面無表情地走進教室了。
聽到王宇皓的這句話,我才終于意識到我剛剛做了什么。
「妳還好吧?」我突然焦急的看著筠婷。
「媽呀,王宇皓好帥喔~妳剛剛有沒有看見!他是為了救我!天啊天啊天啊!」
雖然我剛剛為了差點把這女的悶死而緊張了一下,但是我現在突然有點后悔怎沒把她順勢悶死。
當時的我還沒發覺,其實我對王宇皓的感覺有那么一點點不一樣了。
但是,你說那是愛情嗎?我卻不敢肯定。
當時的我那么幼小,思想還那么單純,那樣的我懂得什么是喜歡一個人嗎?
但如果當時的我,也跟張筠婷一樣勇敢的表達出自己想要的,結果會有所不同嗎?
那么王宇皓呢。
可惜我卻永遠都不懂他的想法是什么。
他就這樣在我的左后方停留了一個學期,然后換了座位,到了我的右后方。
我們就像是恆星與衛星一般,但究竟是我繞著他轉,還是他不停的圍繞著我?
當時的我把這樣的緣分當作跟垃圾一般,只覺得困擾,不懂得珍惜這種難能可貴的巧合。
很多很多年之后,我才知道,原來緣份一旦離去,再怎么努力也沒辦法回到過去。
小學六年級,他又來到了我的座位旁邊。
相隔幾年之后,我們又回到了同一張課桌椅面前。
「嗨,抱歉啊,又是我。」他突然開口說道。
「啊?」
「沒事。」他從抽屜拿出數學課本。
我傻愣的看向他,然后忍不住會心一笑。
「嗨,鄰居,又見面了。」我說著,「你說是不是上輩子你殺了我,還是我上輩子有欠你錢,為什么我們老是這么有緣啊。」
「那大概是妳欠我錢吧。」他立刻回答。
「什么呀!」我生氣的用筆記本打了一下他的手臂。
不知道為什么,可能我們都長大了一些,這次的座位沒有粉筆線隔開我們兩個的距離,也沒有冷言冷語互相酸來酸去。
在那一刻,我突然覺得王宇皓人其實還不錯,似乎也沒有印象中那么的難相處。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389.html

發表評論

登錄后才能評論
1409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