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十大名器 男和女全身脫了還親嘴

1-9 誰是第一名 我是苦讀型的學生。
回家之后,我會先看半個小時的卡通(有時候媽媽不給看,完全看她心情),然后先做作業,接著吃晚餐,最后以複習無數參考書作結。
雖然我媽媽認為把書讀好是天經地義的事情,所以不會因為我考試考得不錯而輕易夸獎我,但我總在拿到優異成績單的那一瞬間,立刻聯想到媽媽因為我表現得好,而對我露出讚賞的笑容。想到這里,我整個人都會陷入神采奕奕的狀態中。
或許因為我知道自己沒有什么特殊優點,所以這種因為學科成績優越,而從此可以得到表揚跟讚賞,著實帶給我許多自我鼓勵跟充電的效果。
而且我最喜歡看見媽媽因為我考試考得好,而對我露出肯定的微笑。
我多喜歡她這樣對我笑呀!
但是,這樣的我,卻總是都拿不到第一名的獎狀。
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會輸掉那一點點,就是沒辦法全拿到滿分,就是沒辦法贏過王宇皓。
唉,真是不爽啊。
『妳打算唸哪間國中啊?』突然一張紙條遞了過來。
打開后,看到的是王宇皓漂亮端正的字跡。明明坐隔壁,還傳什么紙條,真是大騷包。
『四維國中啊!』我把紙條遞了回去。
四維國中是我們學區里的一間公立國中,還有個附屬高中部,雖然高中部入學成績還算不低,但是國中部的素質實在令人不敢恭維。
『妳不打算唸私立中學嗎?』
『家里沒那么多錢。你呢?』在畫下一個大大的問號后,我把紙條遞了回去。
『我家里打算讓我去臺北市念。』
『臺北市……不錯啊!』
我以為這是一個還算不錯的回應,沒料到,王宇皓打開我的紙條之后,不發一語的就把紙條給揉成一團丟進抽屜里了。
臺北市啊?
如果我跟王宇皓念不同的國中,我是不是就可以擺脫永遠的第二名的魔咒了?
雖然這個想法讓我內心感到有點小小的興奮,但卻不知道為何,有種微微悵然若失的情緒涌入心懷。
「妳有打算考私立中學嗎?」筠婷突然問道。
「沒有啊,怎么大家都這樣問我。」我疑惑的問著。
「大家?」筠婷舔著快融化的冰棒疑惑的問著,「有誰問妳呀?」
「也沒有很多人啦,只是今天王宇皓也問過我這個問題。」
「是喔?因為很多人都去唸私立中學吧!像妳成績這么好,念公立學校太可惜了。」
「是嗎?」我突然覺得有點悶,大家都這樣對我說,彷彿我沒去唸私立學校真的有點對不起自己似的。
「不過我想思涵是這么認真的人,就算到哪里都可以考很高分吧!」筠婷突然一派樂天的說著,「而且擺脫了王宇皓,妳就可以拿下第一名勒!這樣多好啊!妳一定等這天很久了吧。」
我看著眼前吃一半的義美紅豆冰棒,突然不知道該如何訴說現在的心情。
第一名?我真的可以拿下第一名嗎?
沒有王宇皓,我就可以成為最優秀的那個人嗎?要如何對自己保證這一切呢?
我想我一定是被王宇皓『成績霸凌』太久了,才會突然自卑了起來。
不行,我一定要有所作為。
「欸,筠婷,我跟妳打個賭好嗎?」我突然提議。
「什么賭?我沒錢欸。」
「不用太多的賭金啦,就請一碗豆花就好。」
「那沒問題啊,妳說。」她拿起衛生紙擦擦手,那支冰棒已經被她完食了。
「我,」我舔舔嘴唇,「我這次畢業考要拿下班上的第一名!」
頓時,我聽見一包抽取式衛生紙掉到地上的聲音。
「蛤?妳、瘋、了、嗎?」張筠婷瞪大眼睛對我夸張的說著,「妳是吃了冰腦袋急凍了嗎?」
「欸,妳很傷人欸。」
「妳冷靜聽我說,」筠婷很認真地站在我面前,「就算妳考四百滿分,那又怎樣,王宇皓每次都是考四百分欸。」
「我又沒說一定要贏他,跟他同分又怎樣,最多讓第二名從缺啊。」
張筠婷聽完之后好像無話可說了,只是皺著眉頭,噘起嘴巴一直碎念嚷嚷。
「我覺得,畢業之前,應該要反轉一下情勢,總不能都讓我老是一直挨著打吧。」我笑著說。
那天的打賭,現在回想起來,是多么莽撞的愿望。
如果都這樣大放厥詞了,最后沒拿下第一名呢?這是多糗的事情啊。
但是當時的我,只是單純地想讓身邊的人知道我的能力不止于此,我只想讓大家對我刮目相看。
除了張筠婷、老師、爸媽以外,我也希望讓王宇皓知道,我也可以成為跟他并駕齊驅的競爭對象。我不是弱者。

1-10 石斑魚是誰 當時的我已經有一種迷思,那就是:聰明的人必須搭配更聰明的人才行。
雖然漫畫跟偶像劇總是都是上演聰明腹黑總裁搭配耍笨窮困自然呆女孩,但是年紀小小的我卻總是覺得聰明優秀的女孩才會贏得別人的關注。
我想讓誰關注我?
王宇皓嗎?
那時候的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即使有再多的訊息告訴我,我越來越在乎他的存在,不過以當時的我而言,我是絕對絕對不會承認的。
六年級下學期開始,張筠婷迷戀對象終于更新了。
針對更新的理由,她個人的說法是,王宇皓實在太木頭,她終于受不了了。
「全天下的男人又不是只有王宇皓一個。」她是這么說作結的。
她跟我說,她最近喜歡上十班的一個男孩子,因為我總是記不太住他的名字,所以我們都用「石斑魚」來稱呼之。
石斑魚跟王宇皓是完全不同的類型,他開朗活潑外加熱心助人(雖然有時候似乎熱心過頭),還是一名童子軍。雖然還稱不上個巨人,但已經算是小學界中的高個子了,他整體都很搶眼,不但是先天的外貌優勢,還加上那個永遠掛在臉上的燦爛的笑容。
「妳不覺得石斑魚很棒嗎?」筠婷捧著臉一臉花癡的說著,「如果讓我三年級就遇到他,我怎么還會跟妳搶王宇皓呢?」
「妳整碗拿走吧,我才不要王宇皓。」我嘖嘖的說。
我們在學校中庭打掃中,剛好這次我跟筠婷都是班上掃外掃區的學生。
大部份的學生掃完都直接回教室,但我們約好了,掃完之后要約在中庭的院子里聊聊天。
「誰要讓妳拿啊。」突然王宇皓的聲音從后面傳了過來。
「啊啊啊啊啊啊!」我大叫一聲女人十大名器 男和女全身脫了還親嘴,「靠腰,你怎么突然出現了!」
「我經過不行嗎?而且妳竟然說靠腰。」他拿著一顆球,臉上紅撲撲的,看來是偷偷跑去打球了。
「你去打球喔。」
「對啊。」
「躲避球到底有什么好玩的。」我超討厭躲避球,因為我不喜歡這種暴力廝殺的游戲。
「我不玩躲避球了,現在開始打籃球。」他對我們轉了轉手上紅色的球。
「為什么?」
「因為打籃球才會長高啊!」他用袖子擦了擦額頭的汗水。
「喔。」不知道為什么,我的腦中突然浮現了那個陌生卻有點熟悉的面孔,「王宇皓我問你喔,男生如果現在就長很高,以后是不是不會再長了?」
「啊?應該不會吧,聽說男生都會發育到當兵前欸。」他認真的思索并回答道。
「哇,筠婷,那石斑魚不就要變成巨人了嗎?」我突然笑了出來。
然后我們兩個人竟然笑成一團,徒留王宇皓尷尬的看著我們。
「石斑魚是誰啊?」他問。
「是……」我正要開口,卻被筠婷用力的打岔了。
「是思涵從以前就在暗戀的一個對象喔!」她眼神閃閃發光的說著。超像一個神棍。
「蛤?」我跟王宇皓一起發出疑惑的聲音。
「啊,對不起,我不小心把妳的秘密說出來了!」筠婷佯裝驚訝的神色,但我卻看見她用手遮住的嘴角正在壓抑著上揚的沖動。
我不敢看王宇皓的表情。
他應該不像李思揚那么八卦吧?應該不會等一下全班都在說我暗戀一個名字很蠢叫做石斑魚的男生吧?
沈默了許久之后,王宇皓突然開了口。
「他真的叫石斑魚啊?」他問道。
先生……請問這是重點嗎?

原創文章,作者:網文在線,如若轉載,請注明出處:http://www.xeothm.live/16391.html

用戶評論(共有 0 條評論)
驗證碼:
14090期